「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January 04, 2009

大 江 東 去

大 江 東 去



今次不是講荷里活同名電影1954年《大江東去》River of no return,由 瑪麗蓮 夢露,羅拔 米湛,主演的名片。 而今次我是想談:


《赤壁懷古》 蘇軾 詞牌:念奴嬌

大 江 東 去,

浪 淘 盡 千 古 風 流 人 物。

故 壘 西 邊,

人 道 是 三 國 周 郎 赤 壁。

亂 石 穿 空,

驚 濤 拍 岸,捲 起 千 堆 雪。

江 山 如 畫,一 時 多 少 豪 傑。


遙 想 公 瑾 當 年,小 喬 初 嫁 了,

雄 姿 英 發,羽 扇 綸 巾,

談 笑 間,檣 櫓 灰 飛 煙 滅,

故 國 神 遊,多 情 應 笑 我,

早 生 華 髮,人 生 如 夢,

一 樽 還 酹 江 月。



蘇軾四十四歲時,被王安石黨人誣告入獄,最後被貶黃州,他在黃州共住了五年。蘇軾雖然畢生遷調頻頻,但胸襟廣闊,在逆境中,常能悠然自得。


到了黃州,蘇軾到赤壁遊玩,寫下念奴嬌的《赤壁懷古》,並私下作有《前後赤壁賦》兩文,旨在自娛。這是因為 蘇軾的文字時常有明是寫景,暗是諷刺朝廷的時弊,所以被人入罪,已經多次被貶謫。 亦因此近代遂有景點《黃州赤壁》或稱《東波赤壁》在今日湖北省黃岡縣,而《東波赤壁》遂變成後人,到黃岡市旅游必去之處。


但又有人說,東波居士攪錯了,誤當這處的赤壁,就是三國時代周瑜和諸葛亮,擊退曹操軍隊之赤壁。顧後人為要析別兩處赤壁,把位于湖北省蒲圻(已改名赤壁市),稱為《武赤壁》《三國赤壁》或《周郎赤壁》,是在長江南岸。而把湖北省黃岡縣的,稱為《文赤壁》《黃州赤壁》或《東波赤壁》,是在長江北岸。


我不是讀歷史的,沒有才能,也沒有可能去辯別,但我讀書很雜,最近重讀到大教授文章結集 《狂生傲语》,其中有關赤壁的文章,大教授說他遊黃岡市,向當地官員查證,謂:『依他們今天之見,蘇子赤壁就是周郎赤壁,因為據考查所得,三國的赤壁之戰是在長江北岸,而蒲圻的《武赤壁》卻是在南岸的。』


咁即是 蘇軾啱咗?但依家吳宇森的《赤壁》,是在那處赤壁實景拍攝的呢? 咁又何時起,啲人把蒲圻的一大片石壁,叫做《三國赤壁》呢?還是因為長江水流,經過千年,改道再改道,南岸北岸改嚟改去,所以無人知到,咁就在湖北省長江河岸兩邊,搵處有片大石壁,就充做《赤壁》,搵搵旅遊收入呢?


維基百科:北宋蘇軾在被貶官至黃州,即今湖北省黃岡時,曾先後寫下了《赤壁懷古》、《前赤壁賦》和《後赤壁賦》。不過一般認為蘇軾實際遊覽的赤壁,是黃州東北的赤鼻磯,而不是發生赤壁之戰的蒲圻或嘉魚赤壁。


Anyway,三國距今已有千年以上,而北宋的蘇軾都辭世已九百多年了,滾滾長江,大江東去,近年差不多每年雨季,長江都話告急,十年一遇,二十年一遇,三十年一遇,五十年一遇。。。。一百年一遇的大雨大洪水,都相繼發生過了,長江千年,泛濫沿江兩岸,赤壁在江的南岸還是北岸,甚至是東岸西岸,都會因長江的小型改道而改變罷。


孤勿論邊一個啱,各位以後到,湖北旅遊時,若遊覽赤壁之時,攞出來拋拋書包,必令人『擰』眼相看罷!


後記:
睇《品三國》易中天教授話,赤壁之戰,曹魏軍在北岸,孫吳劉蜀聯軍在南岸,曹操燒的戰船是因為船隊,有大批官兵染有瘟疫,要燒船卻病,遂把長江一片石壁照得赤紅,顧名《赤壁》云云。

咁曹軍在北岸燒船,要照到南岸石壁通紅,有冇可能呢?因為長江江面甚寬噃,咁赤壁應該是在北岸的罷。點解會攪錯呢?我還是認為長江千多年來,略微改道多次,所以時而在南時而又北,所以發生疑問疑惑
God Knows!


伸延閱覽:
一簑煙雨任平生---蘇軾 dali.tcc.edu.tw
《蘇東坡傳》 林語堂 遠景出版
《狂生傲语》赤壁行 五常文集
東坡赤壁 百度百科
赤壁有幾多個 維基百科
赤壁之戰 維基百科
赤壁~吳宇森電影 維基百科
念奴嬌 《赤壁懷古》賞析 谷歌搜尋

我的舊文:
月到中秋分外明 ~《水調歌頭》蘇軾
做人愛自由 ~《洗兒詩》 蘇軾
雪泥鴻爪 ~《和子由澠池懷舊》蘇軾
廬山 ~《題西林寺壁》蘇軾
芳草朝雲 ~《蝶戀花》蘇軾
誰怕、微冷、歸去!~《定風波》蘇軾




4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回你一首:
明代楊慎

滾滾長江東逝水,
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
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
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談中。

the inner space said...

謝謝!新鮮兄
這一闕楊慎填的《臨江仙》,也是我之所愛,
早寫好了篇文還未發表。

回禮

辛棄疾 《永遇樂》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
舞榭歌臺,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
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
可堪回首,佛貍祠下,一片神鴉社鼓。
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以上兩首有關的文章,都將會在不久之將來登出。

新鮮人 said...

唔好意思,
我墨水有限,
看的書也不多,
没辨法再回禮了,
就此謝過! =)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心領了!你嚟探訪已經十分榮幸,更多謝留言!
有心水時就多留幾個字囉,
有值得分享的詩詞文章無任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