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aturday, July 21, 2007

Krispy Kreme 甜餅圈

Krispy Kreme 甜餅圈







美式冬栗店
Krispy Kreme﹐進軍香港﹐即成為城中話題﹐親戚朋友見面都問試過未。


不嗜甜的我﹐今次沒有被騙﹐但幾年前到楓葉國旅遊時﹐剛巧 KK 在當地開了新店﹐親戚當了 KK 是旅遊景點﹐浩浩蕩蕩的驅了三輛車子﹐由萬錦市直駛到﹐麥西沙加市的新店試新。


冬日裡的太陽﹐雖然是暖暖的﹐但大雪後的寒風刺骨﹐沒想到很多本地人﹐也很有慶致﹐到來一起試新﹐一條長龍擺在店前。


親戚問過店員﹐需要等候十五至二十分鐘﹐才輪到我們進店﹐正在議論等還是不等時﹐店員拿出幾盒﹐剛剛出爐的冬栗﹐讓等候的顧客試食﹐熱烘烘的甜餅圈﹐在寒風中﹐原來是那麼好吃的﹐一群人就乖乖的等待﹐但亦有一兩個﹐吃過後就走了。






二十分鐘後﹐如願進入店內﹐首先是經過﹐一大片玻璃牆﹐透過玻璃﹐看到裡面的製甜餅圈機器﹐是全自動化的在運作中。

全程上高落低﹐由麵粉團﹐到發酵﹐到下油炸﹐反轉再炸另一面﹐再加一層光亮的糖衣﹐都是由輸送帶﹐緩緩的帶動著上落前進﹐時間剛剛好完成。






再行前就是一般快餐店的運作模式﹐親戚買了不只傳統的 Original Glazed 甜餅圈﹐還有不同的款式﹐有加考力克的﹐加上果醬的﹐各式各樣的甜餅圈﹐當然不會少的各種熱飲。在室內有暖氣的環境下吃﹐就不覺得有何特別了﹐而且一致認為過甜﹐難怪地當的鬼佬鬼婆鬼仔鬼妹﹐大部份都是過重的。




好了臨走前﹐還多買了幾盒﹐最傳統的 Original glazed 甜餅圈冬栗﹐說是送給左鄰右里的街坊的﹐看來香港人在楓葉國﹐仍然保持中國人優良睦鄰傳統﹐遠親不如近鄰。



後記:
去年聖誕和新年假期﹐我其他的家人到楓葉國探親﹐回來說大多市的 KK 全線甜餅圈店﹐經已結業﹐他們沒有機會嘗到﹐祇有到楓葉國本土的《添﹑賀頓》吃甜餅圈和喝珈啡。


會不會是 KK 將棄用的舊機器賣到香港來呢?



後後記:
香港的 Krispy Kreme 都已經全線結業了! 看來甜餅圈在香港市場不大。


6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kk的冬甩真是十分甜,
食過一次就唔想食,
但是見到佢哋又有新花款,
又生果又朱古力粒,
唔食得都睇得,
近排APM又開一間,
行過心思思都想再買一個食,
一個唔會太甜掛! :P

aulina said...

罪惡感小食,試過一次,算吧啦。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娜姐:



美式冬栗偏甜﹐想象是糖份加澱粉﹐是最快發揮熱量保暖﹐所以在北國的居民嗜甜﹐日本大和民族亦是。

而南洋星馬印尼一帶﹐口味嗜辣﹐
無 辣椒﹑辣椒醬不歡!

新鮮人 said...

喺喎,
我又無諗到喎!

新鮮人 said...

而家再睇返都係覺得太甜係佢嘅至命傷,
亞洲等地的人民没有歐美人仕那樣嗜甜,
所以多數試過就算,
不過日本人的糕點又出名甜到漏喎,
唔知kk係日本企唔企得住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應該說凍的地方居民多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