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August 14, 2008

咪嘴

咪嘴





。。。。。。林妙可。。。。。。。。。。。。。。。。楊沛宜




【中新網報道】在北京奧運開幕式中小女孩林妙可唱出《歌唱祖國》,原來是幕後代唱。

2008北京奧運會開幕式音樂總監陳其鋼,在一個專訪中透露,開幕式上那首震撼人心的《歌唱祖國》並非舞台上的林妙可所唱,那個稚嫩、真摯的聲音來自一位7歲的小女孩楊沛宜。

陳其鋼透漏,楊沛宜小朋友的落選主要是因為剛剛出牙,考慮到對外形象,是為了國家利益。





對陳其鋼的這個說法,部分網友表示認同,稱林妙可與楊沛宜都是「英雄」。但是也有網友進行了反駁,認為「假唱不好,讓小孩假唱更甚」、「請把最後一點純真留給孩子」。

據悉,7歲的楊沛宜是北師大附中的學生,開幕式後,楊沛宜接受了央視記者的採訪。當記者問她有沒有覺得遺憾時,她回答說不遺憾,開幕式上有自己的聲音已經很滿足了。




我就覺得楊沛宜更像中國女孩子,更能代表中國嘞!




另外:

北京奧組委副主席王偉證實,在開幕禮當日,由於晚上清晰度不高,使用了部分錄下的煙花錄影片斷。

王偉表示,在開幕式當天,從北京城從南邊到北邊都放了煙花,那天晚上可能清晰度不高,一些錄下的錄影可能被使用了。


哈哈哈 這叫作 『瞇眼』 吖?


轉載:計劃形象的貧困 梁文道 筆陣
雖然有許多歷史學家和社會學家為計劃經濟體系翻案,認為它並不像一般人所說的那麼一無是處,甚至還起過不可或缺的作用。可是今天,仍然相信並且完全實行計劃經濟的國家,到底是寥寥可數了。

中國也曾是個奉行計劃經濟的大國,但是過去30年的改革開放難道不就是一個國家逐步退出經濟生活,讓市場機制代替政府計劃的歷程嗎?現在我們面臨的下一個問題是,中國會不會也漸漸放棄「計劃形象」的老路,不再硬性地經營政府和國家的形象,也不再為了所謂的「正面」效應而任意塑輿論環境的生態。

什麼叫做「計劃形象」?什麼是「正面」效應?我們看看北京奧運開幕式上的兩樁「造假」事件就知道了。

首先是那場先聲奪人的巨型足印煙火秀。原來北京奧組委深怕現場效果不如理想,所以預先以電腦動畫技術錄製了這個場面,然後把它加插在當晚的實況直播裏頭。雖然開幕式總導演張藝謀在事後的訪問中立刻承認此事,但我們還是不能不說,這個手段已經完全改變了大家對「實況直播」四個字的一貫認知。

顧名思義,「實況直播」就是實時地把發生在某一地點的事件直接傳送給觀眾。如果主辦機構明明知道自己會在這次演出裏插進如此一段加工畫面,但又不立即以字幕等形式坦白聲明,這晚的「實況直播」難道不是一個騙局嗎?

其次則是贏盡全球觀眾歡心的林妙可被揭發只是那段《歌唱祖國》的幕前替身,真正在演唱的其實是背後的楊沛宜。按照中國媒體的一貫說法,這是不折不扣的「假唱」,不止有違職業操守,甚至還可能觸犯了國家為打擊「假唱」歪風而專門訂立的政令。就算退一萬步講,你也總該還幕後代唱的楊沛宜一個名譽吧。即便是電視電影這些娛樂產業,也總會把替身演員的名字全部列出。如今一場史上最多觀眾收看的電視大秀怎能公然做出這麼不公平的劣行呢?

根據開幕式音樂總監陳其鋼的說法,這麼做是為了「國家利益」。因為林妙可雖然長得很漂亮,但歌聲的音域卻不夠寬;而楊沛宜的演唱美則美矣,卻又壞在正處換牙期,形象不佳。也就是說,無論是一個相貌可愛但歌唱得不好的小女孩,還是一個聲比天籟但樣子不夠動人的小女孩,都不能恰當地滿足「國家利益」。

這番話傳出之後,輿論譁然,大家都不能理解這等小事何以會上升到「國家利益」的高度;更有許多人為楊沛宜抱不平,覺得她清麗可人,絲毫不下於林妙可。

音樂圈的人都曉得貴為現代音樂大師梅湘(Olivier Messiaen)關門弟子的陳其鋼,實乃當世華人作曲家中的佼佼者,藝術成就甚至要比他的同學譚盾還高。而且他一向愛惜羽毛,從不苟且,是個很有個性的藝術家。這回怎麼會做出這等既違反藝術原則又不符國際常規的事呢?其實陳其鋼也把答案說出來了,那是因為一名政治局委員表達過意見。後來在接受美聯社採訪的時候,他更明言自己有責任道出真相,要還楊沛宜一個公道。

故事仍未結束。這個事件曝光之後,不只令外界對美輪美奐的京奧開幕式的印象打了折扣;也讓當局非常尷尬。於是兩日之後,這條消息就迅速地被內地各大網站刪去,變成一則失蹤的事故。

這個故事恰巧說明了中國政府「計劃形象」工程的盲點。所謂「計劃形象」,我指的是一種由官員主動構想出來的抽象的政府和國家形象,然後以各種剛性手段將它套在現實之上的工程。

首先我們要理解「抽象」的活動本來是現代國家能力的證明,一個政府愈是能夠藉圖表、統計和各種調查去簡化複雜龐大的現實,它就愈能完好地治理國家。依據今年故世的社會學家查爾斯.梯利(Charles Tilly)的說法,在這種現代化的國家裏面,統治階層總是難免要脫出他們身處的社會脈絡,依賴那些抽象的活動及其結果去預知社會的走向,發現潛在的隱患,從而制定出種種回應現實與導引發展的決策。

問題是當這些抽象活動的依據不是各種可堪檢證的科學工具,而抽象的領域也不限於可以量化的事物時,它很容易就會變成一小撮官員離開現實的空想了。政府和國家的形象正是一種最難量化管理的領域,要測知它們的工具也最不齊備;偏偏今天中國各級政府官員都以為自己知道轄地和國家該有什麼形象,也都以為自己明白怎麼樣才能實現心中所想的形象。

說穿了,這就是形象工程。許多地方政府不顧所在縣市的實際情況,也不管社會的整體需要,又不屑於使用少數可堪利用的調查工具先去研究人民對自己的看法,就耗用公帑大興土木,以為一兩座巨大的政府建築物就能在人民心目中製造出美好的形象,結果往往適得其反。同樣地,京奧開幕式上這一連串事件其實也是一種形象工程的敗筆。

一直以來,許多中國官員都以為自己是藝術家,覺得自己官位大了,審美品味也就比別人高了。在經濟領域上,他們或許會承認自己不是專家;但是說到政府形象和地標設計這些事,他們卻自覺要比專家還內行,總是意見多多指手劃腳。有趣的是當你再問他們到底有沒有一個整體的視野時,他們卻又答不出個所以然來,通常只能報以「正面」二字。

為人麼那段煙火足印要假裝是實況直播?是為了「正面」。為什麼一個小女孩要在眾目睽睽之下公然假唱玩雙簧?也是為了「正面」。為什麼不准媒體再報道這段消息?還是為了「正面」(亦即俗稱的「正面報道」)。

假如城市只是一面地圖,政府當然可以大膽規劃,任意在上面修大道開運河;假如社會只是一張白紙,政府也能夠為所欲為,在上頭畫出自己理想中的「正面形象」。但是現實社會不是地圖也不是白紙,尤其現在的社會,階層分化,媒體發達,所有人都有不同的渠道去發放和獲得各種信息。就和計劃經濟難以掌握所有經濟信息一樣,計劃形象也不可能獲知和壟斷所有和政府形象有關的信息與反饋。

為了所謂的「正面形象」,你可以安排楊沛宜為林妙可代唱,但是你不能控制陳其鋼要說什麼話(陳其鋼可能擁有法國國籍),你也不能完全抹除一切傳媒的報道,更加不能控制境外的傳媒。於是當初的一心求好,反過來又成了外間批評「中國專門弄虛造假」的另一罪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然而計劃形象的主事者就是不能預知一切後果,正如為自己蓋「白宮」的地方官也不知道原來這麼做會捱罵。與其苦心經營正面形象,然後弄出個破綻重重,實況與表象反差巨大的結局,何不以一個最正常的真實面目坦然示人?為了正面,犧牲正常,別人是看得出來的。難道一個擁有13億人口的超級大國,正在崛起的經濟強權,竟然容忍不了一個7歲女孩再正常不過的換牙嗎?

梁文道



伸延閱覽:
林妙可幕前獻樣 楊沛宜幕後獻聲 (Google Chinese)
奧運所見的腳印煙花是特效 (Sina)
「政治局委員 最後一刻令換人」 (明報)
29個腳印煙花 28個屬電腦3D (明報)
Olympic organizers reveal lip-synched child performance (CBC)
Lip-synched at Beijing Olympic (Google English)
奧運大儀式 愛國興奮劑(劉進圖)
京奧"作假"有感! 再談奧運"作假"! (新鮮人)
奧運的把戲 英國《金融時報》



13 comments:

imak said...

兩三手準備真的是中國人的habit 嗎? 我覺得做production 都好多時出現, 因為到live 有很多意外ga 嘛!

The Inner Space said...

『兩手準備,後發先至!』
是毛主席 周總理 鄧伯伯們的名句!

新鮮人 said...

以前林黛,樂蒂,于素秋都係別人幕後代唱,代聲啦,
嗰時啲人都唔會呱呱嘈,
同埋又唔洗吓吓話什麼"國家利益"咁大件事嘅,
就如imak講,
做騷梗係要做到最好啦,
有些地方為求有更佳效果,
做些折衝都no problem吖!
係未? =)

macy said...

space,

根本一開始就係想作假架啦, 況且中國一貫作風, 根本唔需要同大家解釋咁多.

當係睇TVB SHOW米算咯...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古典歌王 巴伐諾提也曾經承認咪嘴!

The Inner Space said...

Macy 姐:

下屆主辦城市已經說,
無可能做到中國水平,
整個開幕禮超額完成,
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
找到一根刺的刺客們,
把刺無限放大成大杉!

新鮮人 said...

我唔知巴伐諾提是在什麼情況下"咪嘴",
但對於一個大歌唱家來說,
咪嘴好像有點問題!

the inner space said...

巴伐諾瑅 是曾經咪嘴,據說他早已簽了合約演唱,但剛巧身體狀態不佳,唱不到高難度的音域,為避免歌迷失望,便咪嘴唱一部份。但咪嘴都是他自己以前的錄音,只是不是唱現場。 有啲歌迷原諒佢,但有啲畀了巨額門票的,就曾要求退款,因為他們聽的是錄音,云云!

另外
今次北京奧運開幕禮林妙可小朋友的表演,初時見人靚聲甜,驚艷全世界,不是我放馬後炮,我當時就奇怪,點解無咪高風的呢?連無線咪都唔見?收得咁密?即時明白可能是播錄音,但情有可原,不竟小孩子唱現場,會脅場,會走音,就不深究了。

到後來知道原來是楊沛宜小朋友代唱,但心理已經早調整過,只是再改動一下,沒有其他人咁大反應。

責備籌委會的人,佢地又唔冧冧要林小朋友唱現場,畀佢的心理壓力有多大,林小朋友有乜錯,佢就一世都玩完了,留低個暗影會好大!

如果籌委會用呢個理由來答辯的傳媒質詢可能容易啲過關!

好了!要去覺覺豬了!請請。

新鮮人 said...

噚晚睇返,
林妹妹心口上面是有個mic架,
做戲都有做全套架!

我覺得兩個小朋友根本無咁諗,
只要是有得參予就好開心了,
大家唔再講對佢哋就無乜影響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會晤會後來加上去?
你話有就喺有喇!
我認錯喇!
orz

新鮮人 said...

你有錄影架,
睇返啲知道囉!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個youtube咪現場個囉!
放大嚟睇都冇mic喺心口胸前噃,
領口就好似有一些黑色的,
你話喺有mic我相信你喇,
我都認咗錯了,多謝回應,
祝週末愉快!

the inner space said...

另外想一提的

中國男女子體操隊,
分別奪得團體冠軍,
男子個人全能就派出隊長楊威壓陣,
結果楊威成功攞了個金牌吐氣揚眉!
但女子個人全能就不派出隊長程菲,
參加女子體操個人全能比賽爭冠軍,
程菲就是團體賽,押尾陣自由體操,
個位姐姐亦是女子體操隊的女隊長。

真喺有啲懷疑,啲外國傳媒,大力報道代唱和錄播的負面新聞,可能影響中國體委,需要降降溫,畀啲甜頭啲外國人,下令讓出金銀牌畀美國,結果柳金奪金,另一美國選手莊遜奪銀,楊伊琳只得個人全能銅牌。

中國祇派次級的,較年輕的,較新嫰的,兩位女體操員,參加個人全能賽,是擺明讓車馬,定喺賴程菲有傷呢?或者賴其他其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