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August 12, 2008

伏爾泰 Voltaire

伏爾泰 Voltaire



法國思想家 François-Marie Arouet (1694 – 1778) 文章多以筆名 ~
Voltaire 伏爾泰 發表。


伏爾泰有一名句 famous quote:「The best government is a benevolent tyranny tempered by an occasional assassination.」


一個好心腸的獨裁者,能迅速決策,對社會和人民都有利,但絕對的權力,容易使人腐化,若果能夠及時更換,再由另一位好心的獨裁者頂上,在政府和人民而言,是絕佳的政府制度。


但點去搵咁多個,有能力,又好心腸的獨裁者呢?折衝樽俎的方法是,現今大多歐美實行的、實踐的、推行的,三權分立的,民主制度,立法、執法、司法,互相獨立于其他,互相制衡,平衡權利權力。喺香港有好多人信奉這套西方的民主制度,認為這種由西方引入的政府模式,『法治』比『人治』,高級、高檔、高超很多。


近來讀了篇文章:論人治 ~ 吳康民

【明報論壇】人治,就是憑個人的主觀意志,發號施令,去管理一個地區或一個國家。人治的極致,就是「一言堂」,「個人說了算」;就是「獨裁」,「一意孤行」。

人治的相對詞是法治,法治是有法可依,依法行事。但不健全的法治也可能是人治底下的程序遊戲。

因此,人治的對立面應該是民主選舉。只有真正的民主選舉,建立民主的管治體制,才能克服人治的弊病。

民主選舉也有真假之分。當今世界上許多國家的民主選舉,往往鬧成糾紛。賄選之舉不在話下,他如或因民族或派系的鬥爭亂作一團,或因外國勢力的干預而發生所謂「橙色革命」。選舉之後,社會並不安定,局勢仍然混亂。近月上新聞的,近如泰國,遠的如非洲的津巴布韋。

人治與法治混合制
中國算是個什麼類型的國家呢。過去強人當權,如毛澤東,那是十足的人治。他的話是「一句頂一萬句」。中國的人治,以毛澤東時代最為登峰造極。

從上世紀80年代以來,中國重視了法治建設,連年通過全國人大,制訂了 200多部基本法律。應該說,已經有了一個法治的框架。但是中國的封建傳統太深厚,民主的傳統太單薄,法治沒有民主的基礎,就不是真正的法治。因此,連中央領導人也承認,中國至今仍存在著「有法不依」、「知法犯法」、「執法不嚴」、「裁判不公」等有違法治精神的情況。

一方面,是中國的民主建設仍然滯後,監督的機制不健全;另一方面,黨政關係混淆不清,黨委為上級任命,管轄各級政法機關,缺乏制約機制。

可以說,中國現行的政制是一個人治與法治混合的制度,但以人治為主。正如筆者常常指出,中國提倡民主集中制,但集中遠大於民主。

鄧小平強調效率,反對「扯皮」
鄧小平是一位偉大的政治家,他看到中國政治制度的弊病,大膽倡導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並說「愈來愈感到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的必要性和緊迫性」,「不搞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難以貫徹」。

但是他並不反對「人治」。只是說「要通過改革,處理好法治和人治的關係」。鄧小平反對西方政治體制的三權分立,認為三權分立變成三個「政府」,互相扯皮,影響行政效率。他的潛台詞還是,要有一位有權威的最高領袖拍板,工作會好辦得多。傳說他曾對剛上台的江澤民說過﹕過去是毛澤東說了算,今天是他說了算,如果江能達到自己說了算,鄧就放心了。

任人唯親影響深遠
所以,鄧小平的政治改革的核心思想,是既要人治也要法治,人治和法治相結合。法治是為了有個制度,人治則是有助提高效率。這就是集中高於民主的理論基礎。

西方的法治國家,也難免有人治的因素。布殊總統主政八年,劣績斑斑,廣東俚語說是「衰到貼地」,這就是人的因素。當然美國人民可以不再選他的繼承人,但八年也就付出了重大的代價。新加坡是一個法治國家,但李光耀這個超級資政,影響也實在太大了,而且永不言休,並傳位於子,這也是人治。

所以,人治或者不可避免,只是不應讓它處於主導地位,特別是在人事任免上。但如果不建立民主機制,危害可說不可避免。以毛澤東的精明,卻任用了林彪、江青這些壞傢伙。近年陳希同、成克杰、陳良宇等能進入中央核心,難道不是某些高層提名的人治錯誤?

至於近年的賣官鬻爵,以及所謂「帶病提拔」(即已有嚴重問題的官員仍受到提拔),並不是個別現象。以至於在基層幹部、中級幹部中,貪腐的不是個別人而是一層人,使檢舉和查處增加了難度,這更是人治種下的禍根。

民主制度不是萬能藥方
有的民主國家也不一定比人治的國家強,請看我們近鄰的兩個國家﹕菲律賓和印尼。菲律賓二戰前是美國的殖民地,戰後獨立,政制完全是學美國的,至今經濟仍是一團糟。群島國得天獨厚,旅遊資源豐富,連旅遊業都停滯不前。首都馬尼拉的市政建設也大致上是 50年不變,難怪當地人指著椰子宮那幾個著名建築,說還是過去那位既獨裁又貪腐的總統馬可斯時期建築的!

印尼更是如此。30年獨裁的蘇哈托政權,下台已逾十年,直到今天逝世。但現在印尼的經濟會不會好過當年呢?蘇哈托上台時,印尼人均生產總值是70美元,到1996年他下台時增至1160美元。蘇哈托家族的貪腐是世界有名的,有人封他為世界第一貪。他下台了,他的家族和其他的貪官們,盤根錯節,仍然主宰國家的經濟命脈,並且內外勾結,涉及到許多外國壟斷資本。現政權誰也不敢動大手術,就是這麼拖著。

貫徹民主多於集中的制度
個人的權力過大的「人治」,連鄧小平都認為不好,並轉述毛澤東的話,說斯大林嚴重破壞「社會主義法制」,「在英、法、美這樣的西方國家不可能發生」。為什麼這些發達的西方國家不會發生這種「嚴重破壞」法制的事情?就是他們有民主的制約。權衡得失,有了一些扯皮,但減少重大失誤的危險,還是值得的。

筆者認為,正確貫徹民主集中制,防止個人獨裁,不失為一個好的制度。從群眾中通過民主集中了大多數人的意見,經過整理再放到群眾中去討論,再集中起來作出決定,這是好的。執行中應該是民主多過集中,而不是民主只跑過場,最終是長官意志主宰。如果要創立中國特色的民主政治,首先應從民主多於集中做起。



吳康文,是位長居長駐香港的老左派,老共產,但他是被喻為『共產黨的開明派』,與已故的『前新華研究室主任~黃文放』,比較得到香港人接受。


我沒有能力,分析究竟人治或者法治,誰優勝啲,誰優越啲,誰優異啲,因為就算是法治,都是由人來執行,有人的介入,就存在人為的因素,咁人的質素變成決定『法治』能否成功的要素。咁又豈不是再返回去,軟件~人 和 硬件~法 的話題? 又唔喺要靠人?


唉!殆矣!故特意轉載 吳康文在明報的文章,留下作 archive 將來回顧的資料。



4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要爭論"人治"定"法治"這些問題,
論一百年都唔會有結果,
講黎都嘥氣!

最近看了一篇簡單的文章,
名字和出處真的記不起了,
作者提出了一個論點,
那就是"罷免權",
無論是人治或法治,
人民一定要有罷免權,
做得不好都不會罷免的,
不只是人治是"獨裁",
至於罷免的門檻高低,
就要留給高人再作討論了!

新鮮人 said...

寫咗咁耐都無反應,
睇黎都係唔想同我嘈囉!
要你忍耐,
真係唔好意思!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唔好意思!禽晚睇漏了feed,
到今早至發覺。

兄臺言重了!
就算是不同意見,都唔使同你嘈呱,
從表面看來,你有你講你個篇文章,
今晚有時間才細心研究吓!

今晚作答!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敬讀完你的回應。

1. 『人治』or 『法治』,誰屬優?誰屬劣?
我在文中都沒有結論,祇說了:『留下作 archive 將來回顧的資料。』

我們沒有異議噃,就多等百年,由歷史來驗證罷,所以唔須要同你嘈噃!


2.你引用你讀到的另一篇文章,特別提出『罷免權』,同埋點樣set個『罷免權的門檻』。

似符智者如伏爾泰,已經想得很清楚明白,想得很透切,他已經有了答案,他提出的是:
「The best government is a benevolent tyranny tempered by an occasional assassination.」

exactly by assassination 用暗殺的手段,去實行罷免,只有死了的人,沒法捲土重來。

絕對的權力,容易使人腐化,定乜嘢門檻都是無用的,有人的介入,有人為的因素,就乜法都是枉然。

已定的門檻,訂定了的法例,是可以隨時,可以由人改高啲,改低啲,改闊啲,改窄啲,祇讓自己過到,人地過不到,度身定做!

如果要嘈,你去喚醒伏爾泰,同佢嘈喇,我就唔同你嘈嘞!

好了答完,我去食我唯一喜愛的甜品『鳳梨酥』!
還有幾件吃剩的,請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