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Monday, July 21, 2014

李敖來了香港

李敖來了香港



台灣串嘴 李敖 來了香港,在今年書展力撐兒子 李戡 新書《國民黨員毛澤東》,順便當然有言演說,並且繼續 “串嘴” 一番,當真的是娛樂性十足勁度十足。


不過先讀讀 馬家輝 之前六月份的一篇到台北探訪 李敖 文章。。。。


慾望蜘蛛: 李敖與伏爾泰 by 馬家輝

到台北的金蘭大廈看望李敖,從早上十點聊到中午,他請客,在大廈旁的上海菜館吃飯。兩點半再回大廈書房繼續聊,聊至下午五點,合共聊了七個鐘頭,即四百多分鐘,而我暗中算了一下,其中大約有三百五十分鐘是他在獨白。月旦人物,議論天下,罵中國人,罵美國人,罵古人,罵今人,口水所至不檢束,勁道十足,魅力也十足。

今年七十九歲了,用中國算法,八十歲了,但七十九也好,八十也罷,不管採用何種算法,李敖都不像這年紀,看上去頂多像六十多歲的人,當他坐著,坐在沙發上,撐著手杖,無可否認是稍顯疲態,讓人對他的健康狀況略有擔心,但當他開口嘩啦嘩啦地講過不停,眼光立即放射出強勁電光,左一句「王八蛋」,右一句「大笨蛋」,聽得我興高采烈。

他自己是知道的,他曾引用伏爾泰的例子自比自況。他說伏爾泰長得很醜,但頭腦極好,學問極大,所以即使有帥哥和美女坐在前面,伏爾泰要求帥哥禮讓他半小時,讓他先跟美女聊天,聊完卅分鐘,才輪到帥哥,但美女已經被伏爾泰的學問和口才折服,深被吸引,不會再對帥哥的皮相之美感興趣了。

然而李敖也有謙虛的時候,他近年有個目標,就是編一部李敖中文大字典之類的鉅著,替古往今來的中國文字看看病,當談及文字修辭,他說自己敢於改寫中國古人甚至洋人外人的文章,經常改得比原著更好,「但當然,不一定全部都是我最好最對,在一百回裡,我可能有九十九回最好最對,有一回,不是。」

我哈哈大笑,對李先生說,太好了,這正是「李敖式的謙虛」,不一定全對,只對了百分之九十九,把百分之一的正確留給別人。

李敖也哈哈大笑。跟他聊天,真是快樂。

此回同行,尚有幾位內地朋友,其中一人看見金蘭大廈內滿室皆書,驚問,這些書你全看過?

在李敖回答以前,我笑了出來。相同的問題我在卅一年前亦問過,當時李敖回答,不一定,也沒需要,但我知道自己掌握了什麼資料,當有需要時,可以立即找出來。我笑得更開心,因為卅一年前李敖給了我相同的答案,證明這是真心話,他沒扯謊。

聊完了,告別李敖,他道歉,不好意思啦,我說話太多,因為你們引爆了我的自大狂,我自我表揚太多了。

鞠躬,握手。下回見。



其中有關於閱讀全部藏書,李敖答曰:『不一定,也沒需要,但我知道自己掌握了什麼資料,當有需要時,可以立即找出來。』


嗜悲 頗有同感,因為我的藏書,也沒有全部看過一遍,雖然有很多書是讀過幾遍,但也有一部份書只是利用中學時代,學過的 cursory reading technique 速讀方法讀過一次,嗜悲 知道內容講些甚麽,記得若要找資料時,可以從那本書找得到。


此外 馬家輝 和 李敖 七個鐘頭即四百多分鐘的談話,若 馬家輝 能夠整理成文字稿,相信是可以上萬言文字,嗜悲 很有興趣閱讀幾遍,若能寫成文章出版成書,也相信 嗜悲 願意給錢會購買收藏。


之後兩月真的好彩夾好運,七十九歲的 李敖 沒病沒痛,七月中香港書展期間如期來了為兒子 李戡 站台,發表演說當然有一定的可聽性,並且談到佔中, 李敖:“批佔中使港錯走台灣路“,可惜同一時段 嗜悲 要上班,未能也沒法撥冗光臨。


【明報專訊】台灣知名作家李敖昨日在港出席兒子李戡的新書《國民黨員毛澤東》發布會,貫徹了其「語不驚人死不休」風格。談到佔領中環時,李敖警告,佔中將會影響香港繁榮,使香港走上台灣的道路。他說,即使有官方不喜歡的人能當選特首,北京仍有辦法逼迫這個特首合作。

「香港丟掉自己的強項」
李敖說,英國人給了香港法治、自由、繁榮,就不給民主,「長毛的爸爸、爺爺」沒有向英國人爭取民主,是因為他們想通了,民主沒有用,與英國的合作有用。今天的香港人變笨了。他說,「民主」是空的口號,與平等一樣,人永遠不可能平等。

他說,民主問題需要解決,但方法絕不是佔領中環。李敖表示,他曾設想,讓香港的民主制度逐漸成為中國內地的榜樣,但近年香港卻丟掉了自己的強項,也即英國式的自由民主,「香港離倫敦愈來愈遠,離台北愈來愈近」。

他指今天香港是走錯了路,走到台灣的路上。「一次佔中,香港的繁榮馬上就下來。」李敖對台灣的民主有諸多批評,經常指其是假民主。他曾說過,「假民主有三種:一、順民做主;二、愚民做主;三、暴民做主。台灣三者俱全。」

「共產黨犧牲港仔在所不惜」
與此同時,李敖又批評,中央硬性要求特首是「愛國者」純屬胡鬧。他說,即使讓不願意合作的人當選特首,北京仍然可以「掐死你脖子」。李敖說,共產黨人為了國家變強,犧牲自己、犧牲別人都在所不辭,犧牲「港仔」,更在所不惜。「今天香港遭遇的困難,就是這個。」

徐澤要求金融界旗幟鮮明反佔中
另外,立法會金融服務界議員張華峰率領業界代表團到北京訪問,並與港澳辦副主任徐澤會面。張引述徐澤說,有人歪曲一國兩制白皮書內容。張華峰指徐澤在會上提出3點要求,包括希望業界全力維護香港金融安全穩定發展,旗幟鮮明反對佔中的違法行為,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

另外,內地《環球時報》昨日社評評論香港政改報告,乘機批評佔中全民投票及七一遊行,指國家制度決策是照顧社會利益,「國家不可鼓勵『會哭的孩子有奶吃』成為政治潛規則」。



其中:『假民主有三種:一、順民做主;二、愚民做主;三、暴民做主。』


李敖 真的是一語中的,不過他已經是七十九歲,食鹽多過 嗜悲 食米,講得出這些 “雋語” 不難,但深得 嗜悲 和應,這是否 嗜悲 心境同樣年老呢?


不過,聰明如 李敖 精過鬼,既然來到香港演講,沒需要畫公仔要有畫出腸,指名道姓特區政府背後的北京執政者是:專權、專制、和 一黨專政的共產黨。這可避免 李敖 下次再來港要原機折返台北,還是 李敖 有罵北京共產黨,只是明報沒膽量如實報導呢?


李敖說『假民主有三種:一、順民做主;二、愚民做主;三、暴民做主。』那麼究竟真民主又是否就是:“公民民主” 呢?


成熟的民主制度代議政治政制,必要有成熟的公民,懂得利用選票嚴格選擇可輪替的代議代表,和精心揀選可輪替的領袖。但這是否只是一個理想,只是曾經很接近得到,而從沒有曾經發生過呢?


嗜悲 曾在 舊文 寫過民主是很 “昂貴” 的制度,全世界自稱最民主的國家 “美國”,如今她肩負的國債已經超過 “十八萬億美元”,還繼續數以億計地每分每秒在增長中。


美國人靠負債來 保持她的民主,保衛她的民主,保障她的民主。繼續負債下去:


『全世界最高度民主的國家 = 全世界最高負債的國家』


民主政治中能選出,英明神武,睿智超凡,具愿景前瞻的領袖,真的鳳毛麟角,不過政棍卻是彼彼皆是,政棍只懂得利用福利購買選票,結果就是弄至國家債台高築。噢!扯得太遠了,嗜悲說聲:Sorry!


書展演說之後 馬家輝 再刊出有關 李敖 的文章。


慾望蜘蛛: 李敖打官司 by 馬家輝


李敖來港了,本來「過午不食」,不吃晚餐,卻破戒了,也現身於晚上七點多的餐桌前。他笑道,「出門了,形勢大亂,沒法了。」

餐桌前也有一位內地資深律師,談及台灣的風風雨雨,問李先生,你跟國民黨鬥爭多年,打官司,肯定會輸的,為什麼還要花時間和力氣?

李敖笑道(他不管說什麼都總是笑着說的!),打官司為的是過程而不是結果,結果當然是國民黨會贏的,但在過程裡,我可以公開羞辱你,是另一種勝利,也是享受。就像看足球比賽,睡醒了,由別人告訴你德國隊贏了或阿根廷贏了,多沒意思,你必須親自看球,親身感受球賽過程,才過癮,在白色恐怖年代的台灣打官司正是如此,過程往往比結果重要。

他舉控告秦孝儀為例。故宮院長,被他告到法院,第一次開庭,李敖沒現身,秦孝儀去了,被氣得爆炸。法官說,李敖生病,要開刀,請了病假。第二次開庭,李敖又沒現身,秦孝儀又去了,又被氣得爆炸。法官說,李敖的媽死了,有喪事,要請病假。第三次開庭,李敖再沒現身,胡亂找了個理由,再請假,秦孝儀再去了,再被氣得爆炸。

終於開庭了。按規矩,法官要先問被告的姓名、年齡、籍貫、職業之類,秦孝儀必須大聲回答,答完,法官宣布開庭,李敖卻舉手阻止,說不能開。法官問為什麼,李敖笑道,法官大人,你忘了問他有沒有前科案底,按法例你是必須問的,不能為了保住他的面子便不問。法官只好問了。堂堂故宮院長,被問有沒有前科案底等於大大的羞辱,秦孝儀被氣得半死,但再生氣也必須大大聲聲地回答,法官大人,我身家清白,沒有案底。李敖邊聽邊笑。

李敖笑道,打官司要有技巧,更要看清楚情況,選定策略。曾有美國人說,打官司有三種情況:
首先,當案件情節有利於你,法例不利於你,便把重點放在情節上,博取同情;
其次,當案件情節不利於你,法例有利於你,則要強調法律,用條文來爭取勝利。
最後,當案件情節不利於你,法例也不利於你,便應翻桌子、搗亂、罵娘,同歸於盡,這才聰明。

李敖此番來港,一人搭飛機,因為兒子和家人比他先到。機場有人接機獻花,有人衝過來要求合照。七十九歲的老先生,走路是緩慢的,腦筋卻是敏銳的,他要挑戰邵逸夫的長壽,還有好幾十年的戰鬥呢。



真的是老頑童,七十九歲人還攞返啲舊事,出來 “串” 故人一番!不過 嗜悲 讀得好過癮 。。。。。。。播!!!哈哈哈哈哈哈!




後記:
舊文提過 嗜悲 追足了兩年十個月,看了 735集的 “李敖有話說”,雖然不是百分百同意他的論點,但很多時是看得頗為過癮的。還有,有一些集 嗜悲 有覺得 李敖 在躲懶混飯吃,就跳過了不看。


這些所謂不好看的集,是與 李敖 的其他 “李敖有話說“ 來比較,但比起其他的同類節目主持的素質和內容,都是高幾皮的。


鳳凰衛視 的 “李敖有話說“

最後一集 735上


最後一集 735下






伸延閱覽:
李敖批佔中:使港錯走台灣路 長青網



我的舊文:
《李敖有話說》
《李敖有話說》 --- 第七百三十一集











4 comments:

奕山 said...

無論是否同意他的觀點,但就是看得過癮。謝謝精彩的分享。

Haricot 微豆 said...

SBB:

I don't always agree with 李敖's views. But no doubt, the guy has guts and has put his neck on the block many times to defend his beliefs.

Haricot

the inner space said...

弈山兄:歡迎再來訪!

yes,在我 舊文都有寫過:

他老人家說還有七集就完了﹐看了七百多集的「李敖有話說」﹐當然不是百份百同意李敖的觀點﹐但聽他的政治評論是頗過癮的﹐罵人唔駛本﹐還有他談軟性的話題﹐人生道理﹐男女問題﹐份外獨﹑毒到﹐如 「紅顏為何愛自毀」﹐前題是論瑪麗蓮夢露﹐其實是談他跟前妻胡茵夢的恩怨。


兄台欣賞李敖必然有一番歷練經歷!

the inner space said...

HBB,只要 google “李敖有話說” youtube 就有過百條連結可以看看他說甚麽!

https://www.youtube.com/results?q=%E6%9D%8E%E6%95%96%E6%9C%89%E8%A9%B1%E8%AA%AA&rlz=1C1EODB_enHK513HK513&es_sm=122&um=1&ie=UTF-8&gl=HK&sa=N&tab=w1

就如上面所言:


看了七百多集的「李敖有話說」﹐當然不是百份百同意李敖的觀點﹐但聽他的政治評論是頗過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