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anuary 24, 2014

自家製 煲仔飯

自家製 煲仔飯



一篇舊文寫 日式 茶泡飯/ 茶漬飯,得到網友們的回應,兼且談起地道港式的 “煲仔飯” 文化 。。。。。



同時剛巧又讀到明報副刊《人文館》馬傑偉 的一篇文章:煲仔飯


【明報專訊】天寒地凍,吃一客煲仔飯,好鬼死滋味。一家大細,老遠到大埔墟,是慕名來的,老字號茶餐廳;秋冬馳名煲仔飯。晚上七時許,店外已見長龍。我們肚空空,心急醫肚,就外賣算了。興高采烈選菜式,臘味太油,田雞又大膽了一點,最後選定白鱔煲仔飯。落單畀錢,怎料伙計粗聲說﹕「一個鐘返嚟啦!」我驚訝回了一句,「嘩!有冇搞錯!」放棄了!


去年,到廟街尾吃煲仔飯,客似雲來,飯如輪轉,十多個煲仔一字排開,在火力強勁的煤氣爐頭上,熊熊爐火,煲仔噴煙,真係街頭奇景。印象中,一個煲仔飯,五到十分鐘搞定。於是追問食客,為何大埔那一間,要等一小時才能出飯?原來,此店用傳統炭火,香味洋溢,與別不同。我不順氣,「嗯!老友,有咩唔同呀!?值得我花一小時苦等 。。。。」朋友解釋,煤氣爐是快煮,炭爐是慢慢煲。前者煲出來的飯,煲底焦黑,飯質偏硬;後者則飯焦不多,香脆好味,米飯粒粒軟熟,味到「零舍唔同」!


好!我就再馳煲仔店,預先訂位,避過排隊。才坐下,快點一客白鱔;一客臘味;怎料伙計又說,你訂枱之時有沒有訂飯?我說冇,他竟說要等兩小時!我的天!兩小時!!


好!我等。本以為這是太離譜了。才知道熟客等食是平常。我們一行三人,佔一枱;伙計又帶來一位OL,搭枱同座。她呢,一身OL服飾,聽耳機看流動電視 MYTV。而竟然一個單身靚女,與我們三個陌生人,齊齊對坐,齊齊等了兩個鐘。香噴噴的煲仔飯上枱了,我們三搭一,四個施施然花了半小時慢吃了一頓飯。唔!真奇怪的晚餐!



等兩個鐘的煲仔飯,嗜悲 決定不去大埔了!不過,卻決定買了一個瓦煲來自己煲飯吃,可惜家中使用煤氣爐,但 嗜悲 一於誠意補救,嗜悲的煲仔飯終於面世。



第一煲的實驗:



先用中火煲到開始滾,就收細火。蒸汽煙烘烘拍攝不清楚!
















煲到飯水乾,就加入預先準備好的鯇魚腩,再用細火煲多三分鐘,就開始焗飯十分鐘。
















起碼沒有生米,鯇魚腩都全熟不用吃魚生,味道不錯,魚也不過熟,有“嚡”的口感。
















吃到落底,見到有些少飯焦,但不打算做飯焦茶飯吃嚕。只是用水浸軟飯焦,方便以後清潔。
















OK 第二煲




今次預備了雞脾肉粒和兩粒牛肉球















第二煲也是等到飯水滾就收細火,再煲到乾飯水就落餸,再煲了三分鐘,之後焗足十五分鐘,可能控制得宜,看看挖到落煲底,都沒見到飯焦。


經過蒐集數據,遲些再試驗煲第三煲!嗜悲 不吃田雞,究竟預備乜野餸好呢?有甚麽好建議???




伸延閱覽:
人文館 馬傑偉:煲仔飯




我的舊文:
茶漬飯 茶漬け





14 comments:

macy said...

space

唔健康既,食臘腸、臘鴨
家常啲, 可以食肉片或排骨
可以加啲江瑤柱粒、蝦米

我只煮過一兩次, 無咩研究, 我媽媽煮過最正既鼓汁脆肉鯇煲仔飯, 出面食唔到^^

macy

the inner space said...

Macy 接全都是好的建議!


另 脆肉鯇魚 有個有趣的經驗

首先這個很蝦人食,愛吃的覺得很好吃,用來火鍋白灼很好吃。。。。。我有次本想買普通鯇魚腩來蒸,但魚販給了貴價的脆肉鯇魚腩(其實她也攪錯了),在不知的情況下,我蒸熟了脆肉鯇魚腩,因為過熟了,韌得像一團橡膠,怎樣用力用牙用刀都扯不開撕不裂,結果五十多元的鯇魚腩,遑論吃下肚子,唯有掉落垃圾桶。

新鮮人 said...

雲耳蒸雞, 滑蛋牛肉餅, 炸菜豬肉餅, 豆蒜排骨。。。。

脆鯇當普通鯇魚我都試過中招,
真的咬都唔開,
那次有飯無餚,
可悲。

passerbyvera said...

如果馬教授文章所提到的食肆是指大埔的陳X記,我覺得那是名大於實,倒不值山長水遠去嚐試了。
如果在家煮,肉餅咸蛋、臘味飯是最容易同好難煮得好難吃了:-)

奕山 said...

謝謝分享... 當不少食店都名過於實的時候, 真係無謂貼錢受氣, 在家享用自家製煲仔飯會是很好的選擇... 讓這個冬天不太冷^^!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建議的都是餸菜很好的存統煲仔飯好材料而且都是我愛吃的他日將一一試勻。


哈哈哈原來兄台也試過把脆肉鯇魚蒸過隆韌得難以吞吃這個難得經驗我倆都試過有飯無餚有得看無得食之痛真的是難兄難弟矣。

the inner space said...

多謝 Vera 提醒所以不會專程去試飯了!

按 Vera 指點 google 一吓找到一篇鱔稿:
滋味煲仔飯 遠在大埔有人問

都沒有說要等足 2個鐘頭咁嚴重播 。。。馬傑偉(噢,原來據 Vera 是位教授)兩次經驗都等 60 -- 120 分鐘,鱔稿話 20分鐘有得食囉播!

追加一篇類似 Blog 的:Bon Appétit 都沒提要等那麼久,不過看來價格不菲,exceed 我基層打工仔願意付出吃煲仔飯的代價矣。

the inner space said...

奕山兄:歡迎來訪!

對!名過於實,貼錢受氣,真的令人惱怒,就以上 Bon Appetit 列出的價格,再加上交通時間和費用,真的不合算。

如今在家中攪一煲,材料約在五十元之內,加埋只需約一小時時間,由:買料,洗濯,煲飯,看火,落料,焗熟,連埋吃,和洗煲 。。。。。假日有暇是可以一試的選擇。

the inner space said...

Vera,是看來您是街坊知道地部,咁!予又是聽聞大埔有一間吃牛腩的,又是很出名食店,閣下觀點評價又如何呢???

passerbyvera said...

sPace兄,我都覺60幾蚊煲飯係好貴呀,所以我呢的低收入N無人士都係幫襯過一次咋.
另,我唔係大埔街坊,不過都係兩站車程好方便,有時心血來潮都會到來吃東西,舊區多選擇嘛^^.至於你提到的牛腩店,不好意思呀,因為我不吃牛,所以沒有意見.

the inner space said...

啊!Vera 一生戒吃牛是一份功德!

kayinkc said...

薑蔥雞... 翼都可以

D 雞油流晒落D飯0度, 有D 海南雞飯的味道~

the inner space said...

呀! kayinkc 淨是聽到蔥油雞未食已經感覺到油香滿溢瀰漫確實很好的煲仔飯提議。

新鮮人 said...

我記得你都玩過煲飯仔,
不過無記性又無搵返黎睇,
如今 睇返真幾有幫助,
我煲過三次,
雖然不至於煲到飯焦,
但飯粒乾濕仲係控制未到家,
下次試下跟你的經驗再試過。

剛才剛食完自家豆豉排骨煲仔飯,
睇下可唔可以明天登篇博文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