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January 22, 2014

不為與不能

不為與不能
本來標題:宮崎駿可以明顯些嗎?




常聽到:

非不能也 乃不為也

也有

非不為也 乃不能也


《孟子 梁惠王(上七)》:

「今恩足以及禽獸,而功不至於百姓者,獨何與?然則一羽之不舉,為不用力焉;輿薪之不見,為不用明焉;百姓之不見保,為不用恩焉。故王之不王,不為也,非不能也。」

「不為者與不能者之形何以異?」

「挾太山以超北海,語人曰,『我不能。』是誠不能也。為長者折枝,語人曰,『我不能。』是不為也,非不能也。故王之不王,非挾太山以超北海之類也;王之不王,是折枝之類也。」



2012年 嗜悲 再遊東京前往 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 朝聖時,已經看到了 。。。。。。。。風立ちぬ かぜたちぬ 港譯:風起了 在製作中!





【維基百科】《風起了》(日語:風立ちぬ),是日本吉卜力工作室動畫導演宮崎駿以在月刊《Model Graphix》上連載漫畫《風起了 妄想重返》(風立ちぬ 妄想カムバック)所改編的電影動畫。2013年 7月 20日在日本公映。

本片在日本上映後於 2013年 9月 1日,由製片人在威尼斯電影節新聞發佈會上發佈消息,宮崎駿已經正式宣布退休並在東京就此內容召開新聞發佈會。本片成為宮崎駿導演的最後一部長篇動畫作品。







未上映前讀到 AM730:愛與夢飛行 《夏桑菊》


【AM730】任何由宮崎駿監督的動畫,都會有一定的捧場客,假如這是大師最後的一套作品,吸引力又會否更大?這是《風起了》的最大亮點,亦是宮崎駿粉絲最不願意看到的「亮點」。

宮崎駿今年已 72歲,今次決定真的要退休了。《風起了》故事背景設於 20、30年代的日本,電影片末向堀越二郎及堀辰雄致敬,堀越二郎是昭和時期的航空工程師,卻與《風》的主角並非同一人。二郎與女主角菜穗子的愛情故事,取材自同期文學家堀辰雄的同名自傳小說《風》。由於堀越二郎和堀辰雄出生於同一年代,宮崎駿將二人的人生融合,創作出新的堀越二郎。

大師貫注畢生功力之作
堀越二郎生於 20年代,熱愛飛行,常夢想有日可以設計出自己的飛機。1923年,二郎在前往東京上大學的途中遇上關東大地震,其後全球進入大蕭條年代,日本經濟亦進入寒冬。二郎畢業後進入飛機工程公司工作,但因資金所限,始終落後於其他西方國家。他每天為理想而活,那種將生命奉獻給夢想的真摯,是勇氣與毅力的真切示範。

電影的副線是二郎和菜穗子的愛情故事。二郎和菜穗子邂逅於前往東京的火車上,一陣風將二郎的帽子吹到菜穗子手上,兩人因法國詩人 Paul Valéry 的詩句「Le vent se lève, il faut tenter de vivre!」(風起了,我們要努力活下去!)而連繫。兩人雖然一見傾心,卻因地震失散。

多年後,二郎再次偶遇菜穗子亦是在一個風起了的下午,可惜菜穗子已患上肺結核。為了能夠和二郎好好地一起生活,菜穗子走到高山的醫院上孤獨地治病,她知道自己的病很難痊愈後,兩人決定結成夫婦,爭取最後時光。

《風》是宮崎駿貫注畢生功力,為鼓勵所有正面對艱難時期的人而創作的作品。生於日本好戰時代,宮崎駿比誰都明白和平的可貴。




久石譲 「風立ちぬ」


以浪漫的愛情滲入歷史,史詩式的宮崎駿臨退休之作:風起了,包裝過的《風立ちぬ》結合了 宮崎駿 的反戰與和平觀,這是否較容易讓日本的廣大群眾接受呢?還是因為太過 subtle 隱晦,日本的觀眾只是當作愛情電影,有沒有接收到 宮崎駿 想表達的反戰,保持保護保衛和平的終極理想。



風立ちぬ 時代的背景紀錄片 也包括動畫中的實景實物


宮崎駿 和他的製作所 Ghibli Studio 刊物:吉卜力工作室的雜志《熱風》發表文章,直言 “修改憲法,豈有此理”,引起強烈反響。曾經批評過 安倍晉三 的政策,不過 安倍 在 2014年的自民黨大會,堅持在 2014年完成修憲,賦予日本的自衛隊特殊權利叫做集體自衛權,即是可以發動戰爭。





所謂:止戈為武,但世人多以戰止戰,當作發動戰爭的唯一直口。然而在電影《風起了》中,屢屢提起日本研究發展飛機,是日軍海軍陸軍投入資金發展空軍,是先軍而後民,是為了侵略鄰國而建造飛機。



風立ちぬ 片末歌 ”ひこうき雲“ 是重唱 荒井由實/松任谷由實 1973年的作品


ひこうき雲 (ひこうきぐも)

作詞 荒井由実
作曲 荒井由実

白い坂道が空まで続いていた
ゆらゆらかげろうが
あの子を包む
誰も気づかず ただひとり
あの子は昇ってゆく
何もおそれない そして舞い上がる

空に憧れて 空をかけてゆく
あの子の命はひこうき雲

高いあの窓で あの子は死ぬ前も
空をみていたの
今はわからない
ほかの人にはわからない
あまりにも若すぎたと
ただ思うだけ けれどしあわせ

空に憧れて 空をかけてゆく
あの子の命はひこうき雲

空に憧れて 空をかけてゆく
あの子の命はひこうき雲



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有關 風立ちぬ 的展品 2012年 嗜悲 參觀時見到類同


早在 2013年 12月 6日,安倍晉三 就在日本國會靠自民黨的國會,有多數 majority 國會議席,通過了所謂保護國家利益《特定秘密保護法》。這是與二次大戰戰敗前的黑箱作業,日本國民不需要知道,政府也不需要向公民解釋,讓政府就可以自把自為,任何人當 whistle blower 吹哨者,都會被裁定為洩露機密要坐牢的。



電影中不斷有抽煙鏡頭 訪問片段也包含吸煙 這不太好應該剪掉 哈哈哈!


其實在看電影時有關日本侵略鄰國,引起戰爭只是輕輕帶過,宮崎駿 在電影中的 subtleness 隱晦性,嗜悲 有想過有懷疑過, 宮崎駿 是否如其他愛推卸的日本人,是想借辭時代的巨輪不可能逆轉,個人的意願簡直是膀臂擋車,可以發揮到的作用極少,粉飾日本人的戰爭罪行,為日本人說項推卸責任,把日本人侵華和發動太平洋戰爭,令中國朝鮮和亞太國家,千萬億人民蒙受到殖民主義的苦難,卻美其名曰:東亞共榮圈,重新演繹多一次???


不能乃不為 or 不為乃不能,“反戰” 宮崎駿 可以明顯些嗎?日本人文化以集體意志為先,人民多不欲標奇立異特出個人,宮崎駿 要反戰保持保護保衛和平,若和日本社會廣大群眾意志相違的話,宮崎駿 可以做到幾多走得幾遠,最終還是杯水車薪 。。。。。。。無奈!無奈!很無奈!




後記:


看完《風起了》頗久遠,但遲遲還未能登出寫好的文字,某天讀到以下的文章。


張望﹕宮崎駿的歷史洞見

【明報專訊】2013年夏,日本 NHK 電視台播放了一部花時 3年拍攝的紀錄片,追蹤日本動漫大導演宮崎駿的新片《風起了》的製作過程。《風起了》講述二戰日本王牌零式戰鬥機設計師堀越二郎的飛行夢想和愛情故事,在日本上映後反響熱烈,亦成為宮崎駿大師長篇動畫系列的退隱之作。

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風起了》都是一部很不「宮崎駿」的宮崎駿作品。和過往的宮崎作品相比,影片一改過往帶有童話式的人物造型和奇幻的故事情節,改走歷史寫實路線,通過導入飛機設計師堀越二郎和文學家堀辰雄的精華背景元素,反思了 1930至 1940年代的日本戰爭歷史。由於影片涉及敏感的題材,宮崎駿在紀錄片中笑稱,希望這部片不會令我晚節不保。

被集體主義淹沒的「個人」
在日本看完《風起了》,首先感到的是一種過往宮崎駿作品中所沒有的,莫名的沉重感和壓抑感。散場後,觀眾沒有回味的笑聲,大家靜靜離場。一位純粹喜歡設計飛機的年輕人,在那個戰爭年代只能通過為國製造戰鬥機來實現自己的夢想,但其成果卻被軍隊拿去當神風特攻隊的自殺座機,諷刺至極。

宮崎駿在影片試映會上說,說來實在難為情,這次我是第一次看完自己拍的電影而落淚。他在接受日本媒體採訪稱,他拍攝該部電影是為了紀念那些在那個艱苦困難的時代依然拚命活下去的人們。

在艱苦困難的時代依然拚命活下去?懷着抗日戰爭的慘烈記憶,中國觀眾或許很難理解這句話背後的日本悲情。在日本社會,「集體」(組織)和「個人」的關係一直處於極為微妙的緊張關係。

個人有抱負有理想,但只能通過集體去實現。一方面,民眾在精神上依賴集團。這個集團可以是政府、公司或團體。時至今日,我們依然可以看到日本民眾在接受媒體訪問時這樣說:希望國家(お国)多多為我們做些事情,幫我們解決某某問題之類的話。國家,不是自己的代表,而是作為他者而存在,保障自己的生活,為自己作主。

但另一方面,民眾又對集體壓制個人又怒又恨。一些事,自己本來不想做,但基於同輩壓力和終身保障又不能不做。這種過往在戰時瀰漫的「空氣」法則至今仍然通過潛移默化的方式在日本社會通用。個體期待通過集體來實現自己,但集體常常不把個體當人看,肆意糟蹋。

二戰日本民眾的受害者意識須通過以上的心理狀態來理解。1945年天皇宣布戰爭突然結束,日本民眾當時普遍感到震驚和被騙:軍國政府告訴他們「聖戰不敗」,因此他們經歷空襲、忍耐飢餓、捱了兩顆原子彈,更失去親友。國家來人派發徵兵紙,連學徒和生重病的男人都要上戰場。心裏縱是萬般不想,基於社會壓力只能強忍。

打了敗仗,士兵平民必須高呼「天皇萬歲」引彈玉碎以示忠心愛國,天皇及軍政大臣卻可出爾反爾輕易轉向,和美國人握手言歡。日本民眾的主流記憶,是把自己對立於戰前日本軍國主義這個「國家」。通過廣島長崎的原爆紀念,東京大空襲的回憶,日本不少戰爭題材的電視和書籍中都隱隱地反映出這種對「國家」的不滿和無奈。而這,形成了戰後遺族追悼被捲入戰爭的親人的感情基礎。

民眾受害心理被右派利用
2013年 12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為了實現個人信念參拜位於東京九段下的靖國神社。據當天日本 Yahoo 網站調查顯示,八成網友支持安倍參拜行為(這個民調的科學性值得懷疑)。對此,中央電視台名主播白岩松在新聞評論節目中慨嘆,難道日本民意真的極速轉右?

其實,並不是所有日本人都支持安倍的靖國參拜。《讀賣新聞》1月 13日公布的民調顯示:47%的受訪民眾不支持安倍的靖國參拜。那些即使支持參拜的民眾,也未必認同安倍的歷史認識,而更可能是出於以上這種追悼被無辜捲入戰爭的親人的感情。

然而,這一民間受害者意識,時而被當權的右派政治家偷換話語,把日本民眾對無奈被迫出征的家人的哀悼,轉換成對戰時「日軍英勇戰績」的光輝宣傳。

安倍內閣的總務大臣、日本陸軍中將栗林忠道(有留美經歷的日軍硫磺島戰役指揮官)的後代新藤義孝辯稱,參拜靖國神社是為了追悼戰死者,哪個國家都有這樣的場所。但靖國神社戰前直接發揮天皇戰爭動員的傳聲筒,又供奉了令亞洲和日本民眾受到戰爭慘禍、負有發動戰爭責任的甲級戰犯,這樣的言論無論如何都難以自圓其說。

宮崎駿在 3年的《風起了》製作過程中經歷了兩大震撼性事件:一是 2011年的 3.11東日本大地震,二是 2012年因釣魚島國有化,而在中國發生的大規模對日抗議遊行。

日本在 70年前亦經歷了關東大地震,之後全國瘋狂突入戰爭。去年,宮崎駿亦參加了反對安倍制定《特定秘密保護法案》的集會。他似乎隱隱感到過去那個國家壓制個人的時代空氣,又悄然而至。


作者是日本早稻田大學亞洲研究機構現代中國研究所講師



二戰前的德國 納粹主義 膨脹,結果縱有普選又如何,群眾選擇了 希特拉 上台,結果為歐洲和德國帶來災難性的禍患,展開了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日本人一向以集體為先,軍國主義 自明治維新之後不斷佔據了日本人的思考。島國日本不但打敗了大陸中國的清朝,還在中國的土地上,為了保障日本在中國的利益,與俄國爭霸發生了幾場戰役,把另一個大陸國家俄國,打得落花流水落荒而逃,氣焰一時譽為:棄亞入歐。


人類的發展由個體到群體,結果被集體主義淹沒的個人,因為不想自我特出而甘於不發聲,這是否十分無奈,最後就算就罷凡事跟大隊,這是需要時常警惕!


末了,這裡 嗜悲 找到了好一些有關 宮崎駿的風起了和涉及反戰 文章,可以一讀。




伸延閱覽:
《孟子 梁惠王(上七)》 維基文庫
《風起了》日語:風立ちぬ 維基百科
The Wind Rises (風立ちぬ Kaze Tachinu) 維基百科
風立ちぬ (小説) 維基百科
風立ちぬ (宮崎駿の漫画) 維基百科
愛與夢飛行 AM730
宮崎駿的歷史洞見 新浪新聞網
日本《特定秘密保護法》 新浪新聞網搜尋
宮崎駿吉卜力《熱風》安倍修憲豈有此理 谷歌新聞網搜尋
宮崎駿的風起了和涉及反戰文章 新浪新聞網搜尋



我的舊文:
魔女の宅急便 小芝風花 飾演 琪琪






6 comments:

chiseenjai said...

The Simpons 都有向佢"致敬"

http://youtu.be/R94Q6NhuS3A

laulong said...

這麼巧,今日我就用「非不能也,實不為也」勸誡學生。

也看了,常覺得若用真人演繹堀越二郎與菜穗子的愛情故事,會更動人。

又這麼巧,也看了一文。

laulong said...

補充:看了〈宮崎駿的歷史洞見〉那文。

the inner space said...

多謝 慈善兄 提供的連結,雖然一向沒有看 Simpons 習慣,也可以看出他們的誠意。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原著小說 《風立ちぬ》作者:堀辰雄

發行日:1938年4月10日


據日文維基百科:風立ちぬ

曾經被拍成電視劇多次,而電影就有:

『風立ちぬ』(東宝) 1954年
監督:島耕二。脚本:桂一郎、村山俊郎。
出演:久我美子、石浜朗。

較近年的的有:

『風立ちぬ』(東宝) 1976年7月31日
監督:若杉光夫。脚本:宮内婦貴子。
出演:山口百恵、三浦友和。

我在 youtube 找到了 ”預告片“ 見到年青的 三浦夫婦兩人共演,堀越二郎與菜穗子的愛情故事,不過名字不同動畫,而是用:水沢節子:山口百恵 and 結城達郎:三浦友和!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

《宮崎駿的歷史洞見》的作者是:張望 (可能是筆名)

日本早稻田大學亞洲研究機構現代中國研究所講師


張望 會不會是 日本人 改個中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