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Monday, January 27, 2014

本來是要開天窗的

本來是要開天窗的




本來是打算開天窗的,不過決定就以下文代替:


許志永:為了自由 ‧ 公義 ‧ 愛 —— 我的法庭陳詞


你們指控我在推動教育平權,隨遷子女就地高考和呼籲官員財產公示的行動中擾亂公共秩序,表面看這是一個公民言論自由與公共場所秩序的邊界問題,實際上,這是你們是否把公民的憲法權利當真的問題。

而更深層次的問題是,你們心中深深的恐懼。恐懼公開審理,公民自由旁聽,恐懼我的名字出現在互聯網上,恐懼一個正在到來的自由社會。你們試圖打壓新公民運動,阻礙中國和平改良的民主憲政之路。

雖然你們在庭審中沒有提及新公民運動,但是,案件材料中大量涉及,我想,沒有必要回避這個問題,敞開來談,對中國社會進步是有意義的。

新公民運動宣導每個中國人堂堂正正做公民,把公民的身份當真,我們是公民,是國家的主人,不是臣民,順民,草民,暴民;把公民的權利當真,那些寫在《世界人權宣言》和中國憲法裡的選舉權、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等神聖的權利不能永遠是一張白條。

把公民的責任當真,中國是我們每個人的中國,良心正義的底線在我們每個人的腳下,需要我們每個人去堅守;新公民運動宣導自由、公義、愛的新公民精神。個人自由,無拘無束真實快樂的自我是國家和社會的永恆目的。

公義是個人自由的邊界,是此世間的公平正義,是恒久的道義良心;愛,是友善,是寬容,是同情,是奉獻,是人世間最美好的情感,是幸福的源泉。

自由,公義,愛是我們的核心價值,我們的行動指南。新公民運動宣導每個公民從自身做起,從身邊做起,從小事做起,從改變具體的公共政策和制度做起,理性建設性推動國家民主法治進程,追求民主法治公平正義的中國人在共同的公民身份下團結起來,在自由民主的規則之上形成公民的共同體,成長為公民社會健康理性的力量。

公民群體有共同的公民身份,共同的民主憲政理念,共同的自由,公義,愛的信仰。但公民群體不是專制意義上的組織,沒有領導,沒有層級,沒有命令與服從,沒有紀律與懲罰,而是完全基於自願的自由公民的聯合。各地公民群體在推動具體的制度變革行動中自發的自主成長。

公民群體作為公權力的監督者,政治改革的推動者,民主法治的建設者,在推動社會進步的行動中健康成長。推動教育平權,隨遷子女就地高考和呼籲官員財產公示就是在這一理念下的公民行動。

推動教育平權,實現隨遷子女就地高考是我們 2009年底開始的一項為期三年的行動。在那之前,我們陸續接到一些家長的求助,注意到這樣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中國兩億多新移民在城市工作,生活,作為納稅人卻不能平等地享有市民待遇。

而其中尤為嚴重的問題是,他們的孩子不能在他們身邊學習和參加高考,不得不被送到數千里之外的戶籍地讀書,由此製造了中國數千萬的留守兒童。很多人關心留守兒童的命運,卻未曾想過,對他們最好的幫助是打破戶籍隔離的高牆,讓他們回到父母身邊。

我們的行動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2010年初到當年 6月,到北京市教委和海澱教委請願,協商推動了北京中學升初中不分戶籍的平等入學。第二階段,2010年 7月到 2012年 8月,到教育部請願,推動教育部出臺隨遷子女就地高考政策。

第三階段,2012年 9月至年底,敦促北京市教委落實教育部的新政策,我們通過徵集簽名,擴大家長志願者團隊,每月最後一個週四到教育部門請願,提交建議,召集專家研討隨遷子女就地高考可行性方案,給數以千計的人大代表寫信、打電話和見面,懇請他們在兩會期間提出議案。

2011年兩會期間,教育部長接受採訪時說隨遷子女就地高考方案正在制定中,2012年兩會期間,教育部長在媒體面前公開承諾,隨遷子女就地高考政策將在上半年內出臺,並要求各地在年底前出臺具體實施辦法。

2012年 6月 28日,和以往一樣,是家長志願者的例行請願日,和以往一樣他們沒有得到教育部門的任何答覆,大家在現場約定,如果教育部不能按承諾在月底前出臺新政策,他們在下週四還來,這就是 7.5請願的由來。

2012年 8月,教育部終於公佈了隨遷子女就地高考政策,並要求各地在年底前出臺具體實施方案。到 2012年年底,全國共 29個省市陸續出臺了隨遷子女就地高考方案,但是北京卻成了例外。一位家長苦笑著說,我們奮鬥了三年,解放了全中國,卻唯獨剩下了自己。

我知道這背後是眼淚,他們的孩子即將遠離父母,到陌生的地方去讀書,也許命運會從此改變。作為理想主義者,我們推動全國大部分地區實現了隨遷子女就地高考,但是,作為這個新政策的主要推動者,北京的非京籍家長卻沒有給他們的孩子們爭取到公平的機會。

我覺得很對不起大家,而這時很多人已經開始心灰意冷,我不得不去地鐵口發放卡片,號召大家 2.28請假一天,到北京市教委門口請願,作最後努力,這就是2.28請願的由來。

7.5和 2.228請願,我們去的是教育部門,是公民到國家機關表達訴求,我們去的不是法律意義上的公共場所。刑法對公共場所界定得很清楚,是除國家機關、社會單位、公共道路之外的公共空間,所以我們的行為不構成擾亂公共場所秩序。

三年來,我們的行為一直溫和理性,7.5的時候,確實有個別家長情緒激動,那是因為教育部沒有兌現自己的公開承諾,也沒有給予任何的解釋。

但是即使這樣,他們的所謂激動也就是喊幾句口號,他們要求與教育部長對話,也是合理的,因為他們拿著十萬人的簽名,背後是兩億新移民的權利,然而他們卻遭到了什麼呢?看看現場的照片吧,那個網名叫跳舞的家長,被警方拎著頭髮抬走。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把她帶走嗎?

她做了什麼過激的行為嗎?三年來她有任何的過激行為嗎?沒有,從來沒有!每當我想起這一幕就痛心不已,三年來我們的目標如此單純,我們的行為如此溫和,卻遭到如此惡毒的對待。

有員警拿著事先擬定好的名單,惡意地毆打他們。但是即使如此,我還是一再告誡他們,要理性,要理性,一定要理性。我們不能和他們一樣,這個社會需要新的希望,我們不能和他們一樣。

教育平權,隨遷子女就地高考,符合新公民運動的理念,從具體的公共政策和制度改變做起,為遷徙自由,為公義,為愛。1958年中國確立了戶籍隔離制度,從此城鄉分隔為兩個世界。

1961年,中國確立了收容遣送制度,從此,一個農村人,如果想自主到城市尋找工作和新生活的希望,他隨時會被抓捕遣返。2012年一年時間,北京抓捕遣返22萬人次。

2003年,收容遣送制度廢除了,但新移民融入城市的道路依然漫長。2006年,我們在北京調研時發現,針對非戶籍常住居民的歧視政策多達19種,而其中最不人道的,就是孩子不能在父母身邊上學。我們為了推動隨遷子女就地高考,整整努力了三年。

三年間,我見證了教育公平志願者們嚴寒酷暑中在地鐵口、在路旁、在商場,徵集簽名支援,直到有聯繫方式的簽名支持者超過十萬人。我見證了幾百位家長在教育部信訪室的後院集體朗誦《教育平權宣言》,我見證了數百位家長和孩子到青龍湖公園植樹,那是2012年清明節,大家的帽子上有統一的標識─在北京,

愛北京。我見證了鳳凰衛視一虎一席談錄製現場,一位小女孩失聲痛哭,因為她不想離開在北京工作的爸爸媽媽,到陌生的戶籍地讀書。我見證了地安門外的一個胡同裡,國子監中學初三的學生章旭東,這個班級前十名的學生,因為沒有北京戶籍,被迫到初中畢業後不得不到張家口一人完全陌生的縣中學讀書,一年後因為語言、環境、教材不適應等原因失學了。

這個愛說愛笑的孩子從此變得沉默寡言。他的父母在北京工作了近三十年,而他們卻永遠是外地人,是這個城市的賤民。

想到千千萬萬被萬惡的戶籍隔離制度永遠改變命運的孩子,想到一代又一代被萬惡的戶籍隔離制度傷害的中國人,想到那些無以計數的死在收容遣送路上的中國人,為消除中國特色的身份隔離制度,為中國數千萬留守兒童爭取在父母身邊上學的權利,今天我站在被告席上,何止是無怨無悔,我是多麼的驕傲啊。

呼籲官員財產公示,是我們推動國家反腐敗制度建設的努力。全世界超過137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官員財產公示制度,為什麼中國就不能?

“人民公僕”到底害怕什麼呢?不要太貪婪,不義的財富帶給自己的不只是奢華的生活,同時還是深深的恐懼不安,以及來自民眾的憤怒與仇視。我們用徵集簽名上網,發放宣傳品,以及上街打條幅等方式呼籲官員財產公示,同時也是踐行憲法規定的公民言論自由權。

我們的行為沒有侵害任何他人的正當權利,沒有任何的社會危害性,即便西單演講個別言詞有激烈之處,但是,作為針對公共政策的言論表達,也沒有超出憲法和法律規定的言論自由界限。

公民在公共場所以打條幅、演講等方式公開表達政治觀點,在現代文明社會,完全屬於正常的社會現象。執法機關可以在現場監督和防範,但不應該濫用權利,不當干預。

事實上,我們在清華西門,中關村廣場等地打條幅,在沒有員警在場的情況下,也沒有出現任何的秩序混亂,沒有妨礙其他任何人的權利,大家打完條幅就離開了。

這符合我們一貫“快閃”的理念,我們沒有用如今多人聚集的方式進行公共表達,採取少數人快閃方式表達,就是考慮到了中國國情,考慮到了中國社會的承受能力。

我們當然希望憲法中規定的那些神聖權力都變成現實,但是,改革需要穩定,社會進步需要漸進地進行,作為負責任的公民,我們要採取點滴方式踐行憲法規定的權利,推動國家民主法治進程。

十年來,為自由,為公義,為愛,為我們一直以來的夢想,我們一貫用和平改良的方式來推動國家和社會的進步,我們通過介入公共事件來改變具體的制度和公共政策。

2003年,孫志剛以他生命的代價廢除了收容遣送制度,在此過程中,作為法律人,我們盡了自己的努力,以公民的名義對收容遣送制度提出違憲審查的建議。

最近十年我們繼續努力,爭取新移民融入所在城市獲得平等的權利,一直到2012年推動隨遷子女實現就地高考政策的出臺。我們為遭受極端不公的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這其中有三聚氰胺奶粉受害者,動車事故受害者等等。

2008年,三鹿事件暴發後,我們組建律師團,根據媒體報導,計算受害者數量。根據法律提出公正的賠償方案,聯合受害者共同推動了政府主導的賠償方案的出臺。但政府賠償方案遠不能彌補很多孩子受到的傷害,比如,一個孩子的手術費用花了將近十萬,而賠償只有三萬元。

接下來我們繼續為委託我們的四百多個孩子尋求公正,起訴到最高法院,起訴到一百多個地方法院,起訴到香港法院。

2009年 7月,當我被以公盟偷稅的名義投入監所,社會各界為公盟捐款繳納罰款的時刻,我們的志願者在南方,正在把其中一筆一百萬元送到受害的結石寶寶家中。我永遠為那個時刻感到驕傲,我們不會因為自己身陷困境就放棄對弱者的承諾。

很多個冬天,我們給貧窮的露宿街頭的上訪者送去棉衣、棉被、饅頭,以儘量避免他們在這個繁華的都市里悄無聲息地凍死、餓死。

上訪中國特色的維權,這是一個關係社會,關係背後是特權、腐敗、不公正,只有少數性格倔強的人才敢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利和尊嚴,但就是這少數人,聚焦到國家的首都就是成千上萬。


他們在北京被驅逐,被非法拘禁,被毆打。我們核實過的,非法拘禁他們的黑監獄,北京就有四十多處。我們去現場圍觀,拿著法律條文舉報正在進行的犯罪,遭到看守的辱毆打,一次又一次,我為能夠分擔他們的一點點痛苦而感到驕傲。

十年了,因為選擇站在無權無勢者一邊,我們見證了太多的不公不義,太多的苦難不幸,可我們依然懷著一顆光明的心,理性建設性推動國家進步。在對收容遣送制度提出違憲審查建議後,我們調研起草新的流浪乞討人員管理辦法,推動教育平權,我們起草的隨遷子女就地高考方案,被大部分省市所接受。

呼籲官員財產公示,就在2013年3月我們還曾經討論起草陽光法案。提出問題就要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反對,是為了建設,因為我們是新時代的公民,對國家負責任的公民,我們愛中國。

然而遺憾的是,你們把公民群體的存在和成長當成異端心懷恐懼,你們說我們有政治目的,是的,我們的政治目的很清楚,那就是民主、法治、自由、公義、愛的美好中國。我們追求的,不是為打江山坐江山,為權力不擇手段的野蠻政治,而是美好政治,是為公眾謀取福利的美好事業,是全體公民共同治理國家的事業,我們的使命不是為了獲得權力,而是為了約束權力。

為中華民族世世代代的公平正義自由幸福建設民主法治健全的現代文明制度,奠基高貴的政治文明傳統。美好政治離不開真正的民主法治,各級政府與議會必須由人民選舉產生,政權出自選票而不是槍桿子。

真正的民主法治,政治在法治秩序中運行,政黨公平競爭,只有在自由公正的選舉中勝出,才有資格執政。真正的民主法治,國家權力科學分立相互制衡,司法獨立,法官忠於法律和良心。

真正的民主法治,軍隊、員警是國家公器,不可淪為任何政黨和利益集團的私產。真正的民主法治,媒體是社會公器,不可為任何政黨和利益集團壟斷為喉舌。真正的民主法治,憲法規定的選舉權、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等公民神聖的權利必須兌現,人民當家作主的承諾決不是一句謊言。

這些現代民主的價值和尺度根植於普遍的人性,不是東方或者西方的,不是社會主義或者資本主義的,而是普適全人類,只要是人的社會,無一例外。民主制度是解決人類問題的知識,我們的祖先沒有發現這種知識,我們就應該謙卑,向別人學習。

三十多年來,中國引進自由競爭的市場經濟制度,帶來了經濟繁榮,同樣,必須引進自由競爭的民主憲政制度,才能解決當前面臨的社會不公問題。

當下的中國,社會不公問題激化,而政治權利的不公既是最大的社會不公,同時也是其他不公正的根源。一系列重大社會問題的根源就在於,一個特權利益集團壟斷了全部國家政治權力和經濟命脈,中國的根本問題就是民主憲政問題。

年年反腐敗,可是六十多年來,腐敗愈演愈烈,沒有民主選舉,沒有新聞自由,沒有司法獨立,絕對的權力不可能打造一個清廉的政府。年年喊民生,可至今仍有數以億計的人口生活在國際公認的貧困線以下。偏遠山區,甚至每月一百元的低保也常常成為貪官污吏們侵吞的對象。

權貴與普通民眾之間的貧富差距越來越大。人民仇官仇富,根本上是仇視高高在上的壟斷特權。就連教育,基礎教育,千千萬萬個家庭也要為孩子上學而奔波愁苦,到處托關係送錢,甚至連上幼稚園都要行賄。這個社會為什麼會潰爛至此?

人,是政治的動物,不僅要吃飽穿暖,還要自由,要公正,要參與國家治理。你們說,全國人大是中國的最高權力機關,可又說這個最高權力機關要聽党領導。

連國家的根本政治制度都是這樣一個公開謊言,靠什麼建設誠信社會?你們說,司法公正,法院公開審理,然後安排不相干的人佔據法庭的旁聽席位,連法院都這樣的不擇手段,人民到哪裡去尋找正義的底線?

於是,人與人之間到處是冰冷的面具,連老人摔倒要不要扶居然都成為一個持續的熱門話題,毒奶粉、黑磚窯,各種惡劣社會問題層出不窮,但他們對此毫不愧疚,他們覺得這社會就這樣。

中國社會最大的問題是假,而最大的假是國家根本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的假,什麼是社會主義,你們說得清楚嗎?全國人大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嗎?政治的謊言無底線,十三億國民都深受其害,猜疑、失望、困惑、憤怒、無奈、抱怨,是很多人的生活常態。

是的,政治和我們每個人息息相關,我們不可能遠離政治,我們只有努力去改變它。權力必須被關進制度的籠子裡,必須改變家天下黨天下的專制政治。我真誠地希望,執政者能夠順應人類文明潮流,主動推動政治改革,建設民主憲政的文明政治,以和平改良的方式實現人民當家作主的百年中國夢。

一個多世紀以前,中國錯過了和平改良通往民主憲政的道路,二十世紀,中華民族在革命、動盪與苦難中掙扎,民國曾有的市場經濟和民主憲政希望曇花一現,極權政治迴光返照,在文革中達到登峰造極。

文革之後,中國的經濟改革走上了一條增量改革的模式,在不觸動舊體制及利益的前提下放鬆社會管制,又通過市場中成長的力量反作用於舊體制,推動改革前進。同樣,中國的政治改革也可以沒用此模式,在不觸動舊體制利益的前提下,放鬆社會管制,容忍體制外民主力量健康成長,這才是有價值的中國道路。

我們建設公民共同體,理性邁出一小步,對國家是負責任的。你們不用恐懼新公民運動,我們是新時代的公民,理念上,徹底告別了敵人、江山、推翻、打倒的專制意識,堅守自由、公義、愛的信仰,行為上徹底告別陰謀、暴力等野蠻模式,以和平改良方式推動社會進步,在陽光下健康成長。

公民群體的使命不是作為反對黨存在,雖然建立憲政民主,是未來中國實現政治文明的必然趨勢。我們的使命,是和中國所有進步人士一道,共同推動中國實現政治文明轉型。

新公民運動是民主法治進步的政治革新運動,也是一場政治文化傳統重生的文化運動,民主憲政運行需要良好的政治文明土壤,而這土壤就是我們的集體預期和信仰。美好政治必須成為國民的信仰,無底線的野蠻政治必須在每個人的心靈深處永遠成為過去。這需要一群優秀的公民勇敢地擔當責任,犧牲自我,成為公民的楷模,這也是我們每一個中國人的責任。

這是我的責任。生在這片土地上,對這個國家的愛是不需要理由的,愛中國,就要讓她更美好。我選擇作為一個和平的改良主義者,繼續一個世紀來先輩們未曾完成的使命,宣導絕對非暴力,宣導自由、公義、愛,宣導和平改良的民主憲政之路。

我有能力在這個體制中過上優越的生活,但是,任何的特權都會讓我感到羞恥。我選擇站在無權無勢者一邊,一起感受北京的冬天街頭地下通道的寒冷,一起承受黑監獄的野蠻暴力。

上天創造了貧窮富裕、地位差別,不是為了讓我們彼此厭棄甚至仇恨,而是為了讓我們彼此相愛,我很榮幸有機會和他們一起走在漫長的上訪路上。

我選擇了擔當,在我孩子剛出生,家人最需要我的時候,我渴望守候在她們身邊,可是很多年來,面對無辜弱者的苦難,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悲哀,甚至無法保持沉默,我終於相信,審判和煉獄都是命中註定,為自由、公義、愛,為眾生幸福,為主的榮耀,這一切苦,我願意。

這是我們公民群體的責任。在一個遍地屈膝的臣民社會,總要有人率先站起來,總要有人為社會進步面對風險承受代價。我們是率先站起來的中國人,我們更關心祖國的前途和命運,關心民主法治,關心公平正義,關心弱勢群體的尊嚴的幸福。

我們更加純真善良,厭惡陰謀詭計,嚮往自由簡單幸福的生活。我們努力服務社會,?明需要幫助的人,推動社會進步。我們勇敢擔當責任,為理想放棄特權、放棄很多世俗利益,甚至失去自由,我們努力入下自我,不計較個人得失,尊重別人的權利邊界,謙卑面對眾生。

這是你們法官、檢察官的責任。你們有責任忠於法律和良心,堅持社會正義的底線,不要淪為這個官僚體制中卑微的一員,不要踐踏法治的尊嚴。不要說這是顧大局,中國最大的大局不是領導的命令,而是法治的底線。

不要說你們是在按照法律的邏輯在給我定罪,不要忘記憲法規定的那些神聖的權利。不要說這只是個飯碗,你們是無辜的,任何人都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何時候都要忠於自己的良心。在一個延綿千年的人治社會,中國法律人肩負著特殊的使命。

我無論作為辯護人,作為陪審員,作為憲法學老師,都努力堅持良心正義的底線,希望你們也是如此。我一直希望中國司法界會有一場良心覺醒運動,希望你們法官能和國外的同行一樣受到人們的普遍尊重,希望良心覺醒能從你們開始。

那些躲在幕後觀看這次庭審,或者在等待請示彙報的人,這也是你們的責任。不要因為自己是既得利益者就努力維護舊體制,一個不公正的體制下沒有人是安全的。

你們心中有太多的恐懼,以為政治永遠就是刀光劍影血雨腥風,可是我要告訴你們,時代已經改變,新文明時代,人類社會最偉大的力量,不是暴力,而是愛。不要恐懼民主,不要恐懼失去特權,不要恐懼公平競爭,不要恐懼一人正在到來的自由社會。

也許你們覺得我的理想太過遙遠,太不切實際,但是我相信信仰的力量,相信人類靈魂深處真善美的力量,相信人類文明進步的浩浩蕩蕩的進步潮流。

這是我們十三億中國人共同的責任。王朝、政黨,都會成為過眼雲煙,而中國依然是中國,我們都是中國人,有責任鑄就中國美好的未來,中國一定會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國家,有著最發達的科技,最繁榮的經濟,最強大的全球範圍內捍衛公平正義的能力,最燦爛的引領人類文明進步的文化。

但那不可能是專制的中國,那一定是憲政文明實現之後的中國,那一定是民主的中國,法治的中國,自由的中國。請讓我們一起思考我們能夠為國家做什麼,才能實現這個國家美好的未來。

這個國家缺少自由,自由需要我們每一個人去爭取,這個社會缺少公義,公義需要我們每一個人去捍衛,這個社會缺少愛,愛需要我們每一個人用真情去點燃。

讓我們一起把公民的身份當真,把公民的權利當真,把公民的責任當真,把公民社會的夢想當真,讓我們一起堅守良心正義的底線,任何時候都不要因為上級的命令去作惡,不要因為後面有人推你你就推前面的人。

底線,就在你的腳下,底線,在我們每個人的腳下。讓我們一起用愛喚醒沉睡的良知,用愛消除心與心的藩籬,用愛建立中華民族高貴的政治文明傳統。

推動教育平權,隨遷子女就地高考,呼籲官員財產公示,宣導大家堂堂正正做公民,在這荒誕的後極權社會,成了我的三大罪狀。如果執政者有一點點誠意把公民的憲法權利當真,我們當然無罪。我們沒有擾亂公共秩序的故意,我們是為了推動國家的民主法治。

我們沒有擾亂公共秩序的行為,我們不過是在踐行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我們沒有擾亂公共秩序的後果,沒有人的正當權利受到損害。當然,我清楚社會進步總要有人付出代價。我願意為自由、公義、愛的信仰,為了中國美好的未來承擔一切代價。如果你們執意迫害一個民族的良心,我將坦然接受命運的安排,從容接受這份榮耀。

但是,你們不要以為把我投入監獄,就能扼殺新公民運動。置身于現代文明浩浩蕩蕩的潮流之中,必將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把公民的身份當真,把公民的權利當真,把公民的責任當真。

總有一天,我十三億中華同胞將從跪倒的臣民成長為堂堂正正的公民,這一天一定會到來的,這將是一個政治文明的國度,一個自由、公義、愛的幸福社會。得救贖的不僅是那些無權無勢者,也包括你們,這些高高在上,但內心陰暗恐懼的人們。

今天,中國依然高揚改革的旗幟,我衷心希望改革順利進行,實現美好中國的夢想。但是改革必須有清晰的正確的方向。繼續摸石頭過河是不負責任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是不負責任的,項層設計回避根本政治制度也是不負責任的。中國向何處去,一個世紀之後,這依然是我們民族面臨的根本問題。

利益集團固化,經濟趨於衰退,社會不公積累的矛盾集中暴發,中國再走到了一個歷史的十字路口。順歷史潮流以實現民主憲政為目標,改革就會成功,逆歷史潮流以維護一黨專政為目標,改革必然失敗。缺乏清晰的民主憲政的方向,改革即使全面深化,也很難走出清末中體西用的老路。

今天,我們的遭遇很大程度上是在輪回一個多世紀以前清末改良主義者的悲劇,我為中華民族的未來依然充滿的深切的憂慮。當改良的希望破滅,人民會起來革命。權貴們早已把財富和子女轉移到國外,他們不在乎弱者遭遇的不幸和苦難,不在乎中國的未來,可我們在乎,必須有人在乎。

和平改良的民主憲政之路是中華民族唯一通往美好未來的道路。一個世紀以前我們錯過了,今天我們不能再錯過。我們中國人民必須決定中國前進的方向。

同胞們,任何時候,不論中國發生了什麼。我懇請大家一定要堅守自由、公義、愛的信仰。堅守自由的信仰,活在真實之中,追求一個世紀以來仁人志士們浴血奮鬥所追求的那些普世的自由權利;堅牢公義的信仰,任何時候都懷有一顆的心,絕不為目標不擇手段。

追求一個民主法治健全、各司其職、各盡其能、各得其所、強有制約、弱有保障的正義社會,一個道義良心基石上的社會;堅守愛的信仰,這個民族有太多陰暗苦毒的靈魂需要救贖,人與人之間有太多的戒備、恐懼和敵意,這些埋藏於靈魂深處的魔鬼必須被驅除,但這驅除的過程不是仇恨,而是救贖。我們是救贖者。

自由、公義、愛,這就是我們的新公民精神,它必將成為中華民族的核心價值,而這需要我們這一代人的奮鬥、犧牲和擔當。建設一個民主、法治、自由、公義、愛的美好中國,這是我們堅定不移的信仰。只要我們相信愛,相信光明希望的力量,相信人類靈魂深處對真善美的渴望,我們一定能把這個信仰變成現實。

公民們,就讓我們從現在開始吧,無論你身在何處,無論你身處何種職業,無論貧窮還是富裕,讓我們在內心深處,在現實生活中,在互聯網上,在中華大地的每一寸土地上,堅定而自豪地說出本來屬於我們的身份 ——— 我是公民,我們是公民。

公民許志永

2014年1月22日




哀言:

記得十月發生了,有《新快報》記者被捕,報社由敦促放人,卻因記者突然認錯和盤托出,報社變成要公開道歉並自我檢討,這 180度轉口令人啞言 。。。。。今天 許志永 被控「聚眾擾亂公眾場所秩序」判監 4年!


國內的維穩經費與國防經費相約,是一門極大大大的生意,既得利益者怎會這麽容易輕言有錢不去賺。維穩是全中國出現新興行業,並必會行動愈踩愈深愈入,經費愈造愈高愈大,機構愈攪愈賺愈發,層面愈來愈廣愈闊,真的是商機處處!



追加:


倒果為因莫過於此!


環球時報社评:许志永判4年,法律明确态度和尺度。


【環時社評】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6日公布对许志永案的一审判决,认定许志永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依法判处许有期徒刑4年。美国国务院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对这一判决“深感失望”。

许志永通常在互联网上被称为“维权律师”,他在10年前参与了对孙志刚案的追究,后创立“公盟”组织,推动“新公民运动”。他要求官员财产公开,教育平权,这些主张在互联网上随处可见。但许志永的不同之处在于他的“行动”,法庭认定他通过各种形式,构成了对多起示威游行的“煽动”。

许志永案是法律层面的一次厘清,不应被看成道德领域的是非分辨。中国仍有一些人置价值判断高于一切,认为许志永的口号与国家改革的大方向并不矛盾,因此他即使做得激进,突破了法律规定,也有充分的理由,司法不应追究。

前一段时间互联网上非常流行这种价值观,并且同现实中的激进行为互动。在“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问题上,法律的权威遭到一定挑战,一些人有意采取行动,试图冲破中国法律在这方面的规定,开创“民主新局面”。

许志永本人在社会上的知名度不算高,但他的案子却受到西方力量的关注,也在国内一些圈子里产生影响,原因就是法院如何判这起案子,被看成互联网时代中国法律面对“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是否松动的试金石。

北京一中院的一审判决依照现有法律做出,它展现了坚定、不后退的态度。这次判决并不涉及许志永的道德或人品,也不是对他所喊口号的定性,它就是关于法律边界在哪里,许志永越界到什么程度的一次权威裁定。

我们认为这种裁定是中国社会的确需要的,甚至是急需的。在涉及政治的领域里,怎么做合法,怎样做非法甚至是犯罪,确有一些人搞不太清,还有少数人热衷“冒险行动”,对不受法律制裁抱有侥幸。

不得不说,关于游行示威,以及涉及“组织”、“煽动”群体性事件,怎么叫合法或非法,有些人有不同看法。由于情况千差万别,人们有时很难对具体事件的性质进行分辨,这为一些人和力量混淆它们提供了方便。

然而中国社会希望稳定、对各种动荡苗头保持警惕的态度又总体上是普遍的,对文革的集体记忆,以及这几年很多国家街头政治失控带来的强烈印象,让大多数中国公众成为保持正常社会秩序的支持者。法律越清楚,越能让这样的民意凝聚并彰显。

一中院的判决显然能帮助人们进一步看清法律边界,尽管其中有一部分人在价值观上对这一结果很难接受。中国在向法治社会大步前进,在一些模糊和有争议的地方,法律的及时、坚决进入有助于共识的形成和扩大。

当然,会有一些圈子和一些人,就是以挑战现行法律为己任,把突破他们认为关涉“自由”、“民主”的法律条文当成自己的奋斗目标。历史如何评价他们是以后的事,但他们应当能够洞悉,他们已经站到高风险的对立面上。

中国的改革波澜壮阔,追求公平公正以及推动各种公益的途径变得越来越多。如果一定以法律禁止的方式行事,这不仅是政治选择,也是法律选择。对由此导致的法律后果,大概需以“平常心”来接受。

对于许志永案,社会上各路关心的人也应有一颗“平常心”。此案增加了“模糊地带”的确定性,边界更清楚了,误闯就会减少。而仍执意要闯的人,也能借此把法律的反应程度看得更清更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