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我的背囊遊:也曾踏砂丘

我的背囊遊:也曾踏砂丘



某週末讀到 小思 女士的文章上下兩篇:“砂丘之憶”,所謂砂丘當然不是沙漠,而是東瀛本州面向日本海鳥取縣的:鳥取砂丘。


【一瞥心思】老友崔美儀叫當船長的丈夫胡寶金由神戶來京都看我。寶金一番好意,要帶我和宿友月先去作小旅行。

我們徹底不知道有全大和民族會動員旅行,黃金周這回事。我竟提議到離大阪兩個多小時火車程的鳥取,為的是看砂丘。毫無準備,不辨東西。轉兩次火車,三個小時就在鳥取車站下車。只見全街是人車塞滿,公車也滿座。既是人人上路,我們以為走走就到目的地,那不妨隨大隊。

誰料一行個多鐘頭,才到豎了「砂丘」牌子前。

偌大沙「山」在眼前,果然要腳深腳淺,提腿艱難才走到「山」或叫「丘」的腳下,不知男子被囚的洞何在,應該在上面吧?必須上去。試想像爬上鳴沙山的境況,我們就這樣上一步退三四步爬。幸好當時還年輕力壯。到了「山」脊,咦?原來下邊是個沙灘,外邊一片藍海 。。。。。



也令 嗜悲 憶起:也曾踏砂丘 。。。。。






當年 嗜悲 是為了想吃 “鳥取二十世紀梨子” ,先由 西明石 出發,到 相生(兵庫縣)轉車一次,就抵達 鳥取 JR站,先把隨身的小行履寄存在車站內的 Locker,孭著較輕的小背囊便到站前的商店街午膳,然後週圍找鳥取二十世紀梨子。



A 就是 鳥取JR駅 B 就是鳥取砂丘


吃過午餐後在水果店,買到一個甜度極高的鳥取二十世紀梨子(好像是 15度甜 500円),一路一啖啖咬著梨子(其實再買了幾個較平價的),然後斯斯然等巴士(時刻表),去見識一吓 “鳥取砂丘”,最後在下車不遠處,就見到 “鳥取砂丘” 入口的石碑。
















雖然只是砂丘不是沙漠,但正如 小思女士 上面描述一般,先要爬上一度砂丘才抵達海灘見到日本海!!!要爬上砂丘真的很困難,小思女士說:『爬上鳴沙山的境況,我們就這樣上一步退三四步爬。幸好當時還年輕力壯。到了「山」脊,咦?原來下邊是個沙灘,外邊一片藍海 。。。。。』這方面沒有半點花假,還有整對腳埋入半英呎的沙中,沙粒鑽進了鞋子和襪子內刮著雙腳,一步一艱辛!


這是行到砂丘中心回望入口處方面



這是行到砂丘中心遠望再翻過多一個砂丘才是海邊




不過行到砂丘頂頂要下丘時,才見到原來是可以給錢騎駱駝 。。。。哈哈哈,不過大部份的遊客,都是想親自感受一吓,用自己雙腳步行上落砂丘的經驗,嗜悲 當然更是 Cheapie 盡量慳錢,就算早知有駱駝,嗜悲 一貫作風都不會隨便花錢。


前面很多人爬上砂丘




卒之爬到上砂丘頂,再要落去才到海邊,看看海邊的人那麼小,就知道約莫有多遠,記著回程又要爬返上來。






一去一回行到黃昏日落,就要回程搵客棧投宿,加緊爬快一點,不過未忘拍攝一個全景,當年未有數碼相機 sewing function,唯有用四幅相片夾埋。



Sorry 色調不大配合是曬相時的問題吧


至於選擇住宿 嗜悲 為了慳錢,不會住在 “鳥取” JR站前的 ホテル,而是決定走更遠一點的 “米子”,下車很順利就在站前的 ホテル 找到房間,不用多費時間找多幾間 。。。。。





理由很簡單,因為大城鎮的站前酒店,交通一定方便,但價錢就會貴了,況且 嗜悲 是用 JR Pass 旅行,搭多幾轉 JR 都是已出之錢,只要遷就一吓住遠少少,例如:搭新幹線 30分鐘內的小市鎮,搭 JR特急列車 45分鐘,小鎮的站前 ホテル 一泊可能是 三份二價錢,更可能是一半價都可能,何樂而不為呢?


其實若真的再找不到合理價錢的 ホテル 房間,嗜悲 還是有 Plan B,就是預備好搭夜車 OVER night Train 再去遠一些,這還可以省去投棧的金錢,因為 嗜悲 是去浪遊,是沒有固定目地,JR列車載我到那處就去那處遊一遊。


舉多一個例子,嗜悲 是不會住在 神戶市內,而是住在遠一點的 西明石,也是基於同一樣為了慳錢道理,由 神戶 三ノ宮 到 西明石 不會太遠,不過站前的 ホテル 價格可以平了很多,行完玩完食完 神戶市,才返回 西明石 住宿,由 三ノ宮 搭 JR的特急,不會比要行返 新神戶 再搭 新幹線要多花時間。最緊要最緊要就是臨出發前,購買一本 JR Time Table 時刻表隨身查閱(連酒店價錢都有資料)。



A 米子駅 B 出雲駅 C 出雲大社


好了 ホテル 安頓妥當後,就去離開 米子 不遠的 境港市(是日本海最大的漁業城市),在 “鮨”店 吃過晚餐後一宿無話,下一天的行程就是去,鳥取縣西面隔鄰島根縣出雲市的 ”出雲大社“ 和 “宍道湖” けんがく 見學!




伸延閱覽:
鳥取県 鳥取縣 山陰 維基百科



我的舊文:
我的日本 - "背囊遊"s ---(上)
我的日本 - "背囊遊"s ---(下)






8 comments:

l.minor said...

哈哈~

記到十多年前,電腦網絡沒有現在的發達,自由行只能買書參考及問一些去過的朋友,相對現在自由行是一件多麼容易的事呢~

記得第一次到日本,也買了一本JR Time table的"字典",也試過為了省一晚住宿錢而第一次坐over night的火車,也第一次親身及親眼看到雪是什麼一回事

the inner space said...

對呀!對呀! Minor 兄以前唔興自由行,而且坊間沒有書籍資料 。。。。當年我是到了日本在本地的旅行社抄資料自己上路!


講開夜車遇雪暴,可以一讀我的舊文:談雪


一次東京公幹完畢,拿著日本國鐵火車證,北上作日本東北流浪遊,週遊了仙臺市松島海岸後的下下午(未到黃昏日落),很想去北海道的扎幌看“雪祭”,YES,why not? 就趕乘新幹線去盛岡市,再轉乘特急到青森市,剛剛趕得上由青森發車,去北海道扎幌市的夜車。


原訂晚上十一時許出發的列車,但在車上呆等到凌晨十二時多才開車,夜車開得比平常慢,窗外已經開始有飄雪,過了“津輕海底隧道”後,即是在北海道那一方,窗外的雪已經下得很大,過了函館和室蘭後,列車卒之停了下來,已經是清晨時份,但外邊還是黑黑的,而且車外雪還是下得很大很大,兼且又不通言語,很有孤立無援的感覺,查看時刻表,這列車因為是夜車不設餐卡,也沒有食物飲料售賣機。


幸好我帶有些乾糧和飲品,就在火車上開餐,未至饑寒交逼(其他的乘客也是一樣),如此在車上等候苦候,本來清晨六時許抵達扎幌的列車,到了天光後七時許,就卒之緩緩重新慢駛,而且是行行停停,停停行行。唉!總算不用困死在這個鐵棺材裡,不過雪雖然細了些,外面白濛濛一遍,甚麼也見不到,到下午二時多才終於抵達扎幌市。不是第一次來扎幌,下車後把手拉車小行履,安放好入儲物櫃後,就孭著背囊先去找吃的。

laulong said...

安部公房的〈砂丘之女〉,是少年時代能享受的少有的涉及情色之作 XDDD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在 小思女士文章都有提及過 安部公房 的 《砂丘之女》,愚弟都略有所聞,但未曾見識過小說和電影。

剛剛在 Google 找到:《砂丘之女》電影的連結

l.minor said...

記得那次的行程與你差不多,買了JR Pass,但為了要賺回JR Pass的價錢,就由東京坐JR到扎幌,當年的通宵JR只有一班(其實是要三班車點駁點),印象中先要由東京先去大阪,再由大阪到青森,最後一程由青森到札幌,每段也是點駁點,如果miss了,就要等到第二朝...

火車上的經歷也有點相同,巳預備定杯麵在火車上吃...結果車上沒熱水,就用凍水硬吃杯麵...

the inner space said...

Minor 兄:凍水硬吃杯麵真的未試過!

東京要先去大阪才由大阪去青森再是青森去札幌這迂迴的路線從未試過借問是一天一晚過還是在大阪玩玩才再上路呢?

laulong said...

:D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恭喜恭喜新春新氣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