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February 09, 2007

乾隆御覽



提到曾經借書給朋友﹐交還時多了個簽名。


清代皇帝【乾隆】有很多逸事﹐被多次寫成書或拍成電視劇﹐不計其數。乾隆皇帝對中國文物確有研究﹐他老人家看完的書畫文物﹐喜歡提字並加個印章﹐近人每將【乾隆御覽】當成一個標準﹐乾隆御覽之寶等如《宮廷御品》﹐有他乾隆御覽可以賣得更好價錢。其實是破壞了文物的本身﹐還是代表他乾隆皇帝的確有品味﹐聽說已故大師 張大千居士也有這個德行。顧又有真偽之說, 近世的收藏家除了需要鑑別文物本身的真偽﹐還留意【乾隆御覽】或 大千居士 印章 的真確性 (聽說張大千會用別字的印章) 。


中國經濟起飛﹐一部份的中國人富起來了﹐有錢之後週遊列國﹐成為身份的象徵﹐ 中國人除了在國內各地旅遊﹐還遠赴外國的其數亦不少。香港也收了不少自由行的內地友人。 但中國人有個癖好﹐就是要紀念一下到此一遊﹐除了拍照留念外﹐還喜歡刻字提名﹐好讓他朝他們的後人﹐可以看到祖先也曾到此旅遊。 不論國內和香港的景點﹐古建築物﹐史蹟文物﹐奇岩怪石﹐都留下了﹐偉大的中國人的名字﹐沒有的話﹐連座椅樹木﹐也不放過。但這習慣從遠古代就已經有了﹐韓愈﹑柳宗原﹑等等﹐有不少提字卻成為景點。


記得香港淺水灣天后廟外有一動物雕塑﹐被導遊說成可帶來財運﹐顧被每天的遊客摸上幾千次﹐前些時我帶外國友人到達﹐這雕塑已經被摸得脫了色﹐和變得平滑了﹐根本看不出是甚麼動物。又新聞報導天水圍的濕地公園﹐內面陳列的『雪山飛狐』標本﹐雪白的皮毛因被摸得太多﹐變成了“灰”狐。 還有香港一些奇石也不能倖免﹐保留了不少刻得深深的名字﹐被香港專家們留下來﹐因為若要洗擦掉所有留名﹐會危及奇石的穩定性。


為了不讓國人在外國失禮和觸犯當地法例﹐中國國務院發出了有關指引。

明報報導: " 中國明令提升外遊公民質素 中央文明委發出通知,部署在全國實施提升中國公民旅遊文明素質行動通知指出,中國公民的文明素質與快速發展的旅遊業還不相適應,與中國的國際地位不相稱。一些公民在旅遊活動中表現出來的不修邊幅、不講衛生、不懂禮儀、不守秩序、不遵法規、不愛護環境和公共設施、喧嘩吵鬧等不文明行為,損害了中國禮義之邦的形象,引起了海內外輿論的關注和批評,群眾反應強烈。按照中央文明委統一安排,提升中國公民旅遊文明素質行動由中央文明辦、國家旅遊局會同外事、公安、商務、建設、鐵道、民航、交通等部門共同組織實施,從今年8月中旬啟動,持續3年,到2008年奧運會前要取得階段性成果"。


哈! 哈哈!! 哈哈哈!!! 不是看低內地的朋友﹐而是笑我自己的DNA ﹐也有這個遺傳﹐但我已經很留心的去改了。



7 comments:

梁巔巔 said...

我曾喺故宮博物館 (北京一次, 台北無數次) 看過康雍乾嘉嘅書法, 真係, 可能我有天聦, 但我老子我老師及其他同學朋友均有一致的認為~ 康雍的字最正! 乾隆也好, 但真係看得出他的 "浮". 嘉慶的字好 "崩緊".

審美原來有一個客觀嘅線.

P.S. 最妙就是我並不是書法大行家.

xiao zhu said...

"而是笑我自己的DNA ﹐也有這個遺傳﹐但我已經很留心的去改了。"

你要改咩呀?改唔好手多摸蝕D古物?定係改唔好胡亂塗鴉留墨寶呀? 哎呀,你唔係話畀我聽你會打尖、吐痰、拉高褲腳踎街邊下哇?!haaahaaaa ^_*

Aulina Chan said...

space兄有冇睇某朝新聞中,有「義工」在北京地鐵站教人排隊上車?

寧靜 said...

有時並不想看低內地的朋友, 但是他們有些行為舉止實在令人難以忍受, 其中一個例子就是"踎街"。

The Inner Space said...

歡迎 寧靜妹妹到訪!!!

The Inner Space said...

巔巔兄:

審美眼光﹐各人不同。 ^^



小朱姐:

我只是有時為拍得好影像﹑變得忘形﹐會蹅上公物而不自覺。還有時常和朋輩飲茶食飯﹐胡言亂語﹐識小少扮代表﹐喧譁大聲講大聲笑﹐旁若無人。

但我已經留意改善中。



娜姐:

我有考慮報名做義工﹐但普通話不成﹐已經斷念了。



寧靜妹妹:

不知蹲和踎有何分別﹐是否是較省力的呢?

^_*

寧靜 said...

蹲和踎好像是同一個動作, 都是同樣的疲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