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September 27, 2011

民主路

民主路



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在突尼斯首先發難強人本阿里下台,埃及不久也經不起考驗總統穆巴拉克下台,繼而利比亞狂人卡特非與反對派經歷了半年多的內戰,卒之失去統治權,由反政府派系取得聯合國承認政權。按革命派的使命是要成立民主的政治,也將是最新的民主政體,不過暫時還是臨時政府階段,只是個爛攤子!


中原地產的施永清先生愛發表他的C觀點,不過也不盡是C級的觀點,偶然讀到幾篇都可以分享!


【2011年09月22日 C觀點 施永青】在電視新聞上又見到希臘人上街示威,抗議政府削減他們應有的福利。希臘的失業率已近16%,年輕人的失業率更高達30%。在這種環境下要削減福利,當然會直接影響人民的生活,人民出來抗議不難理解。但人民是否也應了解一下國家的處境,看看國家是否真有條件維持原有水平的福利?

很明顯,希臘人的所謂原有福利水平,並非與希臘的經濟發展水平相匹配的,它是憑國家不斷舉債去維持的。現在政府的債務太多了,債主開始擔心希臘還不起,所以不肯再借了。沒有新的財政來源,政府要削減開支是很自然的事,人民也不能不去面對。

有些人會把政府提供的某些服務,如教育、醫療、退休保障等,視作是人民該有的權利。其實,這個世界並沒有甚麼天賦的權利。人權的概念只存在於人的腦海之中,在天地間是找不到的。老子說:「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社會上的所謂人權,其實並非上天賜予的,而需要一定的政治制度去維護,並得有一定的經濟基礎作支持的。

希臘人應該明白,現在高叫政治權利是沒有用的,必須實際解決經濟問題。即使今天還有債主為了顧全大局繼續借錢給希臘,但希臘自己也不應以為,永遠都可以靠借度日。人只能過恰如其分的生活,就是以收入決定開支。這是選哪個政府上台都改變不了的現實。

希臘人若是不肯降低生活水平去支持政府還債,最終只會逼希臘破產,今後再沒有國家肯借錢給希臘,那希臘人就非自食其力不可。屆時,希臘人的生活只會更加痛苦,經濟要復甦就更不容易。

希臘人今天的行為,令我想起南韓人截然不同的表現。上世紀末,亞洲出現金融風暴,南韓亦被波及,但南韓人知道國家有難的時候,卻沒有只顧自己的權益,而是先為國家著想。

南韓人搞示威暴亂的能力,世界首屈一指,但南韓人在國家真的出現危機的時候,卻不來這一套。他們知道經濟問題還得靠經濟的途徑去解決。當年很多南韓人都主動傾盡家中的財物奉獻給政府,有些婦女甚至連陪嫁時的金器也交出來給政府救急。

香港人在電視上看到這種畫面,心中難免也被觸動。中國人說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南韓人在國家有難的時候,連婦孺也上陣了。其他國家見南韓人那麼愛國,自然覺得這個國家有前途,願意繼續支持南韓,與南韓在經濟上共同發展了。

這種情況令南韓的經濟復甦得很快,不用三年,已調理好創傷,恢復高速增長了。現在南韓已在不同的領域開始追趕日本,甚至威脅日本的領導地位了。香港人的家裡,現在都有一兩件南韓電器,顯示南韓的經濟已有長足的進步。希臘人民要跳出現時的困局,應多多向南韓人民學習。



民主的希臘 和 民主的韓國(南韓),一個在南歐的巴爾幹半島南端,一個在東北亞的朝鮮半島南端,這兩個半島的人民在以往的一百年,經歷內戰飽受戰火洗禮。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第一槍在巴爾幹半島響起,而日本也在差不多的時間,在朝鮮半島進行殖民統治。最後希臘和韓國的國民,都得到了民主,竟然在需要共渡時艱之時,顯出極端不同的態度。


【2011年04月21日 C觀點 施永青】自反高鐵運動以來,年輕人參與抗爭活動多了,而且手段比他們的上一輩更為激進。他們的前輩只會包圍政府部門,但他們連私人機構也不放過。

他們的前輩只會上街遊行,但他們會衝出馬路,躺在地上癱瘓交通。他們的前輩在出席別人的活動時,只會在台下舉牌或叫口號,但他們會衝上台,推人搶咪。

由於這類行為有時會傷及無辜,妨礙非有關人士的正常生活,所以一般人對這類行為都並不認同。但激進的年輕人卻依然故我,樂此不疲。

他們之所以會這樣做,是因為他們堅信,現有的建制已百病叢生,無可救藥。他們認為,香港的基本問題是未有普選,一日未有普選,他們都有權用激進的手段,去喚起市民的覺悟,直到全民起義,合力推倒不合理的建制為止

我相信,大部分香港人都看到現存的建制,存在着很多可改善的地方,亦認同普選有助問題的解決。然而,民主的進度並非香港人說了算,還要得到中央政府的認可。即使在香港內部,也存在着較為保守的意見。年輕人不應該唯我獨尊,把自己的意見看成是唯一正確的意見,並要把它加諸所有人的頭上。

對大多數普通人來說,他們不反對早點有民主,只是他們對民主的渴求,尚未急切到令他們放下日常生活,像激進派那樣全力以赴吧了。這類人的數目不少,他們的意願應該被尊重。

現實世界的建制不可能沒有毛病,亦不等如有了民主之後,一切問題都可以得到解決。在先進的民主國家,社會上一樣有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

美國的黑人一度為奧巴馬上台而歡呼,但奧巴馬上台後,他們才知道,民主只是一場選舉遊戲吧了,並不足以改變基層的命運。美國的一些基層社區,不但投票率極低,連報警求助的比率也極低,反映基層對建制已不存希望,反而是亞非拉一些未有民主的國家,人民對民主才保持着較熱切的希望。

香港的情況比較特殊,雖然尚未有真正的民主,但卻有世界級水平的法治與自由。雖然反對派經常攻擊政府的管治不濟,但這只是他們拿理想與現實相比,如果與現實世界上的其他政府相比,香港政府做得絕對不差。

我們的財政有大量盈餘,經濟連年都有增長,失業率只有3.6%。此外,政府還可以提供12年的免費教育。接近免費的醫療服務,以及覆蓋性闊的綜援安全網。這些都不是所有民主政府都可以做到的。

激進派的想法,是政制民主化之後,香港的社會可以變得更好。但若是用保守一點的觀點去看,香港現有的相對好的境況並非必然的。既有歷史因素,亦要靠一定的機緣巧合,是各種各樣的主客觀因素的總和。沒有人有能力把它推倒重建而可以同樣成功。

經濟學家雖然知道甚麼是經濟增長的要素,但人類卻沒有把這些因素合起來變成經濟的活力。現實世界是演變出來的,而不是靠偉大計劃改造出來的,為烏托邦所做的犧牲,很多時都是不值得的。



有民主、有普選、有 universal sufferage 就是萬能俠嗎?世界上最高度民主的國家,最愛宣揚民主的國家,最喜歡輸出民主的國家 ==》美國,其國債是幾近十四萬億美元,而且每天每時每分每秒都在增長中,因為無力償還,到期的債務本金和支付利息,就簡單地要發更大額的新債,來應付本金與利息的支出。


記得前些時還因為美國的民主共和兩黨談不攏增加國債上限,差點要把非必要的政府部門設施暫停營業暫停對外開放,最後雖然勉強傾得成,但被穆迪調低國家主權評級。看返年初香港特區政府,也鬧出司局長自己不在心,令到不夠票通過臨時撥款法案,曾蔭權曾俊華和陳家強就出來恐嚇:公務員冇糧出、綜援戶冇糧出、公公婆婆沒有生菓金!實際上香港擁有雄厚財政儲備外匯儲備,絕對不會出現美國式的冇糧出的問題存在。


最高度自由民主的美國攪出了 subprime mortgages 次按,Lehman Brothers 雷曼兄弟倒閉,引發全球金融海嘯,美國人為了自救,不顧其他國際死活,壓低息口釋放銀根,強行推出量化寬鬆 EQI 又 EQII,以為單靠印紙幣便能扭轉經濟低潮,至今黔驢技窮。而民主共和兩黨的救市方案,對於開源(加新稅)節流(減開支)又談不攏,兩黨繼而互揪後腳,聯儲局最後濟出一招 OT Operation Twist,全世界金融市場慘被美國 turned UP side Down,In side Out!


理想的民主 democracy 主義,容易被政客政棍帶入歪路,還是民主 democracy 主義,只有好景時看來有效,在不景時候發揮不到應有作用?可能好多人會話民主 democracy 是把雙刃劍,主要是舞劍者如何去舞!



伸延閱覽:
C觀點:成功並非必然 730.com
C觀點:希臘人與南韓人的差異 730.com
AM730 730.com




6 comments:

魔術師 said...

人人都自私,為私利;有民主,當然是用選票去為自己謀幸福。國家興亡,算是老幾?

Ebenezer said...

民主思想,已經成為了一種信仰,奈何這種信仰,卻在不同人的心中,都有不同的教義。

梁巔巔 said...

施嘅評論, 唔喜歡. 但又不得不承認佢啲評論的確廣泛, 夠獨到.

the inner space said...

麥捷遜兄:謀私而亡公or忘公,乃人性之惡,人之初性本惡也!

今天繼梁振英辭任行會,唐英年也向特首辭任司長職,同一目標便是參選下屆2012特首。

2012的特首選舉還是由1200人的小圈子選舉,孤勿論誰勝,到了2017,話說將會是普選首席行政長官,當然產生方法尚待公佈。若想連任特首,必須在任內贏取更多民意,此新特首縱有鴻圖振港之策,開源節流安民之良計,論現今行政立法之間的爭拗,費時失事,五年後未必見到成績成效成果。

捨難取易,新特首於掌權五年間,利用香港豐厚儲備,就算不是大派現兜兜金錢,可以優越福利施政來換取選票,祈求連任多做五年,實為可行之策。雖未至由巨額儲備浪耗殆盡,淪落到巨額債務纏身,亦即近希臘之覆轍。若要港人如韓國人般,傾自家之財,捐款救香港,以中國人的去氧核糖核酸,幾稀矣!

香港民主之路,此乃小弟所憂也!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民主思想縱不是是糖衣毒藥也算是麻醉藥。政棍機會主義者假借民主理想麻醉國人驅策民眾革命叛亂實為己一方私利而行。

歷史不斷重覆,不贅!

the inner space said...

巔巔兄:施公之言,雖不全屬C級或以下的觀點,不過小弟由四月至今,只列舉可讀兩篇,亦可見其“鮮”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