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December 29, 2013

落難的王子

落難的王子



要詠出可供傳世的詩詞,南唐 李煜(李後主)前期是王孫公子,過的是食飽無憂米的歡樂日子,到後期去國歸降,哀怨中惶惶不可終日,除了必須要有天賦,再加上後天的環境,才有這一份意境 。。。。。無奈,李後主最終還是被宋太宗毒殺。


《清平樂》李煜

別 來 春 半,觸 目 柔 腸 斷。

砌 下 落 梅 如 雪 亂,

拂 了 一 身 還 滿。

雁 來 音 信 無 憑,

路 遙 歸 夢 難 成。

離 恨 恰 如 春 草,

更 行 更 遠 還 生。



【維基百科】李煜(937年-978年),或稱李後主,為南唐的末代君主(因為其父南唐中主李璟在位時,已向後周皇帝柴榮稱臣,去了帝號),祖籍徐州。李煜原名從嘉,字重光,號鐘山隱士、鍾峰隱者、白蓮居士、蓮峰居士等。




政治上毫無建樹的李煜在南唐滅亡後被北宋俘虜,在開封被封為違命侯,拜左千牛衛將軍。宋太祖暴死,弟弟趙光義繼位為宋太宗,改封隴國公。李煜最後因寫「故國不堪回首」,「一江春水向東流」等等之詞句,而被被宋太宗用牽機毒殺。



先再來一首 李煜李後主的詞


《搗練子令》李煜

深 院 靜,小 庭 空,

斷 續 寒 砧 斷 續 風。

無 奈 夜 長 人 不 寐,

數 聲 和 月 到 簾 櫳。




命運的逆轉,令南唐李後主 李煜 的創作,前中後期迥然不同,讓我想起 Oscar Wilde:"Life imitates art far more than art imitates life." obviously in this context 李煜的命運反映在他的作品上。粵劇都有《李後主》 其中之 去國歸降 也有(任白的 版本)。


顯然是 "Art imitates Life." 那我應該沒有誤解了 王爾德 吧!???!!


本年度 十二月南非 孟德拉 去世,在 AM730 讀到一則關於:Mandela 文章


文:黃世澤 《推動種族平等的王子》


【AM730】有現代南非國父之稱的曼德拉,在2013年12月5日與世長辭。很多香港人透過Beyond的遺作《光輝歲月》,略知他為反對惡名昭彰的種族隔離政策而鬥爭的歷史。曼德拉傳奇際遇,既是殖民主義以及東西方冷戰所造成的悲劇,但沒有曼德拉過人的戰略和毅力,亦沒有今天的民主南非。


由王子走上抗爭之路
在歐洲人開拓非洲前,非洲有很多部落的王國,而曼德拉的祖父本來是其中一名「國王」,只不過,由於這些部落的土地都被歐洲人奪去,曼德拉並沒有享受王子所享有的榮華富貴。

1948年於南非,英裔人士為主的聯合黨(United Party)更考慮提出循序漸進放寬種族隔離政策,爭取不同種族的支持,但該善意主張,卻令聯合黨輸掉1948年的大選,以荷裔人士為主的再團結國民黨(Reunited National Party)贏得大選。

當時十分不安的荷裔人士不單未有放寬種族隔離政策,相反一上台便推出連串瘋狂立法,包括《禁止跨種族婚姻法》(The Prohibition of Mixed Marriages Act)、禁止跨種族戀愛的《背德法》(The immorality Act)、劃出禁止黑人居住地區的《集團地區法》(The Group Areas Act)、禁止黑白人混合使用公共設施的《隔離設施法》(The Reservation of Separate Amenities Act),以及廢掉教會學校的《班圖人教育法》(The Bantu Education Act)。一堆瘋狂立法,導致黑人不得不投身抗爭行列。

雖然曼德拉因身為非洲人國民大會武裝組織「民族之矛」總司令一職,而被判終身監禁,但走上武裝之路並非他本人的原意。在五十年代,南非種族隔離政策變本加厲後,非洲人國民大會內部出現路線之爭,1959年,主張暴力抗爭的一派成立泛非洲人大會(Pan-African Congress),誓言以武力鬥爭方式推翻南非政府。

當時曼德拉等人,仍主張以公民不合作運動來應對種族隔離政策。但南非國民黨政府似乎並不領情,仍大肆擴張警察等隊伍來鎮壓反對種族隔離政策的人。面對這樣野蠻的政府,曼德拉最終不得不調整策略,迫南非民選政府改變態度,成立民族之矛這武裝組織 。

決定改變策略後,曼德拉鑽研不少軍事戰略書籍,發現如果採取恐怖主義或革命方式與南非政府戰鬥的話,儘管非洲人國民大會最終或會取得勝利,但若要修補黑人與白人之間的裂痕就需要極大功夫。因此,他並無採納愛爾蘭共和軍等武裝組織採取的恐怖戰略,而是對關鍵經濟設施進行破壞,並指令武裝人員不得隨意殺傷他人。他想借連串破壞活動,癱瘓當時南非的出口,最終迫白人政府與非洲人國民大會談判。

曼德拉的戰略方向正確,但執行能力卻是另一回事。當時曼德拉的對手,並非只有南非的白人政府, 美國恐怕南非落入蘇聯手上,加上五、六十年代美國本身亦公然歧視黑人,南非和美國兩國可謂難兄難弟。因此,美國中央情報局派出臥底滲透非洲人國民大會,南非政府根據美國提供的情報去拘捕曼德拉。

然而,南非政府借拘捕曼德拉來瓦解非洲人國民大會領導的反抗運動這算盤亦打不響,八十年代南非多個城鎮發生騷亂,當時南非政府殘酷鎮壓的場面經電視傳入西方國家國民家中,促使不少西方國家國民要求對白人政府施壓聲浪越來越大。曼德拉的戰略,最終透過電視這工具來實踐。

冷戰結束:白人政府不得不讓步
雖然在中央情報局協助下,南非政府才得以拘捕曼德拉。但整個種族隔離政策的結束,也得力於美國的民間運動。
在南非大規模實施種族隔離政策後,在左翼思潮日漸抬頭的西方國家,陸續開始拒絕支持白人政府,甚至乾脆出錢出力支持非洲人國民大會。在1966年,瑞典為首的北歐國家已經表明會支持非洲人國民大會,瑞典、挪威、丹麥等北歐國家,大部分都是左翼分子執政。

在美國,種族歧視政策在民眾壓力下變得聲名狼藉,學界和教會更是反歧視重鎮。大學退休金以及教會都是大企業主要股東,而這結構令美國的大企業、大學以及各地政府成為結束種族隔離政策的推手。在美國中西部以及西岸多間名牌大學,包括史丹福大學、密歇根大學等紛紛不再投資南非債券、股票以及企業,之後哥倫比亞大學等等亦跟進,這種壓力已經令南非在美國本土集資出現難題。

在1971年,非裔傳教士Leon Sullivan加入通用汽車董事會,當時通用汽車是全美最大僱主,亦是南非最大黑人僱主,在1977年,Leon Sullivan提出了有名的蘇利文原則(The Sullivan Principles),要求投資南非的企業貫徹種族平等,與南非政府的種族歧視法律對著幹,這原則令125間在南非有投資的大企業中,有100間撤出投資 。

在1986年,蘇聯戈爾巴喬夫領導的政府已力求緩和冷戰, 美國政界亦面臨選民極大壓力要求向南非政府說不,美國國會在1986年通過法令,透過聯邦法律對南非實施制裁。南非總統德克勒克知道大勢已去,在1991年宣布廢除種族隔離相關法律,並且釋放曼德拉。





如何治天下大考驗
由於南非黑人人口佔優勢,加上南非急需改善國際形象,南非原執政國民黨已經很難再把持政權下去,由曼德拉領導的非洲人國民大會已勢必上台執政。 對曼德拉而言,管治在各國制裁和孤立政策下千瘡百孔的南非,才是當前急務。

經歷多年的種族隔離政策,白人壟斷大部分政經權力,黑人既無統治經驗,亦無經濟能力,若原有的白人一下子跑掉,就很可能出現津巴布韋趕走白人農民後,經濟一團糟的亂子。因此,要南非重返國際社會,就要將南非白人成為國家建設一個不可或缺的部分,要取信於他們,而1995年的欖球世界盃成了關鍵。

在種族隔離政策執行期間,欖球是不折不扣的白人運動,1995年南非舉辦欖球世界盃時,南非國家隊只有一名黑人球員,而政府如何處理欖球隊將決定白人對未來曼德拉政府的信心。曼德拉知道這一點,因此他先阻止體育部改掉被視為種族隔離標誌的綠色球衣以及跳羚標誌,然後召見以白人為主的欖球隊,親自鼓勵全力爭勝。

但更大的政治舉動,在南非擊敗新西蘭贏得世界盃時發生,當時頒獎的曼德拉穿上南非欖球國家隊球衣,象徵他對過往白人暴政的寬恕,連他這種坐了這麼多年冤獄的人都可以接受跳羚球衣,哪為何其他黑人辦不到?他以身作則去實現民族和解,令留在南非的白人相信在曼德拉治下,不會像其他非洲國家的白人般遭到報復。

另方面,他亦積極吸納白人政治精英。本來非洲人國民大會在被禁時期,已有不少白人成員,他們多數參與南非共產黨的鬥爭,亦有小部分人是同情非洲人國民大會的知識分子。而在非洲人國民大會上台後,這些白人成員不少都被委以重任,成為內閣閣員。

而Trevor Andrew Manuel更一直視為首任非洲人國民大會黨籍白人總統的熱門人選,而脫胎自國民黨的新國民黨,後來亦併入非洲人國民大會,曼德拉上台後,無論在行動上和政策上都顯示到他對各種族一視同仁,特別令白人看到他們透過非洲人國民大會,同樣能分享政治權力。

曼德拉教曉我們甚麼?
很多人頌揚曼德拉,其實他並非使用和平方式瓦解南非種族隔離政策。不過,曼德拉亦非使用無限制暴力。在忍無可忍時不迴避使用武力,但使用武力的程度適可而止,盡量避免不必要的人命傷亡。在上台後審時度勢,以寬恕來保留國家的有生力量等。這一切一切,曼德拉不只是個光講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書生,他是有長遠眼光的戰略家。



嗜悲 不知 孟德拉 有甚麽文學作品傳世,或是有關思想的文字記錄,但曾讀過他自己在法庭自辯的 full text,是有關孟德拉奮闘為種族平等努力的複述。


孟德拉 自辯的 全文 谷歌中文翻譯 Listen:first 3 min




李煜李後主是位落難的王子,而 孟德拉 是一位非洲部族的王子,雖然已經家道中落,土地資源落入歐洲來的白人手中,然而相信還是有些家底,他可以供他入學讀法律,比起當時普通的非洲黑人,沒有受教育多是文盲,經已是幸運得多。


落難的王子可以做些甚麽,甚至創造些甚麽呢?很受當時的環境左右,也和個人的韌力肯定有關連!




後記:


嗜悲 在舊文說過雖然景仰 孟德拉,但他並不是一位完人 。。。。。


文:Henry Porter (博客: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面書)


【AM730】南非人權領袖曼德拉逝世,世人爭相懷緬,不少寫得感人肺腑。我沒有此等文采,本來一如以往,打算找些較少人注意的地方著墨。不過要找新觀點其實不難,因為網絡已有不少論述指,只提曼德拉提倡和平一面,卻忽略了他並不否定、甚至肯定武力的部分。

事實上,和追尋「人種平等」的偉大理想相比,曼德拉的想法相當實際。除了常被引用的「我按照甘地的模式看待非暴力。不能把非暴力看作是一種神聖不可違背的原則,而應當把它看作一種根據形勢需要而使用的戰略戰術」,在《時代雜誌》中當他談及甘地時,更直接指出「只有力量才是帝國主義者聽得入耳的語言,沒有國家能夠避免在爭取自由過程中完全撇除暴力」。

曼德拉從六十年代開始就是一個激進民族主義者,他所創立的「民族之矛」就是希望透過恐怖襲擊逼迫南非政府放棄種族隔離政策,而他作為未經戰鬥訓練的一分子,其職責就是前往埃塞俄比亞、阿爾及利亞等非洲國家籌措資金。

雖然曼德拉指「民族之矛」最初的目的只為一些避免人命傷亡的破壞行動,當被拘捕後亦聲稱並不認同要在南非發動游擊戰爭,但事實上自他入獄之後,「民族之矛」在數十年間的行動已升級至武裝起義,造成至少63死,483人受傷;當中還未計算參與行動的成員傷亡,以及在訓練期間因不人道對待甚至虐打而喪生的參加者。

即使之後的一連串恐怖襲擊和身在獄中的曼德拉並無直接關係,但自他出獄後,卻也沒有對「民族之矛」施予過嚴厲譴責。而接替曼德拉成為「民族之矛」領袖之一的祖馬,就是現任南非總統。甚至乎所有曾在曼德拉監禁期間協助過非洲人國民大會(ANC)進行過鬥爭的極權政府,曼德拉一律視之為終身戰友。

曼德拉出獄後訪卡達菲
最著名的就是利比亞「狂人」卡達菲,因其在數十年間持續資助ANC及其相關組織人士提供訓練,因此在曼德拉出獄後才3個月,他就出訪利比亞以答謝卡達菲與人民在ANC艱難時期提供的支持,並稱他們為「忠實的戰友」。

在1994年成功當選總統時,曼德拉亦無視西方社會與傳媒的質疑,邀請後者出席其宣誓儀式,然後作了那著名的聲明:「對於那些因我和卡達菲的友誼而感到惱怒的人,可以跳進水池裡涼快涼快。」(Those who feel irritated by our friendship with President Gaddafi can go jump in the pool。)直至2011年卡達菲倒台被殺為止,曼德拉與南非政府一直對其不離不棄。

除此以外,身為曼德拉「思想啟蒙導師」卡斯特羅統治的古巴、蘇聯都是南非黑人民權鬥爭的支持者,後者和利比亞一樣都在很長的一段時間為「民族之矛」及其隸屬的ANC提供過大量援助和訓練,而曼德拉也沒有忘記他們。卡斯特羅固然是除卡達菲以外,曼德拉在出獄後另一個迫不及待要會面的對象。

在1999年曼德拉到訪莫斯科時,俄羅斯科學院特地頒授了兩個榮譽博士學位給他,但曼德拉還是念舊地問到1990年蘇共政權被推翻前,曾經頒予他,卻因仍在獄中不能領獎的最後一屆「列寧國際和平獎」的獎牌下落,最後在2002年由俄羅斯駐南非大使將找到的獎牌重新轉交予他。

發言表達對共產主義的仰慕
正因曼德拉一生與共產政權極其密切,所以一些右翼人士由始至終皆對其抱持負面態度,事實上的確在不少發言中表達對共產主義的仰慕,甚至在閱讀Edgar Snow的《紅星閃耀在中國》後,對毛澤東推崇備至,認為長征的成功與毛澤東的解放戰爭,令他對游擊戰有一個基礎而完整的認識,讓其了解只要擁有毛澤東那種反傳統的創新想法和決斷力,任何奇跡都可以發生。

在此之所以要這麼詳細地提及曼德拉所景仰的人物和朋友們,首先是希望大家知道人類本身就是一個複雜的個體:曼德拉為了達成崇高的目標,有時不得不在道德上作出妥協和讓步,甚至不惜向被世人視為魔鬼般的惡人學習和同行。但另一方面,即使這些「惡人」日後已被時代遺忘,又或已到窮途絕路之時,失去利用價值的他們,卻仍被曼德拉和他的後繼者關懷到最後,這未嘗是一種道德的彰顯。

其次,曼德拉的想法也是隨時間而演變。他認同武力鬥爭的說法,多見於入獄之前;而自出獄後,「非暴力」一詞已成為了其中心思想,而即使偶而在訪問中提及有關支持暴力為可行的出路,也不過是為自己以前的立場說項而已。他本人其實早已知道,目前世界的情況和冷戰時期已不甚相同,和平手段的威力和爭取到的民心,往往比暴力手段更有效。

正如之前所言,他是一個很現實的人。在鬥爭過程中,他敵視白人政權,在當權以後,他即反過來確保白人在南非保有一席之地;歐美諸國當年對南非僅止於經濟制裁,他就往反美陣營裡鑽;到成為總統之後,又能和歐美諸國,甚至在白人政權時期的締約國如中華民國等保持良好關係。所以若認為曼德拉是認同武力鬥爭的朋友,我想問一下,你們又有沒有充夠的胸襟如曼德拉所言,「與你的敵人合作,讓他成為你的拍檔」,以達致他所追求的真正和平?




獲釋後的 孟德拉 感謝老朋友沒有錯,而且這些老朋友在 孟德拉 落難時提出幫助,我不知道 孟德拉 是否同意 卡特菲 和 卡斯特羅 的獨裁統治,但一出來就反面不認人,這會是 孟德拉 應做的事嗎 ???到時又會有人說三道四,話 孟德拉 忘恩負義。不過,起碼上文沒有說 孟德拉 提供南非的資源,幫助和支持卡特菲 和 卡斯特羅 屠殺對付異己份子。



王永平:德克勒克成就曼德拉

【AM730】世界偉人曼德拉逝世,全球領袖致敬。出席喪禮儀式的知名人士包括南非最後一名白人總統德克勒克(Willem de Klerk),他在任內推動種族和諧政策。1990年,他決定釋放被囚27年的曼德拉。

1992年,他進行全國投票,獲得近七成的白人支持他的改革政策,並同意他與曼德拉商討南非過渡至各種族享平等權利的具體安排。1993年,他與曼德拉一同獲頒諾貝爾和平獎。1994年,南非舉行大選,由曼德拉領導的非洲國民大會憑黑人佔多數的優勢贏得大選。曼德拉當上總統後,德克勒克出任第二副總統。1996年,他辭去職位,然後淡出政壇。

在德克勒克治下的南非,因長期受到國際制裁,經濟惡劣。放棄種族隔離政策是擺脫困局的最理性辦法。但黑白兩族衝突多年,仇深似海,今天被稱譽為非暴力典範的曼德拉,入獄前正是因為決定以暴易暴被判囚。釋放曼德拉需要極大的決心和勇氣。德克勒克適時當權,顯示過人的能力,成功說服他的黨友和南非白人實行種族平權,實質是讓黑人執政。曼德拉出獄後倡議真正的種族和諧,完全不計較過往白人犯下的罪行,部分應該是受到德克勒克的影響。

在內地被囚禁的劉曉波,跟曼德拉一樣,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所以有中國網民慨嘆,為何中國不可以出一名像德克勒克這樣包容的領導人。也有人說,南非和中國的情況不同,根據判詞,劉曉波不是政治犯,而是觸犯了中國法律。無論如何,南非的德克勒克和曼德拉向世人示範真正的包括異見以及如何達致持久的社會和諧。

今天南非的經濟依然乏善足陳,罪案率高企,但不同種族相安無事。這對多種族的中國也許有值得借鏡的地方。



德克勒克 釋放出執政權,讓黑人佔大多數的南非選出黑人總統,而在差不多的時候,俄國的 戈爾巴喬夫 也是因為新思維,讓東歐和衛星國脫離蘇聯,最後剩下俄國和幾個加盟小小國,蘇聯正式瓦解。德克勒克(1993) 和 戈爾巴喬夫(1990)都得到了西方國家的 諾貝爾和平獎!



伸延閱覽:
南唐 李煜 維基百科
李煜詞全集 njmuseum.com
Life imitates art ~ Oscar Wilde 維基百科
Oscar Wilde~Quotes 維基百科
推動種族平等的王子 ~ 曼德拉 AM730
曼德拉和他的朋友們 AM730
德克勒克成就曼德拉 AM730



我的舊文:
命運的逆轉
Nelson Mandela 彌爾遜 孟德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