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December 27, 2013

政教合一 German Style

政教合一 German Style
又名:默克爾的政治與信仰



之前有篇 Blog 談 德意志 有位鐵娘子:默克爾,成功帶領 CDU (Christlich Demokratische Union Deutschlands)第三次連任執政黨,是戰後德國由東西德分治,到統一後多年穩定期。


大選後 德國社會民主黨在 12月 15日同意,與 默克爾 領導的基督教民主黨,及其巴伐利亞姐妹黨基督教社會黨組成 “大聯合政府”。默克爾 在 12月 17日組成新一屆的政府宣誓就職。


【中新網】德國聯邦議院 17日選舉默克爾為德國總理。默克爾即將開啟第三任期,她將在稍晚時候宣誓就職。

今年 9月,現任總理默克爾以壓倒性優勢成功地第三次當選德國總理。默克爾第三度出任這一歐洲最大經濟體的總理,有望超過英國“鐵娘子”撒切爾,成為歐洲執政時間最長的女性領導人。

在順利贏得大選 3個月後,德國社會民主黨 12月 15日同意與默克爾領導的基督教民主黨及其巴伐利亞姐妹黨基督教社會黨組成“大聯合政府”。

有媒體認為,盡管默克爾領導的新政府在議會中占有五分之四的多數席次,但其第三屆四年任期可能更加艱難,而且可能比前兩屆更加專注於國內事務。前兩屆任期因為全球金融危機和歐元區動蕩而受到很大影響。



嗜悲 一早就有興趣想知道,為何 默克爾 的政黨 CDU 基督民主聯盟,民主就是民主為何要加入 基督 Christianity 在前面,但一直未有時間去搜尋,如今請先讀讀 AM730 的文章:《基督教徒與德國民主》 上下 兩篇


【AM730】上篇

德國早前舉行大選,總理默克爾領導的基督民主聯盟(CDU)再次成為最大黨,預料可以順利連任。基督民主聯盟(簡稱基民盟)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在香港,很多基督教牧師明明是親建制、反民主的不是嗎?

幾年前,德國有個電視節目,讓民眾公投選出德國史上最偉大人物。第三位,是共產主義老祖宗卡爾‧馬克思。第二位,是發起宗教改革運動的馬丁‧路德。第一位,德國人心目中的史上最偉大人物是誰?康拉德‧阿登納。吓?邊位?阿登納是西德第一任總理,也是德國基民盟創黨領袖。

阿登納在 1876年出生於德國西部的科隆。科隆是個以科隆大教堂聞名於世,天主教會有著龐大影響力的城市。阿登納跟當年大部分市民一樣,都是天主教徒,但他們在當時以基督教徒為主的德國中是數於少數派,甚至是政府打壓的對象。

德國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的鬥爭
現在我們叫德國的這塊土地,以前並非一個統一的國家,有著很多不同的小國、傳統文化、甚至宗教信仰,其中天主教徒(Catholics) 和基督教徒(Protestants)的分裂最為嚴重,甚至引發過多場戰爭。1871年,位於現今德國東北部,以新教徒為主的普魯士王國,成功統一德國,但統一後的德國依然存在宗教分裂,東北部以基督教徒為主,西南部則以天主教徒為主,而後者都不太願意接受普魯士的統治。

普魯士出身的首相俾斯麥,在 1870年代開展一連串統稱為文化鬥爭的打壓天主教徒政策,禁止修會運作,充公大量教會資產,拘捕甚至放逐跟政府唱反調的主教。但行動只令天主教徒更加反政府。由天主教徒組成的中央黨在1874年選舉中得票激增,拿下國會四分一議席,令俾斯麥大失預算。後來文化鬥爭提前結束,但兩派教徒之間的鴻溝更深。

阿登納在 1906年開始從政,加入中央黨,很快就上位,在1917年當上科隆市長。當時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戰,阿登納成功穩住市內治安和市民生活,施政獲得好評。

中央黨這個由天主教徒組成的政黨是怎樣的呢?首先當然是維護教會和教徒利益,反對削弱教會權力或教徒信仰自由。其次是以天主教教義看世情,在經濟方面強調要關愛窮人,在社會議題方面也傾向維護傳統價值觀。其實當年其他國家的天主教徒大都是傾向支持保守派的,但在德國由於政府主動挑機,中央黨才加入了反政府、爭民主的元素。

一戰後的德國政局與希特拉的上台
1918年,德國戰敗,皇帝威廉二世退位,德國從君主制變成共和制,政局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央黨這個民主派從反對黨變成執政黨。阿登納本來有實力問鼎總理寶座,但他是黨內強硬派,難跟其他政黨合作,結果未能成事。

當時德國的選民大致上可分為3大類:左派、天主教右派和基督教右派。左派由工會支撐,票投社民黨或共產黨。天主教右派在教會指示下全投中央黨(不少神職人員甚至有入黨)。基督教右派則較分散,包括保皇派、商界、農民等,有多個黨派。由於社會分化,政黨林立,政府難以運作(平均每年換一次總理),人民逐漸對民主失去信心,期待強人打救。

希特拉就是這樣乘勢而上。不少人講到希特拉上台,會強調他的暴力團,說他逼人投票給他,但實情卻不是這樣簡單。事實是,有相當多的德國人是自願支持希特拉的。

1928年 5月的德國國會選舉,當時希特拉仍未上位,中央、社民、共產 3個非右派政黨的總得票達到 53%,納粹黨得票只有 2%,也就是說基督教右派選民都是投納粹黨以外的右派政黨。但很快的,美國引爆全球經濟大蕭條,德國經濟嚴重衰退,政府民望暴跌。

希特拉憑著出色的演說,狠批政府廢柴,又搞陰謀論說一切都是國際反德勢力和猶太人搞的鬼,支持度急升。德國廢帝威廉二世的四王子奧古斯特、英王喬治五世的堂弟薩克森‧科堡‧哥達公爵卡爾、德軍前副參謀長魯登道夫(即德軍第二號人物)等的社會賢達,都主動加入納粹黨或為其助選。

1932年 7月再次選舉,非右派 3黨的票加起來仍有 48%,只是微跌,納粹黨則急彈至 37%,其他右派政黨近乎全滅。納粹黨的票源是來自基督教右派,當時他們是最容易受民族主義和激進主義打動的一群。

儘管左派和天主教右派的支持者加起來較納粹黨多,他們卻各懷鬼胎,無法組成執政聯盟,身為最大黨領袖的希特拉成為新總理,開始將反對派逐一清除。

希特拉藉故將共產黨定性為恐怖組織,強制解散該黨,還派暴民不斷騷擾社民黨。中央黨內也開始有不少人,包括阿登納,正確地認清希特拉是個危險人物應該防範,但他們的警告未能奏效。情況就如一段短文所述的: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然後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後來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沒有說話,因為我是新教教徒;

最後,他們衝著我來了,卻已經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了。

文中提到的共產者、工會和天主教徒,正正是左派和天主教右派政黨:共產黨、社民黨、中央黨的支持者。而「我」,即短文的作者馬丁•尼莫拉,是一位基督教牧師,也曾投票支持希特拉。

這段話之所以警世,還因為這是作者根據親身經歷所寫的一段懺悔。各派都只顧自己,當其他人被打壓時視若無睹,心想「關我鬼事」,結果令希特拉可以將他們逐一鏟除。


下篇

1933年3月,希特拉上台後再次進行選舉,目標是拿下國會控制權。納粹黨得票升至 43%,但左派和天主教右派仍企硬在 42%,雙方勢均力敵。在阿登納管治下,天主教徒佔多數的科隆,中央黨的得票甚至高過納粹黨。納粹黨仍要依靠另一個右派政黨國民黨的支持。


希特拉於是提出一個「授權法案」,授權總理大量額外權力,令他可以變相無視國會獨斷獨行。法案需要國會通過,即是要國會自廢武功,其實任何正常人一聽都知有問題,左派立即就表明堅決反對。中央黨內部經過一輪激辯後,卻投下了贊成票。黨魁卡斯(Ludwig Kaas,本身是個神父)稱他跟希特拉談了個大和解方案,以支持授權法案換取希特拉政府保障天主教徒權益。授權法案最終獲得通過。

當然,希特拉沒有遵守承諾,一得到權力就將敵人鏟除。中央黨被解散,而作為黨幹部的阿登納也被免去科隆市長職務,更多次被監禁。基督教徒結果也難逃一劫,不論哪一宗教,跟政府唱反調的神職人員都被打壓。

希特拉還創立了一個官方教會,逼基督教徒脫離他們原本所屬的教會。1937年,羅馬天主教會公開譴責德國政府,但為時已晚,也沒能阻止迫害行動。希特拉之後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屠殺猶太人的事就不詳談了。

但戰後的確很多德國人都反思,為甚麼希特拉當日可以上台呢?為甚麼這麼多人會上當信了希特拉的謊言呢?阿登納就認為是跟天主教徒和基督教徒內鬥有關:雖然教義細節不一樣,但在大是大非的社會問題上,兩教立場其實是相當相近的,如果能將兩派都團結起來,並將他們導向民主,將可成為一股龐大的政治勢力。


阿登納帶領西德走出困境
阿登納在二戰後成立基督民主聯盟(這個基督是包括所有耶教徒的 Christian,下稱基民盟),放棄戰前中央黨只重視天主教徒的做法,拉攏基督教徒,甚至是曾經投票支持納粹黨的選民。策略成功,在 1949年的戰後西德第一次選舉中,基民盟成為最大黨,阿登納當選西德第一任總理,當時他已經 73歲。

阿登納上任後全力跟美英法等國恢復關係,令西德得到後台,可以搞好經濟,同時抗衡蘇聯威脅。1951年,德法意比荷盧六國一同創立歐洲煤炭共同體,深化經濟合作。

1952年,西德宣布向納粹大屠殺生還者,和以色列政府作出賠償。1955年,德國獲准重建軍隊並加入北約。1957年,歐洲煤炭共同體進化成為歐洲經濟共同體,即歐盟的前身。

1963年,阿登納跟法國總統戴高樂簽署德法友好條約,為兩國上百年的恩怨情仇劃上句號。此時西德經濟已經從二戰受到的破壞恢復過來,成為世界第四大經濟體(排在美蘇日之後)。

阿登納連任了 4次總理,到 1963年年底終於因年紀太大(87歲),開始跟時局脫節而被勸退,總共做了 14年總理。他在 4年後的 1967年逝世,終年 91歲,西德政府在科隆大教堂為他舉行國葬。阿登納今時今日仍被選為史上最偉大的德國人,因為他成功穩定了戰後的亂局,重建經濟和社會,還令背負著發動兩次世界大戰罪名的德國,重新為國際社會所接受。


東德基督徒的最終勝利
留在東德的人就沒西德人那麼好過了。共產黨是無神論的,當然不會讓你有宗教信仰自由。東德雖然仍然有教堂運作,也有一個東德基民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 of Germany,即所謂的民主黨派,跟西德基民盟無關),但兩者都受到共產黨的嚴格控制。

1972年,東德政府推出墮胎法案,東德基民黨有約 20位議員投了反對或棄權票,其他約 30人則投贊成票。在共產黨統治下,基督徒都要贊成墮胎。(順帶一提,這也是東德唯一一次有議員投反對票的法案。)

1989年,隨著蘇聯戈爾巴喬夫放寬對東歐的控制,東歐各共產國家的民間開始出現反政府浪潮。在東德的萊比錫,從 9月 4日晚開始的每個星期一晚,民眾都會在市中心的大教堂完成祈禱會後來個佔領行動,整晚持蠟燭在市中心廣場集會,以非暴力形式進行抗議行動。

曾經公開稱讚中共應對天安門示威手法的東德政府,一度下令保安部隊可以開槍鎮壓,可幸的是前線人員最終沒有執行。萊比錫的集會人數每個星期都不斷增加,鼓舞了其他城市的人仿傚,最終引發柏林市民眾推倒圍牆,結束東德共產政府統治。

現任德國總統高克(Joachim Gauck),是東德出身,本業是牧師,也是當年的反政府示威領袖之一。而總理默克爾,同樣是東德出身,父親是牧師,柏林圍牆倒下那一晚她也有上街慶祝,還走入了西柏林考察資本主義社會到底是甚麼模樣。

當年由西德天主教徒阿登納創立的基民盟,今日仍在執政,但領袖已經變成一位東德基督教牧師的女兒。這個發展,直至廿幾三十年前,大概還沒有人會預料到。除了德國,瑞士、比利時、荷蘭、盧森堡、挪威、瑞典等國都有基督民主黨。

不論是天主教徒還是基督教徒,為了保護自己的信仰自由,都應該一起支持民主。香港有些教徒卻反過來,反民主和親無神論的共產黨,真可謂違反歷史潮流。



讀完後,嗜悲 稍微對德國近代的歷史,多了些認知但仍然很表面,比以前只知道有:經民主選舉出來的希特拉,資本主義共產主義東西德曾經分治,帕林圍牆倒下和東西德統一,如今知多一點總算邁進了一點。


上面 AM730文中有提過 馬丁 尼姆 的名句,英文版是:


【維基百科】Friedrich Gustav Emil Martin Niemöller (14 January 1892 – 6 March 1984) was a German anti-Nazi theologian and Lutheran pastor. He is best known as the author of the poem "First they came 。。。。".

First they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me
and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for me.


Martin Niemöller was a German pastor and theologian born in Lippstadt, Germany, in 1892. Niemöller was an anti-Communist and supported Hitler's rise to power at first. But when Hitler insisted on the supremacy of the state over religion, Niemöller became disillusioned.



連 牧師 Martin Niemöller 都 support 希特拉,可知當年的 希魔 真的很有政治魅力,希特拉 的 納粹黨也是經普選上台,普選可以成就民主,也可以成就了一代魔頭,選民有沒有能力,能否分清分楚不被矇騙,民主幼稚生因為有了 universal suffrage 走上歪路是很容易的。


有謂朋友之間吹水,最忌是談論:宗教 和 政治 religion and politics,不過 嗜悲 一向都有或多或少 touch 到一些政治民生信仰經濟話題,尚幸還未產生難纏的狂熱份子踩場,否則就是唯有關門大吉,God Bless: Mind Necessity 主佑: 心空海域 !


西方社會推崇的自由民主,可以接受政黨輪替,淨是美國就有共和民主兩黨輪流玩,英國有工黨和保守黨輪換,加拿大自由黨保守黨 etc etc,都是他們引以為傲的核心價值。不過但是反而對於宗教信仰,卻不見得西方人可以不斷輪替,每隔四年就由天主教改信佛教,再四年就改信回教,又再四年變成基督徒,如此類推。


西方民主 不是時常鞭撻中東阿拉伯世界回教國家,說他們 ”政教合一“ 是非常危險的,看看如今在德國的執政黨的大聯盟,就包括了 默克爾 帶領的最大 基督教民主黨 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不是牌面牌底都是 宗教政治 合一的政治黨派嗎?默克爾 本人誕生有宗教家庭,父親是傳教士和牧師,基督教信仰應該堅定不移,由她帶領德國已經 8年,由今之後還有多 4年。


可能有人會話基督教們,不是宗教狂熱如回教徒,沒有激進回教徒穆斯林要發動例如聖戰或類似聖戰 Jihad 的可能,不過歐洲不是曾經有十字軍東征嗎?哈哈哈 俱往矣!西方人真的是有個大口任佢講,雙重標準是慣性放諸各方。


Anyway 今次,只是記錄找到的一些資料與大家分享,多謝各位閱讀至此,請請!





伸延閱覽:
默克爾正式當選德國總理將宣誓就職 新浪新聞網
Christlich Demokratische Union CDU 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 (德意志) 維基百科 官方網頁
基督教徒與德國民主 (上) AM730新聞網
基督教徒與德國民主 (下) AM730新聞網








我的舊文:
The Merkel Regime 默克爾時代
談《一位女性總理》
我的政治 101 系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