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August 22, 2010

Brad Lee teasing Johnny Hung

Brad Lee teasing Johnny Hung



吟詠“廬山”的詩詞很多,前些時曾經介紹過有:


蘇軾的:『遠近高低各不同!』

李白的:『疑是銀河落九天!』


今次有這首

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 《李白 》

我 本 楚 狂 人,

鳳 歌 笑 孔 丘。

手 持 綠 玉 杖,

朝 別 黃 鶴 樓;

五 岳 尋 山 不 辭 遠,

一 生 好 入 名 山 遊。

廬 山 秀 出 南 斗 傍,

屏 風 九 疊 雲 錦 張;

影 落 明 湖 青 黛 光,

全 闕 前 開 二 峰 長。

銀 河 倒 挂 三 石 梁,

香 爐 瀑 布 遙 相 望。

迴 崖 沓 障 淩 蒼 蒼,

翠 影 紅 霞 映 朝 日 ,

鳥 飛 不 到 吳 天 長。

登 高 壯 觀 天 地 間,

大 江 茫 茫 去 不 還。

黃 雲 萬 里 動 風 色,

白 波 九 道 流 雪 山。

好 為 廬 山 謠,

興 因 廬 山 發。

閒 窺 石 鏡 清 我 心,

謝 公 行 處 蒼 苔 沒。

早 服 還 丹 無 世 情 ,

琴 心 三 疊 道 初 成;

遙 見 仙 人 彩 雲 裏,

手 把 芙 蓉 朝 玉 京。

先 期 汗 漫 九 垓 上,

願 接 盧 敖 遊 太 清。



一開始就是:『狂人笑孔丘 。。。。。!』


Brad Lee teasing Johnny Hung ?令我眼前一亮,teasing 取笑乜呢?究竟講乜東東吖?上網查找,有很多文章,企圖去解釋、剖析首兩句,為何 李太白 要取笑 孔仲尼 呢? 下面的一段,是由其中一個網誌讀到的。


【Door of Green Dragon】『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有個典故。

話說有一天楚國的狂人接輿唱著歌,從孔子車前走過,他唱道:“鳳鳥啊鳳鳥啊!你的德行為什麼衰退了呢?過去的事情已經不能換回了,未來的事情還來得及呀。算了吧,算了吧!如今那些從政的人都危險啊?”

孔子下車,想和他交談。接輿趕快走開了,孔子無法和他交談。此句並非是李白自比楚狂,嘲笑孔丘,而是以孔丘自比,托孔丘以自傷。

李白整個人生態度是積極入仕的,和楚狂隱而不仕的消極人生態度不同,李白自稱“楚狂”實是用反照法,表現自己政治上,找不到出路的痛苦。

李白對孔丘是尊敬的,“鳳歌笑孔丘”中的“笑”也是反照寫法,鬱結著李白一生的辛酸與憤慨,以孔丘相託,笑自己太天真,而感傷於自己。



古時文人讀書,多祇冀望終有天一日,『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 又有推薦或得中科舉,進入朝廷為官,一天得富貴,揚名聲、顯父母,兼且娶得美人淑女歸來為妻子,開枝散葉,兒孫滿堂,享盡齊人之福。


但也有飽讀詩書,滿腹經綸,希望為國為民,創一番事業,名留千古!但可惜不為朝廷所重用,縱有經國之才,終身無法出仕,又或是不受朝廷重用,及被貶謫到蠻夷之地,鬱鬱而終!


其實讀了好幾段別人寫關於:『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都是指出,Brad Lee 沒有取笑 Johnny Hung 之意,更有一段指出,終年六十二歲的李白,是在五十六歲時寫成此詩的,是李白後期的作品。


【tcc.edu.tw】 盧侍御名虛舟,字幼真,在唐肅宗時曾擔任殿中侍御史的官職,故而李白稱他為盧侍御。據此可知,李白這首詩是晚年的作品(唐肅宗即位于靈武時,李白五十六歲,而李白享年只有六十二歲,可見唐肅宗時,李白已進入晚年)。

一個在年輕時意氣飛揚跋扈的人,到了晚年轉而求道學仙,是一點也不值得驚奇,因為少年的意氣飛揚是,不甘於平凡,而人到晚年,想要追求不平凡,求道學仙,正是最佳的方式。

「我本楚狂人」至「一生好入名山遊」,主旨在表達李白對於人間禮文的不屑一顧,志在尋仙訪道。「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並非真正在嘲笑孔子,而是說明李白本身非世俗禮法所能拘束。「手持綠玉杖,朝別黃鶴樓」則是說明李白學道訪仙的決心。



『不甘於平凡! 而人到晚年,想要追求不平凡,求道學仙!』這個說法,讀後令我頭擰擰!想甘於平凡,甘於平淡,是否真的這麽難? 返到入山中,與天然自然為鄰,但仍然要成仙 。。。。 唉!相信天才如 Brad Lee 李白,他的思考、思維,他的想法,是有別於我等凡夫俗子,非我等可以明白也!


不過,我仍然都是想引用,陶淵明個兩句:『久在樊籠裡,復得返自然。』作本文結語。 至於詩文中,描寫廬山美景,各位可參考《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賞析,這裡不贅!




伸延閱覽:
我本楚狂人 鳳歌笑孔丘 谷歌搜尋
我本楚狂人 鳳歌笑孔丘 Door of Green Dragon
我本楚狂人 鳳歌笑孔丘 tcc.edu.tw
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 賞析 谷歌搜尋



我的舊文:
廬山 ~《望廬山瀑布》李白
廬山 ~《題西林寺壁》蘇軾
陶潛《歸田園居詩五首》(其一)


6 comments:

exile said...

It took me a while to realize who Brad Lee and Johnny Hung were, haha...

新鮮人 said...

漢唐以來,
無論文人、平民都有求仙之心,
尤其一些失意仕人,
失意官運而退而求仙,
像是看破紅塵,
實是失意於現實世界裏的反動!

The Inner Space said...

Exile, nothing will be difficult for U!


詩仙 李白 字太白 別號 青蓮居士 史書說是漢族唐朝人。不過 李白 生於西域,有個番名 Brad,也不足為奇。

孔子 名丘 字 仲尼,史書記載是漢族春秋時代人,有個番名Johnny 頗令人奇怪。 不過史書也記載了,孔子 身高約今世的七英呎,會不會是西域人的混血兒呢?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當初,用 "Brad Lee teasing Johnny Hung" 祇是我的爛 gag,搏網友一笑罷!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歡迎來訪and留言!對,兄台確實有研究,於兄台的博聞,佩服佩服。

我因為寫這篇文,知道原來是“李白想成仙”,那就多蒐集些資料,多到可以多寫一篇,有關於中國歷代帝王、高官、有錢人,都聘請“方士”煉丹,直到唐代最盛,至宋代理學發達,才續漸熄微。遲些會登出來和大家分享。

Ebenezer said...

"返到入山中,與天然自然為鄰,但仍然要成仙 。。。。"

同是天人合一的境界,但總覺得中國人骨子裡都有著「肉身成道」的期盼;相對西方容讓「道成肉身」,只是差之毫厘,卻相去千里,前者比後者真的辛苦許多許多。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兄:『使徒信經』 和 『尼吉亞信經』,時常都有誦唸。
從“道成肉身”這句,兄台,竟可以悟出,中國人反向的“肉身成道”。
作為基督徒的我,需要多些靈修,希望能領悟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