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August 29, 2010

世上凡人地上仙

世上凡人地上仙



上面標題的七個字,好像是首七言詩的一句,不記得在哪裡讀到的,但在我的記憶中,久久不去!上谷歌網搜尋,也找不到結果,顯然不是先賢所寫的詩句呱。


前些時有篇舊文談: 詩仙 李太白,想遁入山中修煉成仙。 李白晚年,因為永王璘而受到牽連,被唐肅宗流放夜郎,不過半途得到赦免,那再沒有依戀官位,寫了首:《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詩:『我 本 楚 狂 人,鳳 歌 笑 孔 丘。手 持 綠 玉 杖,朝 別 黃 鶴 樓 。。。』;有解詩人說:『李白不甘於平凡! 而人到晚年,仍然想要追求不平凡,求道學仙。』云云!


我在舊文中問道:『想甘於平凡,甘於平淡,是否真的這麽難?』還在結語說:不過,我仍然都是想引用,陶淵明個兩句:『久在樊籠裡,復得返自然。』作本文結語。


遠古有秦始皇,派 徐福 帶領三千童男童女和百工,五穀種子,乘船向東出發,找尋“長生不老”之藥,可惜未等到徐福返嚟(一說:徐福去了日本,成為第一位天皇。),就已經死在旅途”沙丘“(今河北省廣宗西北),並葬在驪山預建的陵墓,直至近年,意外找尋到發掘到秦始皇的”兵馬俑“,並成為世界上的第八大古蹟。


古時做到王帝,就想長生不老,老而不死,繼續擁有權力。歷代帝王將相,又有想成仙成佛,都請道士方士幫他們『煉丹』,甚至有錢富有人家,出得起錢的,都請人尋求不老不死之丹藥,成仙成佛之術。


【維基百科】外丹術形成於道教形成以前,道教出現以後,成為道士實現長生不老的手段之一。煉(外)丹術在唐朝發展最盛,到北宋後逐漸衰落。

魏晉南北朝
六朝風行服食「五石散」。孫思邈言「自皇甫士安以降,有進餌者,無不發背解體而取顛覆。余自有識性以來,親見朝野人士,遭者不一。所以寧食野葛,不服五石,明其大大猛毒,不可不慎也。有識者遇此方即須焚之,勿久留也。」

唐朝
貞觀二十二年,唐太宗命天竺方士,那羅邇娑婆在金飆門煉藥,次年,因服藥而罹暴疾斃命。

唐高宗打算服食胡僧盧伽阿逸多之藥,後因大臣郝處俊切諫而作罷。

張果是唐朝的丹術家,開元年間玄宗召其進宮問以神仙之事。《新唐書‧方技傳》:「張果者,晦鄉里世系以自神,隱中條山,往來汾、晉間,世傳數百歲人。」

李白有《草創大還贈柳官迪》詩:
天地為橐籥,周流行太易。造化合元符,交媾騰精魄。
自然成妙用,孰知其指的。羅絡四季間,綿微無一隙。
日月更出沒,雙光豈雲隻。奼女乘河車,黃金充轅軛。
執樞相管轄,摧伏傷羽翮。朱鳥張炎威,白虎守本宅。
相煎成苦老,消鑠凝津液。彷彿明窗塵,死灰同至寂。
擣冶入赤色,十二周律歷。赫然稱大還,與道本無隔。
白日可撫弄,清都在咫尺。

唐憲宗時,梅彪撰《石藥爾雅》。《舊唐書》卷一七一〈裴潾傳〉載「憲宗季年銳於服餌,詔天下搜訪奇士」。元和十五年(820年)春,唐憲宗因「服餌過當,暴成狂燥之疾,以至棄代」。

長慶三年(823年)正月,韓愈之兄婿李於(一作李干)因服丹中毒而死,韓愈為之撰此銘:「初,於以進士為鄂州從事,遇方士柳泌,從受藥法,服之往往下血,比四年,病益急,乃死。其法以鉛滿一鼎,按中為空,實以水銀,蓋封四際,燒為丹砂雲。」

韓愈雖指斥時人服餌丹藥,但後來自己又親修服食之事,白居易有詩「退之服硫磺,一病訖不痊。」韓愈、元稹、杜元穎、崔群、崔晦叔、鄭居中等都有參與服餌丹藥,白居易在詩中常痛陳友人受誤餌之禍。

唐穆宗即位時,命京兆府將柳泌、僧大通等處死,又黜皇甫鎛,不久又一反常態。《舊唐書‧裴潾傳》載「穆宗雖誅柳泌,既而自惑,左右近習,稍稍復進方士」,「聽僧惟賢、道士趙歸真之說,亦餌金石」。

《舊唐書》卷十七〈敬宗本紀〉載敬宗即位不久便「遣中使往湖南、江南等道及天台山采藥。時有道士劉從政者,說以長生久視之道,請於天下求訪異人,冀獲靈藥。仍以從政為光祿少卿,號升玄先生」。

唐武宗亦好食鉛丹。《舊唐書‧武宗本紀》載會昌六年三月,「上不豫,制改御名炎。帝重方士,頗服食修攝,親受法籙。至是藥躁,喜怒失常,疾既篤,旬日不能言。」

唐宣宗時,韋澳奏稱「方士殊不可聽,金石有毒,切不宜服食」。但宣宗不聽,「竟餌太醫李元伯所治長年藥,病渴且中燥,疽發背而崩」。



嘩!讀完令我嘜大個口得個”窿“!


今天的大富人家,又何嘗不在找尋長生不老,老而不死的方法呢?吃得起 人參、鹿茸、靈芝、燕窩,等等的貴價品,源源供應不絕,年年加價,年年有市。


邵逸夫爵士,年過一百,仍能出席無線電視的盛典。李嘉誠先生,都過八十,每年度的股東大會,都出來講幾句話。其他富豪不用多說了,四叔李兆基,舊時都時時出來談股論金,祇因”天匯“事件,暫時豹隱。


加上近年,很多合成的中藥材成藥,西方盛行的 supplements,都有在市面售賣,甚至連中下階層市民,都可以加入行列,高有高賣,低有低賣,是一個數以十億百億計的大市場。


不過抗衰老防衰老,吃藥還吃藥,甚麽藥才適合你呢? 否則“世上凡人地上仙”,成仙就不成,便提早升仙升天,早登極樂矣!



後記:
有日在蛇竇講起:『世上凡人地上仙!』有位文學修養很高的同事,指出原句應是:『世上閑人地上仙!』是明代才子,唐伯虎 唐寅 寫的:《尋花》詩中的名句。

尋花《唐寅》

不結金丹不坐禪,
飢來吃飯倦來眠。
生涯畫筆兼詩筆,
蹤跡花邊與柳邊。
鏡里形骸春共老,
燈前夫婦月同圓。
萬場快樂千場醉,
世上閑人地上仙。


啊!卒之解開了我的謎團, 有機會就談談這首“尋花”罷。



伸延閱覽:
徐福 維基百科
煉丹 維基百科
中國煉丹史 維基百科
秦始皇陵墓兵馬俑 維基百科
唐伯虎傳奇人生及他的詩文 看中國網



我的舊文:
狂人笑孔丘 Brad Lee teasing Johnny Hung ?
不是考古人說考古事
談 閑心 ~ 桃花塢《唐寅》
再談 閑心 ~ 尋花《唐寅》
談 貧亦樂 ~ 貧士吟 《唐寅》


4 comments:

嘿嘿 said...

不老的传说……

你的资料可挖不完的嚯!好!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張學友的”雪狼湖“有隻插曲
”不老的傳說!”好好聽喲 。。。
我都有篇文章
提過“雪狼湖”裡的個“愛是永恆”。


不老的傳說 (國語歌辭)
演唱: 張學友

天上的雪花白茫茫
遇上有情郎閃亮亮
流傳的神話永不忘
地久天長每個人都會唱

故事鋪展在那湖水的中央
蕩漾一段感情美麗又感傷
兩雙擁抱的手人間到天上
花兒開出了翅膀夢中飛翔
懂愛的人就會懂得這夢想
地老 天也不會荒
有情的人就會擁有這力量
總讓不朽的情懷帶來花香
如果你也相信傳說多漂亮
你會看到飄雪停泊的夢鄉
兩個男女主角不老的臉龐
花兒開出了翅膀一對一雙
尋愛的人總會找到那方向
地老 天也不會荒
平凡的人也會愛到了瘋狂
總讓不朽的天地帶來想像


不老的傳說 (粵語歌辭)
演唱: 張學友

流傳在月夜那故事
當中的主角極漂亮
如神話活在這世上
為世間不朽的愛輕輕唱

若是你共情人熱切有愛
永遠真摯地投入這個夢鄉
合著兩眼定能遇見那愛侶
給你講出永不老那點真相
徘徊夜裡時常亦聽到歌頌
真愛總會是永遠
誰人亦會重拾逝去了的夢
在星輝閃閃午夜飄於晚空

流傳在月夜那故事
將星光深處亦照亮
如神話活在這世上
為你將不朽的愛輕輕唱
遇著故事內描述那對愛侶
永遠不老地遊在每個夢想
日夜變換未能換卻那季節
因那心中愛堅固 永不轉向

無人夜裡絃樂在遠遠歌頌
真愛總會是永遠
人成熟了仍然被暗暗牽動
伴星輝跟戀愛夢深深抱擁

嘿嘿 said...

我爱唱这首歌,唱粤语版本的!还有“爱是永恒”的确很好听!!!

the inner space said...

You are very welcome 嘿嘿兄,I am an all time fans of Jacky Cheung 張學友。 I like his "歲月流情" most!!! 粵語歌詞:

回望這半生 也許是場夢
年月已帶走 幾個秋與冬
淚也倦了夢也不斷轉眼逝去
生命或許是場空

忘掉了許多 昨天喜與悲
回味每一篇 心中日記
歲月匆匆飄走
徘徊夢裡始終也是你

已失去了不必痛楚
盡管你已別離回憶更多
昨天曾經擁有跟你的片段
人生并沒難過

月兒彎光陰悄別去
明日有那耀眼的艷陽
(* 明日有那熱暖暖的艷陽)
一生有對或錯
回憶有你伴我走過
(* 無聲的歲月漸流過)

#去我的舊文有連結可以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