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June 25, 2014

自己填寫的成績表

自己填寫的成績表



以下的一段是五月時寫下的文字

********************************* Begin *********************************


去年臨近七月份,689特首位自己特製了一本成績表:《上任一週年施政彙報》報告書(成績表),並說:我們不會自滿,亦不應該自滿。





尚有兩個月才是 七月一日,不過要籌備新的一本:《上任第二年施政彙報》都應該是時候吧。那末有甚麽可以歌頌呢???





當然 689特首不會忘記把 “菲律賓人質事件”,菲方在五月尾派了幾個 ”嘍囉“ 來港,仍然不是 apologize to give an official Apology,只是 ”most sorrowful regret“ 加上 “ profound sympathy”,死者家屬和倖存者,無奈經過三年多交涉而無果,接納了,放下了,完畢了,畫上句號!!!


回想起去年七月台灣政府強硬對付菲律賓 “漁船射擊事件” ,反映出 香港政府 和 中國政府 放軟手腳 。。。。





同年十月才有 梁振英 與 阿奎諾 會面,結果慘被 “矮化”,梁振英 像個小丑 。。。。。。






今年一月被耍了幾個月的 梁振英,才下了一度只涉及 800人的所謂 “制裁”。





被菲律賓恥笑制裁無關痛癢,沒有道歉的理由。




拖得就拖久久沒有下文 。。。。。




結果還是 李克強 總理幫拖,但 阿奎諾 卻說 梁振英 同意放下事件。




梁振英 唯恐功高蓋主,更害怕被人參他一本越權(外交權),所以一直不敢動不敢出招,or 還是 梁振英 冇料到。 第一階段(當然得到北京首肯)的制裁無效,第二階段制裁幾個月後都沒有跟進 。。。。。最後還是 習主席 李總理 出手指示外交部跟進得宜。








最終中央都是沒有為 “事件的受害者們”, 爭取到 apologize and give an apology,北京當然有 國與國 的考量,也要照顧民望低企但時常自覺良好的 689特首。





梁振英 話 菲方 有誠意,就在沒有再跟進了,並且撤銷了制裁,改黑色旅遊警示,轉成黃色警示 。。。。。那末有幾多香港人同意菲律賓是有誠意的呢?有幾多人認為 689有做完了本份呢?





689特首若想就《菲律賓人質事件》得到解決邀功 ???寫入《上任第二年施政彙報》 。。。。。








補充:

血腥的屠殺 warning 看者自負




完成文字後在 沈旭暉 的 facebook 讀到

菲律賓的「Regret」: 北京是如何定義「道歉」的?

【沈旭暉】馬尼拉人質事件終告一段落,菲律賓政府和香港特區政府已發出聯合公告,對最關鍵的道歉事宜如此處理:「菲律賓政府向受害者及家屬致以最悲痛的歉意和至誠的慰問,並對他們蒙受的痛苦表達最誠摯的哀悼」── 這是特區政府的官方中文版本。

英文版卻是這樣的:“The Philippine Government expresses its most sorrowful regret and profound sympathy, and extends its most sincere condolences for the pain and suffering of the victims and their families.”

「Regret」是否真的有「歉意」,還是應譯為「遺憾」,不同人自有不同意見。重要的是這明顯經北京首肯,而「語言偽術」正是全球外交界的基本功。

這教人想起2001年4月發生的「中美南海撞擊事件」,當時美國間諜機和解放軍戰機在中國專屬經濟區上空相撞,中國飛行員王偉跳傘失蹤(後被確定死亡),中國則扣留了全體美國機組人員,兩國民族主義者都反應激烈。

兩國都要體面解決問題,於是想出了折衷辦法,由美國駐華大使致函予中國外交部長,對「中國飛行員的損失」、對「美國飛機在沒有得到中方口頭許可下進入中國領空並降落」,都表示「very sorry」。當時中國官方視之為一封「道歉信」,美方則強調並沒有「apologize」、只是表達「regret and sorrow」。

關於甚麼才算「道歉」,撞機事件時擔任中國外交部長的唐家璇是做過研究的。他在退休後出版的回憶錄《勁雨煦風》透露,當時中方曾要求美方對信件六次易稿,並徵求了「資深英文專家」的意見,得到下列結論:

「道歉在英文中有多種表示方法,主要的詞有三個:“apologize”、“sorry” 和 “regret”。專家們認為,其中最正式的是 “apologize”;其二是 “sorry”;語氣最弱的是 “regret”。另外,如果一國政府對另一國政府說 “sorry” 則肯定是 “道歉”。如需加重語氣,可在前面加 “very” 或 “deeply” 等修飾詞。」

換句話說,根據《唐家璇回憶錄》的說法,這次菲律賓的「regret」雖然「語氣最弱」,但也是「道歉在英文的表示方法」之一,因為那也是「廣義的道歉」。對北京而言,菲律賓畢竟「道歉」了,假如港人依然不滿,就是「不顧大局」了。

正如《人民日報》在南海撞機事件後,卻號召中國人民「把愛國熱情化為強國力量」,因為「對美鬥爭」在美國「道歉」後已得到「階段性勝利」,之後「要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中央的決策和部署上來」、「把強烈的愛國熱情凝聚到推進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各項工作上來」。如果堅持美國沒有真正「道歉」,恐怕就不符合「中央的決策和部署」了。

有趣的是,北京對「道歉」的翻譯定得廣義,對另一個外交關鍵詞語「制裁」,卻定得嚴謹。當香港特區政府和媒體,都把取消菲律賓官員免簽證演繹為「第一階段」的「制裁」,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卻謹慎地避開「制裁」這字眼,只說「中央政府支持香港特區政府妥善解決事件善後事宜的努力」。

這是因為嚴格而言,香港要正式「制裁」一個國家,可能已觸及外交權限,所以在北京眼中,上述行為只是「行政措施」。港府要是真的打算進一步「制裁」,而影響到中菲關係,北京取態如何,亦不難測度。

這次公告雖然是「港菲聯合公告」,實際上卻有中菲兩國的默契:單是「regret」這詞,已不知曾往返兩國外交渠道多少遍。畢竟馬尼拉事件當事人和家屬,已決定接受這解決方式,在外交層面,這也是十分重要的。




事件就是如此這般了結,但在 嗜悲 心中清楚明白,是真的人家口中的 win win situation “雙贏” 嗎???港人會多回馬尼拉旅遊 I don't know,嗜悲 則是絕對不會,為了揾食要去打工,沒法不去則較多吧。


記 嗜悲 當年都要去 Manila Branch 馬尼拉 分行做 “內審”,除了令家父母 擔憂之外,嗜悲 自己都很害怕人身安全。每天都是酒店分行分行酒店,由公司派車和司機接送全 team 人,週末 嗜悲 是絕不敢出外走走。


有一趟剛巧遇到另外一個部門的女同事,也來到馬尼拉公幹,她原來是菲律賓華僑,但被送了出國,因為綁架華人子女勒索贖金,在全菲國是半公開的生意,有傳警察也接受分紅分贓,所以不用希望積極破案,交錢放人是唯一途徑。


這位同事既然回家鄉公幹,當然會接觸到仍然在菲的家人親戚,不過卻不住在家中而是住同一酒店。家族派車來酒店接同事外出,有專人司機還有保鏢兩人 。。。。


某週末這位另一部門的女同事,邀請我們全 team 外出同遊,嗜悲 唯恐發生綁架時,不幸殃及池魚,更害怕臨急有錯,綁匪捉不到目標,亂捉一個勒索贖金,結果 嗜悲 選擇婉拒邀請。

菲律賓?小生怕怕 喲!哎喲哎也喲!小生怕怕 喲!哎喲哎也喲!



********************************** End **********************************



以上的是在解決 ”菲律賓人質事件“ 後寫下的文字,遲遲都未有登出,因為有更具時間性的網文想先登出,也有一點想法是等到 梁振英 刊登出 ”上任第二年施政彙報“ 才登出來,不想過早下結論。


2014年 6月 24日,特首的網頁終於登出了:《上任二周年施政彙報》,分為:



 引言

  •  經濟 Page 4 
  •  扶貧安老助弱 Page 10 
  •  培育下一代 Page 16 
  •  土地房屋 Page 20 
  •  交通運輸 Page 26 
  •  環保和保育 Page 30 
  •  醫療 Page 34 
  •  文康及市政 Page 36 
  •  行政及政制 Page 40



共 41頁,其中有很多的是圖片,不過香港人關心的 ”行政和政制“ 只得圖片一頁 Page 40 和 Page 41 文字一頁。關於政改更只有不夠一百字:“2013年10月,成立「政改諮詢專責小組」,並在2013年12月展開為期 5個月的公眾諮詢,就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諮詢公眾,為開展政制發展「五步曲」做好準備。”




封面不像上一年的死固固,換了不同顏色圓點襯托,特別用 ”橙“ 色圓點 highlighted 特出 “經濟”,”醫療“,“土地房屋”,想這都是 梁振英認為最亮麗的政績,值得讀者留意,其他的用青色和藍色的圓點,點綴點綴。

不過,沒用沿用去年的:

穩 中 求 變
務 實 為 民


借用了 年初一月十五日的 《施政報告》中:

讓 有 需 要 的 得 到 支 援

讓 年 輕 的 各 展 所 長

讓 香 港 得 以 發 揮



即是半年來都沒有進步過 。。。。。。。。。。可以增加一點改寫一點,嘆息!寸進都冇,唉!





向市民介紹份 “成績表 ”時,只說有取得階段性的進展,不過對制定 “貧窮線”,竟被形容是破天荒的成果,可是貧窮還是未得到解決,只有更多的委員會去繼續研究,做很多的諮詢,然後還是停留在諮詢階段。這份由 特首 自己填寫的成績表,連圖片共 41頁乏善足陳。



有趣的是連在 ”2013年7月,把商業登記證徵費,由每年450元下調至 250元,令中小企受惠。“ 每戶慳了 200元都可以當是政績,特首自己親自填上份成績表上。嗜悲 累了真的攰了,就請大家自己看看讀讀份 “hard copy” 吧。







接受 Roadshow 訪問時,特首說兩年來用到的,市民是可以見到的,但沒有一項可以邏出來講多一點,悄悄就略過了 。。。。。。成績表 由第三者考核過發出的,independence 獨立佈告較具公信力,自己填寫的成績表嘛 。。。。。哈哈哈哈哈!

梁振英 雖然未能協助人質家屬,取得 ”apologize“,勉強得到國家機器的幫助,得到了 只是 ”most sorrowful regret“ 加上 “ profound sympathy”,但 梁振英 未至咁笨,寫入自己的成績表,不敢自己居功 。。。。。。。總算還未至於自捧一番。


到此為止 嗜悲 讀完份 “成績表” 眼攰了!




伸延閱覽:
上任一周年施政彙報 Govhk.com
上任二周年施政彙報 Govhk.com
馬尼拉人質慘劇 明報新聞網
菲律賓的「Regret」: 北京是如何定義「道歉」的? facebook
2014 施政報告 Govhk.com



我的舊文:
埋彈 拆彈
做人要有"中指"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