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December 04, 2008

用一籃子商品為港幣下錨

用一籃子商品為港幣下錨



保爾森週四到北京開中美經濟戰略對話會議,連日人民幣對美元急跌,個中玄機,耐人尋味!


前些時轉載了 Richard Duncan 在 Financial Times 的文章 Bring back the link between gold and the dollar 由明報的中譯本:讓黃金與美元重新掛鈎,possible?possibility?


昔日的 金本位 或 银本位 制度,貨幣的本身(金或银)就是個锚。記起朱镕基當總理的十年,為中國的人民幣下了一個錨,穩定的人民幣幣值,為中國震驚全世界的經濟成長,貢獻不少。可惜朱镕基榮休之後,繼任總理掌管的國務院,兼主導人民銀行的政策,沒有朱镕基的頑固。


中國的人民幣,過去幾年被美國財長 保爾森,多番催促下升值,結果升了不少,而當年朱镕基訂定下來的錨,已經不復存在。


港幣本來就不是金本位,還在中英回歸談判時,為了穩定匯率,跟美元掛了鈎 pegged 咗,即是以美元做錨。就是因為人民幣兌美元升值,令到香港進口中國的商品價格暴漲,香港倚賴中國廉價商品的年代再不復見,無論:柴、米、油、鹽、醬、醋、茶,衣、食、住、行,千絲萬縷都依靠中國,是不爭的事實,人民幣兌美元升值,令到香港爆發通貨劇漲,小市民百上加斤。


金融大海嘯,有人提議 Bring back the link between gold and the dollar,要美國恢復金本位 Gold Standard,似符是不再可能之事,遂挖返大教授 張五常的提議:《用一籃子物品為錨》,即是用一籃子物品作本位。


大教授話:
從來沒有建議過用一籃子外幣,但覺得在壓力下,會比單鉤美元為優。以一籃子物品為錨是最理想的。二十多年前與佛利民談過一籃子物品,他認為原則上可行,但費用過高,意思是說以物品為錨等於以物品為貨幣的本位,政府需要提供這些物品。大約十年前,體會到朱镕基推出的貨幣制度,才認為佛老是錯了。我是個毫無成見的學者,思想轉得快,但在貨幣這話題上我要用上十多年才知道今是而昨非。

凱恩斯說貨幣只宜作為交易的單位,對,但他建議的布列頓森林協議是劣著。蒙代爾的貨幣觀勝於佛老,但他老是想著以黃金做什麼的,也有問題。佛老支持的沒有錨或以目標為錨的制度,搞了數十年,經驗說不及格。今天歐元近於放棄貨幣政策,走近于朱老的路,較佳。

我從朱老的制度變化出來的以一籃子物品為錨,很簡單。例如,以一千元人民幣可以購買一籃子內的五十種物品,以期貨價及批發價算,每種的量多少,清楚組合,這一千元可以買到的一籃子於是定下一個指數,稱一百,央行穩守這指數,讓任何人可以這千元在市場購買到該籃子,人民幣兌所有外幣的匯兌就決定了。籃子指數不變,但匯率自由浮動。

政府不需要有物品存貨,只要外人知道該指數大概是對,不會真的嘗試購買該籃子,就是嘗試也不會覺得被騙。該指數可以改,微加是微通脹,微減是微通縮。守錨有時用外匯收購人民幣,有時多放人民幣出去。重點是要放棄貨幣政策,即是不要為什麼失業等問題而調整人民幣量,也即是說人民幣量只能為守錨而調整。

解釋了幾次,這裡再說。讀者不要想得那麼深,因為其實是很淺的。如果二百元可以買到一大籃子水果,很多不同類的,不同水果的比例保持不變,政府可以這籃子為貨幣之錨,擔保二百元可在批發或期貨市場購得該籃子。籃子的二百元之價不變,但籃子內的不同水果的相對價格可變,可以大變,但政府還是擔保二百元可以買到該籃子種類比例不變的水果。

定二百元買到該籃子的指數為一百,堅守,通脹或通縮就只能在籃子外之物出現。如果籃子內的物品選得有足夠衣、食、住、行的代表性,通脹或通縮就不會出現了。調整指數,例如改為一零一或九十九,就是改變通脹或通縮。維護指數的方法,是增加或減少貨幣量,或用外匯儲備幫忙。

政府不需要提供籃子內的物品。佛利民當年以為需要,所以認為這樣的貨幣制度成本太高,但朱镕基證明政府是不需要提供物品的,只要擔保持有貨幣的人可以在市場購得該籃子。這是一種不需要政府提供實物的實物本位製。

昔日的黃金本位製,用實物,或紙幣的發行政府答應有求必應地提供指明的黃金量。這種本位製的困難,其實不是因為政府的黃金儲備不足,而是籃子內只有一種物品:黃金。這樣,如果市場黃金不足,金價大升,通縮會出現。相反,發現大金礦,會有通脹。貨幣單鉤一種物品就有這樣的麻煩。該物品價格的急升或暴跌會促成經濟大波動。

以紙幣擔保本位的金或銀,在中國據說起于元代。到了國民黨,這種紙幣擔保金或銀很普遍,是大笑話,因為全是騙人的。痛定思痛,北京懂得不這樣做。貨幣單鉤一樣物品不妥,幾樣可能不夠,三十種以上可行,但要選有一般代表性,也要選有期市或批發市場完善可靠的。要記著,政府腐化,什麼貨幣制度也不管用。

也要記著,貨幣的基本用途是協助貿易,不應該用作調控經濟。在沒有實物為錨的貨幣制度下,稱 fiat money,以失業率、增長率、通脹率等「目標」為錨,調控經濟的貨幣政策不能不用!如果國家有嚴重的社會福利或最低工資等,失業出現,貨幣政策有用處。這是美國貨幣制度今天的困境,加上以貨幣政策支持戰爭,就是上帝也幫忙不了。

昔日蒙代爾與佛利民對歐元一體化是否可行有分歧,因為佛老認為歐洲的不同國家有很大的失業率差距,政治上歐元守不住。想不到,今天,歐元的主事人鐵石心腸,完全不管某些國家的奇高失業率,你要死就讓你死到夠。這樣堅持下去,德國、法國等高失業國家,其工會勢力會節節敗退。這樣看,歐洲的經濟前景是優於美國的。

如果世界各國都以同一籃子物品為貨幣之錨,匯率會固定不變,因為基本上是同一貨幣。比較優勢定律如魚得水也。這應該是最好的地球貨幣製,但所有國家都要放棄貨幣政策。見失業忙顧左右,讓經濟壓力瓦解工會及最低工資,而戰爭及福利則要靠抽稅了。



香港港幣可否和美元脫鉤,改為以『一籃子商品/物品』為錨,與『一籃子商品/物品』掛鉤,用『一籃子商品/物品』為本位,不再被美元牽著鼻子走呢?


近來由中國入口的商品,個別批發價格已經有回落,但坊間的小販、小分銷商、加就加咗先,並沒有把價格下調,小市民唔祇被大商家宰割,連小販、小分銷商、都閹埋一份。


寫于:08-12-03 零時



後記:二零壹壹年八月二日~歐智華指若聯匯應與一籃子貨幣掛勾
【明報專訊】港元受制於聯繫匯率,既不能加息,亦要跟隨美元貶值。昨天匯控(0005)行政總裁歐智華在記者會上被問到港元是否應該脫時說,若當局有意改革聯匯制度,可考慮將港元與一籃子貨幣掛鈎,實行有管理的匯率浮動。金管局昨天傍晚即反駁,表明無計劃改變制度,並指若港元與一籃子貨幣掛鈎,透明度會降低。

【東方日報專訊】美元下跌拖累港元匯價,聯繫匯率制度再惹爭議,發鈔行匯豐銀行母公司匯豐控股(00005)的行政總裁歐智華指,雖然香港無即時需要改變聯匯制度,但倘要改動,則與一籃子貨幣掛鈎屬於更佳的模式。金管局隨即重申無計劃改變聯匯之餘,更指與一籃子貨幣掛鈎下,制度更複雜和透明度較低,會失去獨立的貨幣政策。

外幣高企 難作投資
歐智華指,短期內美元仍走下坡,惟目前難以抉擇合適的貨幣作投資,目前歐洲、日本經濟仍然疲弱,惟歐元、日圓、瑞士法郎等貨幣走強,個別亞洲貨幣亦創四十、五十年來新高,而作為美元套息交易的代替品並具備商品元素的加元、澳元更加強勢。

本港聯繫匯率由一九八三年推出至今,經歷多次優化措施,歐智華昨日回應傳媒提問時指,聯匯制度行之有效,令本港經濟環境穩定,雖然並無即時脫鈎的需要,惟他個人認為可以作出檢討,有關檢討應由中港兩地政府和監管機構進行。若真的要作出改動,可以考慮參考一籃子貨幣,而非單一貨幣,另由於人民幣仍未自由兌換,故不應將港元與人民幣掛鈎。

金管局回應本報查詢時指,香港特區政府致力維持行之有效的聯繫匯率制度,並且沒有計劃或打算改變制度。對於香港的細小和外向型經濟,以及作為國際金融及貿易中心,維持匯率對美元的穩定仍然適合香港。

金管速回應聯匯不變
金管局發言人表示,與一籃子貨幣掛鈎的制度並不像與美元掛鈎的貨幣發行局制度般簡單和具透明度。此外,在與一籃子貨幣掛鈎的固定匯率制度下,並沒有獨立的貨幣政策。息率理論上是按籃子貨幣的加權平均而定。

財金界促再優化聯匯
環球經濟變數愈來愈多,建銀國際研究部聯席董事林樵基表示,同意金管局應研究更多優化聯匯的方法,除了可紓緩美元匯價下滑引致的通脹問題外,亦可在金融危機等問題發生時,有更多應對的工具,但他相信,港府短期內不會改變現行聯匯制度。

美國經濟緩慢復甦,林樵基指出,環球貿易以美元為主,即使港元與一籃子貨幣掛鈎,美元仍會佔最大的比重,同樣左右港元匯率大方向。

他指出,如果改變聯匯制度,應該以應對整體金融環境改變為由,而非周期性的經濟原因。

工銀亞洲董事兼副總經理黃遠輝表示,相信金管局一直有檢討和研究聯匯制度,相信如改變,與人民幣掛鈎的方法,屬於可配合中港兩地經濟情況和被市場廣泛接受,但先決條件是人民幣可自由兌換。

渣打香港經濟師徐天佑指出,聯匯制度限制匯率風險,令到交易成本亦隨之減低,料未來十年,聯匯不會有太大改變,若擴大至一籃子貨幣掛鈎,將增加港元被衝擊的機會。






伸延閱覽:
保爾森周四北京會王岐山 中美為人民幣匯率角力 明報
保爾森赴京前說:人民幣需繼續升值 明報
人民幣連日下跌 明報
朱镕基的貨幣制度 張五常
貨幣不可以沒有錨 張五常
一籃子物品的選擇 張五常
怎樣處理人民幣才對? 張五常
以一籃子物品為錨的貨幣制度 五常問答室
再解釋以一籃子物品為錨的貨幣制度 五常問答室
讓黃金與美元重新掛鈎 明報譯文
Bring back the link between gold and the dollar~Richard Duncan (FT.com)
歐智華倡港元鈎一籃子貨幣 雅虎新聞網
聯匯應與一籃子貨幣掛勾 雅虎新聞網



2 comments:

微豆 Haricot said...

"... 但所有国家都要放弃货币政策。见失业忙顾左右,让经济压力瓦解工会及最低工资,而战争及福利则要靠抽税了。..."

Countries or goverment bodies with highly centralized decision power might be able to achieve this. But I just can't see the "losers" (such as the workers unions) of western countries will support such changes.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兄:

我說的是香港:『用一籃子商品為港幣下錨』,
不是講外國,他們已經回不了頭。

香港的公會勢力不強大,防務的開支由北京負擔,這兩點香港達到了要求。

納稅根本就是由政府,用來平衡貧富的一種行政手段,適量的福利,合理的稅收,我是同意的,絕對冇異議。

咁喺唔喺香港已經具備條件,用一籃子商品為港幣下錨,拋棄以美元為錨,和美元脫鉤,解除聯系匯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