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November 19, 2013

我的政治 101.2

我的政治 101.2




FOA 嗜悲 因為一向都不會看無線,支持今晚罷看《萬千星輝賀台慶》,於我沒有損失也!!!



回到正題;叫得做 101 即是最低級別的 fundamental and basic!上次我發噏風話:政治是否人類自己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呢!(101.4 and 101.5 爬了頭先登出發表了)


週一的 AM730 有關立法會主席 曾鈺成 談話的一篇報導:

梁振英民望低拉議員落水


【AM730】特首梁振英日前以立法會議員支持度亦不高來暗示無意辭職,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表示,立法會議員全數由市民投票選出,若議員表現不符期望,市民可用選票表達不滿,但他指不論官員或議員,面對市民不滿均應檢討。他亦暗諷梁振英將陪審團比喻行會運作,認為任何比喻不可能百分百相似。

梁振英日前出席港台節目,被市民問及會否因民望低而考慮辭職,他反指立法會議員的支持度亦不高,但不會要求議員辭職。曾鈺成昨出席公開活動時說,若議員的表現令市民不滿或失去信心,市民可在下屆選舉時用選票表達不滿;至於市民對官員的期望,他指公眾若對一些政策有意見,會將不滿投射官員身上,但他指議員及官員都希望為市民服務,「如果市民有意見或失望,我哋亦會檢討。」

對於梁振英以陪審團不會公開判決理由,比喻行會運作而堅拒交代處理免費電視發牌決策過程,曾鈺成指自己曾任行會成員,但未做過陪審員,故無能力作比較,他不評論有關比喻是否令人信服,他只說,「所有比較唔可能百分百相似嘅」。

曾鈺成又說,暫未收到訊息中聯辦何時回請立法會議員,對於中聯辦被指「西環治港」,他希望不會影響雙方溝通,但他說,不相信中聯辦干預香港內部事務,亦不相信中聯辦可指示議員投票取向,「相信議員有相當獨立判斷能力,所以我認為唔使擔心,但雙方多啲接觸同溝通,雙方都有好處。」


另外,曾鈺成昨與中學生對話,他指普選不能保證一定會選出好人及「叻人」,「香港人好憎一個人叫(菲律賓總統)阿基諾三世,佢亦係普選產生 。。。。」但他說,以普選為基礎的民主政治有很大優勢,因人民可用選票換人

他亦提及特首在去年的特首選舉中提出政綱,「有人同我講好驚,因為佢(梁振英)選舉前兩、三個月,幾個人圍埋拍下腦袋寫出嚟,冇經深入政策研究」,但他說,若要求梁振英落實政綱亦不公道,「因為佢冇資源」;他亦說,未見過透過講道理可令反對政策的議員轉頭支持,但利益交換就可以。

曾鈺成又說,香港年輕一代參與政治太少,連具高質素水平的智庫亦欠奉,原因是配套不足,期望隨著普選到來,令年輕人感到從政是康莊大道。



希特拉,墨索里尼,安倍晉三,阿奎諾,都是經由選舉從政。普選不能保證一定會選出好人叻人偉人,香港人中國人好憎厭的 阿基諾 和 安倍晉三,都是經過普選產生。曾鈺成 點出了民主選舉不是萬應靈丹,港人切勿被民主派催眠,有了普選就可以挽救失去的二十年(到 2017剛巧 20年)。空口講白話講就無敵做就有心無力,或是只會派錢買民望的短視,都不是港人所須要的長遠愿景!


美加方面,於美國總的來說,只有 “民主” 和 “共和” 兩個大黨,美國行得是府院制,即是總統府白宮和參眾兩院互相牽制,議員們在國債上限談判中,兩黨在眾議院和參議院爭拗,甚至攪亂全球金融打亂,總統 奧巴馬 宣布美國聯邦機構,要停薪停職關閉三週之久。美國國家級聯邦政府的總統和議員選舉,選民選議員只有三個選擇,投共和黨、投民主黨、和 不投票。其實還可以投獨立候選人或細黨的候選人,過與不投票分別不大。


讓我們看看加拿大的情況,加拿大是跟從英國的內閣制,即是由選出的議員,互相推選出一人當國家領袖叫做總理(英國則叫首相),多數獲選的議員當然推出他們的黨魁成為總理(首相)組成內閣,成為國家級的領袖,因為這緣故擁有大多數議席,總理要通過法例就順利得多,沒有美國府院制的制約。


在楓葉國有傳統的兩大黨:保守黨 和 自由黨,近年冒起左傾的新民主黨,再加上在魁北克省的魁人黨,及綠黨 and 細小政黨和獨立候選人。在過去二零一一年五月的加拿大大選中,保守黨一枝獨秀打破了多年小數派政府厄運,可以成立多數派執政黨政府,而且新民主黨卻超越了自由黨,成為國會選舉的第二大黨,也順理成章成為反對黨,在國會內的座位也轉變升格了。


不過,在加國每一個選區,只能有一位候選人,可以成為代議政制中的國會議員,而且只需要簡單的大多數就能勝出,因為每個選都起碼有三大黨的候選人,因此很多時候,獲選的國會代表 parliamentary representative,都沒能獲得超過 50%選區的總票數,卻能夠獲選。


就以港人熟識的加拿大安大略省士嘉堡中心區 Scarborough Centre 的數字(資料來源:CBC.CA):保守黨 Roxanne James 得票 13,401(35.51%),自由黨 John Cannis 得票 12,075(31.99%),新民主黨 Natalie Hundt 得票 11,273(29.87%),綠黨 Ella Ng 994(2.63%)。六十四個巴仙選票沒有選擇保守黨人 Roxanne James,但她仍然勝出選舉,她能代表 Scarborough Centre 的選民嗎?但事實卻確實是如此。


伸延來看若在某一個選區三黨都得票平均,即都是在 30%上下,獲選者僅勝幾個巴仙票數,即使有 60%以上反對他她的選票,此候選人仍然憑著極少的差距,得到議席成為國會代表 parliamentary representative,他她能代表選區內大多數嗎?沒有投他她一票的,要等下一次的機會了。


再看看全國性的實際數字,加拿大全國選票的分佈(資料來源:CBC.CA):保守黨得票 39.62%,新民主黨得票 30.82%,自由黨的 18.91%,魁人黨得票 6.05%,綠黨的票 3.91%。不過保守黨就僅以不及 40%的選票,得到國會中席位中位數的 167個的大多數,今屆成為加拿大執政黨。


顯然易見有 38.6%的選民沒有出來投票,我不知道他們的意向,而 60.38%的選票不是投給保守黨,不過只需 39.62%的選票就保送保守黨成為加拿大的執政黨,而它的黨魁 Stephen Joseph Harper 也成為總理領導政府執政,領導加拿大楓葉國。 38.6%的已登記選民沒有出來投票,60.38%的選票反對保守黨執政,無奈要等下一次大選了!


既然沒有能選出能代表自己的議員,那麽是否應該積極些,自己親征參選,以獨立候選人參選,不過政治是要燒銀紙的遊戲,獨立參選首先要在登記時先付按金,因為牽涉不菲的行政費用,若得到的選票不及某個百份比,就要被沒收按金,相反若達到最低的百份比,雖未能成功勝出,仍然可以得到以票數計算的資助,結果也是個桔。


若論獨立候選人,勢孤力弱,不夠聲勢,不如聯同相同相近政見者,組成黨派出去參選,不過人一多,意見也多,最終仍然需要作出妥協,這就已經有違先前出來參選的意義。最終還攪出一班,叫作不結盟的獨立候選人,不過不多久,這批人卻又都走埋一齊,聯成一個 Non-Aligned 所謂不結盟派,哈哈哈哈哈,夠捉蟲冇?!


回頭看返我們的香港,香港的代議政制中,唯一有直選的立法機構 Legco 立法會,創出新猶:『落選替補制』 初初,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林公公的『立法會議席出缺替補安排』由二0一二年十月開始的第五屆立法會起,如果在地方選區或新增的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有議席出缺時,將安排擁有最大餘額的名單的候選人填補這些空缺,屆時無須舉行補選。 是沒有需要諮詢,也沒有轉彎餘地。


後來發展到,勉強向各界諮詢二月,但不是廣收不同意見,而是設立了個框框,是困在鳥籠中的諮詢,是不准越過藩籬的諮詢,是 multiple choice 式的選擇題諮詢。兩個月匆匆過去了,結果卻是略為修改的『立法會議席出缺替補安排』,只限制所有辭職議員於半年內參選,擾攘多時的替補安排,於 2012年 6月 1日於立法會進行三讀通過。


不過香港不是行府院制也不是內閣制,政府有權無票,立法會有票無權,因為沒有上下議院or參議院眾議院,立法會更創出了直選和功能組別,政府議案可以用簡單大多數通過,議員的議案或是修訂政府的議案,就需要分組點票,必需在兩組都同時通過,方才可以成功,這個是沒有兩院的議會分組制度。


回說近來 2012年選出的 梁振英 的表現強差人意,市民有沒有機會可利用下次選舉換人呢?本來他應該是末代最後一位,由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但到 2017年就有人大許諾的普選行政長官 CEO,不過,不過,不過呢 。。。。。人大話依照基本法是要通過提名委員會才可以入閘,入閘的門檻就是如今吵得最厲害,也是《佔中》運動的主題。


喬曉陽說下屆特首要港愛國,但他說的所謂愛港愛國 = 一定要愛黨,到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先生明話要設立篩選:筲箕論,經篩選過的候選人,才讓廣大市民投票的普選,若不是 梁振英 本人(冇咁瘀只做一屆呱,咁就會是 梁思歪 again),都會是中聯辦的代理人,和還有另一可能,因為立法會民主派未能通過政改方案,最後原地踏步,那就沒有港人期望的普選了。


雖然沒可能,但假設若將來 2017普選真的有民主派入到局,不過經中央巧妙安排,竟然讓兩個民主派(或更多)入到局,令到民主派自己分裂成兩個/幾個陣營。建制派集中鐵票保着一個候選人,一向自認有六成選票的民主派,互相功奸互插捅刀,選票分佈平均。最後建制派 40%,贏了兩個民主派各得 30% 和 29%,plus 1%如 嗜悲 的政治冷感不投票 or 投白票。


選舉委員會和轄下事務處不設必須超過五成方可勝出,故此沒有先淘汰最低選票候選人,然後才進行第二輪投票,直至得到五成選票為止。捧民主派要普選的香港人,輸了給得 40%選票的建制派成為特首嗎?可以啃得下這啖氣嗎?各位應該記得泰國的 ”紅衫軍“ 和 ”黃衫軍“ 因為互相都不服輸了普選,最後攪亂了曼谷和泰國,香港政府要派包機接港人回港。


人類社會至今的複雜發展,是否已經去到臨界點,要發創出新的主義呢?還是等到第三次世界大戰後,人類死光之後,等毒氣毒霧散去淡化去後,地球孕育出另一種有智力的生物,主宰這個地球。還是地球本身利用自然災害清洗掉人類,再由地球經億萬年,孕育出另一種有智力的生物,重新由頭來過呢?


嗜悲加註:
愚弟寫博目的一為練習用中文書寫,比較複習的話題。其二就是記錄 我個人的 “思想﹑思考﹑思念” 和 “所見﹑所聞﹑所做”之事,留作日後的回顧。因此頗多文字極為乏味,多謝您們的常來!




伸延閱覽:
Canada Votes 2011 CBC.ca
香港立法會遞補機制爭議 維基百科
普選不能保證會選出好人叻人 阿基諾亦係普選產生 AM730





我的政治 101系列:
我的政治 101.0
我的政治 101.1
我的政治 101.4
我的政治 101.5


其他舊文:
民主~泰國式
民主的兩個例子
Law of Conservation of Momentum 動量不滅(守恆)定律
獨裁者的 Efficiency
英國的簡單多數選舉制
美國的選舉人票 ~ 通吃制
香港的立法會議席出缺替補安排







2 comments:

chiseenjai said...

每一天都有新的借口, 替死鬼...

我現在驚醒, 初時陳方安生唔支持689...

真的"眼見未為真"......

唉~~~

the inner space said...

慈善兄:愚弟剛剛去獅城閒逛回來,星洲人民見到多年的積極競爭對手香港每況愈下,恥笑低處未算低!

思歪 想學人家 李氏天下,既無人家的大智慧才幹,但自以為高人家幾段,時常在眉角嘴邊洩露出輕蔑,自我感覺良好,再加上側邊的奴才阿諛奉承,所有諍言諫議都聽不入腦,以救世主心態治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