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November 17, 2013

鑽熟食中心之旅 II:由 Battery Road 開始

鑽熟食中心之旅 II:由 Battery Road 開始



跟去年的《閑遊東京》一樣,也是利用積聚的航空公司積分換取免費機票,今次選擇去 新加坡 獅城,但 嗜悲 不會入: Long Beach Seafood Palm Beach Seafood No Signboard Seafood,甚至 Newton Circus Food Centre 都不會去,嗜悲 今次只打算去:鑽熟食中心和探舊同事。


比起 日本東京,嗜悲 對 新加坡 的熟識程度也是不遑多讓,因為與東京相同,當年 嗜悲 還在亞太區總部學習時,也是一年會去 新加坡 公幹三四次的,一年計比起去九龍的旺角還要多。但 新加坡 地小,沒有去東京週末可以去到東京附近縣市溫泉鄉渡週末,更可以順便在公幹完畢後,攞多幾天假期,利用火車證浪遊全日本。


在 新加坡 公幹的週末,最多可以去 新山 馬來西亞 的 Johor Bahru 聊聊,或是轉向 印尼 Indonesia 的 Batam 巴淡島 去吃海鮮,去得多都厭倦了。最後,嗜悲 每個週末就搭 Singapore MRT 去到每一個組屋區探險,去探訪他們的熟食中心,享受平靚正的地道的 Local Food 新加坡美食 。。。。。。


今次重遊獅城,怎知第一炮就慘被打沉,Old Market Lau Pa Sat 老巴剎,正在維修中尚未開幕營業。少了一個好去處,也是 嗜悲 最多懷舊懷念的老地方,因為這個大型熟食中心,座落星加坡中環 = 萊佛士坊 and 珊頓大道之間,上班的日子若沒有 Business Lunch,老巴剎是 嗜悲 常到吃平價午餐的好去處。

嗜悲註:老巴剎 Old Market Lau Pa Sat 維修 2013年 11月 經已晉工重新開張營業。


沒有了 Old Market Lau Pa Sat 老巴剎,那末,就要多去幾處遠一些的熟食中心 。。。。。。


第二天:



HSBC @ Battery Road


今天的行程由 Battery Road 開始,就是因為 嗜悲 要去 HSBC 的 ATM 提款機提款,這是舊日 嗜悲 在新加坡公幹常做的事。嗜悲的公司原本自置物業的大廈重建發展,故此各部門各散東西,未能集中在一起辦公,因此在整個 Raffles Place 一帶週圍的商業大廈分佈着,又在新加坡總共有七間不同種類分公司,因此這一帶 嗜悲 留下不少腳毛。


是日也!不是要上班 嗜悲 磨到十時半才出門,抵達 Raffles Place Battery Road HSBC 提款後,就在週圍行了一圈,看看每一間曾在工作過的商廈。如今公司重建後的大廈已經全棟出售套現了,所以各部門和子公司 subsidiaries affiliates back office 後勤部門都搬離 Raffles Place 到較遠,但租金更平的商廈。而且如今科技發達,同一棟大廈文件可以容易傳遞,沒有了必須和急需,絕大部份文件已經電子化無紙章 paperless,back office 實在不用再落腳在 Raffles Place 萊佛士坊捱貴租。


憑弔一番完畢,因為 老巴剎 尚在維修中,嗜悲 走到舊日常到的另一個 Food Centre on Market Street 巡巡,上到二樓見到昔日常吃雞飯的 “海南雞飯” 擋仍然營業。檔主兩公婆仍是照舊,但沒有下一代幫手,相信是找不到接班人。檔主年老已經不認得我,因為以前穿桖衫西褲打領帶,如今穿上 T-shirt 加三個骨短褲,頭戴 Baseball Cap 帽子。



圖中右上角轉角的一間就是 HSBC (轉 Map Form 較易看到)
而 A 就是 Market Street Food Centre



當然照常 order 了一向的選擇,白雞紅雞雞腿各一去骨,配一客雞飯照送例湯,當然不會忘了很杰的黑醬油加橙紅色的 chili sauce,已去骨雞腿的肉質如舊日的滑嫰好吃(注意:不是那間連鎖雞飯店)。


這時檔主婆行過來,她竟然認得我喎,顧著同老闆娘聊天和吃,竟然忘記了拍照。重溫加上黑豉油和辣椒醬配紅雞白雞去骨雞腿,喚醒了 嗜悲 的味蕾,本來想吃多一份,但是我還要留肚吃其他的,還是忍忍口吧。


向檔主和檔主婆道別後,行過對面的飲料檔,要了一個薏米水 barley 解渴,便好像往日蹦蹦跳地行返去 Raffles Place,怎麼 嗜悲 突然再年輕了?又那麼輕鬆的 。。。。。。。下一步去哪裡吃呢?附近的 老巴剎 還在裝修中,回到公司重建後的大廈裡面 lobby,security guards 都轉了公司,當然不認得我喇,再問起他們以前是叫做甚麽大廈,都是中國來的他們都摸不著頭腦,真真真是無癮之極!


還有如今在新加坡做 security guards 的不是印度人,就是新來的中國移民,新中國移民的英文不靈光,發問時要說華語即是普通話,這是與以前大大不同的,連公車的司機都是中國來的勞工,他們不是新移民而是入口的中國勞工,負責揸巴士公車。此外,Old Market 鄰居 豐隆大廈 Hong Leong Building 已經很殘舊但還未重建,地牢層的一間以前常去的日本餐廳已不復見。


嗜悲 就在 Raffles Place 萊佛士坊 和 Shenton Way 珊頓大道 附近閒逛了一輪後,回憶一吓當年初初到新加坡時,每事每物都是新奇的未見過的,又想起幼稚又幼嫰的 嗜悲 。。。。。。記得當年初出道,嗜悲 初生之犢竟然敢面對著亞太區電腦部總裁。President 正在和他的一班副總裁 VP們圍在一起,原來正在 PC 上做緊 demo,卻突然遇到死機尷尬時刻,成班 programmers 嚇到面無人色。


嗜悲 經過說笑道:Hit Control Alternate + Delete,RE-boot 個 PC Ynot!為何不重啟個電腦,咁咪可以重新再來囉,想到這裡 嗜悲 由會心的微笑了出來,變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漫無目的在步行竟然來到一處, 嗜悲 舊日常來喝 甘蔗水 的店,是有一架滾筒榨汁機,當着顧客面前貨真價實,榨出清甜甘蔗汁。嗜悲要了一杯不加冰的帶走,但榨好後店員倒落一個大膠杯內遞給我,再已經不再是倒落一個膠袋裡面。以前 嗜悲 愛買一袋膠袋裝的甘蔗汁,並常常拿著喝時取笑曰:似足醫院內的尿袋 。。。。:-( 唉!世事在變人未變!


一面喝著甘蔗汁 嗜悲 腦袋在轉 。。。。。噢!一於去 Clementi 吃鹵鴨麵,於是行返到 Raffles Place MRT,搭綠線到西面的 金文泰 Clementi,不多久抵步 MRT Clementi 下車 。。。。。嘩!經已又一個 Clementi Mall 完成,霸佔了車站旁邊的最旺位置,不過 嗜悲 處變不驚,轉個圈行多幾步就抵達 Clementi food court 448 Clementi Ave 3 熟食中心。





Click 圖一吓大方格就會消失 A 就是 448 Clementi Ave 3 熟食中心 距離 MRT Clementi 不遠


嗜悲 要找的 鴨店 仍然存在,不過舊檔主已經不在,由一對年輕夫婦經營,而且有點像中國來的新移民,不過嗜悲沒再多問,因為仍然是用舊招牌,而且衛生評分依舊是最高分,他她們會不會下一代願意接受經營呢?因為有這個顧慮,嗜悲 先只要了一個最普通的 “鴨肉麵乾撈” 送例湯分腕上。


年輕女檔主奉上 “鴨肉麵乾撈” 和例湯,嗜悲 謹慎先吃一小啖鴨肉 。。。。。噯!美味依舊,而且是 嗜悲 一向所喜愛的不是一味死鹹,有滷汁的香料味,鴨胸肉依然嫰滑(因為未敢要鴨腿),滷汁撈的麵條依然硬度適中很有嚼口,於是 嗜悲 很快將整碟 “鴨肉麵乾撈” 被消失,沒有機會影相留念。


嗜悲 意猶未盡摸摸肚皮,仍然有空位安置多一點,便問問檔主婆要鴨腿(下樁)要多少錢,噢!依舊便宜得無可抗拒,遂立刻要了一隻左脾淨食,不用送飯送麵和例湯。



圖中上方托盤中的空碗還剩下湯的就是剛剛吃完的 “鴨肉麵乾撈” 下方就是 鹵鴨腿左脾 檔主婆加料給多多滷汁 不像潮州鹵水而是杰一些但由未至漿糊芡的糊狀


餐後就溜到另一條巷的鋪子要了一個 ”豆花水“不加冰,即是香港人喝的豆漿,同時腦袋又在計劃下一個吃的地點 。。。。。沿路回程返到 Clementi Mall,在內面閒逛一輪涼涼冷氣,不竟新加坡是一個熱帶地方,而且在 “熟食中心” 只有大風扇不設冷氣,出汗流汗在所難免。


當身子涼透連汗都乾了,是時候離開 Clementi 金文泰,嗜悲 步出商場,穿過 MRT station 落行人天橋,來到對面方向的巴士站候車。



幾路巴士線你猜猜 嗜悲 要搭那一路線去哪裡再吃呢?


Stay tunned 第二天還未有耐完!



伸延閱覽:
Hawker Centre Singapore 新加坡熟食中心 谷歌搜尋




我的舊文:
閑遊東京 1 to 8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I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III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IV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V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VI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VII
新加坡:鑽熟食中心之旅 VIII
那些年 。。。。。初生之犢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對新加坡不熟悉,只按侯車時間來亂估,我估係183.因為還有2、3分鍾就到的車好似趕得滯,6分鐘就剛剛好,其它的要等耐的.去旅行通常漫無目的唔想花太多時間在侯車上,見車就上,所以係183.
另提到的REBOOT機,對於電腦文盲的我來說,我覺得你的提議是非常正確呀!還有方法二是拔開電源插蘇等幾分鍾再插上然後再開機.我通常用後者:-)
vera

l.minor said...

我一向對你的工作也有點好奇...IA?...IT?...

the inner space said...

Vera, thank you for visiting!

首先,巴士站的候車資料牌,這個牌的時間是 real time 還是依據 scheduled time 發出呢,我不曉得也沒有去查找!

在東京乘巴士,也有類似機器,但我知道是巴士離開上一個站,就發訊號到下一個站,因此我的經驗是比較準確,而且日本人處事嚴謹,JR的誤點少有是世界知名的,搭東京的巴士也準時得出奇(與香江的比較)。

下一篇文會解答你的猜想是否正確,但可以透露的是,我剛影完相,要上的巴士已經到站,我要飛跑過去趕上車。

the inner space said...

另外 Vera,我不曉得也沒有去問,結果他們點樣收科,哈哈哈哈哈!

不過,貴為 Asian Pacific regional 的總裁先生親自做 demo 時面對死機,真的是尷尬 embarrass 到瘀爆,要用到 Reboot 的最低級基本方法,都要搵個下台階!

the inner space said...

Minor 兄:小弟出道時先在亞太區總部受訓,做了幾年 IA 內審涉獵甚廣。其後,被調到別的部門學習實際操作,公司是有序地做培訓。如今做緊 ”打雜“,幡幡都要兼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