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April 07, 2009

從溫家寶談的憂慮到曾蔭權說的港幣脫鈎

從溫家寶談的憂慮到曾蔭權說的港幣脫鈎


溫總在人大的記招 press conference,提出對中國投資美元資產的憂慮,令到奧巴馬聯同財長蓋特立,馬上立刻出來,拍心口,賣口乖,話冇有怕咁話!


週六明報轉載了一篇《金融時報 Financial Times》處名 Yu Qiao 的文章: Asia is the victim if the bond bubble bursts

明報按:中國應否繼續買美債,美元貶值對中國有什麼影響,是國際金融界討論焦點,英國《金融時報》4月1日刊出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俞喬的文章,俞教授建議亞洲國家用四大策略去保障自己的利益。原文為英文,以下為本報節譯。

【明報專訊】美國推出史無前例的救市方案,動搖了美元擔當儲備貨幣的角色——目前美國的國債金額高達10萬億美元,而未來國債水平更會因花在社會福利、保健、挽救金融企業等等開支而大幅急升。

對於美國來說,美元的穩定、可靠短期而言可能是次要,這就對環球金融體系的穩定帶來風險。長遠而言,美國有可能會出現以下情:最好的情是美元貶值以解決目前的經濟爛攤子,最壞是違約、不履行——這就是中國人所說的「飲鴆止渴」。

將亞洲儲蓄轉投真正商業活動
分析員已就2008年下旬開始出現的美債泡沫作出預警,若美債泡沫真的爆破,東亞國家將會成為受害者,這些經濟體直接持有超過1.6萬億美元美國國債,佔美國國債公眾持有量25%;其中坊間預期中國的直接及間接美債投資額超過1.2萬億美元。若美元崩潰,後果將是亞洲人民辛勤賺回來的財富化為烏有,而且經濟全球化亦會畫上句號。

雖然目前國際上未有提供其他可行的投資途徑,不過,我們仍可以令世界上最主要的儲備貨幣變得更負責任,方法就是創造一個工具協助控制環球風險。

這個工具的基本意念是將亞洲的儲蓄,尤其是中國的儲蓄,轉移至投入真正的商業活動,而不是用諸容易受美元貶值影響的投資——將資金投放在實力雄厚之企業的股票,或者是可靠的基建項目,這類投資的貨幣貶值風險都較低。不過,目前市場仍然混亂,加上對美國文化、法制、監管架構的認識不足,令到亞洲人不願意承受投資美國項目的風險。若有一些保證計劃推出,亞洲人會願意將他們的儲蓄以直接投資的方式,投放在目前對資金高度渴求的美國行業。

做法如下:首先,亞洲國家可與美國政府商議成立一個風險分擔信貸基金,這基金可與聯儲局同步運作,以穩定銀行體制,以及投資在高資金成本要求的基建項目,例如連接波士頓與華盛頓的高速鐵路。

第二,亞洲國家可以將所持有的一部分美國國債,轉化為一個各國共同成立的風險分擔信貸基金,並由基金負責對企業作出股本投資。風險分擔信貸基金若有任何金額是預定作為基建投資的,則該筆資金仍然由有關亞洲國家管有及管理,而有關亞洲國家則可以獲優先股,或者可換股投資產品。

第三,美國政府成為擔保人,提供主權層次的擔保計劃,保障風險分擔信貸基金的投資本金免受任何可能發生的企業或項目違約而虧本。

第四,聯邦儲備局與美國政府成立一個獨立戶口,提供資金方便風險分擔信貸基金轉換其美國國債投資至企業投資。

風險分擔信貸基金可紓緩亞洲國家對於美元崩潰引發美國主權債券違約的憂慮;成立風險分擔信貸基金的成本低廉,但卻能幫助美國,將資金疏導至企業。傳統的凱恩斯政策──即從國家層面推行財政及貨幣擴張,並不能解決問題,反而只會令問題惡化。


人大政協開會末期拋出,香港可以為人民幣結算,令人民幣自由兌換踏入新一步,亦催化了曾特首,談起港幣可否跟美元聯繫匯率脫鈎。

【明報專訊】特首曾蔭權日前出席一商界午餐會,被問及一旦人民幣可自由兌換一事時,他稱這條路需要很多年,當這件事發生時,香港至少要考慮現時與美元掛鈎的聯繫匯率問題,因為人民幣自由兌換給予香港另一個選擇。

曾蔭權在瑞信的午餐會中,提到金融海嘯下政府的策略。有商界人士問及人民幣自由兌換對香港市場的影響時,他稱作為國家的一部分,香港都希望這件事盡快實現,但並不容易,因為單是韓國和台灣,在過去50多年嘗試讓她們的貨幣自由兌換,但到現在仍面對一定制度安排上的困難,中國或需要更長的時間。

人民幣結算安排快公布
他稱,當這件事發生時,香港至少要考慮與美元掛鈎的聯繫匯率,因為人民幣自由兌換給予香港另一個選擇,但到這條路需要很多年(but that will be many many many many years down the road)。

曾蔭權在答問時又強調,支持亞洲發展共同貨幣,但要先等人民幣自由兌換。他指貨幣波動不利貿易和信心,他從不相信一個獨立細小貨幣有足夠強度,所以港幣都要與一個強勁貨幣掛鈎。他又指出,不擔心上海的競爭,指經過多個世紀,紐約和倫敦仍然分別為美國和西歐的金融中心,香港應化挑戰為優勢,趁機縮短與紐約、倫敦的距離。他在致辭時又形容,很快會有人民幣結算安排的詳情,而截至1月底,在香港銀行的人民幣存款已有544億。

科技大學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雷鼎鳴形容,短期內都看不到人民幣可以自由兌換,即使可以自由兌換,也不代表是港元脫鈎的充分條件,因為要先研究香港的經濟周期和內地是否接近,他相信隨着內地對香港影響增加,經濟周期會更接近,但現在還談不上成熟。他又表示,近期美國印銀紙,的確有相當可能出現美元及港元貶值和通脹的問題,但匯率是相對的,最終會否大貶值,也要看其他國家的情况。


時機轉迅即逝,把港幣跟美元聯繫匯率脫鈎,談論了廿多年,尚未有一位能人夠魄力,夠膽色拍扳落槌,一槌定音!拖拖拉拉廿多年,香港人的民生,受到聯繫匯率的衝擊,多年來祇能逆來順受。


但究竟脫鈎後應否又 PEGGED WITH 人民幣呢?一國兩制之下, 容許港幣獨立於人民幣,HKMA 金融管理局,作為香港的中央銀行,新一任的 HKMA總裁 CEO,可有魄力,為港幣幣制建立里程埤。


採取與美元或是人民幣掛鈎,建立聯繫匯率,都祇是走精便,練精學懶,權宜之計,為港幣建立健全幣制,才是久安之策。


伸延閱覽:
Asia is the victim if the bond bubble bursts Financial Times
美債泡沫爆破 亞洲將成受害者 明報
特首﹕人民幣自由兌換 港元可考慮脫鈎 明報


我的舊文:
1,000,000,000,000 就是一萬億嘞!
刺激 spending 和 multiplier effect
再不是金本位的美元仍是風險避難所
用一籃子商品為港幣下錨
讓黃金與美元重新掛鈎
奧巴馬啟動美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連僅餘的都被通漲侵蝕埋



3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港幣可否獨而存?
這個我都有存疑,
留到有學問的人去解釋了!

但我讚成政府真係要認真硏究港幣是否繼續要與美元掛鈎,
而不是拖得就拖,
如果再唔認真考慮下,
到時就會太遲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well 事在人為! 星兜幣值一路好實整!

Singapore Dollar Chart HSBC 提供

the inner space said...

再者, 人民幣一樣有機會不穩定!
自己喳 fit 好過靠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