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April 10, 2009

中國崛起的神話

中國崛起的神話



新中國成立六十年,改革開放三十年,香港大學前校長,現任新加坡大學教授王賡武,談中華民族第四次崛起。

文章是以英文寫作,刊登於 YALE GLOBAL 網頁,Unlike the past three occasions, China faces new global challenges to its preeminence

明報按:金融海嘯發生後,中國在全球的地位愈來愈重要,耶魯大學全球化研究所網上雜誌 Yale Global Online於3月25日刊出香港大學前校長、現任新加坡大學教授王賡武的文章,從歷史的角度出發,評論中國在再次崛起時的考量因素。


【明報專訊】中國即將進入2000年來第四次崛起,但挑戰可能比以往三次大。影響以往三次的是與相鄰地域的關係,只有今次面對的是經濟帶來的劇變和全球的挑戰。

中國有超過2000年的長程貿易經驗,那時候的有限度全球化不致對帝國或其文明的性質構成威脅。過去中國的統治階層認為臣服百姓需要合法、智慧和道德秩序,對付敵人也不單憑武力,亦要靠帶來安全和優越感的朝貢體制。按這些模式,統治者會限制其擴張的範圍,其政治世界的視野始終以中國的需要為焦點。這樣的世界觀到19世紀中葉被新興的全球強國粉碎。

1912年建立的共和國標誌本於滿清版圖和多民族理想的新民族國家冒起,保護國家視乎能否保持領土完整。但中國的邊境在之後40年一直被侵佔,直至二戰結束。

1945年後,美國及盟友透過聯合國建立新的政治架構,但聯合國從1949年至1971年一直不讓共產黨政權代表中國,令中國在22年間被排除在國際系統以外。1978年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向全球經濟開放。當中國適應了這個全球化後,現在就面對影響全球經濟的危機。

中國人一直自視為持守普世價值的文明人,自20世紀初,他們勉力學習最進步的價值觀:科學原則作為現代的基礎,衛生、美學、體育和生活方式的新標準。而在普世價值的領域上,相信「創造性破壞」的革命派最初佔了上風,最後破壞了很多但創造了很少。他們的領導人作出政策大逆轉,轉向他們視為普世方法的現代化工業發展。

中國有機遇找自己的路
西方期望中國沿對全球前途有利的方向前進,而中國質疑這些西方要求的可行性,中國領導人想找出自己的路,現在有這個機遇。目前的金融危機如此大,已損害到西方向來對經濟發展指點迷津的自信,中東的亂局就顯示用軍力推翻政權的問題,而非洲的失敗亦令國際組織反思。

冒起的中國不能不向全球化推進,必須謹慎地評估這些改變,領導們也發現,目前全球的不穩定狀態反而給了他們更多時間和空間去考慮前進的選擇,無怪乎中國的知識圈和政策圈也正集中討論如何在困難與焦慮中塑造國家的未來。

按著中國從古到今的歷史,考量的優次應該如下﹕

一)中國會繼續視經濟實力為通向更大目標的方法,這目標是建立繁盛而強大、受世人尊重又能影響世界的國家;

二)需要為中國重新定義普世價值,接納對維持文明生活必需的部分,並融合現代理念和傳統精粹;

三)長遠來說,中國領導會將精力放在確保國家統一、穩定和安全,那是中國由來已久的核心價值,需要優良管治來達至。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在不確定的環境,以及多元利益競爭的全球潛在動盪中達到目標。



前些時候,溫家寶總理在年初,訪問英國時,出席參觀劍橋大學,並在大學發表演說。

《明報專訊》總理溫家寶周二在劍橋大學以「用發展的眼光看中國」為題發表演說,他說中國既古老又年青。

他說,說中國古老,因為它是個有數千年文明史的東方大國,對世界作出了重大貢獻,但說它年青,是因為新中國成立才六十年,改革開放才三十年。

總理溫家寶在劍橋大學表示,中國要趕上發達國家還有漫長的路要走,但任何困難都不能阻止中國人民的步伐。

他以「以發展的眼光看中國」為題在劍橋發表演說指出,中國人口多,底子薄,發展不平均,人均產值只是排在全球一百位之後。

總理溫家寶在劍橋大學表示,全球面對金融危機,共渡難關是首要任務,應彼此增進合作。

他指出,中國政府主張,各國應各自辦好本身的事,不是把麻煩推給別人。他又希望英國人多到中國走走,看看中國如何應對這場金融風暴。



以下文章是我讀了溫總演詞後,所寫下的文字,一直未有發表:

二零零九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六十年,改革開放三十年。這後三十年的改革開放,成績有目共睹,浪費掉的前三十年,是否可惜呢? 還是,若沒有前的三十年的破壞,就沒有後三十年的改革決心呢?


六十四年前一九四五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終結,日本全面投降,侵華日軍回國,百廢待興,國民黨的中國政府,沒有向日本索償。 但國民黨就開始剿共,共產黨就試圖解放中國,內戰即起,雙方拉鋸,直到四九年國民黨敗退臺灣,共產黨在十月一日在天安門廣場宣佈,『新中國』成立!


還未站穩腳,窮弱的新中國,一九五零年抗美援朝,派志願軍渡過鴨綠江,和美國人在第三者的國家土地上,打起了熱戰爭,幾場慘烈的戰役後,一九五三年以三八線為界,暫停戰闘,志願軍回國。


隨即和美國進入冷戰時代,未幾一九五九至六四年又捲入,醞釀中的越南戰事,熱戰由一九六五年開始,窮弱的新中國,雖然沒有真正參戰,但軍事經濟輸送北越共黨,中國向並北越派遣了工程兵和防空兵,幫助北越搶修美軍轟炸的設施。此舉使得北越軍隊,得以騰出手來在南方作戰,都進一步損害中國自己的發展。


中國國內呢,不幸地中國又捲入,共產黨內派系闘爭,不斷的路線改變,攪出文化大革命,幾代的人才浪費掉,中國沉淪,蘇聯虎視眈眈,美國侍機行動,有不要褲子要核子之說,大攪核武器,阻嚇強敵。


而日本呢?戰敗後新的憲法沒有了軍隊,還有美國的馬竭爾計劃,幫助日本戰後重建,韓戰爆發,美國更要保住日本,等到六四年的東京奧運,日本的全面復蘇,並已經打好基礎,略具規模,到了七八十年代的騰飛!


日本侵華戰爭結束後的中國,有冇國內國外形勢、機遇、條件,進行好像七十年代末期的改革呢?


一九四九年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在頭三十年中,美國並沒有正式承認這個政府。美國繼續與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保持外交關係,並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是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赤化了的中國要直到上個世紀,一九七一年毛澤東和周恩來還健在,代表尼克遜的基辛格博士,在巴基斯坦訪問時有個患了病,需要謝絕一切既定的事務,其實秘密訪問中國與周恩來協商,之後還有多一次秘密訪問,到了一九七二年促成尼克遜總統歷史性訪問北京、杭州、上海。


為抗行蘇聯,中美舉行高峰會議,以及為中美關係正常化鋪路,結束了中美兩國間廿三年的敵對與隔閡,從而完成了戰略性的外交政策轉變,導致在一九七九年年美國放棄承認臺灣的中華民國,並與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

改革開放三十年,總算帶來小康之局,距離大成尚遠,給歐美國家吹捧,為討好美國把人民幣升值過急,極可能步日本的覆轍。而新的勞動合同法,就是未富先驕的例子。今天的金融大海嘯,中國能否跨過,不要自成亂象,還看當今領導人的功力。



到讀完王教授的文章,發現都有雙重重疊之處,小男人開心到得意忘形,哈!哈!哈!


中華民族真是個苦難的民族,是被沮咒了的民族? 要經過大破壞,才有今天的些少成就。 說中國的第四次崛起,個人認為還是言之過早!




後記:


溫總到劍橋演說有段小插曲 。。。。。


【BBC】中國總理溫家寶敦促劍橋大學寬待向他投擲鞋子的學生,希望校方讓他繼續在劍橋的學業。英國公開了這名抗議學生的身份。他是27歲的德國公民馬丁﹒楊克,劍橋大學病理學系研究生。

2月2日溫家寶在劍橋大學發表演講,楊克向他投擲了一只運動鞋,他還指責劍橋大學"向獨裁者獻媚"。英國政府發言人透露,楊克2月10日將在劍橋地方法院出庭聆訊。

這名發言人稱,楊克被控違反了英國1986年制定的公共治安條例,以威脅、粗鄙或侮辱言辭或行為制造恐懼或挑起暴力。這一罪名最高可被判處6個月監禁和5000英鎊罰款。據中國媒體報道,溫家寶表示,對待這名學生最好的方式是教育。他希望劍橋能讓他繼續學業.

據英國媒體報道,楊克在劍橋大學的研究工作涉及糖尿病、多發性硬化症和關節炎等,另外他也是一名洞穴探險愛好者。溫家寶在遭擲鞋后說:“這種卑鄙的伎倆阻擋不了中英兩國人民的友誼。”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也對擲鞋事件提出了譴責。劍橋大學當局就擲鞋事件向中國作出道歉,并表示這一行為不代表校方立場。

中國媒體引劍橋大學中國留學生透露,劍橋華人學生本打算在庭審當天組織請愿活動,要求楊克道歉。不過,據稱,學生們接到消息稱楊克已認錯道歉,中國大使館方面也明確表態不希望此事影響中英兩國的友誼,因而最終取消請愿活動。



溫家寶總理被擲鞋後說:“這種卑鄙的伎倆阻擋不了中英兩國人民的友誼。” 雖然有些氣最後總算都說出:希望劍橋能讓他繼續學業。



伸延閱覽:
Unlike the past three occasions, China faces new global challenges to its preeminence YALE GLOBAL NET
王賡武 : 中國的第4次崛起 明報
溫家寶在劍橋大學演說 谷歌新聞
溫家寶闡述應對全球金融危機三點主張 鳳凰網
溫總理劍橋大學演講全文 大公網
Full text of Chinese premier's speech at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xinhuanet.com
溫家寶要求寬待劍橋擲鞋抗議者 BBC


4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王賡武那篇只是重複又重複,
而且没有什麼新論點,
不見得有什麼特別!

反而温家寶那幾句一針見血,
到題又不冗長,
我喜歡!

the inner space said...

溫總有職業寫手代撰寫講稿, 其實整篇都頗長嫁.

中國多災多難,歷代都要有大破,才換取有小成,而且為時甚短.

微豆 Haricot said...

There are many Chinese economists and scholars who have been evaluating and tracking realistically PRC's progress in real terms. Unfortunately, there are many mainland bloggers who think China is already a global economic and political power. These are the same people who would shoot anyone down who disagree with their "patriotic view".

As a famous mountain climber once said: He who overestimates himself will find the ground coming up too fast.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兄:
patriotism is measured by deeds not by talks! (Real patriotism is about actions, not words - Rockfor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