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December 20, 2011

粵語 仆街

粵語 仆街



不知何故,前一些時興“懸浮少女”Natsumi Hayashi,網上出現了很多自創的懸浮照片,近日卻興“仆街”,週圍都玩“仆街”,令“仆街”照片滿天飛。

Source: Blogspot.com


公司中人有位中文名字粵語英文音譯的 initial 剛巧是 P.K. 的姓李先生,這位李先生又不想有個英文洋名,例如:David,John,Eric,Ian etc. etc. 因此在公司內,一是喊他曰:PK or 或是 PK Lee,有時真的以為在講粗口!


香港潮語“仆街”,本來是甚為粗俗,在我小學時代,若講出“仆街”,一定畀隔離的同學仔告畀老師聽:“佢講粗口”。經過多年演化,近日常把“仆街”改講成 PK,取其讀音:Pok Kai 類同“仆街”也!


【維基百科】仆街(讀音:pök gäi;仆,音普木切,粵拼:puk1),別稱PK,係廣東話入面一句好常見嘅俗語。喺香港同埋廣東等地區經常有人掛喺口邊,亦都有喺塗鴉度出現。喺中學入面、男人之間傾計、MK人對話之中,「仆街」呢句俗語嘅出現率係特別高嘅。相比起屌之類嘅粗口,「仆街」其實唔算係粗俗,亦冇關於性嘅暗示。

喺廣東話之中,「仆街」原本係黑社會嘅用語,係指仆臥喺街道上,死喺路邊冇人收屍,暗指眾叛親離或者親信俾人誅晒。現今都好少人知道佢嘅原意,於是「仆街」一詞開始降級,變為強調情感之用,更有人以字面就噉解為跌倒、仆親。

PK原本嘅意思係決戰或者互相毆鬥,亦都係指足球射十二碼(Penalty Kick)。不過因為有時為咗唔想咁粗俗,就搵仆街英文拼音-"POOK GAI" 嘅縮寫:「PK」來代替,用法其實同仆街係一樣。

今次個計劃P咗K啦!
(又可以咁樣講:今次個計劃PK咗啦!)

即係話:今次呢個計劃衰咗囉。


你條PK仔終於捨得返嚟啦咩?

即係「你個衰仔終於捨得返嚟啦咩?」。因為係取代用嘅詞語,聽落比較溫和,可以用喺比較熟嘅朋友身上,口中雖然好唔滿意,但又帶出少少親切同掛念嘅味道。



一般我們說的廣東話(也稱為:粵語),原本是廣州市的方言,廣東省東部的潮汕地區,方言已經極為不同,或是西至台山的台山話,經已和廣東話有很大差別。


因此我們流行說的廣東話應該稱為:廣州話,其實在南洋星馬一帶,廣東話這方言是被稱為:廣府話。 除了華語(類似:普通話),最多人說的是潮州話、海南話 和 福建話。


廣東話在國內的廣州市,香港,澳門,加上星馬一帶的廣府話,分別自家本土演化,但到了香港的TVB的師奶劇,衝出香港風摩省港澳,並遠及東南亞的華人社會,再輻射到內地深入地區和漸漸北上如到內陸,形成一個獨特方言文化。


在中國粵語,連國內的廣東省電視台,都得到中央特別優待,可以不說普通話,而利用廣東話(粵語)這方言,來做電視節目廣播(包括新聞報導)。記得2010年廣州市舉辦亞運會,為了轉播時應該用普通話,還是應該說廣東話,就引起了『保衛粵語』紛爭,要廣東省委書記 汪洋 先生,出來說他自己都在學習廣東話(粵語)誰敢廢,才勉強把風波擺平。


廣東話(粵語)的“仆街”已經轉化為“PK”,不知是否已經傳到廣州,東南亞一帶的華人社會,不過各位生仔生女後要改華語漢字名字,就要謹慎要留意,唔好改過名嘅 initial 是 P.K.嘞,或者加個洋名喇!


後記:11年12月18日明報:廣東限制粵語廣播惹反彈
【明報專訊】廣東「撐粵語」運動再起風波,廣東省政府宣布新的語言文字規定,要求從明年3月起,電子傳媒必須要以普通話作為播音、節目主持、採訪用語。如果需要使用方言播音的,則必須經中央或省廣播電影電視部門批准,否則將要受處罰。規定公布後引來網友強烈反彈,認為這是新一輪打壓粵語的運動。

《信息時報》報道,廣東省政府官網前日公布《廣東省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規定》,對多種場合和機構使用普通話作出規定,包括學校及教育機構,在教學、會議、宣傳和其他集體活動;電台、電視台及其網絡音視頻節目,另外政府人員出席公務活動等,都需使用普通話。

明年3月1日實施
規定特別提到,電子傳媒要以普通話作為播音、節目主持和採訪的基本用語,要使用方言播音的,應當經國務院或省廣播電影電視部門批准,電視台用方言播音時,應當在屏幕上顯示規範漢字。有關的規定將在明年3月1日開始實施。廣東省還明確違反規定所需承擔的責任,拒不改正的,先警告後處分。

據廣東的電視台記者表示,暫未收到有關的通知,而目前廣東的幾家主要電視台,如南方台、廣東台及廣州的數間電視台,均有粵語欄目,這些欄目的記者,即使是出外採訪,也會用粵語,不會受到限制,至於以後是否還可以用粵語採訪,則不得而知。



今次出台的規定,令人聯想起去年7月開始的撐粵語運動。記得去年7月,有廣州政協委員建議廣州電視台,改為使用普通話廣播,引來強烈反對,掀起撐粵語示威浪潮,最後廣州市政府出面澄清,指粵語是嶺南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從未有想過「廢除粵語」、「弱化粵語」,事件才逐漸平息。


這是否官方的講一套做一套,等抗議聲靜下來,又再取締廣東話(粵語),漸漸被取代熄微,最終消失於中國歷史!



伸延閱覽:
仆街 維基百科
廣東話(粵語)維基百科
推普廢粵 文匯網
廣東限制粵語廣播:規定普通話主持 違者先警告後處分 新浪新聞網
懸浮照片 谷歌圖片搜尋
仆街照片 谷歌圖片搜尋



我的舊文:
Son of a Bitch
做人要有"中指" Fuck and Bloody



12 comments:

魔術師 said...

粵語有嶺南古風,表達能力之強,非來自關外的普通話所能及.

詳情可看陳雲寫的有關文章.

laulong said...

我真係試過仆街呀,仆到要打個跟斗,都咪話唔慘烈!

Ebenezer said...

以前有個歌星都係PK架,就係陳百强喇。

嘿嘿 said...

总以为它是破产的意思,倒霉就是了。不是咩?

the inner space said...

麥捷遜兄:寫三文治的陳雲?






維基百科:陳雲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 touch wood!仆低時識得打個跟斗可以卸去無情力,就如職業足球員被鈎跌時都用這個方式保護自己,最怕就是仆低時強用雙臂雙手力撐,才是最傷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Danny Chan 陳百強,從未聽過叫做PK,小弟查找粵語拼音“百強”的 initial 應為 B.K. baak/bak Keung 也!



反而有位李彭廣先生剛巧就是 PK Li(Li Pang Kwong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welcome in! PK 以前是很重的咒罵,有破產倒霉的意思。但一直演變至今,已經泛指“衰咗”,做壞了做錯了的意思!如同英語的 Bloody 和 美式的 Fuck,一般的助語詞,是老友之間的常用語了!


不過,在香港的立法會,就因為講“仆街”的議員,出現過風波!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裁定「仆街」屬於「非議會語言」,除了社民連外,其餘立法會議員皆一致同意裁決。

魔術師 said...

>麥捷遜兄:寫三文治的陳雲?

就係佢.

佢寫文化野幾好架,不過近年群埋班社運左仔,諗野愈來愈偏激,what a waste.

the inner space said...

magician big brother MBB,陳雲教授 1961年生。男人到50歲還有火,不竟十分難得,起碼表面不是廢柴!

維基百科:本名陳雲根,香港學者,擁有比較文學碩士、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等學位、他亦是一位作家、文藝評論家,語言學家。陳雲於早於1997年加入香港政策研究所,認識了何志平,後來隨他到藝術發展局、民政局工作。後來任職嶺南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陳雲有多本著作;其中《中文解毒》一書榮獲香港「2008年度最佳書獎」,其著作及報章專欄內容多數以香港風俗、本土文化、中國語文、時事評論為主。

Haricot 微豆 said...

SBB:

>> ... “仆街”

When I was working in HK, this phrase was considered "mild", compared to DLLMH etc.

>> .... 這是否官方的講一套做一套,等抗議聲靜下來,又再取締廣東話(粵語),漸漸被取代熄微消失,最終於中國歷史!

It seems the govt's policy on UNITY is stronger than the one on DIVERSITY !!!

the inner space said...

Dear HBB,My answer to your comments。As you may aware in HK we have a new slogan which even BBC put that as HEADline:

“This city is dying,you know?”

香港無線電視台一個劇集中的一句對白:「這個城市正步向死亡,你知道嘛?」


BBC: 一個人人喊死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