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December 18, 2011

水虎傳

水虎傳









圖片來源:cite.com.tw 與 douban.com





幼讀漫畫家 黃澤 的 老夫子,家中老父收藏了有一貫四格六格的集子,也有連載的故事體裁漫畫,“古老村”和“水虎傳”,可惜數次搬家遺失,今天再不復見矣!


到較年長後方知道所謂:水虎傳,實為著名章回小說:《水滸傳》之諧音,是明代施耐庵/羅貫中 合寫有關“梁山泊:一百零八個好漢”反貪官污吏事跡,傳記式體裁章回小說,書中俠客人物滲透著真有其人的歷史人物。在網上搜尋到一篇文章,想與各位分享。


Space 註:只節錄轉載篇首兩段,和其中有關水滸傳的數段文字,有興趣的朋友可經下面已做的連結,閱讀長長共16頁全文。


【星島環球網】喜愛歷史的人都會發現一個現象:有時候,我們所熟知的歷史其實與歷史事實相去甚遠。即使是那些看起來已經言之鑿鑿的歷史,也依然存在著眾多尚待挖掘或澄清的疑點。而且,越是深入研究歷史,這種現象就會越多。

這種現象的出現是必然的。因為,事實雖然客觀存在,但歷史是人寫的,人們永遠只能從現有的知識型來認識歷史,而知識型本身也是歷史的。因此,前人所留下的東西是否真實,是值得商榷的。更何況,中國古代歷史的寫作,往往把“教化”作為最重要的目標。為了傳達“正確”的政治意識、倫理道德,史書中歪曲不實或者語焉不詳之處比比皆是。.。。。。。。


有關:水滸傳(跳至第十頁)
簡單地說,《水滸傳》是一部寫“土匪強盜怎麼形成”的書。有不少人把它當歷史看,事實上,嚴格地說,《水滸傳》連歷史小說都稱不上,只是一部虛構的演義小說,其中的人物、故事一分真、九分假。所謂“演義小說”,指的是小說中的部分人物和故事,歷史上的確有過,但有相當一部分甚至大部分卻是編造出來的。換言之,《水滸傳》這部演義小說只是歷史人物、事件的大合集。只是書寫得太好了,以至於讓後人以為這就是歷史,而真正的歷史反倒隱退了。

《一百單八將》原型只有三十六人
《水滸傳》中塑造了梁山泊“一百單八將”,個個形象鮮明,故事生動。但是,與史書對比,其中只有三十六個人物是歷史上曾經有過的,其餘七十二個,大都是創作出來的,純屬子虛烏有。

據史家考證研究,在宋徽宗宣和年間,確有宋江其人及其領導的梁山泊起義,這就是淮南地區宋江等三十六人“橫行河朔”的歷史事件,但不像《水滸傳》所寫的有一百零八將,也沒有那麼多生動的戲劇性場面。這三十六個人在正史書沒有客觀具體的記錄,大部分是根據民間傳說再加工而成的,這樣一算,整部小說中的人物就一分真、九分假了。

梁山泊位於山東西部,原是個很小的湖泊,後因從五代到北宋期間黃河多次缺口氾濫,它與四週的許多小湖泊匯成一片,到北宋末年便形成縱橫八百里水域的大湖泊,湖中港汊交錯,蘆葦縱橫,並有許多天然小島,形勢險要複雜。當時許多破產農民、漁民以及一些被政府通緝追捕的逃犯藏匿於此,成群結夥,靠進行一些“非法”的活動營生。有若干股勢力日益增大,人數愈聚愈多,到北宋末年更掀起了多次反抗官府腐敗、盤剝與壓迫的武裝鬥爭和農民起義。宋江起義軍就是其中的一股。

宋江起義的導火線是宋朝廷為了解決財政困難,宣佈將整個梁山泊八百里水域全部收為“公有”,規定百姓凡入湖捕魚、採藕、割蒲,都要依船隻大小課以重稅,若有違規犯禁者,則以盜賊論處。貧苦的農民與漁民交不起重稅,於是在宋江等人的領導下,鋌而走險,憑藉梁山泊易守難攻的地形,阻殺前來鎮壓的官兵。

最初四五年,宋江等人一直堅守在梁山泊,直至宋徽宗宣和元年(1119年)才正式宣佈起義,隨後離開梁山泊,轉戰于青、齊、濮各州之間,官府也才開始注意到這支起義軍的存在,並下令“(京)東、西路提刑督捕之”“招撫山東盜宋江”(見《皇宋十朝綱要》)。該起義軍最終以被官府招安結束。

宋江起義規模到底有多大,從《宋史·侯蒙傳》《宣和遺事》等的記載看,只有三十六人。據郎瑛《七修類稿》載,這三十六人為:宋江、晁蓋、吳用、盧俊義、關勝、史進、柴進、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劉唐、張青、燕青、孫立、張順、張橫、呼延綽、李俊、花榮、秦明、李逵、雷橫、戴宗、索超、楊志、楊雄、董平、解珍、解寶、朱仝、穆橫、石秀、徐寧、李英、花和尚、武松。

這個名單有一個可疑之處就是,作為一次有影響的農民起義,僅三十六人就“橫行齊魏”,官兵數萬人不能抵抗,這是不可能辦到的。因此有人認為這三十六人可能是起義軍大小領袖的總數,也就是說與宋江一起舉事起義的三十六條好漢,後來每一個好漢統率一支部隊,但為了方便起見,仍以三十六人的名字稱呼,這種解釋倒也合理。那麼,宋江領導的農民起義到底有多少人?由於史無記載,確切數字無法統計,推測至少應有數千人。

史書記載宋江起義有三十六位英雄,為何到了《水滸傳》卻變成一百零八位呢?或許是作者“欲成其書,以三十六為天罡,添地煞七十二人之名”(郎瑛《七修類稿》載),使小說更添傳奇色彩以迎合百姓喜好,瑯瑯上口,便於流傳。

宋代是中國歷史上發生農民起義次數最多的朝代。有宋三百多年,農民起義大大小小有數百次之多,宋江起義只是其中規模與影響都較小的一次。但因南宋時編印出版了《宣和遺事》,把宋江起義史事演義化、故事化;明初又出現《水滸傳》,將宋江起義故事描述得更加生動感人,因而使這次原本平常的農民起義產生了極大的影響,以至家喻戶曉、人人皆知。

但是,小說雖與歷史有聯繫,畢竟不完全是一回事,這是我們看《水滸傳》時所要注意的。



不用小弟多說,就算是所謂正史的歷史著作,也已經有不同的版本,因為成者為王敗者為寇,雙方的史官繕寫未必能夠持平。加上其他小說、野史、艷史,在中國文字領域中,汗牛充棟,百花爭鳴,讀者必須小心,以免混淆。



後記:
記得旅遊時自駕遊,聽著收音機:When your hearing it this is news,when you seeing it this is History 。。。。有冇咁誇張?seeing it 可能是指之後從電視報章看到。不過無可否認:今天的是新聞,明天就變成歷史!


現代的科技發達,訊息的傳播快速,由以前的報章,到有線收音機窄播,到無線收音機的廣播,再到有線電視的窄播,又到無線電視的廣播。CNN,CNNHL,半島電視英文新聞頻道,美聯社,路透社,法新社,AWSJ,當然也有英國的 BBC,等等外國通訊社,近年加入了祖國的新華社。新聞訊息都可從互聯網發布,無線上網和WIFI的方便,加上平板電腦智能手機,促進了訊息的接收。


中外的新聞報導能否持平,非讀者可以控制,故此比只要能夠多讀,從多方面收集資料,經過分析總結,去蕪存菁,才可以減少誤判誤解的可能。同樣,歷史的記錄,也是靠人書寫而成的,寫歷史的個人背景閱歷有別,因此其獨立性和持平觀難辯,讀者們必須多讀多看其他著作,經過比較,經過過濾,經過消化,棄掉渣滓,取其精華。

關注:廣東陸豐烏坎村事件

圖片來源:明報資料室


【明報專訊(綜合)】陸豐烏坎大規模騷亂,村民直指是港商陳文清及在港上市發展商碧桂園的發展項目引發。村民指陳文清與碧桂園共同發展的項目,涉及官員私下倒賣村民土地,雖然碧桂園一再強調在陸豐無發展項目,但陸豐市政府則公開表示已叫停該項目。本報昨日嘗試聯絡陳文清,知道他已返回陸豐,相信與今次事件有關。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表示,事件引來境外媒體廣泛報道,相信已驚動中央,北京政府應已密切注視。

因地方官倒賣村地,引爆多次大型反貪腐示威的陸豐烏坎村,昨史無前例第七日處於無政府自治狀態,全部政府人員撤走,村政府及派出所人去樓空。本報記者進入被逾千武警海陸包圍的烏坎,民選村代表稱已被官方斷糧多時,儲備或僅夠7日食用。

該塊土地的業權成為了今次事件導火線,林祖戀堅稱村民只是賣出20年的土地使用權,在2010年到期,村委會已明確表示會收回土地,但始終無果;另一邊廂,他們發現該處由陳文清旗下的豐田畜產與碧桂園合作開發,懷疑當中涉及官員倒賣村民土地。村民為此多次上訪抗議,要求歸還土地。9月21日,有村民發現碧桂園的施工車輛進村,擔心土地被動工開發,聚集抗議,最終引發騷亂。陸豐市政府亦宣布已把豐田畜產和碧桂園的合作項目暫時凍結。

烏坎村民發起反貪腐抗議示威後,不少村民表示手機被監聽,記者入村後,儘管手機信號顯示正常,也發現手機通話有很強的回音和異常噪音,部分通話根本不能對談。村內網吧老闆說,早前曾被切斷互聯網,恢復後速度也很慢。儘管如此,全村唯一一間安裝了無線寬頻的人家,主動歡迎中外各媒體記者進入,一間簡陋的村屋頓變國際新聞中心。

來自美、英、法、日、港和大陸的記者,每次完成採訪都聚集在新聞中心向外發布最新圖片和稿件,BBC、NHK電視台、《紐約時報》等多名記者齊齊坐在木椅上工作,由於空間有限,部分人要坐在庭院上網。每逢用膳時間,村民都會準備粥飯招待。昨入夜後,不斷有媒體突破武警封鎖進入烏坎。《每日電訊報》記者Moore形容,媒體猶如潮水般湧入。

但村民不是對每名記者都表現友善,部分剛抵達的記者遭村民詰問:「你會不會寫真相?不然就不要來!」原來早前有不少內地傳媒到來,期盼的村民在電視機前守候,發現內地媒體全部用官方口徑,有媒體向村民解釋,媒體都被迫用官方立場,實地採訪的資料被壓制,村民才了解每日接觸的內地報紙電視,都受制於無形之手。



又是一宗官逼民反的冤案呢?還是村民慘被誣衊呢?下回分解!


2011年12月20日 明報社評:烏坎抗爭獨特有理有節
【明報專訊】廣東省陸豐市東海鎮烏坎村,在中國芸芸以十萬計條村落中,原本寂寂無聞,但是村民就土地權益受損,持續多月抗爭,事態和演變出乎意料,人口約1.3萬名的烏坎村,抗爭模式獨特,迄今所採應對步驟,有理有節,考驗着廣東省當局的處理。

烏坎村民抗爭已經成為全球關注焦點,特別在素以走在改革開放前沿聞名的廣東省,人們期望當局以理性和平手段解決此事,若出現暴力血腥鎮壓場面,則不但人們會大為失望,廣東省的改革開放先鋒招牌,也會被砸碎。

又是不法徵地引反彈烏坎宗族組織極強固
多年來,烏坎村就土地問題,官民之間已有爭議,約兩年前,該村3200多畝土地在村民不知情下,被村委會賣給地產商,村民只拿到極少補助款,對此村民多次上訪,不得要領。今年9月21日,2000多名烏坎村民集體上訪,抗議村官私賣土地,基層選舉不公,並在翌日引發了大規模警民衝突。在村民憤怒與壓力下,連任了41年的村支書、村委會主任連同整個村委會班子,就此不見蹤影。

其後,47姓烏坎村民自行選出民意代表,並成立了13人的「臨時代表理事會」,這個宗親組合甚為強固,他們獲村民委派與市、鎮政府談判,協商解決土地、貪腐與選舉不公問題。

兩個月下來,村民並沒有得到滿意解決方案。本月上旬,13名代表之一、臨時代表理事會副會長薛錦波被抓去,兩天後公安局通知其家人,薛因為心臟病猝發死亡。不過,見過薛遺體的村民,見到薛身上有不少傷痕,懷疑他被毒打折磨致死。當局否認虐打之說,並找來醫生對着鏡頭,說薛錦波身上並無外傷傷痕云云。家屬要找專家驗屍,但是當局拒絕交出屍體,並放言會火化屍體,使村民更認為事有蹺蹊。

據非正式統計,近年,中國各地發生的群體事件,數以十萬宗計,不少都與基層民衆土地權益受損有關,而民衆投訴無門,被地方官員以維穩之名打壓。農村村民眼看土地愈來愈少,生計無着,抗爭手法愈趨激烈,所以經常發生官民對抗、警民衝突等場面,村民流血受傷甚至死亡,已經不是大新聞。

烏坎村這次抗爭之獨特,在於村支書、村委會主任連同整個村委會班子自動消失,村民經過民主程序選出代表,組成臨時代表理事會,處理村內事務和與當局交涉等諸般事宜。所以,烏坎村是全國數以十萬計村落中,唯一擁有村民自發選舉產生代表,組成理事會與當局抗爭、談判的村落。另外,村民遊行所打出標語,除了「堅決收回土地」、「懲治腐敗」等,還有「反對獨裁」、「還我人權」等,同時也有「擁護共產黨」等標語口號。

一些人若無限上綱看待此事,會認為村民踰越了原有訴求,甚而對村民扣上「打着紅旗反紅旗」的罪名。當局會否如此蠻橫,村民完全被動。但是,烏坎村民有組織、有理有節地抗爭,與一般群體事件只是圍堵、打砸等行為,完全不同。若論武力對抗,以公安、武警等精良裝備,群衆多會付出血的代價,無助於爭取權益。現在烏坎村民以和平非暴力手法抗爭,所顯示理性力量,遠勝鋤頭等農具與警方棍棒對抗。

當局把村民自組臨時代表理事會,定性為「非法組織」,這個處理,缺乏政治智慧,也自絕解決問題之路。整個村委會班子自行消失,若村民不自行組織起來,則1.3萬名村民各自組合,在情緒不安情况下,局面可能更加混亂和難以收拾。

另外,理事會實際上讓當局有一個商討對象,善用得宜,就可以解決矛盾和問題。若當局真的那麼介意理事會的「非法組織」身分,則假手有官方身分的「民間團體」,與理事會對口,也是迴避「體制」心魔的辦法。若台北和北京都那麼執著,不以海基會、海協會兩個組織繞過敏感政治地位問題,則兩岸迄今都不會有「民間接觸」了。

廣東當局若肯這麼想,則不虞會出現血腥鎮壓局面,若當局不這麼想和處理,則烏坎村事件會如何結束,就無法預估了。不過,全球各國許多媒體已經齊集烏坎村,見證這場自六四事件以來最獨特的群體事件,以內地社會結構(例如傳媒不報道,或支持當局恢復秩序等)和警權力度,最終可以逐走傳媒,然後「關起門打狗」,把村民鎮壓下去。但是,廣東省當局這樣做,其改革開放形象要付出巨大代價。

村官涉貪瀆不難查明 當局拒交屍無法理解
烏坎村民訴訟土地權益被侵損,不難查明,特別是做了41年村支書的薛昌已被雙規,其他官員也被拘查,歷年變賣了多少土地,賣地收益去了哪裏,只要當局加緊辦案,就可以給村民合理交代。

關於薛錦波的屍體,當局若真的那麼坦蕩蕩,就不怕把屍體交回家屬處理,若薛錦波真的被虐打致死,則只要依法辦事,查出兇手,交由法律制裁,事態就會即時緩解下來。據知,廣東省當局透過汕尾市委書記向烏坎村民提出讓步方案,承諾不會派軍警進村,政府也願意賠償徵地的損失等,但是對薛錦波的屍體,當局仍然「擁屍拒交」,為何如此,無法理解。

村民計劃明日再遊行到鎮政府,他們把此行視為突圍,抱「死就死」心態,在事態可能惡化之前,期望廣東省當局以大智慧和領導力,化干戈為玉帛,鞏固廣東的改革開放地位。


紀律做得好猶如小型的六四,希望最終不是方式同樣落幕!


2011年12月20日 有線電視 播出:汕尾市委書記指責烏坎村村民 video
【Cable TV】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近日就烏坎村事件發表講話,他指責村民向境外媒體表達訴求,又指請公安武警到場維持秩序花掉很多錢,更慨嘆現時為官非常辛苦,因為權力愈來愈小,但老百姓卻愈來愈聰明和難管。

烏坎村的村民正在為星期三遊行到陸豐市政府進行準備工作。對峙多日,他們要求與上級政府對話,當局送來一隻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近日的內部講話光碟。鄭雁雄表示,村民不應為了內部利益糾紛而向媒體表達訴求。

他否認派過千名武警到場鎮壓,指這是維持秩序,不會主動打人。他又慨嘆現時為官辛苦。


看看這位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的嘴臉,加上官威很大,有助解決問題嗎?


2011年12月21日 全港流傳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發官威的片段
【明報專訊】以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帶隊的省級工作組進駐陸豐,意味着汕尾市委似已遭架空;同時,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日前在發給烏坎村的光碟錄像中,怒氣冲冲指﹕「境外媒體信得過,母豬都會上樹!」,老百姓「一天比一天難管」,言論露骨,甚為罕見。

市委書記轟村民信「爛媒體」
事實上,與烏坎村談判的省級工作組名單,沒汕尾市委的官員,充分反映出汕尾市政府似已被架空於談判桌之外。

根據行政架構,烏坎村隸屬廣東省汕尾市陸豐市(陸豐為縣級市)東海鎮,本報記者獲悉,汕尾市委在今次事件中受到來自上下級的不信任,一方面村民希望有更高級的領導出面解決問題,另一方面廣東省委不相信汕尾市委能夠妥善處理,而正因為後者,才會有省級工作組出馬的情况。

與此同時,汕尾市委書記鄭雁雄在錄像中發表驚人言論,稱「境外媒體信得過,母豬都會上樹」,指摘村民「有這樣負責任的政府,你不指望,你指望國外幾個爛媒體、爛報紙、爛網站」;又說「你不再鬧,不再違法……那我連武警都不用請,你以為請武警不用錢呢?大好幾百個武警在這裏……那我們市長的錢包一天一天地癟下來。」



官威發得多,武警幾百個,市長的錢包,天天被急Call。境外傳媒多,烏坎村裡躲,原來做市長,油水那麼多!




伸延閱覽:
中國人不知道的歷史真相 星島環球網
有關水滸傳部份 星島環球網
廣東陸豐烏坎村事件 谷歌新聞搜尋
烏坎村事件圖輯 BBC中文網
廣東陸豐烏坎抗爭獨特有理有節 粵改革開放形象受考驗 谷歌新聞網
汕委書記鄭雁雄指責烏坎村村民(視像) 有線電視
汕委書記鄭雁雄指「境外媒體信得過,母豬都會上樹」 新浪新聞網



6 comments:

嘿嘿 said...

小时候最爱看老夫子大番薯,还有什么娇滴滴小姐、十三点小姐啦!

那时候长画港人缺水等水的生活趣事……还有莎莎头(发型)!

Ebenezer said...

老夫子漫畫,我諗冇乜邊個香港人未睇過!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大哥:哈哈哈哈!老夫子秦先生n大番薯作者到我個代已經江郎才盡。我主要是讀我老父收藏品,舊的“古老村”和“水虎傳”。

十三點和嬌滴滴有聽過沒有看過。記得十三點的作者前幾年想捲土重來,但未見動靜,最後連影都不見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最記得作者常用:“耐人尋味!”和 “無題!”為老夫子的四格和六格漫畫命題。

五珍 (Jan Ng) said...

說起《水滸傳》,就會想起《金瓶梅》。黃澤的《老夫子》也夠長青,現在的小朋友也會去圖書館借來看,就像《叮噹》一樣。

the inner space said...

珍珍珍珍珍:多謝你提起,我即上香港公共圖書館目錄搜尋,原來真的可以借到老夫子漫畫,哈哈哈哈哈哈!c'est magnifiq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