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October 08, 2009

存檔

存檔



今天突然”大腦便秘“ Brain Constipation, 翻抄在 微豆兄 Lotus and Cedar 的回應欄,寫過的文字充數,亦感謝微豆兄仁慈,讓我借他的地方發表,特此鳴謝!


「生命中的巧合」之【風塵女子】

《打油詩》
亂 世 桃 花 逐 水 流,

苦 命 伊 人 幾 個 秋?

輕 嘆 紅 顏 多 薄 命,

唏 噓 不 已 更 添 愁。


飄 零 弱 女 命 早 休,

永 埋 芳 塚 恨 悠 悠,

幸 有 微 豆 傳 往 事,

芳 魂 含 笑 在 瀛 洲。




「生命中的巧合」之【風塵女子】續集

《打油詩》
歷 盡 滄 桑 露 綺 絲

婚 後 嘅 Life not easy

Est elle contente?

Happy 與 否 佢 至 知




文章以『有一天, .....』為開始。文章中一定要有這字句『... 才恍然大悟,原來 ...』。


《爛笑話一則》
話說有一天,中學會考放榜之日,全港的莘莘學子,連同他們的父母親戚一起出動,為報中六學位而奔波。

有位家住港島南區的妹妹仔,跳上的士後,一關上車門,就對司機大叔說:『唔該,英皇吖!』

司機大叔:『吖!英皇,得!』的士絕塵而去。

一路上司機大叔由倒後鏡打量妹妹仔,最後忍不著口,出言訕答。

司機大叔:『姐姐仔,睇你如果冇兩個D,都有兩個C噃!好有機會入到英皇。』

妹妹仔:『嗄!咩嘢 C 和 D 吖?』

司機大叔:『我好好眼力架,一眼就看得出你起碼兩個 C喇,姐姐仔!』

妹妹仔:『英皇噃!起碼要兩個 A喇!』

司機大叔:『兩個 A,點入到英皇呀?』

妹妹仔:『當然三個 A 就最好喇!』

司機大叔咁至突然醒起。

司機大叔:『姐姐仔,你唔喺去 ”英皇娛樂 ”應徵做 o靚模咩?』

妹妹仔:『啊叔,我喺去 “英皇書院”,報讀中六預科吖! 死囉!你去錯地方,遲咗到喇,我報唔到名,入唔到英皇,我一定去告你。』

司機大叔至此才恍然大悟,原來好好身材的妹妹仔是攞著兩個 A級,去英皇書院報中六,而不是攞著兩個 C-cup,去英皇娛樂報名做 o靚模。

急急轉彎,不去灣仔,改道上半山區般咸道去,並安慰妹妹仔。

司機大叔:『去“英皇書院”啲人少啲,條路冇咁塞車,放心喇姐姐仔!』



「假如你是一本書......」

《悶故事一則》
我現在還不知道我的命運是會怎麼樣!

我的生母是位女性,她有著很濃厚的興趣寫作,由十多歲起,她就開始有投稿的習慣,雖然偶然祇有一兩次,她的短文被刊登出來,已經讓她樂透了!

由二十多歲起,我的生母就做起業餘作家,偶然祇有幾次,她的短文被刊載了,她沒有氣屢。雖然她一直沒有成名,她一直死心不息,她從三十多歲時,開始寫的一篇中篇小說。

她不斷把草稿送到各出版社,希望得到採納出版,屢敗屢試,多年來經過十多二十次修飾、修改、小改動、大改動,屢試屢敗。

卒之在她四十歲那一年,她把整本小說完成了最後一次的修正、定稿,並利用自己的積蓄,自費出版了我們兄弟姊妹,共五百本,我誕生了。

母親把我四百位弟妹留在家中,把兄姊和我,分別送到幾間相熟的二樓書店寄賣,自始我就離開了生母,和我幾位兄姊,寄居在二樓書店中。

書店的大叔,把我們放在不起眼的角落,日子一天一天過,祇是偶然有一兩位顧客,過來揭揭我們,生母也偶然會來探望一下我們。

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我們已被生母遺忘了,臉上鋪滿了塵埃,最後書店大叔就把我們當作特價書出售,放在一元一本的書攤子裡。卒之,我就被一位小女孩買了回家。

小女孩帶我回家後,也只是揭了幾次,都沒有把我讀完,我躺在她的書架上,與一班誼兄弟姊妹一起,也已經有五年了。

今天,小女孩已經成為大女孩,她要搬屋了,我們一班誼兄弟姊妹,也要分開了。一些跟隨大女孩搬去新居,而我和幾十位誼兄弟姊妹,就被賣了給收買舊書的收買佬。

收買佬大叔把我們放在進小貨車,我遇到了很多新相識,有報紙,有雜誌,有寫真集,有圖畫書,有連環圖。我們都一起躺在小貨車貨斗上。

我現在還不知道我的命運是會怎麼樣!別了!再見!



「重頭一次」之【父親的最後囑咐 Father's Last Instruction】


《打油詩》
一 葉 孤 舟 海 上 搖

人 生 如 絮 空 中 飄

先 人 永 埋 地 下 塚

去 留 祇 有 天 知 曉




《附注》抄完之後至發覺,原來全部都是 微豆兄有關【兩週一聚】活動的文字。查 【兩週一聚】 是由一班有心有力的仁兄仁姐們,努力得來的成菓,至今已經有二十多期,即是將近一年了。我雖然沒有參與發表,卻每兩週必到必讀,作者們有來自香港和散居世界各地的華人,除了好文紛陳之外,也需要多謝每期,負責出題的朋友別具心思,才能引出好的文章。在此,我鄭重推薦 【兩週一聚】 給各位新知舊雨和路過的朋友,有興趣寫作的朋友,還可以自由參加。


還有:【兩週一聚】~第廿四期暨週年紀念篇

「兩周一聚」創於零八年秋天,十月十五日將是第廿四期,滿周歲了。
藉此良機,我們想邀請大家自由發揮以文字、音樂、圖像、相片、甚至錄像錄音,表達你對「兩周一聚」的看法、祝福、展望。 得大家同意後,我們會嘗試把你們的作品結集剪接成 video,於十月底十一月頭放在 youtube 或 vimeo 上供大家欣賞。


後記:
大腦便秘 Brain Constipation 後,今晚失眠,寫了一篇很 controversial 的網誌。是因為今天看到一段不安的新聞:一位不夠卅歲的女子,跟四個不同男人,生育了七個子女,又結過兩次婚,所有六個子女都送了給人收養,留下最小的嬰孩女兒,卻被揭發骨折個多月,未有送院醫治,而女人為了怕被控虐兒,她從醫院逃跑了。最後終被警察找到,帶上法庭,被判坐監了。這篇網誌,加入了伸延至其他的聯想,自覺極為 controversial 具爭議性,不知有無機會,可以刊登,看機緣罷!

Space @ 3:10AM


後後記:
2011-5-29 登了出來: 節慾 節育



伸延閱覽:
微豆兄的 Lotus and Cedar 官方網頁
2weeks1gather【兩週一聚】 官方網頁
兩週一聚~第廿四期暨週年紀念篇 官方網頁
懶理女嬰骨折 官斥29歲被告自私殘忍 多產母囚20月 雅虎新聞


我寫的小故事:
無題 NO LABEL
小白兔
檸檬茶
第二次『龜兔賽跑』
第三次『龜兔賽跑』
聽過一個故事
A Self Explanatory Story
炎炎夏日打油詩





7 comments:

exile from hk said...

Space,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打油詩
and 詩? I hope it's not a stupid question.

The Inner Space said...

Exile, welcome in and thanks for asking. I then searched my old article: 春曉 and found some information about 詩。

唐詩有分平仄,要押韻 rhyme,也要講對偶雙儭,有『一三五不論,二四六分明。』之說,文體較為嚴謹,也較為講究。

打油詩就多即慶,沒有平仄對偶,祇求一時開心,也有諷刺時弊。

當然有 exception 的,本身有寫開唐詩,有學養的朋友,出口成文,打油詩都一樣工整如唐詩。

有關連結:
我的舊文 “春曉
別人的 ”唐詩創作研究

exile from hk said...

Ah..thanks, interesting. I am humbled.

the inner space said...

Exile, we all humbled in front of Haricot he just translated 鮑照's《朗月行》 into English. Please take some time to viist his page, by simply go to my page for 《朗月行》I have built a link pointing directly towards that page. ENJOY!

微豆 Haricot said...

I actually read this a few days ago, but was in a hurry and did not leave comments.

Please feel free to quote my articles and your own interesting comments and poems posted at lotusandcedar !!! I always enjoy our exchanges :)

the inner space said...

應該說是受到微豆兄的 inspiration,至寫到出來的!再一次感謝微豆兄仁慈,讓我借他的地方發表,顧特此鳴謝!

微豆 Haricot sai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