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May 28, 2008

一國兩幣還是兩弊

一國兩幣還是兩弊



港幣和人民幣是現今中國一國的兩個幣制,而港幣其實即是美元變身,因為港幣和美元掛鈎,而澳門幣是與港幣掛鈎,間接也是鈎著美元。


【明報5月12日 社評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自4月10日破七算之後,放緩了連續兩年多的上升趨勢,上周更掉頭向下,到上周五,人民幣匯率雖然再破七算,但有關人民幣升幅放緩的各種傳聞仍甚囂塵上,甚至有內地經濟分析師提出了「人民幣應一次過貶值」的大膽議題。


應該說,人民幣匯率這一輪的回落,既有美元反彈的外在原因,亦有中央有關當局借勢壓抑外間對人民幣單邊升值的過度預期的內在因素,與上周中銀香港宣布上調人民幣存款手續費等冷卻人民幣存款熱潮的舉動,有異曲同工之妙。


人民幣升跌均牽動港人
自從去年下半年以來,人民幣加快了升值的步伐,港元因與美元掛鈎,令本港深受輸入通脹之苦,來自內地的食品等物價大幅攀升,若人民幣匯率升速放緩,飽受通脹之苦的升斗市民無疑可以稍鬆一口氣。


不過,在人民幣的升值過程中,人民幣亦成為港幣的「避風港」,不少港人更願意把手中的美元和港幣兌換人民幣,加上內地人民幣存款利率高過本港,又出現香港資金向內地流動的現象。現在人民幣匯率走勢的逆轉,令這批市民面臨新的投資風險。所以說,人民幣匯率的走勢與香港經濟,甚至普羅市民的日常生活都息息相關。


人民幣升值大趨勢未改
內地支持人民幣放緩升勢甚至應該貶值的理由是,目前人民幣升值已超過可承受範圍,不利中國經濟的短期穩定及長遠發展,內地通脹高企的原因之一,就是由於外間對人民幣升值的預期,導致熱錢流入,造成內地資金過剩。因此,當局應考慮在合適時機採取一次過貶值對策,打消國際社會對人民幣的升值預期,阻嚇外資熱錢的湧入。


不過,中央態度審慎,雖然主管金融事務的副總理王岐山上周五在上海出席金融論壇時表示,必須把維護金融安全穩定放在首要位置,並稱將「強化對跨境資本流動的監管」;但在同一場合,「人民幣匯率改革和資本帳下可兌換」仍是一個主要議題,在討論中,中國銀行副行長朱民就表示,討論匯率改革的時候要「看遠看大」,中國從一個債務國變成一個債權國,人民幣從弱貨幣變成強貨幣,從現在的發展趨勢來看,人民幣有可能成為世界上的國際貨幣和強貨幣。


綜合內地官方近期在多個場合的表態來看,人民幣匯率的大趨勢仍是繼續升值。首先,從購買力平價(衡量幣值的主要指標)來分析,人民幣兌美元價值仍然偏低;其次,中國擁有全球第一的外匯儲備,內地居高不下的物價令央行難有減息空間。從外部環境來看,美元短期雖有反彈的機會,但長線弱勢的格局依然未改。所以,只要不發生大的金融危機,人民幣匯價兌美元逆轉貶值的可能微乎其微。而人為地強迫逆轉匯率走勢,既有違匯率市場化改革的初衷,長遠亦不利中國經濟發展。


儘管如此,人民幣短期反覆的風險仍不可忽視。正如專家所指出,在人民幣匯率改革的過程中,過多關注於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水平,是一個迷思。內地今後可能會傾向建立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的浮動匯率機制,而非現今的以兌美元匯率作為主導匯率。所以外間切勿只看到匯價的變化,忽略了匯率制度和人民幣匯率結構的變化。


官方輿論上周指出,近期人民幣匯率走勢更呈現「雙向波動」(即有升有降)趨勢,充分體現了當局堅持的匯率形成機制改革所遵循的「主動性、可控性、漸進性原則」。由是觀之,在人民幣長線走勢不變的大趨勢下,今後還會不斷重複這類大漲小回的反覆行情,而之前對升幅的樂觀預期,亦需適度調整。


身處中美夾縫 香港處境艱難
對於港人和本港金融監管當局來說,必須認識到,一方面,由於聯繫匯率制度,美元的長線弱勢必定會影響本港的經濟發展,而且會刺激通脹;另一方面,由於香港與內地的經濟關係日益緊密,人民幣匯率的走勢,亦對香港經濟有牽一髮動全身的影響。香港處於當今世界兩大經濟體系的夾縫中,應如何自處?


由於人民幣和美元、港元三者之間並未形成完善的市場機制,令投機者有機可乘。在人民幣匯率改革和美元弱勢的雙重壓力下,如何趨利避害,防範風險,既是個人投資者要留意的,亦是特區金融監管當局的新課題。



上星期美國聯儲局減息四份一厘,香港銀行界沒有跟從,把 prime rate 調低,但定存嘅利息就調低咗,金管局的基本利率,卻照跟減低四份一厘,很明顯銀行賺取更高息差。


人民幣對美元升值,連帶港幣疲弱,通貨膨漲物價sky high,香港人已經麻木了,中國沿海同胞富有起來了,購買力大大增加,內地高質食品需求轉高,以前供應香港賺港幣的,轉為內銷好過長途跋涉輸港,收人民幣好過收港幣,搞到供求緊張。北京中央為保障香港,基本的糧油食品供應不絕,出手逼令國內供應商,優先輸港,中央政策繼續對香港傾斜,你話內地各省市有冇怨氣呢? 此為一弊!


人民幣兌港幣,越來越襟使,港幣貶值,內地人到香港購物,由舊時的金飾珠寶,手錶手袋,化妝品,等等優質高級消費品,轉到加入地產市場,全部現金收購香港住宅樓宇,啲著名屋苑有新盤,連樓都唔使睇,一擲千萬金,最緊要一買一賣要快,因為慢了,將港幣轉翻人民幣又少咗啲,要賺埋差價,樓市急速泡沫化。九七回歸後,所出現的危機隨時重臨,到底幾時到臨呢?一爆煲就好是美國次按咁囉。政府為保樓價,利用高地價政策,減少供應托市,只是別無他法,佢地唔知衰咩?此為二弊!


2008是兇險的一年,人民幣和港幣兩幣,同埋上面一弊和二弊兩弊,祝各位自求多福。


後話: 本文在五一二中午午飯後,草草寫成,想話到晚上就登出,點知同日下午二時廿八分發生了,四川發生了八級的特大地震,到今天已有兩個星期有多,人民幣沒有因為巨災,而發生貶值和恐慌性拋售,顯示中國國情基調,依然良好。


地震發生後,中央各級政府民間NGO,總投入的救災巨額金錢,中央初步答應供養災民三月,但傷殘孤寡老弱,失去了依靠的孤兒,傷殘的,無家可歸的,被遷移的,在這三個月後,還需要中央政府供養。以後幾年,中央政府需要不斷投入資金,重建災區,究竟中央會利用儲備?還是舉債呢?或是提供信貸保證?更可能是三管齊下,這對貨幣供應,息口利率,人民幣幣值,都會有沖擊,有好多變數。


人民銀行大量增加印銀紙??? 2008『鼠年』真是兇險的一年,再一次證明,沒有說錯!


後記:二零壹壹年八月二日~歐智華指若聯匯應與一籃子貨幣掛勾
【明報專訊】港元受制於聯繫匯率,既不能加息,亦要跟隨美元貶值。昨天匯控(0005)行政總裁歐智華在記者會上被問到港元是否應該脫時說,若當局有意改革聯匯制度,可考慮將港元與一籃子貨幣掛鈎,實行有管理的匯率浮動。金管局昨天傍晚即反駁,表明無計劃改變制度,並指若港元與一籃子貨幣掛鈎,透明度會降低。

【東方日報專訊】美元下跌拖累港元匯價,聯繫匯率制度再惹爭議,發鈔行匯豐銀行母公司匯豐控股(00005)的行政總裁歐智華指,雖然香港無即時需要改變聯匯制度,但倘要改動,則與一籃子貨幣掛鈎屬於更佳的模式。金管局隨即重申無計劃改變聯匯之餘,更指與一籃子貨幣掛鈎下,制度更複雜和透明度較低,會失去獨立的貨幣政策。

外幣高企 難作投資
歐智華指,短期內美元仍走下坡,惟目前難以抉擇合適的貨幣作投資,目前歐洲、日本經濟仍然疲弱,惟歐元、日圓、瑞士法郎等貨幣走強,個別亞洲貨幣亦創四十、五十年來新高,而作為美元套息交易的代替品並具備商品元素的加元、澳元更加強勢。

本港聯繫匯率由一九八三年推出至今,經歷多次優化措施,歐智華昨日回應傳媒提問時指,聯匯制度行之有效,令本港經濟環境穩定,雖然並無即時脫鈎的需要,惟他個人認為可以作出檢討,有關檢討應由中港兩地政府和監管機構進行。若真的要作出改動,可以考慮參考一籃子貨幣,而非單一貨幣,另由於人民幣仍未自由兌換,故不應將港元與人民幣掛鈎。

金管局回應本報查詢時指,香港特區政府致力維持行之有效的聯繫匯率制度,並且沒有計劃或打算改變制度。對於香港的細小和外向型經濟,以及作為國際金融及貿易中心,維持匯率對美元的穩定仍然適合香港。

金管速回應聯匯不變
金管局發言人表示,與一籃子貨幣掛鈎的制度並不像與美元掛鈎的貨幣發行局制度般簡單和具透明度。此外,在與一籃子貨幣掛鈎的固定匯率制度下,並沒有獨立的貨幣政策。息率理論上是按籃子貨幣的加權平均而定。

財金界促再優化聯匯
環球經濟變數愈來愈多,建銀國際研究部聯席董事林樵基表示,同意金管局應研究更多優化聯匯的方法,除了可紓緩美元匯價下滑引致的通脹問題外,亦可在金融危機等問題發生時,有更多應對的工具,但他相信,港府短期內不會改變現行聯匯制度。

美國經濟緩慢復甦,林樵基指出,環球貿易以美元為主,即使港元與一籃子貨幣掛鈎,美元仍會佔最大的比重,同樣左右港元匯率大方向。

他指出,如果改變聯匯制度,應該以應對整體金融環境改變為由,而非周期性的經濟原因。

工銀亞洲董事兼副總經理黃遠輝表示,相信金管局一直有檢討和研究聯匯制度,相信如改變,與人民幣掛鈎的方法,屬於可配合中港兩地經濟情況和被市場廣泛接受,但先決條件是人民幣可自由兌換。

渣打香港經濟師徐天佑指出,聯匯制度限制匯率風險,令到交易成本亦隨之減低,料未來十年,聯匯不會有太大改變,若擴大至一籃子貨幣掛鈎,將增加港元被衝擊的機會。





伸延閱覽:
鼠年『兇險』的一年
宋鴻兵所撰寫 《貨幣戰爭
歐智華倡港元鈎一籃子貨幣 雅虎新聞網
聯匯應與一籃子貨幣掛勾 雅虎新聞網


6 comments:

梁巔巔 said...

鼠年.... 唉..... 冇錯, 真係兇險, 極度兇險嘅一年.....

另方面, 未來廿年, 人間樂土少見.

梁巔巔 said...

"iii)啲公子們新聞不嬲我都少留意,你咁清楚,巔巔兄是曾經伺候過,郭,李 和 劉 『三家』的公子們?"

唔係喇~

係咁啱有兩個朋友, 一個係某超富近身保鏢, 一個係助手啫.

the inner space said...

巔巔兄:

上一個鼠年 1996年,好多人趁回歸前,搬離香港,E+返哂嚟。

那處才是人間樂土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巔巔兄:
有關公子的回應,搬了返去原,本談『接班問題』欄目。

梁巔巔 said...

"那處才是人間樂土呢?"

總之剩番好少好少.

The Inner Space said...

巔巔兄:
物以罕為貴,樂土以串金來計,睇我等窮人,今世都沒有樂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