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February 08, 2008

鼠年『兇險』的一年



六零年的東京奧運,標誌日本由戰後的蕭條,開始起飛,經過二十年到了八十年代, 日本憑著對美國龐大出口逆差,積聚了龐大的美元,主要投資在美國債劵。


日元對美元由基本的360對1,到了驚人的80對1,日本的新力集團,一舉買下了哥倫比亞電影公司 ,日本三菱集團買下,紐約的地標洛克斐勒大樓,日本人巨資購買梵高的名畫。 東京的地價是天價,買棵蔥貴過我地買一公斤菜,日本人的假期因為日元之強,愛國的日本人,情願到國外旅遊消費,都選擇不留在日本,因為同樣的日圓在國外,好使過在本國消費。


日本人的氣焰高得可以,寫了本書叫『日本可以說不, 、SAY NO!』(「NO」と言える日本),,還有出埋續集,『日本可以說不, SAY NO! 2』。


日本製做的產品,包括,家電 以至汽車,在日圓高企下,運到外國變成了很貴的貨物,國外消費者根本買不起,漸漸日本經濟,由騰飛變成『硬著陸』,好在日本人底子厚,單靠國內消費,捱了過去。




中國呢? 改革開放三十年了,成為世界工廠,國內環境污染嚴重,對美國出口嚴重逆差,被美國要求把人民幣升值。 由于香港港幣和美元掛鈎,不用翻查人民幣對美金的升值,祇看看港幣對人民幣的貶值,就知道升了幾多。 不計早期的黑市價,港幣由 1 對 1.06 到今時今日,壹港元祇能換到九角二分人民幣。 弄到香港百物騰貴,乃因無論是 柴米油鹽醬醋茶,衣食住行,到充分倚賴大陸的供應。


中國又學人寫了本『中国可以说不』,咁美國會否又拿對付日本的貨幣政策,強逼人民幣升值,并且利用經濟手段,打擾、打擊、打敗中國的崛起呢?








【明報專訊】「陰謀論」三個字往往具有貶意,一般情況下,說某某人以陰謀論分析和議論事情,便猶如說其是無中生有,又或是立論只基於想象。《金融時報》近期便有文章以「貨幣陰謀論」來評價近月在內地熱賣的一部著作——《貨幣戰爭》,稱這本書充斥着奇談之論和胡言亂語。


有趣的是,從「陰謀論」看事物,卻又往往能提供一個獨特的視角,可將一些看似無關的事情串連一起,並呈現出具說服力的解釋。


銀行家操控重要金融機構
由曾在美國金融機構任職的宋鴻兵所撰寫的 《貨幣戰爭》,主要是說現在的重要金融機構包括美國聯儲局和國際結算銀行等,其實背後都受到一批私人國際銀行家所操控,且其歷史長遠。

而在「私利」的目的推動下,國際銀行家藉著操控貨幣和利率等工具而翻雲覆雨,製造了多場金融危機如1929年的美國經濟大蕭條,甚至資助德國希特勒發動戰爭,以至催生和刺破日本的經濟泡沫等,從各種危機中擷取財富。而在近200多年的多場金融危機中,竟同時伴隨著多次總統遭暗殺和戰爭,這只是偶然的巧合,還是真正存在着陰謀?


美貨幣政策控制權在債主
宋鴻兵舉例,聯儲局看似是美國中央銀行,然而在上世紀初成立之時起,這個由12個聯儲分區銀行持有股份組成的機構,有關分區銀行都是由一些大資本家所控制,並且以美聯儲紐約銀行為最重要的持股人。即是說,美聯儲主席雖由總統所委任,但實際股東卻是私人資本,則其所制定的貨幣政策,又豈不會以大型私人銀行的利益為優先?



更有甚者,美國貨幣制度建設初期,已被銀行家游說不以實物作儲備,而是代之以債務票據作為發行貨幣基礎。如此,國家的貨幣政策便由債權人(銀行家)所操控,及至美國金本位制度被揚棄而採用「法定貨幣」(fiat money)制度,中央銀行便變成猶如完全私有化。


要避免人民幣債務化
宋鴻兵指出,隨着中國金融業開放,國際銀行家也會把握時機「進兵」中國,而中國貨幣制度的最大危機,正正在於不論學者或是金融政策決策者,大都缺乏了貨幣的「戰爭」意識!


《貨幣戰爭》一書指出,以貨幣為武器,往往較軍隊和大炮的威力更大。控制了一個國家的貨幣政策,便也等同控制了這個國家的經濟、政治和法律。因此,中國切記要避免貨幣債務化,如此便等同將貨幣政策的控制權拱手相讓。


究竟《貨幣戰爭》只是一部以「陰謀論」作幌子的假大空著作,還是一部有根有據,值得關注的一家之言?讀者自可有本身的評價。不過這樣一本小書,就連國家發改委金融司司長徐林及中國社科院研究員張宇燕也願意撰文推介,則自應有其值得閱讀的地方,也反映了中國金融界對貨幣政策具有一定的危機感。





零八年八月也是北京舉行奧運,中國投放在辦奧運的人力物力龐大,是共產黨向全世界宣傳中國的崛起,雖然中共打著『和平崛起』的旗號,就算中國願意和平共存,別的國家在暗裡,可同意中國崛起於世界呢?


人民幣會否重蹈日圓的覆轍,中國的底子沒有日本一般厚,一場五十年一遇的暴風雪,把中國脆弱的一面暴露出來,人民的『軟件』追不上『硬件』,中國的人口超過任何一個國家,全國生產總值GDP,還未超過人口,只有中國十六分之一的『德意志聯邦共和國』,人均了的財富變得很小,不用真正戰爭,只要利用經濟手段,把中國攪亂,中國人一亂,就自取其辱。


祇看看在廣州的民工回鄉潮,一個在華中的雪暴,就令到地處華南的廣州,要花費幾多人力物力,去處理上百萬滯留的民工。 中南海諸公諸婆,空群而出到各地,明為探訪慰問打氣,暗裡是督促土王帝,妥善處理,防止發生亂象。


害人之心不可有,


防人之心不可冇!




今天是年初二『開年』,是商家們祝愿一年經營順利,希望有一個好的開始,但經過過去數週的股市大起大落,美國瘋狂減息挽救經濟,次按還未見底,形勢確是令人憂心、擔心、提心吊膽。『鼠年』的香港,大陸,世界,現眼見到的是,港息低企,匯率疲弱,通漲惡化,出現負利率,為了保值,港人瘋狂投資房地產,樓價開始泡沫化,還沒顯現的,除了『次按』會進一步、二步、三步惡化,拖累全球經濟,美國一邊減稅,但又靠『借錢』打伊拉克、阿富汗的反恐戰爭,赤字國債繼續累積,後果會是點,我唔識睇。

今天是年初二應講啲吉利語,謹祝:『今年大賺』,希望有危就有機,但這一年將會是『兇險』的一年。



伸延閱覽:
曾在美國金融機構任職的 宋鴻兵所撰寫的《貨幣戰爭



5 comments:

aulina said...

希望今年兇極都唔太難過啦……

The Inner Space said...

娜姐:

恭喜恭喜,歡迎來訪,新春快樂.

唉!就算低息,供多一層樓?非能力所能及,
又唔敢加入炒股投資行列,因為市場兇險,
加上負利率,只有被通漲蠶食。

我等小市民,高唔夠人高,低又無夠人低,
夾在中間,真係唯有講句 『悲哀』!

aulina said...

錢少d唔使諗咁多唔係應該仲開心咩?:P

(日日有睇rss,冇入嚟留言啫,你知你講d嘢咁深……)

The Inner Space said...

娜姐:
不境中國人都有儲畜習慣,情願
食少啲,着少啲,使少啲,
雖然少少都留返啲,唔會 paycheck to paycheck,而且不合格攞失業救濟金。

但呢啲少少儲畜,畀通漲同負利息蠶食埋,
豈不悲哀!

The Inner Space said...



娜姐,多謝 日日用 RSS
嚟睇我發牢騷!

但我冇setup Feeds RSS Atom 個播!
你可以單方面setup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