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aturday, September 26, 2009

國慶系列:談《一位女性總理》

國慶系列:談《一位女性總理》



她是來自東德的”量子“科學家,現任 德意志聯邦共和國 Kanzler
總理: 安格拉 默克爾 女士。


【維基百科】默克爾生於漢堡,名叫安格拉·多羅特婭·卡斯納(Angela Dorothea Kasner)。默克爾 Merkel 是她第一任丈夫的姓氏,離婚後保留下來。她父親是一位路德教會牧師,在她出生後不久,由於父親從教會接到新的任命,全家移居民主德國東柏林以北80公哩的 Templin市。

她在那裡完成初等教育,在萊比錫大學攻讀物理學(1973年-1978年),之後在科學院物理化學中央學會工作學習(1978年-1990年),後來取得博士學位,研究領域是量子化學。

1990年12月兩德統一後,她成為科爾內閣中婦女青年部部長。1994年出任環境和核能安全部長。前東德的生活背景給她帶來不少好處。她作為牧師的女兒,並在每間屋子都可能存在東德公安告密者的社會裡度過生命的前36年,養成了很好的掩飾或控制情緒的能力。

除了德語外,默克爾會說俄語與幾近完美的英語,當人家評論她身為東德人(Ossi)的背景時,她說:「真的有話可說的人,是連化妝(掩飾)都不需要的。」



飽受金融海嘯的德國經濟,復蘇還祇是一個希望之時,全國剛巧到期大選,默克爾女士就要先為自己的政黨,為了將來可以繼續執政,除了要為選舉來奔波全國各地,演說、做勢、辯論、拼搏,大選前夕還要飛到美國匹芝堡,出席G20元首會議,之後急急趕返德國,因為明天廿七日,便是德意志的全國大選日子。至于我們的胡主席也需要回國,中國的六十週年國慶還有幾天就舉行,不能繼續外訪。


首次令我留意到這位 Angela Merkel 女士,是讀到“李怡”的文章結集:『李怡-放逐』,內面有一篇文章:“最有權力女人的謙卑”。 文內提及默克爾女士訪問中國時,幾宗軼事,節錄如下:


默克爾星期二在訪問北京後,來到她首次到訪的南京。她下榻索菲特銀河酒店。她入住的並非總統套房,而是一般套房。先遣人員一個月前曾到南京作安排,他們認為四百多平米的總統套房,總理會覺得太奢華,故選擇七十平米的一般套房。總統套房比一般套房貴二十倍。。。。。

星期三吃早餐時,默克爾謝絕去專門為她準備的索菲特會所,堅持和一般住客一起到西餐廳用餐,而且不進VIP房,而是和住客一起在大廳吃自助早餐。她謝絕服務員為她服務,堅持自己到自助餐桌拿食物,並自己動手切法式包。。。。。

這時,發生了一個小插曲。在取包時,默克爾不小心將一片包掉在地上,服務員連忙上前要幫她撿起掉換,但默克爾用手勢阻止,她彎身撿起包,放進自己的餐盤。。。。。


幾件小事卻反映出 默克爾女士,本身是怎樣的人,說她假惺惺做戲?她沒有需要罷,不竟她身在中國,而不是她的德國。


李怡又引述:默克爾這個不經意的動作,在大陸網民中引起強烈反響。反應有兩方面,一方面是稱讚她是「好總理」,另一方面是嘲諷她「小氣」、「寒酸」,但後一種說法實在是正話反說。

正面反應的留言是:「有這樣的領導人是國家的福氣。」「感動,佩服,了不起,德國人民的驕傲。」「受過苦的東德人(默克爾是東德人),我向你致敬,你對得起天,對得起地,也對得起自己的良心,這就是平凡而偉大!」

正話反說的留言是:「村長也比她牛十倍。」「可見西方社會正處在水深火熱中,那比得上天朝和諧盛世?」「以鋪張浪費為榮,以勤儉節約為恥。這足以證明咱河蟹(普通話「和諧」同音)社會要比『萬惡』的資本主義社會好五倍。」「這麼小氣?為甚麼不學我天朝,戴上幾塊表,榮上幾個恥?」「貪官們看到這些消息,更加堅定了搞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信念。中國特色的社會制度才是他們的天堂!」



Well 去年,中國在北京辦了一個最昂貴的奧運會,下一年,上海就要舉辦世界博覽會。近日看電視新聞特輯《六十年家國》~硬道理,配合上海市這個博覽會,中國興建《京滬高速鐵路》,連接北京、南京和上海三大城市,在南京附近的大勝關長江大橋,全長9,273米,主橋長1,615米,大橋為六跨連續鋼桁梁拱橋,主跨2×336米,連拱為世界同類橋樑最大跨度,橋上有六條火車線。而終點站在上海虹橋區,所興建了虹橋站其實是一個交通交匯中心《上海虹橋交通樞紐》,政府向居民徵地,對居民的房屋採取:“先拆掉,後處理!”的方針,這便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回說文章,李怡繼續說:無論是正面反應,還是反諷式的反應,實際上針對的都是中國的現實。一個號稱平等的社會主義國家,一旦加上「中國特色」,就變成一個將人分成十等的社會。社會主義號稱生產資料(土地、礦山等)公有,然而政治權力卻是私有的,由打下江山的執政黨擁有所有權力,再等級授權向下分配。。。。。

社會主義國家從不實行由人民投票授權的權力公有制。近十多年的市場化和向私有制轉型,過程也是由掌政治權力者將號稱公有的國企名正言順地轉移到子女、親友、部屬手上。中國一切弊端的根源,就是這種權力私有制。。。。。

在中國,黨、國家、政府各級領導人,都是高踞於百姓頭上的特權階層,對百姓予取予攜。也因此,老百姓見到默克爾這種民選總理的表現,才會有震撼反應。。。。。

然而,只有權力公有的社會,掌權者才不會把自己置於別人之上;而權力私有的社會,掌權者則理所當然地要把自己置於別人之上。



十一國慶在即,是建國六十週年,胡錦濤主席將會和國家領導人,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閱兵,近日已經在不同的媒體上,廣為報導,有禮炮,有飛機,有火箭,有大炮,有軍隊方陣,有儀仗隊,有花車,有學生的方陣,當然一定有“煙花”匯演,向全世界展現“華夏”大中華大國風範,宣揚新中國建國六十年,凸顯改革開放三十年的成就。


以上的是官方的豪華浮誇,而中國民間呢?先富起來的一群中國人,普遍把“有錢”視為有“權力”,有錢就”大哂“,近年來無論在內地,在港澳臺灣,甚至在國外歐美,財大氣粗,奢華浪費,老子就是“有錢”,有錢便有理,你要賺”老子的錢“嗎?就要奉承老子,有時更無理取鬧,極盡表現“暴發戶”嘴臉的例子,隨處可見,撫拾皆是。


是《唯物主義》蓋過《唯心主義》,距離《有權力者》能做到《謙卑》還差很遠。



伸延閱覽:
Angela Dorothea Merkel 維基百科
安格拉·默克爾 維基百科
德意志聯邦共和國 維基百科
'Merkel factor' could decide German vote BBC.co.uk
最有權力女人的謙卑 李怡 谷歌搜尋
最有權力女人的謙卑 李怡 Nextmedia
六十年家國 無線電視
京滬高速鐵路 維基百科
南京大勝關長江大橋 維基百科
虹橋交通樞紐 維基百科
虹橋綜合交通樞紐 維基百科
上海虹橋交通樞紐成為泛長三角一體化重要平台 新浪網
大虹橋藍圖~虹橋交通綜合樞紐進一步促進上海發展 世博網


我的舊文:
國慶系列:《遍地芳菲》訣別
國慶系列:薊城 幽州 北京


6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有時我會想這樣權力、物質凌駕一切的現象,
究竟是社會主義發展下的產物,
還是一早植根於中國人的心裏呢?
是共產黨近幾十年硬銷經濟開放下的結果,
還是中國人的劣根性呢?
觀乎公共產黨來到中國之前,
這現象亦已存在了,
要面子、愛奢華、愛充大頭鬼根本是中國人特色之一,
什麼"天朝大國",
今時今日還有人用這種言氣來自誇自擂,
聽到讓人作嘔,
亦反映出他們還存有封建時代的奴隸劣根性,
這些只是一群只看權力、金錢的庸俗匹夫,
根本没有從現代社會中吸取半點民主、自我、自思的學問!
這些人在國內有不少,
這正我是憂心的地方!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你所提出的頗為 intriguing,是先天與生俱來的呢?還是後天培養而成的呢?
一時答不到嘴,希望有那一位仁兄仁姐,有想到的,有研究的,可以發表一下!

新鮮人 said...

我想是文化背景積習而成的!

微豆 Haricot said...

>> ... 共產黨來到中國之前,這現象亦已存在了

I notice that some of the old movies and books released before WW II (such as【三毛流浪記】) often portrayed the upper class as "filthy rich" elite. Many historians have also suggested that the exploitation of the poor by the rich ruling-class in the pre-war period was one of the reasons why the communist swept into power. While I don't think China has come full circle on the eve of its 60th anniversary, there are indications that the behaviors of some "newly rich" 暴發戶 are of the wasteful and excessive kind. I just hope those are the exceptions rather than the norm.

>> ... 是先天與生俱來的呢?還是後天培養而成的呢?(i.e. Nature vs nutured)

It's definitely NOT genetic because many Chinese Canadians born here in Canada are not like that at all. These behaviours are value-based and are shaped by one's family, community and society.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我就較偏向相信這些都是與生俱來的,祇是有些人的還處于冬眠 Dormant,有些人的卻被喚醒了活躍起來。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兄:人之初性本惡!祇要看看還未經教化的嬰兒,雛兒,幼童,便可見一班。

在中國國內出生長大的中國人,和在外國出生成長的華裔,之所以不同,是因為透過後天:不同的價值觀、不同的公民教育、對財富的不同理念、社會責任,法治精神等等,經過日積月累的塑造而成。

在國內所有自私自利不擇手段自肥被視有辦法有作為有能力,在香港就粵語化稱之為“醒目”,將所有的劣根性,通通喚醒了,美化了及切底的實行了。反之在外國成長的華裔,灌輸了法治,紀律,責任等等,把劣根性疏導了。

以上是我的愚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