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aturday, November 26, 2011

那些年 。。。。。初生之犢

那些年 。。。。。初生之犢



《初生之犢》
【釋義】:剛出生的小牛,比喻單純或勇猛的青年人。
【出處】:先秦·莊周《莊子·知北遊》:『德將為汝美,道將為汝居,汝瞳焉如新生之犢而無求其故!』



遺堪

我當初入行,公司裡其他部門,有很多年輕貌美靚女女同事,念會計本科的我被派到內審部門學習,老闆有命做內審專業,至緊要維持獨立本質 independence,切忌讓別人講閒話。因此有一次我在言語上,傷害了一位好女子一位女同事,至今仍然覺得好唔好意思!


事源我新入職時,公司人事部一向有做一個為期兩週的迎新 orientation program,讓新入職的同事認識公司每一個部門的基本運作。我和那靚女同事屬同期入行,大家都是新丁被編在一起,兩週來的朝九晚五,相處得比較熟絡,之後分配到公司不同部門辦公。偶然在公司內和街上遇上靚女,都有傾有講問候幾句近況,不過僅止於如此,沒有單獨約會過。


但個一次去到靚女工作部門做內審,雙方老闆互相介紹雙方同事認識,但這位女同事卻說早已認識我在先,而且頗為熟絡,他的老闆當然說好,相熟就更佳喇,絕對無問題!但我的老闆卻塊面都黑埋(一瞬間啫),我唯有講了些說話澄清一吓。


但當時後生細仔,說話唔夠圓滑,言語上傷害了別人。。。。。。。至今仍然遺堪!



虛榮

我初初出道派到內審做 Internal Auditor,IA 部門是全用 Mac 麥金托殊 Environment,在公司有座檯的 Macintosh desktop computer。另外,每個小卒都獲配給一部 PowerBook 140,方便外勤出 Job 使用,高級的就配予 170 model。


若有工作需要,部 PowerBook 是可帶回家,公司絕對無問題。不過,九十年代中,手提電腦還未算很普遍,每天上下班,一手緊握 briefcase 或 “苛秩佬”文件箱,另一手中拿著一部 PowerBook 上落班(個套有蘋菓 Logo),在公共交通工具,巴士,渡輪,MTR 上,打開電腦在玩接龍 games,絕對可以可以令人另眼相看,型仔過型仔!


出 Job 到亞太區做內審,也是手提帶埋上飛機,機場的 security 見到帶電腦上機,都面上羨慕不已,詐詐啼啼打開來 Test吓玩吓,的確連招呼都有禮些。就算入到航空公司的 VIP Lounge 等候登機,都鮮有見到頭等客商務艙乘客,攜帶手提電腦把玩,讓我這個窮家小子,活在虛榮之中。



尷尬

我當初入行是由內審做起的,部門包攬公司整個亞太區的分行 and 附屬公司的內審,香港的一月份天寒地凍,卻被派到去天時暑熱的澳洲紐西蘭做內審 Job。


做內審工作需要坐響辦公桌前,面對面同 auditees 佢地傾公事,要 update flowchart,又要填 ICQs,要查賬單又要睇報表,有唔明處大家研究討論。哎唷!啲鬼妹仔佢地企喺對面彎腰撫身,指指點點報表上啲 Data 時,佢地件上衣衣領又大又闊,又有些會扣少兩粒鈕,果陣時最緊要最緊要最緊要集中精神,眼神要望著啲報表心無旁騖,無謂急需要坐下來傾,咁就尷尬死喇!!!


臉紅

續上。。。。
咁做內審時常都有嘢要問架嘛,問完後永遠梗又有下一次,又有嘢要問時,咪叫啲鬼妹仔女同事唔好企對面勒,唔該請過來我側邊先,才慢慢解釋給我聽,啲鬼妹仔比較開放呱,企得好 close close,咁右邊拿著一份報表,又轉去對左邊個份報表,又去翻查擺滿辦公桌上啲 Files,偶然有些身體互相碰撞在所難免,頻頻說 excuse me,跟著我就退開些,佢又好心行返埋些。


當年年輕面皮薄,個心卜卜喺處跳,整塊臉紅都面嗮,出現此等事情,“本能”非我所能控制也,不過次次咁攪法,遲早棧攪殘我啫!




初生之犢唔識世界,對人對事拿捏不準,待人接物未夠週全,偶然闖小禍難免,好在沒有闖過大禍巨禍,是鍛煉成長的一個過程,那些年 。。。。。。。。不堪提矣!



後記:
做亞太區的區域內審,有機會去到不同 location 做 audit,既可以面對亦可多了解不同的 people and environment,雖謂全世界的會計審計都有共同的 GAAP,不過還有 parent company 所屬國家特有的條例,再加上每一 location 本地不同律例,當要做 compliance audit 時真的很攞命,不過論 exposure 方面之廣闊,認真夠嗮數,辛苦得來獲益良多!


每次出 Overseas Job 可在外地短住數週,工餘的晚上加上週六週日,可以趁機遊覽名勝古蹟名山大川,做完 Job 後,多留一兩個星期旅遊亦可。體察一吓當地風土民情,經歷一吓不同文化風俗習慣,品嚐各地不同的食制和各異的烹調方法的美食,讓我這一個窮家小子開開眼界!



後後記:

2014-12-15
雪梨市 Martin Place 馬丁廣場 Lindt Chocolate Cafe 發生挾持人質事件,結果造成兩位人質死亡,挾持者自己也遭警方擊斃。





Martin Place 是 嗜悲 當年到海外澳洲雪梨市公幹時,愛在中午午膳吃三文治常去之處,公司分店就在 Sydney 中環 George Street,距離 Martin Place 數步之遙,那裡的地下街 food court,有位大媽賣三文治給料很慷概,sliced 火腿火雞胸肉疊起成吋厚,好吃!


拿到三文治再買杯咖啡後,就和一般雪梨白領們,坐在 Martin Place 的長椅上,在和煦陽光下享用午餐,紓解整個上午搏殺的辛勞。


Martin Place 是沒有行車的街,是行人專用區,漸漸變成一個廣場,故此行人熙來攘往,可以看看美少女行路經過,那事發咖啡店不知有沒有幫襯過呢?


May the two died hostages RIP!






10 comments:

Ebenezer said...

哈哈,再爆多D、詳細D嘅「見聞」嚟分享吓啦。

做Audit呢行,你遇過嘅千奇百怪豔事,點會止咁少呀?

the inner space said...

Well 以便兄:當年瘀事不勘提囉!

初生之犢血氣方剛,基於 audit professionalism 必須強壓下來,應該是很傷身的啊,不過總算都撐過去了!

Ebenezer said...

你又不是和那部門主管好有交情,又不是曾經在這個部門幹過事,你只認識一位部門中的新人,況且你當年都是新人,你都有主管睇到實你D working,因此沒有甚麼大不了。同一個Auditee被我Audit過幾次後,佢都會話同我熟架。

你當年見你老闆黑面,可能諗多咗喇。

如果可以再來,你應該同個女同事講:「我會公事公辦專心做好呢個Job,之後,請讓我繼續喜歡妳。」

魔術師 said...

你梗係學左田二少果句:

我同佢唔係好熟!

五珍 (Jan Ng) said...

聽你說做audit好像很輕鬆似的,以前每年auditor來我公司audit,都是朝九晚十二,做到不似人形。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哪位 chief internal auditor 舊老闆早有聲明要 strictly independence,佢之後真的搵我入佢 Office 照過肺架!

我和那位美女沒有私下交往過,又當時雙方十幾廿人棟響度,故此兄台代作的那段話實在用不著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麥捷遜兄:哈哈哈哈,我沒有田二少的急才!

the inner space said...

Jan Ng, 做內審的有時也需要朝九晚九,不過就沒有做 statutory audit 咁 rigid。但在外地 location 的內審,因為要上報當地的監管機構,雖然申請時已經預鬆啲日期,但若有特別發現需要加碼 extension,就要再申請批核,為避免驚動啲官方機構,所以也要趕 job,朝九晚十二並不算罕有。

Anonymous said...

Haha, more juicy stories !!!

Haricot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這都是年少無知的遺勘面紅尷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