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December 12, 2008

悼佛利民 悼自由經濟主義



自由經濟主義的巨擘,1976年諾貝爾經濟學得獎者 Milton Friedman 或大教授親自給他改的譯名:米爾頓·佛利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去世,到今剛剛是兩年多一些。


二零零六年尾,正是全球自由經濟崩塌的開始,HSBC 在2007年初首先發出盈利警告,話他們對『sub-prime mortgages 次按』撥備需要增加。就此兩年間自由經濟切底一敗涂地,不贅!Milton Friedman 米尔顿·弗里德曼 若是遲死兩年,知道這兩年間美國和世界經濟的發展,他一定是死不瞑目罷。


12月6日 明報論壇翻譯:美國《華爾街日報》12月3日 評論文章
Economists Have Abandoned Principle
作者:Oliver Hart (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
Luigi Zingales (芝加哥大學布思商學院金融學教授)


經濟學家放棄了原則
明報專訊人們會記得今年,不止因為發生了美國史上其中一次最糟糕的金融危機,也因為經濟學家們放棄了他們的原則。以往經濟學界的共識是,政府選擇性地干預經濟是一件壞事。但在過去12個月,這個信念卻被粉碎。

擁有一支出色經濟學家團隊的奧巴馬政府,將會有一個黃金機會,把國家導入正軌。我們相信,國家要往前走,政府得採納兩大原則:

1. 只有在明顯看到市場失效時,政府才出手干預;

2. 政府的干預手段,對納稅人來說必須是成本最低的。

如何將這兩大原則應用到當前危機呢?首先,市場經濟具備應對難關的機制。以破產為例,它常常被視為死亡的一種,但那是誤導的想法;破產其實是公司(或個人)重新開始的機會。一間陷入財困的公司,會面對債權人清盤的危險,但破產保護卻讓它得以暫緩面對清盤的命運。

同時,這做法也為債權人提供一個機會,弄清楚該公司陷入財困,究竟是因為交惡運還是管理不善,進而才決定該怎麼辦。政府繞過這個過程而逕自出資拯救,不啻是危險的:政府真的知道,這家公司值得救嗎?

破產機制的有效例子並不難找,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接管銀行的程序,就是一個。當一間銀行出事,FDIC就會按破產代管做法,接收其產業,嘗試找尋買家。每次進入這個程序,涉及的銀行存款客戶都可得回全數的款項,也可以在任何時間存取他們的錢。這個制度一直行之有效。

從這角度看,我們不禁要問,讓貝爾斯登、AIG、花旗(還有將來的通用汽車)接受破產代管,又或者申請破產保護,究竟有何不好?一個常見的論調是,這些機構身繫大量複雜的利害關係,任何一個宣布破產,都會牽連廣泛、癱瘓整個體系,導致更多破產。

按這說法,AIG當然要救,因為它賣了數以萬億美元計的「信貸違約互換合約」(CDS)給摩根士丹利,而後者就是憑著這些CDS,來對著與其他伙伴的交易;一旦AIG破產,摩根士丹利就會頓失對著的保護,令它和其他交易伙伴陷入不穩的險地。

協助第三者而非財困機構
這個論調有其正確之處,但按這道理的應得結論是,往前走的最佳方法,是協助第三者而非陷入財困的公司本身。換言之,政府不應該拯救AIG和它的債權人,而是應該保證AIG會對摩根士丹利(以及其他買了AIG保險的人)履行義務。

這個做法,能夠在萌芽點阻止骨牌效應的出現,而且相對於拯救整間AIG,納稅人要付的成本可能會低得多。這樣做,政府也不必就AIG是否能生存下去發表立場,破產法庭自會作出判斷。

最後,這做法也可令道德爭議減到最低——AIG固然要為自己的財困負責,至於它的生意伙伴是否也該受教訓,卻沒那麼明顯;協助這些第三者,不會產生「厚待壞孩子」的效果。

相同的原則,也可以應用在房地產市場。許多人曾以為樓價永不會跌,因而作出了財政決定。但這些昔日的錯誤,並不構成市場的失效,所以要政府支撐樓價是沒意思的。

倒是按揭的再談判機制,勉強說得上是出現市場失效。許多按揭借款人,都無力改變按揭的條款,但現時的經濟狀況,卻是他們最初訂立按揭合約時無法預見的。

政府要是出面協助他們再談判按揭條款,就有意思得多了。



米尔顿·弗里德曼一直認為,香港是全球最能夠實踐,他倡導的自由經濟理念,政府積極不干預政策 Laissez-faire policy,是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 但在二零零六年十月,回歸後的香港特別行政區,首席行政長官曾蔭權說,『積極不干預』政策政府早已多年沒有提及,用『大市場,小政府』來形容政府現時經濟政策的取態,相信更符合現實。


『自由經濟論』的老祖宗 米尔顿·弗里德曼,在 October 6, 2006《華爾街日報》撰文批評曾蔭權的說法,無疑宣告了『香港自由經濟模式』已死 Hong Kong Wrong,批評香港放棄積極不干預政策。


當年只是一個小香港,Milton Friedman 已經要親自提戈上馬。 自零七年頭至今,整個美國,成個歐洲,甚至全世界,自由經濟切底潰敗,若果 Milton Friedman 泉下有知,定要從棺材跳出來,再撰文千篇討伐,但又有誰還會理睬 Milton Friedman 呢?零六年 Milton Friedman 的葬禮,冠蓋雲集,萬人景仰,極盡榮哀,佢都算死得著時囉。


後記:
翻讀了幾篇別人的文章,覺得『自由經濟主義』,『積極不干預政策』,很多時被連埋『放任主義』一起,叫『自由放任主義』。現代做人父母的,都讓囝囝囡囡有著較多自由,但見到有跡象行歪了,就會盡早抖正,納入正軌,沒有任由他她繼續自由發展下去。所以『自由經濟主義』,『積極不干預政策』不應等同『放任主義』。由『自由經濟主義』,『積極不干預政策』變成『放任主義』,攪出大禍,政府監管機構是要負起,失責、失職的責任。


後後記:
最新的消息是傳出,美國眾議院通過 $140Billion auto bailout package,但共和黨可能在參議院,不會贊同撥款拯救三大車廠,《CNN》Republican opposition cast doubt about the bill's fate in the Senate later this week. The carmakers might never pay taxpayers back for the loans, 因此這等同國有化云云。


後後後記:
CNN》Auto bailout bill dies in Senate,美國十一號晚上,參議院正式以 52-35 vote followed the collapse of negotiations between Senate Democrats and Republicans seeking a compromise,因未有足夠所需要的60票,法案被否決了。恒生指數中午收市報14537點,跌1076點。


伸延閱覽:
經濟學家放棄了原則 明報 12月6日 論壇
Economists Have Abandoned Principle WSJ.com 華爾街日報 12月3日
香港放棄自由經濟了嗎? 鄭經翰
香港模式的夭折~米尔顿·弗里德曼 大紀元
Hong Kong Wrong~Milton Friedman opinionjournal.com



我的舊文:
市場經濟的盡頭
用一籃子商品為港幣下錨
轉載:讓黃金與美元重新掛鈎



12 comments:

imak said...

今時今日美國的Bailout, 是凱恩斯學說的發揚光大, Clinton Obama 也是其粉絲! 死火!!!

"了解面對經濟進一步惡化,美國候任總統在財赤纍纍即財政捉襟見肘政府「莫財」的條件下,亦要大增公共開支以刺激經濟,奧巴馬說得豪氣:「即使令財赤短期內惡化亦在所不惜!」"

imak said...

btw, auto bailout 又否決了!!! 又拖累港股了............(本來彈得好地地架嘛!)

新鮮人 said...

看imak今天有所損失喎! =p

否決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車廠工會不贊成將人工和福利減至美國日產車廠水平喎,
仲話要減都三年之後喎,
三年之後畀個官佢做好無?
佢哋都白白哋痴嘅,
時到今日都唔肯同渡難關,
等車廠摺埋攞失業津貼囉,
最賤係影響埋全球經濟嘛,
累人累物呀!

imak said...

鮮... 小數目姐... 玩少少博反彈執多少過聖誕嘛! :p

收買佬 said...

經濟學上的乜乜物物主義﹐都唔能夠絕對的﹑死牛一邊頸0甘應用。等於冬天著大褸﹐夏天著短褲﹐要因事應用。家陣自由經濟主義唔work﹐個人覺得無乜問題。而當年官府入市打大鱷﹐個人覺得好對好正確﹔若然有經濟學泰斗認為0甘係錯﹐他可以去eat banana矣。(唔明點解經濟學特別多一本通書看到老唔轉灣的茂茂。)

收買佬 said...

本埠同星州要行自由經濟﹐係因為本身個體系by default太細﹐太多幹預或tariff﹐個城市既經濟好難會搞起﹐因此一般人視干擾為洪水猛獸。但中/美/俄這類唔同﹐呢d 國家係玩得起干預的。

呢幾十年太放任啦﹐家陣加強監管﹐係好事。

新鮮人 said...

re imak,
我都希望聖誔前有得再"彈一彈",
咁就人人開心過聖誕啦! ^0^

the inner space said...

Imak 姐:
凱恩斯的《通論》在大蕭條時代出版,政客祇攞咗 macro 個 part,利用 fiscal policies 和 monetary policies 來抗蕭條 recession,攪出 Keynesism 就等同 今天的 bailout,利用政府投資,放鬆銀根,增加貨幣供應。 今年的 Nobel Prize economics 就選擇了被認為是“新凱恩斯主義”(Neo-Keynesism)代表人物的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格曼(Paul R. Krugman)為得獎人。

我好同意你的所說的:Obama 也是其粉絲! 死火!!! "了解面對經濟進一步惡化,美國候任總統在財赤纍纍即財政捉襟見肘政府「莫財」的條件下,亦要大增公共開支以刺激經濟,奧巴馬說得豪氣:「即使令財赤短期內惡化亦在所不惜!」"

我今晚會有新文登出,請參與討論,多多指教!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imak 姐:
彈就一定會彈吓嘅,唔喺啲大鱷點將啲小投資者吸引入市,釣唔到大魚,執返啲魚仔魚毛,多多少少都有啲進賬。
一天未埋單,都是賬面上損失,睇定啲大鱷點舞個市,小投資者都可以有斬獲的。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工會收受工人每月收入若干百份比作會費至可以運作,工會裡面有很多人靠搞工運當職業,養妻活兒,交租供屋,每年定時飛去渡假聖地,開國內工運會議,參加世界性的共會大聚會 conference架。

政壇有政棍,工會內有工棍,工人收入少了,工會冇錢攪嘢,就算會員啲工人願意減,啲工棍點會願意減少自己嘅利益呢? 班工棍劫持工人做人盾,實在為了自己啫,若畀政府打低打殘工會,佢地冇得撈架,要知道工會都養咗一大棚懶人架!

令我想起李卓仁剝低件 T-恤,露出上身肥肥白白個肉,同埋啲黑黑實實周身肌肉扎鐵工人,一齊抬鐵枝幅相。

the inner space said...

收收兄:
多謝意見! 正如你曾講過,對著咩隊,踢邊家波,道理相同。
不過依家,好似踢亂龍波多啲,顧得中路,防守短傳滲入,兩邊對閘,畀人話過就過,拉開對中堅補位,變咗中門大開,啲前鋒中場又關人,唔回防幫吓腳。
正如我文中有說:『自由經濟主義』,『積極不干預政策』不應等同『放任主義』。由『自由經濟主義』,『積極不干預政策』變成『放任主義』,攪出大禍,政府監管機構是要負起,失責、失職的責任。
不過若管得太死,成個國營企業咁,間間都是 quasi public corporation, state owned corporation,crown corporation 喺阿公嘅,國營企業的咎病,不久就又返翻嚟囉!

the inner space said...

各位 阿哥阿姐:
好嘞! 在此預祝:
聖誕快樂,新年進步!
多謝一直支持捧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