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September 18, 2007

松花江上 ~ On the Song Hua River



幾十年前的電臺廣播: 大時代的旋律﹐ 有蔣介石 透過中國廣播公司,對全國軍民同胞宣布「對日抗戰全面勝利」:「全國軍民同胞們、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士們:今天我們勝利了......」。 蔣介石的聲音好聽嗎? 但廣播中還有很多意想不到的﹐請靜心收聽整個廣播 *.......


若不是日軍氣焰過於過大,佔領領朝鮮,全面侵華,還膽敢偷襲珍珠港,發動太平洋戰爭,拖埋美國落水,英美忙于應付歐洲戰場的德意志,意大利,那會得閒理會亞洲戰場,中國歷史可能改寫,沒有盟軍兩個分別投下廣島、長崎的原子彈,日本無條件投降,中國當時國力,何來戰鬥力光復河山?何有勝利之可言?


聽完還有男高音版試聽 松花江上


還有松花江上 (On the Song Hua River) YouTube 版








《松花江上》 作曲:張寒暉. 作詞:張寒暉.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
那裡有森林煤礦,
還有那滿山遍野的大豆高粱。

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
那裡有我的同胞,還有那衰老的爹娘。

“九.一八”,“九.一八”!從那個悲慘的時候,
“九.一八”,“九.一八”!從那個悲慘的時候,

脫離了我的家鄉,拋棄那無盡的寶藏,
流浪!流浪!整日價在關內,流浪!

哪年哪月,才能夠回到我那可愛的故鄉?
哪年哪月,才能夠收回我那無盡的寶藏?

爹娘啊,爹娘啊!什麼時候才能歡聚在一堂?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 日軍繼炸死 北洋軍閥 張作霖之後,明目張膽發動侵略中國, 在東北瀋陽發動侵華史稱《瀋陽事變》


日軍繼佔領朝鮮後,再向亞洲大陸擴張,日軍明目張膽佔領瀋陽後,續步擴展,不及十一月已經佔據整個東北,黑龍江、吉林、遼寧三省,落入日軍手中。 並且迎來遜位的 清朝 末代皇帝 溥儀到東北,在一九三二年三月,成立偽滿洲國。之後日本軍續步侵略中國,不贅


中國人的苦難,就像中了惡咒 ,由清末歐美列強,強定下不平等條約,到辛亥革命,洪憲帝制,第一次國共之爭,被日本看到中國人是一盆散沙,積極侵華。 中國人一步一步,步近更大的苦難,到日本向盟軍投降,撤出中國,何有勝利之可言!


九一八《瀋陽事變》 七十六年後的今天,日本軍國主義,借屍還魂,利用九一一反恐,不僅派遣軍隊海外,更改日軍自衛隊的任務目標,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不要讓歷史重演!


資料: 維基百科 Wikipedia
* 廣播裡包括了「流亡三步曲」三首歌,要知是那三首,聽聽廣播罷.




申延閱覽:
我的舊文 記七十年前的七月七日 永定河上的蘆溝橋
維基百科 松花江上


7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愈看愈知道space兄愛國心強,
看你的文章就好像看"當年今日",
日本人,我真是麻麻哋,
雖然唔想把舊日歷史重提,
但君子之交淡如水,
對他們總是感到有很大的隔膜,
至於是否軍國主義復辟就見人見智,
不過事實上日本近年真是蠢蠢欲動!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我一介書生,得吧口,同枝筆!
依家連枝筆都冇埋用中文輸入,
班超有「投筆從戎」為了國家,
深入蠻荒降伏西域諸國立大功,
現在社會縱有報國之心亦無筆可投矣!

新鮮人 said...

哈哈哈~~
咁就投鍵盤吧!
哈哈哈~~~

The Inner Space said...

嘻嘻嘻!

弱質書生投乜咩都無用!

lilac said...

我來看你了~紅葉婀娜飄落,增添一份秋意,很適時節啊!

lilac said...

啊!多謝你的連結給我換了一個美麗的名字,好生喜歡!

The Inner Space said...

Lilac,


年近中秋重陽時節
秋意漸濃換了紅葉
續漸日短夜長的了
多謝邀請訪你新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