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une 20, 2014

黑星期五 紅星期五

黑星期五 紅星期五



13th Friday 被譽為 :黑星期五 Black Friday,嗜悲 不用再多解釋矣!


今年的第一個黑星期五 六月十三日晚上,香港發生了 “衝擊立法會” 事件,一班反對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 的村民和政治壓力團體,去到立法會希望政府撤回 “計劃前期工程撥款” 數億元申請,or 財委會否決撥款申請,被拒於立法會門外。


【BBC中文網】香港數百名反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示威者星期五(6月13日)晚間衝突立法會,警方拘捕21人,警方在清場時移走 190人。全部被捕人士涉嫌襲警及阻差辦公,已獲保釋候查,稍後向警方報到。

星期五晚,香港立法會財委會在審議計劃前期工程撥款期間,部分示威者企圖用竹竿及雨傘等強行撬開大門。示威者後來在立法會外靜坐。警方在星期六凌晨清場,將躺在地上的示威者一個一個移走,並將部分人士逮捕。

香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嚴厲譴責衝擊立法會大樓的示威者。曾鈺成在警方完成清場後表示,示威者以暴力手法衝擊立法會,用竹桿及其他硬物, 衝擊立法會多個入口,其中一道防火門被完全打爛。

曾鈺成說,這是非常嚴重的暴力行為,是以惡意手段破壞,行為應該受嚴重譴責。他還表示,在示威當中,有六名立法會保安人員受傷。香港警務處長曾偉雄亦強烈譴責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的暴力行為,強調不會容忍及姑息。

曾偉雄指出,示威者用竹竿及鐵馬衝擊立法會時危險舉動,造成警員和立法會保安員受傷。香港媒體引述曾偉雄說,警方必須採取適當措施,制止暴力行為,因此向部分示威者噴灑胡椒噴劑。曾偉雄說,被捕的人士當中,至少有兩人是議員助理。

針對於有示威者投訴受警員武力對待,曾偉雄稱會作公平調查。香港記協星期六下午發表聲明,稱警方星期六凌晨在立法會外的清場行動中使用不必要武力,抬走正在採訪的新聞工作者。

香港記協說,警方對該名記者採用武力既不必要,亦不合理,記協對此表示非常遺憾,並強烈譴責有關行為。



今次發生了 “黑星期五” 事件,因為反對者說是政府企圖偷步,利用撥款外判出前期工程,先造成既成事實不可逆轉,以此令 “城規會” 作出有利政府的發展批核,而引致的不愉快事件。


發展局長 陳茂波 曾經被報章揭發,透過層層公司和重重親人代名,擁有新界東北土地,涉嫌有利益衝突,結果不了了之。因此被報章稱 ”囤地波“ 的局長,未有因此而避嫌,仍然親自主導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 ,並提戈上馬上場作戰。


陳局長 在發生十三日 “黑色星期五” 事件之後兩天, 六月十五日到 TVB 的 “講清講楚” 接受記者 何雯文 訪問。








TVB的 何文雯 問是否當 “城規會” 是橡皮圖章呢?又問若一旦 “城規會” 不通過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豈不是浪費了數億元的前期撥款全部泡湯浪費了公帑。


陳茂波 說明 就算 “城規會” 將來不通過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政府必會考慮 “城規會” 反對理由,於否決後再改良計劃,再推給 “城規會” 審議,直至要求批准為止。這是 嗜悲 聽完 陳茂波 在訪問中接收得到的信息。


看來 ”城規會“ 被政府擺了上檯,批與不批准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政府都是要先要去馬上馬,前期撥款的款項是一定要批出,絕無商量餘地。


那末 陳局長 所說的六百多公頃土地,究竟有多大呢?嗜悲 上網查找過 one acre 一公頃 是多少 平方公哩呢?


維基百科


公頃(hectare)為面積的公制單位(國際單位)
1 公頃 (hectare) = 10,000 平方公尺(sq meters 即 100米 x 100米)
1 公頃 (hectare) = 0.01 平方公里(square kilometers)
1 公頃 (hectare) = 100 公畝(acres)
1 公頃 (hectare) = 2.4710538 英畝(acres)



讀過上面的資料,各位約略可以知道有多少地方了,而用作發展公營房屋面積,比起粉領高爾夫球場的面積,還要少很多很多哩!但政府卻沒有打算利用高爾夫球場土地,改作發展公營房屋用途。訪問中 陳茂波 談及的公私營房屋比例,和現時土地所有權,還有只一味說房屋數字而非以土地面積計,被認為答得頗為籠統兼且避重就輕。


況且 “城規會” 尚未批准,便企圖先利用前期工作,被人家認為有搶先造成既成事實之嫌,也沒顧及過一但遭到破壞了原本的環境,是不可以逆轉補救得到這個事實?而且 陳茂波 沒有承諾,若計劃不被批准會否重置復修,而是不斷強調會修改計劃,直至 ”城規會“ 同意為止。這是聽完 陳茂波 在訪問中的傳遞的信息,可能 嗜悲 無法調較 correct wavelength 適當波長,若各兄姊有們接到不同祈求不圇賜教。


上週 “黑色星期五” 衝擊立法會不久後,新聞報導曾經訪問一位反對者的發女言人,她指出曾經歷了四次和平示威,反對政府偷步向財委會申請 “前期工程撥款” 數億元,卻沒有得到政府理會,也沒聽到他她們的聲音。


到了六月十三日財委會第五次討論會,涉嫌有利益衝突的主席吳亮星(據新聞報導具有某地產發展商董事職位),企圖利用權力終止議員繼續質詢和辯論,強行利用建制派在財委會內,擁有足夠大多數的支持票優勢,才引發起 “黑星期五衝擊立法會” 事件。(可惜這段新聞已不復見,疑似被和諧了遍找不到!)


不過就找到了以下的 “悲慘場面”,當然 嗜悲 還未有忘記前些時,有一批老人家現在住在 “新界東北” 區內 石仔嶺 的老人院安老院內的老人家們,去到立法會要求不要拆掉老人院社,並向政府官員跪地哀求 。。。。。 真的是聞者落淚睹者心嗡!!!





各位可以看看 tvb片段前端部份,有關 石仔嶺 16間老人院的環境甚為優美, 而政府只是臨時答應,會起一棟大樓安置給 1100個老人家作為代替,密度之高可比擬劏房。這便可以補足得到損失嗎?理由很簡單 tvb片段說明,這是政府官地,是每兩年一次賜予的 ”恩惠“,政府不給就不再給了。。。。。。唉!


今天又是星期五 “財委會” 下午又會再開會談撥款,依照反對者們所言,抗爭必仍然會繼續 。。。。。。。


【有線新聞】八個前晚參與衝擊立法會的組織開記者會回應當晚的行動,他們否認是早有預謀,又要求政府撤回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否則星期五將會再到立法會抗議。另外再有當日被捕的人士,投訴在警車上被警員毆打及威嚇,警方重申,不會就個別片面的指控逐一回應,如果有投訴,會公平調查。

日前參與衝擊的八個反對發展新界東北組織再到立法會,由議員張超雄協助進入大樓開記者會,他們感謝當晚來聲援的市民。他們表示當日的激烈行動,是因為財委會主席吳亮星「剪布」觸發,並非有預謀。

他們要求行政長官梁振英及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星期五之前宣布撤回東北發展計劃,否則當晚會再到立法會。

發言的還包括兩位當晚被捕、被拉上同一輛警車的議員助理,投訴在車上被警員毆打。民陣就留意到,當晚警方抬走示威者時由以往面朝天,避免示威者受傷,改為屈著示威者關節、面朝地下抬走,是不恰當武力。 (看片)




那末究竟 “新界東北發展區”,現在是何等環境的呢?


從 tvb這一段新問片段可觀一二,邏景是由一個從高處拍攝得 Panoramic Wide Shot View,約由片段的 22秒 至 36秒。看到都是一大片低密度的青翠綠化區域,又約在 @1:12 開始,有一個河道的美麗景色,林蔭的河畔和沒有屏風樓遮擋景色,真的恨死住在市區的香港仔嗜悲。





原來尚未開發發展的新界東北,是這樣的翠綠那麼美麗的!前期工序會破壞了幾多呢?一旦全面開發,又會變成怎麽樣的沙塵滾滾黃沙一片 。。。。。。。。。二三十年後,將會是人口密集的公屋群,夾集在低密度的豪宅群中間,類似今天 屯門 和 將軍澳 的新市鎮。


片段中特首多番強調要開發,絕對不可能不遷不拆,並列出了港英時代開發了:將軍澳,沙田,屯門,作比喻,說若沒有開發新市鎮,就沒有今天的:屯門,將軍澳,屯門 。。。。云云!


同一時期剛巧北京頒布了《白皮書》,彰顯一國的重要性之際,加強港人的愛國情操之時,特首 卻把當年 白皮豬和黃皮狗 的港英殖民地政府,這個 “神主牌” 拿出來做擋戰牌/擋箭牌。與今時今日的港人治港特區政府比擬,真是值得商榷商榷時機是否吻合。特首是想諷刺還是像是撒嬌,為何殖民政府可以做得,而特區政府唔得呢?


而且 特首 可能忘記了開發 屯門 和 將軍澳,如今還有兩個垃圾堆填區仍然未有關閉,再加上在北區的堆填區,這 “三堆” 之弊病叢生,政府與居民對立尚待妥善解決。


至於 立法會 保安方面,就 “反對” 發展新界東北的團體,可能在今個週五,再發動激烈的抗議示威,週四上午傳出曾主席,將會把原有的 ”示威區“ 關閉,把新的示威區搬到較遠的 ”添美道“ 附近。


【now新聞台】立法會財委會明天會再審議新界東北發展的前期撥款申請。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開會商討保安安排,而立法會大樓外,職員圍起多層鐵馬,並為落地玻璃外牆裝上木板,以防示威者衝擊。

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決定,明天不會開放立法會廣場的示威區,並將示威區轉移至面對添美道的行人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強調,是考慮安全的題,並非要打擊示威人士。

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的示威者表明周五財委會期間會再次集會,立法會嚴陣以待,一天前已前加強保安,在立法會停車場的示威區,職員先在公眾入口及官員入口前擺放三層鐵馬,以防再被衝擊。

工人將鐵馬砌成「之」字型,並鎖上鐵鍊。地面鑽開一排排的圓洞,洞內有鐵勾,用來固定鐵馬陣,防止示威者搶奪鐵馬。上周被示威者撞爛的防火門,仍用鋼板封起。工人亦在地下大堂的落地玻璃,裝上木板,以防玻璃被擊碎。

自從兩星期前立法會首次被示威者衝擊後,最近示威區的大門一直被鐵馬圍封,只是開放旁邊的側門讓公眾出入,並有保安駐守。而鐵馬陣由示威區一直延伸至添美道,包圍大半個立法會。這邊的公眾入口,只准許持證件的議員和記者出入。立法會聘請了多名外判保安,在大樓各處值班。

而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早上召開特別會議,商討如何應對反示威者可能再次衝擊。主席曾鈺成下午會交代詳情。 (看片)



週四下午立法會主席開記者會宣布下列措施:


【now新聞台】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決定,明天不會開放立法會廣場的示威區,並將示威區轉移至面對添美道的行人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強調,是考慮安全的題,並非要打擊示威人士。

行管會再開會,聽取秘書處及警方匯報,又翻看錄影帶,從示威區的閉路電視拍攝到示威者上周五用鐵馬撞擊防火門等片段。

行管會評估依靠立法會保安不能維持秩序,決定封閉在公眾入口對出、立法會廣場的示威區。示威區會轉移到面向添美道的出口,曾鈺成表示此範圍是公眾地方,由警方直接執法。立法會周五下午會限制進出大樓的人士,除議員、秘書處人員及記者外,一概不可進入大樓;早前有參與衝擊的人則整天不得進入。

曾鈺成強調,這些都是臨時措施,立法會會檢討如何改善示威區的設施,確保將來示威活動的秩序及安全。 (看片)



Anyway,嗜悲 身在港島區,遠離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 地區頗遠,暫時不見會受到影響,基於:“各家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 一般中國人思考邏輯,嗜悲 決定以眼不經為淨,事不關己無謂傷悲。


不過每每念及新界東北居民們,與安老院社的老人家們,數十年的耕耘化為烏有痛失家園,優美環境遭到破壞,老人家們臨老過不到世 。。。。唉 無能為力感頓生!


於是 嗜悲 重溫了兩篇舊文曾經寫過:


兩個物體相撞的物理理論:

Law of Conservation of momentum 動量不滅(守恆)定律


還有這個沒有 embedded codes 的 《真人版》 就更傳神了。


M1V1 = M2V2 套入大政府和小市民之間的力學。


政府 X 不公施政 = 市民 X 激進反抗


x = multiply 乘以 or 乘,再代入數字就叫容易明白

1,000,000 x 10 = 1 x ?

Ans:10,000,000

結論:政府 和 市民,都是可當作 constant 常數。因為無論也不管政府是怎麼的小,相對小市民仍然是十分巨大的,極微小的施政過失,將激起市民極大的民憤,有幾多人民受影響相對於政府來說仍然很小,因此借用來的 動量不滅(守恆)定律,依照這條 equation,繼之而來的就可能是激進的行動!!!


& furthermore,


旋轉運動中的 離心力 向心力 和 反慣性動量:


Moment of Inertia 移動 轉變 改變 慣性的力量 formula 方程式





I = M x R x R

R 是 radius 半徑距離 R x R 即是 R 的兩次方 square


為何改革總是要大費氣力呢?利用以上 Moment of Inertia (移動 轉動 or 改變 慣性) 的物理方程式,計算 離心力 向心力,和 反慣性改革的力度:

I = MRR or I = M x R x R

where I = Force, M = Mass,R = Radius,x = multiply 乘以 or 乘,各位若換上另外一個角度來看 這條方程式。


為何改革需要多費氣力,當然人的慣性就會催生惰性 Inertia/ Inert,不過當把 M Mass 質量代入政府的質量加上人民的質量,國家不同大小人口多少,就會影響改革所需要的 力量 or 力度。


還有 R = Radius 半徑即是距離,換過角度來看政府和人民的距離是遠是近,就會特別影響改革所費的 力量 or 力度,因為 I = MRR 所需力度要 M x R x R 即是 R 的 square 立方 or 兩次方。


假設 M 是不變的 R = 10 。。。。 R x R = 10 x 10 = 100


若 R = 1000 。。。。 R x R = 1000 x 1000 = 1,000,000


結論:政府貼近民情體察民意,政府以民為本以服務人民為己任,大家的距離就會拉近,改變改革需要的力度就少些。反之,政府以為自己高高在上是統治階層,脫離人民自以為是,施政司政不是以民為本,相方的距離就只會愈拉愈遠,改變轉變的需要的力度,就會以距離 R 的 square 平方 兩次方加倍遞增了。


官民的互動方向一致,還是雙對雙衝雙撞,官民的距離是縮短拉近親近,還是距離不斷的加長增加拉遠疏遠,視乎政府自己的定位和取態,但願週五上午下午晚上沒有發生任何傷亡,祈禱 禱告 祈求 。。。。。
黑星期五後,不會有一個紅星期五!!!



嗜悲註:今次只是記錄這次事件經過,並沒有家人親戚朋友參與其中,也不會鼓勵任何人參與上列事件,參加者必須責任自負。




後記:

2014年6月22日 曾俊華在自己網頁的:Hard Choices


【曾俊華】紅星期五六月中,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推出新書《Hard Choices》,講述她四年國務卿任內艱難的抉擇。Hard choices 確是各地從政者須要面對的問題。

上星期五,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繼續處理「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前期撥款申請,這已是財委會第六次開會討論此項申請,會議時間已超過 20小時,仍未通過三億多元的撥款。唯一可幸的是,當天未有再出現一星期前破壞立法會設施、造成多人受傷的暴力場面。但是,下星期五的情況又會如何呢?

登上立法會的網頁,不難發現財委會會議一列長長的議程,這個情況早在 5月 2日已經開始。事關財委會於當日,開始處理古洞北及粉嶺北兩個新發展區的前期工程撥款申請,有關申請涉及 3.4億元,用於為兩個發展區進行詳細設計和工地堪測,屬計劃的前期預備工作。這個撥款項目本身,並不會對當地村民造成不可逆轉的影響。相反,規劃和工程部門掌握更多技術資料,才更有空間完善新發展區的規劃,也為立法會未來就最終審批新發展區計劃,提供更全面的資料。


財務委員會在 5月 2日至 6月 20日積壓的項目
然而,財委會部份議員為阻止計劃,連日來以不同形式進行「拉布」,令財委會一直無法表決,而後續的議程亦因此越積越多,出現了「大塞車」的情況,受影響的不單是「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還有 50多個財委會撥款申請,以及約 20個將由工務小組提交財委會的工程項目會被延誤,涉及民生、福利、教育等各個政策範疇。有議員更聲言,如果政府不撤回這項計劃,會把「拉布」戰線擴展到立法會大會和其他委員會,全面癱瘓立法會運作,雙倍印花稅的草案也會受到影響。

被阻延的待決撥款申請眾多。我在這裡舉一些例子。

大家期待已久的瑪麗醫院重建計劃已經完成招標,但如果不能在暑假前得到財委會撥款,標書有效期將會屆滿。醫管局須要重新招標,不單白白浪費至少半年的時間,造價也很可能會上升兩成。佛教醫院翻修工程計劃已經準備就緒,我們希望在下星期得到工務小組的支持,七月內得到財委會批准撥款。


擬在暑期休會前提交財務委員會的其他項目
政府推動社福方面的工作也受到財委會「大塞車」影響。籌備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的撥款和人手申請,如不能在七月通過,計劃可能要到 2016年才能展開。此外,協康會慶華中心的重建計劃、觀塘和葵涌的兩所新建安老院舍暨長者日間護理單位也會被耽誤。當然,惠及 120萬名福利金受助人和 70多萬公屋住戶的一次性紓困措施,也不能按原定時間落實。

教育方面也難以幸免。推動資訊科技教育策略和增潤資訊科技學校計劃將被迫推遲。位於深水涉的新特殊幼兒中心、啟德發展區的新特殊學校、粉嶺的新小學校舍也會受到影響,數以千計的學童和家長因而受損。《施政報告》提議的多項獎助學金計劃不能如期展開,部分學生可能因此錯失升學的機會。

增加香港旅客接待能力的廸士尼樂園新酒店和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上蓋發展規劃研究,可能因為撥款延誤,而令成本上升或未及配合其他設施。多個開發土地的硏究項目如未能及時展開,將影響中長期商住土地供應的穩定性。此外,多項道路運輸、資源回收、廢物處理、污水處理、防洪設施也可能被耽誤。


擬在暑期休會前提交工務小組委員會審議的項目
有議員建議政府,押後這次「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前期工程的撥款申請,讓較少爭議性的項目先行。這個建議有其動聽之處,但我們須要想清楚,如何處理其他有爭議性的項目,例如「三堆一壚」。是否每次有市民反對,政府便押後相關項目,還是視乎反對者的抗爭手法而定?是暫時押後還是永久擱置呢?如果是暫時押後,分歧收窄到甚麼程度才足夠確保不會再被「拉布」,不會再拖累其他議案?如果是永久擱置,相關的社會建設工作是「推倒重來」,還是索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讓相關建設停滯不前呢?

香港是一個自由開放、多元化的社會,七百萬市民可以有七百萬種意見。政府在推動社會建設時,須要盡力尋求社會共識,盡力減少受影響市民的數目、減低影響的程度,為受影響的市民提供合適的補償等。但是,我們必須明白,得到七百萬市民一致支持的完美結局,不一定會出現,甚至可以說是「可遇不可求」。有助穩定中長期土地供應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解決嚴峻廢物問題的「三堆一壚」、甚至是政改問題等,都須要大家作出取捨、平衡和妥協,不可能七百萬人皆大歡喜。

如果有完美的選項,沒有人會選擇不完美的「次貨」。但從政者面對的挑戰,往往是只能在多個不完美的選項中,作出艱難的抉擇。希望我們都有作 hard choices 的勇氣和承擔,不只作政治上對自己最便利的選擇。

2014年6月22日




陳茂波 也在自己的網頁發表了 隨筆:理解實況 支持撥款


【陳茂波】紅星期五近期新界東北新發展區成為社會的熱門話題。我希望借此機會說明幾點,讓大家更清楚了解有關事實。

首先,香港房屋供求多年來嚴重失衡。目前有 20多萬戶市民正在輪候公屋,不少家庭居住於環境惡劣的劏房,私樓的樓價及租金高企。我們必須面對事實,盡快增加房屋供應。新發展區將提供 6萬個住宅單位,其中六成是公營房屋,是中長期房屋土地的重要來源,因此推展新發展區的工作絕不能放慢。

第二,「不遷不拆」並不可行。在規劃新發展區時,我們已盡量減低對現有居民、農戶及商戶的影響,但要做到「不遷不拆」實在不可行。以古洞北為例,落馬洲鐵路支線已經預留了古洞站,這裡附近一帶將會是市中心,會作高密度發展,方便居民出入。因此,必須拆遷這個範圍的建築物,騰出空間。

第三,初步估計,受新發展區影響約一千戶居民當中,不少是住在未得許可而搭建在政府土地或私人農地上的寮屋或牌照屋,這些屋並沒有業權、也不可轉讓。政府一貫政策是暫時容許它們存在,但到有關土地需要發展時便要清拆。香港以往新市鎮的發展經過都是如此,我們十分理解村民對拆遷的憂慮,因此已預留土地給合資格的居民原區公屋安置,亦會提供特設特惠補償,協助他們搬遷。

第四,坊間指新發展區內只有百分之六的土地用作興建公營房屋,其餘用來興建豪宅。這個指控是歪曲和誤導,事實是:新發展區的可發展面積約 300公頃,其中近三成,即約 90公頃是房屋用地,公私營各佔約一半。而興建私人住宅的用地,絕大部分是中、高密度發展,與公營房屋差不多,整個新發展區只有約 1.6公頃因為環境和交通因素等而須作低密度發展。

第五,粉嶺高爾夫球場及周邊範圍已經在今年初納入新界北規劃研究,須進行各類技術和環境評估、公眾參與活動等,單是研究便要花上幾年時間,不可能替代新界東北新發展區。

第六,坊間又有指控政府的「加強版傳統新市鎮發展模式」,有條件下容許契約修訂申請(包括原址換地),是向發展商輸送利益。這是罔顧過往發展新市鎮的一貫做法和今次我們加入了四項更嚴謹的要求:
(1)土地必須坐落於規劃作私人發展的範圍內;
(2)用地面積不少於 4000平方米及業權統一;
(3)須按政府所定時間表完成;
(4)申請人對租戶/佔用人提供的補償須與政府提供的現金補償相若。
再者,土地業權人必須補足地價。

採用此模式是回應 2012年公眾參與活動收到的意見,包括當時有泛民議員強烈反對政府強徴私人土地後再拍賣,剝奪土地業權人自行發展的權利。事實上,按上述條件容許這類申請有助加快房屋供應,卻不會影響全面規劃及適時有序地提供基礎及社區設施,並保障現時在土地上的佔用人能獲得公平對待。目前,在新發展區內私人土地約 160公頃,政府會徵收其中起碼約七成作資助房屋、基礎設施等。而即使位於私人發展範圍內的私人土地,若不符上述條件,一律會由政府徵收,所以整個新發展區是由政府主導發展。

第七,坊間另又有指控香港有 4000公頃可用閒置土地,可建數十萬房屋,這是嚴重誤解。過去一年多,我們在回應立法會質詢時已多番清晰指出,全港法定圖則中,規劃作「住宅」及「商業/住宅」用途,但未經批租或撥用的政府土地,經扣除道路/通道、人造斜坡、簡易臨時撥地及零碎地塊後的面積只有390多公頃。這些地塊多是後巷、建築物間的空隙 。。。。等沒甚麼發展潛能,位置已全部上載至發展局的網頁,歡迎查閱。試問,在房屋用地短缺的今天,還有閒置土地的話,我們又怎會捨易取難?

第八,至於我們將毀掉香港活躍農地四分之一的指控,更是無稽。受新發展區計劃影響的常耕農地只有28公頃。而據規劃署資料,全港約有5 000多公頃農地(包括常耕、休耕及荒廢農地)!此外,我們亦會推出措施協助受影響的真正務農人士復耕。

凡此種種歪曲事實的指控和謠言,我們早已透過發展局的「臉書」回應,歡迎大家登入了解 @ www.facebook.com/DevelopmentBureau)。

現時政府向立法會申請 3.4億元撥款,進行前期工程設計和工地勘測,確保第一期的1.6萬個單位(其中 1.3萬個是公營房屋)可以在 2023年起分批落成。主體工程最早 2018年才開展,到時仍要立法會審批。未來,我們會繼續為香港整體利益努力,與受影響的居民、農戶及商戶商討安置和補償。我希望市民和立法會議員理解實況,支持通過撥款申請。



但兩位高官距離群眾仍然很遙遠 。。。。。。。。。。。。。。。。。
各有各說各走極端 紅星期五 只是延後沒有得到解決,終於始終都是要見 才肯收 ?!?!?!



後後記:


六月廿七日 吳亮星 趁機強行快刀投票:出席 32,29票贊成 2票反對 0棄權,跟著就宣布通過撥款。





理直就氣壯,理虧就鼠逃 。。。。。。見到 吳亮星 一宣布完撥款議案通過,就由保安人員護送出會議廳,不接受傳媒查詢,好像過街老鼠一般逃進升降機,途中保安人員柵門關閘阻擋記者追問,未敢回應半句哟!(吳亮星 逃走的片段,已經被河蟹掉了,再不復見。)



星期五沒有出現流血場面,但真的沒有流血見紅嗎?這一刀刺進一班溫和的沉默大多數,以前累積下來的 “痂” 又多了一道,特區政府是考驗這沉默大多數是 “切底死心” 尋求移民,還是距離 "置諸死地而後生" 仲有多遠?!



嗜悲 常有閱讀的 Blog界紅人 王偉雄教授 事後有一篇這樣的文章


王偉雄 魚之樂:為甚麼,不掉那星?

傳說中,有這樣的一首兒歌:

東邊一顆小星星,
西邊一顆小星星,
一顆星,忽然掉了下來。
為甚麼 ---
只掉這星,不掉那星?



今早一覺醒來,在網上首先看到的,是香港立法會財務委員會主席吳亮星那令人憤慨的行徑和嘴臉;我想起了這首兒歌,心裏禁不住問:為甚麼,不掉那星?為甚麼容許如此一個混蛋胡亂主持這麼重要的會議?

在議會一片混亂的情況下,吳亮星強行表決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前期撥款,結果「獲得通過」。在此之前,吳亮星已多次涉嫌違反議事規則和濫用權力(例如禁止某些議員發言,甚至驅逐他們離場),連建制派議員也批評他處理得很混亂;然而,吳亮星繼續穩坐主席之位,管你混亂不混亂,依不依會議程序,總之最後完成通過議案的任務便成了。

有人認為吳亮星的問題是無能、無知、和無恥,但更嚴重的問題看來是他根本不尊重會議,經常一臉不耐煩和不屑,間而說話透出怒氣,好像這整個程序都是多餘的,「阻頭阻勢」,恨不得盡快結束。制度裏越多這樣不尊重制度的人,就越顯出制度在崩壞 --- 問題不只是這樣的人在破壞制度,而是制度早已開始崩壞,才容許這樣的人掌權得勢。

看看這吳亮星,立法會功能組別金融界自動當選議員,身兼中國銀行(香港)信託董事長及新鴻基地產屬下數碼通非執行董事,而這兩公司都有參與新界東北發展;有人指出吳亮星不適合主持有關東北發展撥款的會議,因為涉及利益衝突,他卻一於少理,只一句「確信沒有任何利益需要披露,無任何不妥」,在建制派護航下,繼續當他的財委會主席。明明涉及利益衝突也不避嫌,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又為甚麼?如果不是制度開始崩壞,又怎會這麼容易讓吳亮星得逞?

有朋友認為吳亮星這次霸王硬上弓通過撥款,反而增添香港政府的麻煩,除了無可避免的司法覆核,也會令反對派議員更落力阻撓其他撥款申請,而且有可能刺激更多香港市民支持佔中。這是短期較樂觀的看法,可是,長遠些看,制度很可能進一步崩壞,甚至連司法獨立也保不住。

我隔洋遠眺那星,看到的是黑夜,不是光明。好心噏。



伸延閱覽:
示威者衝擊立法會 BBC中文
反東北發展團體擬周五再抗議 有線新聞
立法會外圍起多層鐵馬防周五示威衝擊 NOW tv news
立法會轉移示威區至添美道出口 NOW tv news
曾俊華 的 Hard Choices Govhk
陳茂波:理解實況 支持撥款 Govhk
為甚麼,不掉那星? 魚之樂




追加片段:
吳亮星 強投票通過撥款後,就即刻逃跑出會議廳,不看就會很快被河蟹掉的囉 (看片)
財委會混亂中通過東北前期撥款 吳亮星加快速度半跑進升降機不發一言 有線新聞





我的舊文:
向心力 離心力 移動慣性
動量不滅(守恆)定律
鈍刀殺基 庖丁解牛
我的政治 101.0



6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其實發展東北是難免的,
但如何發展,
政府在這方面好像無能力和無誠意去了解民意,
聽完人家講都無反應,
一味一意孤行,
搞到一班年少輕狂發哂癲,
又竹桿又鐵馬好似發左神經咁,
全部變哂 暴徒,
以暴力衝擊立法會,
這樣的行為我接受不到,
但當中原由,
政府施政無能體恤民向是主因之一,
所以政是要負上很大的責任。

Anonymous said...

這三億元的撥款只夠聘請工程顧問為前期工程用地作測量及設計有關用地將來的通水通電通渠和道路交通工程(包括繪畫工程圖則,撰寫works requirements等)。單用這些撥款,只會換來一大批圖則和文件,即使城規會將來真的全面否決有關的發展計劃,也不可能造成既成事實,或破壞了原本的環境,要進行復修工程。
事實上,發展新界東北是有人反對,但也有許多人贊成。城規會不可能完全否決該計劃,只能就反對者的意見要求政府修改發展藍圖,而政府要修改藍圖,回應反對者的訴求,也要工程顧問作可行性硏究。所以,除非議員是根本否定發展新界東北這一概念,否則,即使議員認為發展計劃仍需要作大幅修改,也應通過這三億撥款。

另外,有關前期工程用地只是新界東北發展區的一部份,並不包括石仔嶺軍營(即現時的石仔嶺安老村)。政府還有很多時間,研究怎樣安置受影響的長者。反對計劃者利用長者下跪等煽情場面,以達他們反對的目的,是其心可誅。

有關撥款申請在財委會已討論了5、6次會議。其實,申請在遞上財委會前,已在發展事務委員會和工務小組委員會多次討論,絕不能說是沒有充分討論而強行通過。

至於吳亮星,他只是新地的獨立非執行董事,是否有嚴重利益沖突是見人見智。

potato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抱歉看了幾個夜晚“世界杯”,在沒有免費波看,就趁週末補足睡眠,未有上網回覆兄台的留言,愚弟之過也。


事件發展到如今田地,是因為陳茂波上任後,改動了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由本來是政府收地,在主導發展的規範,改成了“新界東北發展~加強版計劃”,容許經已囤地的發展商參與。

“2012年林鄭月娥聲稱為避免官商勾結的指控,新界東北發展將用「傳統新市鎮」模式發展。到 2013年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就推翻了林鄭月娥的說法,推出允許早已在區內囤地的地產商原址換地的「加強版傳統新市鎮」發展模式。”


令到居民增加了疑慮,政府又一意孤行只管抹黑,沒有去寧聽居民,最後雙方各走極端。


我很同意兄台寫的:政府施政無能體恤民向是主因之一,所以政是要負上很大的責任。


這正是愚弟列出兩條方程式

M1 x V1 = M2 x V2

I= M x R x R

the inner space said...

Potato 兄:先多謝洋洋數百字留言,未能及早回應,皆因世界杯還正在比賽中。

愚弟本篇只是記錄過程,所謂:“各家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 只想指出政府遠離群眾辦起事來只會事倍功半。


讀畢兄台所寫,不外是重覆政府一方的一貫論調,但為何部份居民還未釋除疑慮呢?沒有選擇相信政府呢?


梁政府愛用語言偽術,又多次講過的不算數,所謂聽取民意被揭發是假民意。。。。。例子太多不贅矣 請自己 google 一吓。

這都是失信於民,居民不信 3.8億元前期撥款,真的是只按本子批出,做本子內之事。兼且政府一向監察不力,前期的鑽探小規模挖掘,承辦商鑽深了鑽多了,挖深了挖闊了挖錯了,到時又延誤又超支,再申請增加撥款?愈做愈多無王管 。。。。


至於說已經廣泛諮詢過,梁振英 自己落區聽民意,公公婆婆一早代建制派排隊邏籌,最後都是建制派的歌功頌德。東北發展的諮詢透明度,實在令人產生懷疑。。。。。。有沒有偏聽。

兄台選擇相信政府,居民和壓力團體決定不信政府,所以連前期的撥款都害怕是政府偷步,想先造成破壞到無法修復,這個矛盾政府沒去設法解決,卻一味抹黑刺激群眾,攪到衝擊立法會,就更加增強力度繼續抹黑!


上面新鮮人寫:“政府施政無能體恤民向是主因之一,所以政是要負上很大的責任。”

還有,兄台寫:反對計劃者利用長者下跪等煽情場面,以達他們反對的目的,是其心可誅。

難道要等到老人家們一是無家可歸,一是入住政府買位入住私營安老院(可謂人間地獄),到是 2018年 or 2023年才出聲嗎?

”其心可誅“ 是否存在亂扣帽子之嫌呢?兄台可以更涼薄一點說這班老人家,捱唔捱得多過三五七年都唔知,到時可能不用多興建一棟大樓安置老人,只需即時凍結不讓新的老人入住 ”石仔嶺“ 便可以解決大部份老人宿位添。

愚弟也不打算扣 Potato 兄的帽子,是 ”三億元的撥款,聘請工程顧問為前期工程用地,作測量及設計有關用地將來的,通水通電通渠,和道路交通工程(包括繪畫工程圖則,撰寫 works requirements等)” 的得益者。

不過政府也不是在那五十多項撥款申請,包括很多福利計劃,不肯先爬頭討論先通過,硬要等通過”東北前期撥款“,政府也是拿市民福祉來威脅立法會的財務小組,以達政府硬推之目的,其心更可誅也。

Last but not least 無論 張宇人 吳亮星 都是政府的扯線公仔傀儡一個,是 disposable item 可以用完即棄啫!


哈哈哈哈哈 竟然都寫得唔短,寫的實在太長了,不過唔打算改,有錯字白字,敬請原諒。

Anonymous said...

謝謝Blog主的會應。
我選擇相信政府,是因為政府提出較為詳盡的事實和數據,而反對者提出的只是立場和口號。當然,還有我不認同、亦相信大部份香港市民都不會認同發展農業是香港未來的方向。另外,批出撥款後,市民仍可繼續監察那些前期的鑽探工程,如果他日政府超支,議員再不批追加撥款也不遲。如果大家是這樣不信任現時的制度,那即使不批這三億也冇用,政府可以亂用其他項目的款項進行所謂既成事實的破壞工程。

按我的分析,反對者選擇『不相信』政府可能有兩個原因。反對團體中,有認為香港不應有太多建設,應將土地用於發展農業。他們是從根本反對發展新巿鎮。這是意識形態的問題,無論政府怎樣做,他們也會反對,正如,無論西式學校辦得怎樣好,人們也不可能說服保守的伊斯蘭教長,女孩應上西式學校讀書。至於部份居民,選擇『不相信』其實是提高遷拆賠償叫價的手段。我不信你,我不要錢,我不遷不拆,亦不跟你討價還價,你政府要遷拆我,就只好盡量提出最高可出的賠償。

有關安樂院的安置,我不是說現在不需提出,事實是政府已提出安置計劃。我只是認為他們不應恐嚇長者,說政府會要他們無家可歸,嚇得他們老遠從北區出城,甚至下跪等煽情場面。又現時的安老院也是閣下口中所講是『人間地獄』的私營安老院。政府興建安老院舍,以容納現時居於石仔嶺花園的合資格長者。不是更好嗎?

反駁我請用事實和理據,我是否工程界不重要。雖然我不是工程界,家人亦無人從事這行業。

potato

the inner space said...

因為政府提出較為詳盡的事實和數據,而反對者提出的只是立場和口號。

哈哈哈哈 。。。。這都都是見仁見智啫!!!

Potato 兄:首先致謝又要致歉,你的回應被 Blogger 鎖了入 SPAM 處 。。。。下午登入見到後要等到如今有暇才釋放出來了。


懇請兄台平心靜氣心平氣和不要勞氣,嘩!用到 “反駁我請用事實和理據 。。。。” !?


那末以上兄台寫的都是 100%的事實和理據了吧,是絕對沒有半點推論,愚弟都想看看閣下得到的事實與理據,手頭有什麽真憑實據。

相信政府事實與理據,難道兄台是發展區內的局內人?又是在發展商服務中人?更加是市政府打阿爺公和某某委員會中人? etc etc 之類之類,是今次的 ”得益者“ ?所以可以享有各方的真憑實據第一手資料 。。。。難得難得。


不過我讀到兄台都寫下了:按我的分析 。。。。。Um 。。。。。。。


兄台是否都是如一般局外人,只是一直有熱心 follow 事件的發生經過,想發表一下自己的想法啫。

在下家住港島,離開新界北區頗遠,本篇只是記錄過程,所謂:“各家自掃門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 只想指出政府遠離群眾辦起事來只會事倍功半。

所以在文中並沒有立場,不過今次得到兄台不囵賜教,洋洋灑灑兩篇數百字回應,當然慎重解答,以報答兄台肯花時間,閱讀長篇長氣整篇記錄。

至於私營老人院是"人間地獄",愚弟翻讀過應該沒有寫錯,而是兄台未讀清楚。

網文是這樣寫的:
各位可以看看 tvb片段前端部份,有關 石仔嶺 16間老人院的環境甚為優美。

回應是這樣寫的:
入住政府買位入住私營安老院(可謂人間地獄)。

兄台寫:政府興建安老院舍,以容納現時居於石仔嶺花園的合資格長者。不是更好嗎?

政府建議起的是一棟可以容納 1100名長者的大樓代替,這怎可以和石仔嶺的 16間安老院平房式設計(兩層高),更有廣闊戶外活動空間,可以相比呢?

唔!可能兄台想捉我字蝨,沒有寫明是:拆了石仔嶺的安老院後,入住政府買位入住 ”其他的“ 私營安老院(可謂人間地獄)。

石仔嶺的安老院環境優美 ≠ 政府買位入住其他的私營安老院(可謂人間地獄)。

呀! 都 5pm 要趕收工埋數,就此止著到此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