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October 28, 2012

閑遊東京(3)在銀座吃しゃぶしゃぶ

閑遊東京(3)在銀座吃しゃぶしゃぶ



說閑遊東京,是因為去年某月,驚覺我某航空公司的部份飛行哩數到期,再不出機票就要報廢,唯有看看 2012年的月曆,最遲出發月是某月,那就求求其其訂了停留七夜的機票,之後就放下不理。


臨到近出發月,手機提醒了我,急忙先填紙放假,再匆匆上網訂酒店。說閑遊東京,是因為我以前去日本去東京多過去旺角,其實也是真的一年我不去旺角多過一次,但當年去東京公幹起碼兩三次,令我自轉工後都不曾想過再去東京,也懶得再辛苦用 JR Pass 去浪遊,今次一於閑遊東京探探老朋友。



Day 1
Day 2


Continue 。。。。。長氣又噚氣



Day 3
預早約了當年曾邀請我一同回鄉,又端出 羊羹 ようかん 請吃的先輩,他已經由東京店的崗位退下,但沒有回鄉居住,他說習慣了東京的方便,故此暫時不考慮,現在休哉悠哉自己一個人,買了世田谷區的“拍文”居住,聘有鐘點幫助打掃和清潔,至於飲食煮食就要靠自己了。


第三天的主要行程,就是往世田谷區千歲烏山的某住宅,探望這位先輩,昨晚懶惰沒有預先上網,查找乘車的路線,今早如常早起,急急上網查找,原來只須要到新宿乘搭《京王線》,即是轉一次車便可抵達。今次帶備來的時令手信一份,今天務必謹記攜帶,因此便先放了在房門口,倚着房門一開門出外一定碰跌,萬無一失吧!


早上 《NHK朝の連続テレビ小説》,每天早上準 8時的 15分鐘連續劇,依舊仍然播映中,雖然沒頭沒尾,但 嗜悲 依然照舊到時到候捧場,都是一向的婆婆媽媽劇,但很多時是懷舊之作,很有日本鄉土味的日劇(著名的包括曾在香港播放的 阿信 おしん)。


準十一時由酒店出發,到達新宿轉車後,原來 《京王線》列車有分:各站停車,快速,通勤快速,急行,準特急,特急,那麼就要看清楚下一班車,是否停 千歲烏山,其實可以由涉谷坐《井の頭線》,在 明大前 轉車即可。


抵達先輩府上,被迎接到大廳坐下,奉上由香港帶來的手信,閒談話舊一番後,先輩準備了壽司盤做午餐,餐後又弄了 latte 香濃咖啡共飲,用的是幾萬円一件的青花瓷器杯具和純銀器餐具,要加倍小心。


繼續閒談先輩說笑曰,去年311大地震,他第一時間就是趕着去,扶穩安放青花瓷器杯碟茶壺,和純銀器餐具茶壺的櫃子。其他話題遍及全球政治經濟,以日本人的輩份尊卑,我一直保持後輩禮儀,聽候先輩教誨,嗜悲 獲益良多得益不少。


下下午告別先輩後,遊車河轉幾次車漫無目的地兜大圈,最後又回到新宿站,看到《小田急電鐵》的服務站,記得我初次來日本公幹,第一個週末就是依照同事介紹,購買了《箱根一天 PASS》,於是入到去攞籌,輪到我都只是五分鐘。接待處的 鈴木小姐英語很好,很快就解釋到原來再沒有 one day pass,最少要購買兩天的 Hakone Free Pass!


Two Day Pass的費用 5000円,另若我要指定席的《ロマンスカー》 Romance Car 來回新宿和箱根湯本,每程另加 870円,不多久就全部訂妥,不過展望座位就全滿了,只可以訂到窗口位,故此明天第四天的行程,將會是箱根一天遊!


由小田急百貨走出來,新宿歌舞伎町不是我杯茶,遁例走過一圈就搭車去了六本木,六本木通り 和 外菀東通り 交匯處,是六本木最繁忙的地方,搭的士只需要說 六本木 Amond アマンド 便可來到,因為洋果子《アマンド 六本木店》就在這裡落腳。


以前常來六本木吃晚餐的《伍人百姓》居酒屋和《南蠻亭》串燒都不見了,不過專吃和牛的 Seryna 瀨里奈 還在,但我不打算花費吃和牛,而經已在香港落地的 Inakaya 田舍家,更不用在日本幫襯 爐端燒。於是轉身就去了六本木的地標:Roppongi Hills 六本木ヒルズ



Roppongi Hills


沒有打算給 extra 料金登上展望台,只到鋼鐵蜘蛛影了張相,就去”毛利庭園“走了一圈,覺得也是平平無奇,十分沒趣!


毛利庭園


沒趣就趕快離開,再走入去書店:青山ブックセンター六本木店,Yes,又再是去打書釘,我都成日話自己是”書蟲“架喇!出來時多買了一本《成美堂:ポケット版 東京超詳細地図》。


天色經已全黑,就乘搭”日比谷線“去銀座,Ginza Core 內地下二階的 しゃぶせん。這裡吃 一人一煲日式火鍋,是我晚餐的選擇。坐下我選擇了:牛肉 Set,他們的前菜 アスパラ豆腐 是我每次去都是必然選擇,當然也有日式沙拉,不過太過大路了 not my cup of tea 不是我杯茶。


定食的食料陸逐有來,吃到一半我追加了一客”豚肉“,至於單尾我選擇了麵條而捨棄米粥,而甜品就是 抹茶アイスぜんざい = 綠茶雪糕加紅豆沙,嘩!日本人的嗜甜真的很厲害,我吃完要飲兩杯冰水嗽口。


又是一個消化系統 overwork 的晚餐,很滿足搓着微漲的肚皮,行到銀座地鐵站乘坐地下鐵,不過要轉一回車才能返抵酒店,下車後不忘先到超市買水果和礦泉水,不過醒起,明天要去箱根一天遊,行程緊逼不想費時找吃的,故此多買了 Pasco 超熟食パン + スパム20%レスソルト,還多買一大樽午後の紅茶,準備明天自我 picnic 去野餐,便返回到酒店去嚕。


怎知回到房間,見到有個 message 留下,回電 front desk 原來有封信要收。多謝東京分店的同事細心,昨天閒談到我原來多年來,從未去過宮崎駿的博物館,於是他們幫我訂到了票,並由 宮本小姐 專程送來酒店。WOW WOW WOW!幸好剛好是 day after tomorrow,否則就要撞期了,浪費區區 1000円事小,辜負他們的美意事大。於是我第五天的行程,就是要預備去 三鷹の森ジブリ美術館,並立刻返回房間,發了幾封電郵,向各位同事們道謝。


至於明天第四天的行程,將會十分緊湊,並且要考考我的耐力,“箱根”行きます,我來也!


廉頗老矣,尚能飯否?是日只吃了兩餐,不禁自嘲:吾老矣!


後記:
登文後有朋友來郵,六本木的南蠻亭原來搬了地點,仍然在 六本木アマンド 附近。值段價格仍然合理,適合一般消費者的負擔。


後後記:
本文突然在 2013年復活節前開始,成為熱門文章的首位,而且還是連續幾個星期居在首位不下,嗜悲 當然是很開心,但上網查找原因,卻沒有 any clue about that,無論如何感謝各位瀏覽!

嗜悲 鞠躬 頓首 叩謝



我的舊文:
羊羹 ようかん
我的日本 - "背囊遊"s ---(上)
我的日本 - "背囊遊"s ---(下)
閑遊東京(1)
閑遊東京(2)
閑遊東京 1 to 8




6 comments:

Cat said...

你的日本同事真細心呢!

而家七八十歲都係好閑事,點估你都無掛!?
點算老呀?!
況且,兩餐份量都食唔少!

laulong said...

ai, 睇到你話探東京老朋友,我就諗起曾經心儀過,但 N 年前飛咗去日本發展嘅一位女同學,伊人已渺!

the inner space said...

對!Catherine 這兩餐的分量都不少,確真! 一向自命原子肚,原來都是有 quota 的時候。另 同事們真的有心,原來他們先上網訂到了票,再要去 Lawson 付款取票,幸好就在東京分店樓下就有一間在左近。不過要 宮本小姐親自送到酒店,就欠了個大人情,上次她來時請吃了六隻大閘蟹,下次宮本小姐來港時準備要大破慳囊嚕!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郎兄長情,既然恢復單身,何不再續前緣?

laulong said...

好多年前曾通過信,她有暗示可惜,只是該已為人婦,有些事,是回不了頭的!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郎兄:恕我多口,未聯絡過,又怎知道呢?

記得看過一部電影 Letters To Juliet 一對舊情人各自婚嫁,多年後冥冥中兩人的伴侶,都適時離開了,Timing 剛剛好,兩人再續前緣!

TVB 婆媽C9劇有 法證先鋒3,講兩個兩情相悅,多出來的老公老婆鑄定要離開,冥冥中作出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