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January 07, 2010

續談:Avatar 阿凡達

續談:Avatar 阿凡達




北美和香港在港同步上映,不經不覺已經開畫三個星期,Avatar 港譯:阿凡達Trailers & Clips ,講人類進攻一個星球上的 humanoid 生物叫作 Na'Vi 納威人,這個星球叫 Pandora 潘朵娜星。各位一定想起,Pandora Box 潘朵娜的盒子,這個經典故事,"HOPE" is humanity's final reliance,“希望” 成為我們人類最終的依靠,但結果納威人還有沒有希望呢?




Starring:

Sam Worthington Jake Sully 雙腳癱瘓的前海軍陸戰隊員,Zoe Saldana Neytiri 納威人族長女兒,Sigourney Weaver Grace 女生物學博士,Laz Alonso Tsu'tey 納威人勇士,Wes Studi Eytukan 納威人族長,CCH Pounder Moat 族長妻子 精神領袖 納威人的智者。




Directed by: James Cameron




本港和在全球包括美國本土的票房紀錄漂亮,據說已經衝破十億美元,這部被譽為有史以來,成本最高的電影,雖然未加上宣傳費用,但相信已經可以回本。




先來個熱身,聽聽主題曲,重看 Trailer 片段,再讀讀我的 “續談” 罷!




Avatar 的主題曲 main theme "I see You"





I see you I see you

Walking through a dream I see you

My light in darkness breathing hope of new life

Now I live through you and you through me Enchanting

I pray in my heart that this dream never ends



I see me through your eyes

Living through life flying high

Your life shines the way into paradise

So I offer my life as a sacrifice

I live through your love

You teach me how to see All thats beautiful

My senses touch your world I never pictured

Now I give my hope to you I surrender

I pray in my heart that this world never ends



I see me through your eyes

Living through life flying high

Your love shines the way into paradise

So I offer my life I offer my love for you

When my heart was never open (and my spirit never free)



To the world that you have shown me

But my eyes could not division

All the colours of love and of life ever more

Evermore (I see me through your eyes)



I see me through your eyes (Living through life flying high)

Flying high Your love shines the way into paradise

So I offer my life as a sacrifice

And live through your love

And live through your life

I see you I see you



注意:以下包含部份結局)



續談故事:



上次的一篇講到。。。。。



礦物公司礦場主管和雇傭兵團領導,並沒有太多耐性等待,他們決定向納威村落進攻,強行把納威人趕走,好讓公司繼續開採礦藏。他們預先準備好,就在進攻之時,把 Jake 和 女生物學博士 Grace 的真身跟他們的“阿凡達”連繫的訊號切斷,兩人的 “阿凡達” 立刻暈倒下來了。



無助的納威人,慘被無情的炮火,亂轟亂擊,死傷忱寂,族長也蒙難了,慶幸生還的納威人,唯有逃到納威人的神聖地方,“聖樹”所在之處,暫時躲避。



得到女生物學家的助手和女直升機機師的幫助,Jake 和女生物學家的真身一起逃脫,但女生物學博士 Grace 卻受了槍傷。 Jake 的真身成功重新進入機器內,令到 Jake 的 “阿凡達” 再騒醒過來,並成功馴服了納威人傳說中的”巨神鳥“,他騎著”巨神鳥’飛去到,納威人躲避的地方,”聖樹“所在地,成功說服了慶幸生還的精神領袖族長妻子、她的女兒、和立有婚約的勇士,和他統領幸存的納威戰士。



他們四處聯絡,並且團結了散居的其他納威人部族,一起反抗人類兵團的入侵。他們的人數比人類兵團多了幾倍,但祇有弓箭、刀劍、和長矛等原始武器,卻被採礦公司雇傭兵團的領導,說成他們是野蠻人,而且人多勢眾,這次是人類在潘朵娜的生死存亡一戰,要求人類兵團士兵,要切底地不分男女老幼殺戮,要殺死每一個納威人,這是要領令到納威人屈服,不敢再反抗,起了示範作用,是減少以後和其他納威族人,發生衝突的最佳方法。



繼續。。。。。。



逃出後的 Jake 真身把連結機器,一齊帶到一個隱蔽的地方收藏後,就根據納威人的一個個傳說,納威人相信“聖樹”是可以把受了槍傷,危在旦夕的女生物學博士 Grace 真身的“元神”,不需要利用機器連繫,而直接讓她進入她的“阿凡達”體內,並組成真正的納威人。於是 Jake 的“阿凡達”,就把女生物學博士 Grace 真身,和女生物學博士 Grace 的“阿凡達”,抱到“聖樹”下,安放妥當。



Jake 的 “阿凡達” 就和一班幸存的納威人,坐下圍著中央的“聖樹”,每人雙手各搭著前面兩人的左右肩膊,這就形成一個人人連繫在一起的人網,他們集體向“聖樹”祈禱,祈求“聖樹”把 Grace 真身的 “元神” 轉移入去 Grace 的 “阿凡達”。



當 “聖樹” 聽到禱告,便伸展出如 “光學纖維” 般的觸鬚,把 Grace 的真身和 “阿凡達”,重重包裹起來,就好像蠶絲包裹著蠶蟲成為蠶繭,各人圍在一起繼續禱告,等候著 Grace 的 “阿凡達”,破繭而出,復活過來。



可惜來得太晚了,受了槍傷的女生物學博士 Grace,實在太衰弱,她無法透過 “聖樹” 的聯繫,成功把 “元神” 轉移,Grace 的真身死亡,各人很是哀傷,但 Grace 的 “元神” 就已經儲在 “聖樹” 中。



四處聯絡各地納威人的部族,當一切準備就緒,人馬齊集後,和礦物公司的雇傭兵團作一場生死決戰,如箭在弦,一觸即發。擁有超強優勝火力的兵團在挺進中,Jake 的一方選擇誘敵深入《浮山》floating mountains 地區,因為 Jake 認為這處地形對納威人有利,就在那處進行偷襲突襲,臨出發前 Jake 的阿凡達用它的辮子和“聖樹“連結,誠心向 ”聖樹“ 祈禱,祈求庇佑,創出奇跡。



接戰初期,納威人騎著神鳥的空中部隊,他們集中打穿直升機的玻璃罩,讓星球的毒氣制著人類,兵團急忙戴上防毒面罩,而得到先機略佔上峰,但雇傭兵團的領袖,也不是弱者,很快就調節過來,憑著絕對優勝的強大火力,扭轉了敗象,並空降足有十英呎的由人駕駛的鐵甲機械人部隊到地面,攻擊納威人的地面騎兵隊。



無論納威人如何勇敢,視死如歸,原始的弓箭、刀劍、和長矛,怎能敵過擁有強大火力的雇傭兵團呢?納威人方面死傷很大,連納威勇士 Tsu'tey 都犧牲了,納威人被切底殲滅祇在分秒。 Jake 的”阿凡達“殺得性起,他認為擒賊先擒王,幸運地 Jake 的”阿凡達“成功殺入兵團領袖的直升機,把準備投下的大型炸彈推回直升機內,直升機發生爆炸快要墮落地面,兵團領袖進入機械人的控制臺,駕駛著機械人,要和 Jake 的”阿凡達“作一對一的對決。



就在兵團領袖的機械人和 Jake 的 ”阿凡達“ 打作一團之時,尚未分勝負,奇跡卻出現了,潘朵娜星球的飛禽走獸、兇惡的猛獸、平時挺和平溫馴的巨獸,透過”聖樹“的感應,知道潘朵娜星球,受到人類兵團入侵,紛紛從深山中的森林,飛出來、跑出來、奔跑出來。飛禽和神鳥向著兵團在空中的直升機群,不斷胡亂撞擊,直升機紛紛墮地,而地面上的機械人,也被巨獸亂衝亂竄亂撞,被亂撞得再不能發動,兵團的雇傭兵就唯有棄機逃跑,卻被兇惡的猛獸猛噬,卒之雇傭兵團薈不成軍,被擊敗了。



另一方面,兵團領袖駕駛的機械人和 Jake 的 ”阿凡達“,打作一團,作一對一的對決生死戰,打得難解難分,Jake 的 ”阿凡達“ 成功打穿了機械人的保護罩,兵團領袖唯有戴上防毒面罩再打過,兩人一路打到接近了,Jake 真身連結 ”阿凡達“ 機器的隱藏地,剛巧納威族長的女兒 Neytiri,騎著她的神鳥飛到來,卻被機械人擊中神鳥,死去的神鳥壓著 Neytiri 的一條腿,Jake 的”阿凡達“要分心保護 Neytiri,避免受到機械人的殺害。



聰明狡猾的兵團領袖就趁機,轉向破壞就在附近連結機器,並打穿了機器的保護罩,Jake 的真身吸入毒氣,再不能控制”阿凡達“了,生死就在分秒之間,幸好 Neytiri 及時掙脫,她拿起弓箭一箭兩箭連氣射進,一味顧著殘害 Jake 的 ”阿凡達“ 的兵團領袖心臟內,把兵團領袖殺死了,為父親和未婚夫報了大仇。



Neytiri 見到 Jake 的”阿凡達“已經暈倒,就去到機器處週圍找尋 Jake 的真身,足有十英呎體型巨大的 Neytiri 首次見到 Jake 弱小的真身,兼且拖著因為長期癱瘓,已經嚴重毀縮了的雙腿,急忙為 Jake 戴上防毒面罩,救回 Jake 的性命。



納威人把嚴重受傷的 Jake 的 “阿凡達” 和 Jake 的真身,抱到 “聖樹” 下,安放妥當。劫後重生幸存的納威人,坐下圍著中央的 “聖樹”,每人雙手各搭著前面兩人的左右肩膊,這就形成一個人人連繫在一起的人網,他們集體向 “聖樹” 祈禱,祈求 “聖樹” 能夠把 Jake 真身的 “元神” 轉移入去 Jake 的 “阿凡達”。



當 “聖樹” 聽到禱告,便伸展出如 “光學纖維” 般的觸鬚,把 Jake 的真身和 “阿凡達”,重重包裹起來,就好像蠶絲包裹著蠶蟲成為蠶繭,各人圍在一起繼續禱告,等候著 Jake 的 “阿凡達”,破繭而出,復活過來。結果 “聖樹” 的聯繫,終於成功把 Jake 的 “元神” 轉移到 “阿凡達” 身上,在蠶繭內的 Jake 切底療傷之後睜開眼睛,就完成 “天蠶變”,變成真正的納威人 Jake,大團圓結局。






續談我見:



上次的一篇講到。。。。。



還有納威人有一棵”聖樹“,導演甘馬倫把”聖樹“描繪畫成一顆白色會發光的樹,這和幾年前十分時興的光纖白色聖誕樹一般,是會發光和轉換顏色,很是美麗。這一條條光纖般的聖樹樹枝,是可以和納威人長辮子末梢的神經線纖維連結,這樣納威人就和聖樹連結合一,也可以向著“聖樹”祈禱,云云。



臨尾當看到無助的納威人,慘被無情的炮火,亂轟亂擊,死傷忱寂。人類兵團士兵,要切底殺戮,不分男女老幼,殺死每一個納威人,這是要令到納威人屈服、屈從,以後不敢再反抗人類。這豈不就是日本人,當年在南京展開大屠殺,就是要讓中國人知道,反抗祇會帶來屠殺的嚴重後果,是要中國人屈服、屈從,看到這裡差點令我落淚,要找包 Tempo 紙巾出來。



而最後亦最令我心噏的是,結局雖然打敗了人類兵團,這一次勝利卻是一場慘勝,族長和勇士都不幸戰死了,很多納威人犧牲了。打敗了人類兵團,讓戰俘返回地球,包括礦物公司的礦場主管,他們回到地球會講出真相嗎?



由于珍貴的礦石豐厚利潤,祇會引來更多的人類兵團,下次他們再來時,就陣陣有詞,說成是野蠻的納威人,無理殺害了人類,他們處于道德高位,要為戰死的人類復仇,要拿回屬于礦物公司價值連城的礦石,那就得殺死更多納威人,戰事會更加慘烈,就會更加殘酷!



繼續。。。。。。 想講的上次已經都說了,可以增加的或者是:


如仙境的《浮山》 Floating mountains 成為主戰場,美麗的環境遭到破壞,那需要幾多時間,才能夠復原呢? 還是一去不復返呢?記得連希特拉都肯放過巴黎,二戰時德軍占領巴黎,沒有破壞摧毀巴黎,讓後世人還可以遊覽巴黎。為何要在 Floating Mountains 《浮山》做戰場呢?



Neytiri 和 Jake 的“阿凡達”,因為幾個月一齊相處,又因為要教導和受教,難免肌膚相親,日久生情,竟然私訂終身,最後 Neytiri 背著未婚夫,與 Jake 發生了關係。為甚麼男女一定要相交了,才可以算是定情呢?連納威人亦不能脫離這個人類的框框,真是荒謬!



這讓我記返起,『Titanic 鐵達尼』電影中的唯一情慾戲,利用兩人的一度春風,發生性關係,把 Jack 甘愿犧牲合理化,甘馬倫今次再次重覆,祇是今次我笑不出。另外祇不過是三個月,就能令到 Jake 切底全面改變了職業軍人的觀念,是否太快了,亦太兒戲了?



還有當 Neytiri, 見到 Jake 的”阿凡達“已經暈倒,就去機器處週圍找尋 Jake 的真身,足有十呎體型巨大的 Neytiri 首次見到 Jake 弱小的真身,兼且拖著因為長期癱瘓,已經嚴重毀縮了的雙腿,急忙為 Jake 戴上防毒面罩,救回 Jake 的性命。



Neytiri 第一次見的 Jake 的真身,第一句向 Jake 說:『I see You!』而剛剛抖過氣來的 Jake 真身,也是第一次用自己肉眼見到 Neytiri, 也回敬了一句::『I see You!』兩人大小強弱的強烈對比,就好像母親手抱著嬰孩。



由于珍貴的礦石豐厚利潤,祇會引來更多的人類兵團,下次他們再來時,就陣陣有詞,說成是野蠻的納威人,無理殺害了人類,他們處于道德高位,要為戰死的人類復仇,要拿回屬于礦物公司價值連城的礦石,那就得殺死更多納威人,戰事會更加慘烈,就會更加殘酷!



這次續寫,依然令我感到傷感,心情還是很是沉重。我相信甘馬倫已經準備好下集的故事了,Pandora Box 潘朵娜的盒子,這個經典故事,"HOPE" is humanity's final reliance,“希望”成為人類最終的依靠,但結果納威人 Na'Vis,還有沒有 HOPE?會有希望呢?







後記:



這裡可以幫你做個 ”阿凡達“大頭相。Mcdonalds Finland 有個攪嘢的網頁,不知還是否在,可以試試看,你自己的”阿凡達“。








伸延閱覽:
Avatar (movie) 維基百科

阿凡達(電影) 維基百科

Avatar 北美雅虎電影

阿凡達 香港雅虎電影

Pandora Box 維基百科

做個”阿凡達“大頭相 Mcdonalds Finland



我的舊文:

遲了點看的電影:阿凡達 Avatar

歐洲殖民主義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