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Monday, August 31, 2009

臺灣的困局!








痛心!









心痛!









痛心!








伸延閱覽:
臺灣救災成本高於救災需要的怪象 與 陳菊的一石三鳥之謀:
其一,以人道之名壓馬英九;
其二,以達賴的特殊身分欺大陸;
其三,在民進黨內立威。

達賴喇嘛晚上抵台灣 谷歌新聞搜尋
臺灣南部災區原住民多信奉基督教 谷歌新聞搜尋
民進黨邀請達賴喇嘛訪臺 谷歌新聞搜尋
馬英九鞠躬道歉 谷歌新聞搜尋
八八水災變成政災 谷歌新聞搜尋



我的舊文:
臺灣式的人禍天災
三則新聞: 臺灣風災水災變成政災(其一)




4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唔洗咁呀!?

政治角力就是這樣!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就讓我借用明報的一則專訊作為回應罷。
【明報專訊】在兩岸抗議聲中抵台的達賴喇嘛,31日上午舉辦祈福法會。有評論說,這是在颱風襲擾過後的災地,人為颳起的另一場「政治颱風」。

達賴喇嘛30日晚,搭乘列車時間表以外的高鐵專列,由超過馬英九護儀的保安人員團團護衛,子夜抵達高雄。島內媒體粗算,僅達賴抵台當晚就花去新台幣近70多萬元,更不需說隨後的各場活動費用。而此前,島內宗教界團體和人士早早為災民籌備、舉辦了多次祈福、超度活動,其中,全球知名的高僧大德更是一馬當先,將大量募集善款透過各種管道救濟災民。但似乎這些都不足夠,高雄市長陳菊和高鐵董事長殷琪仍不惜成本,一定要請來遠在異國的達賴喇嘛。

救災成本高於救災需要的怪象,從「8·8」以來並不罕見。不只是外來的和尚才會念經,還有外來的直升機才能救災。大陸救援飛機被堂皇地擋在技術型號的高門檻之外。而被視為救星的美軍直升機在7天的救災過程中,完全是不熄火的,每小時的燃料費用就高達46萬新台幣,一天下來就要1000多萬新台幣,這筆費用也是由台灣來支付。以此計算,美國政府援助的25萬美元已經消耗在轟鳴的飛機馬達中了。

受災的台灣民眾一面對絕塵而去的美軍飛機千恩萬謝,一面也暗自鬱悶:想請的重型飛機不來,來的飛機不肯起吊救災機械,終於掛起一隻「怪手」(挖土機),卻烏龍地卸錯地方。但是,災民也很為美軍考慮:為了避免「駐留」嫌疑,不熄火、每天返回外海軍艦,而且人家是援助,當然要安全為重。因此,即便很多海外觀察家都指出,此次救援中軍事與政治意義超過救災本身,台灣民眾卻無法開口責怪。

並不是台灣政界缺乏會算術的人才,而是更多了些算政治帳勝過經濟帳的政客。此番力邀達賴赴台的高雄市長陳菊,頗令島內一些政界人士刮目,認為她的政治手腕又上層次。陳菊此次設計的確有一石三鳥之謀:其一,以人道之名壓馬英九;其二,以達賴的特殊身分欺大陸;其三,在民進黨內立威。然而,陳菊所想佔據的道義高地,乃是為災民謀福祉,實際效果卻是為台灣民眾招禍,就算是一般的僧侶祈福,成本也較其他嫌高。因此,在陳菊出招之始,人道外衣便已無法遮掩住顯見的政治惡意。


怪象因災情而生 卻與災民無關
台灣民眾並未坐視被政治操弄,持續抗議達賴此行。違背島內民意一定要赴台本身,已經使達賴自陷於不顧災民感受的偽善之地,而今,達賴在台灣的所作所為將為民眾所關注,任何不合時宜的言行,都只能令他自己陷於不利境地。

當此天災民厄之時,島內政客仍在以政治衡量為救災首選,以民眾生死、疾苦為操弄對象,接連上演政治戲碼。可嘆的是,種種怪象因災情而生,卻與災民無關。大難當頭,往往催生大情大義和大智大慧,然筆者在其中卻只看到某些島內政客的小聰明。

新鮮人 said...

其實這次只有和尚是贏家,
論智慧民進黨幾時比得上和尚,
陳菊這次不單收不到實則作用,
反而令南部不少居民明白民進黨都只站在本身政治利益出發,
而不是真正為人民求福祉,
今次民進黨可謂蝕哂張了,
只有那個奸姣老和尚收宣傳之效!
這樣也許是件好事,
至少讓部份綠營死硬派明白自己是愚忠!

the inner space said...

喺囉!中國人最叻內闘,又一個好例子。新鮮兄你都話而得益者祇是和尚,你話心唔心痛呀?aching、breeding、crying and tearing within my 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