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Monday, August 17, 2009

一些意見 兩個妄想 三堆垃圾



臺灣式的人禍天災

臺灣南部受到颱風帶來的大豪雨,山洪暴發,大水淹沒城鄉,泥石流活埋居民。救災由臺北的國民黨藍營牽頭,但去到縣市的政府卻民進黨綠營,藍綠兩黨為了未來的選情,不想孭起對方的黑鑊,先是互雙推諉,繼而互拖後腳,延遲拯救行動,把人民的死活,當作將來選舉時的籌碼,傳出軍方苦後四天,沒有收到出發救災命令。


看新聞報導,更加驚心動魄,知本溫泉整座旅館倒塌入河,連旅遊勝地阿里山的旅遊設施不見了,旗山溪甲仙鄉甚至活埋整條村,居民家園盡失,死嘅死,傷嘅傷,哀鴻遍野。陳水扁這位臺灣之子,除了自己和家人斂財之外,當選做了八年總統,向南部撥款,對各城鄉派錢,名曰治水,實是放水。但缺乏嚴謹規劃下,祇懂向南臺灣開綠燈,做成過分開發,莽顧商業利益,開山劈地,加建水壩,蓄水成庫,把河流收窄,加高河流兩岸瑅圍,好讓出土地建屋圖利。對大自然大事破壞,今次的風災、水災、洪災,正是大自然的一個反抗。


各界提出捐款賑災,慈濟會更發起全球華人捐款,相信不久佛光山等等的臺灣宗教團體籌款,陸續有來,香港藝人準備好,要多撥出時間,做多個慈善籌款騷。至於應否捐款呢?各人有各人的想法。而我的意見是,我暫不願意為國民黨和民進黨,藍綠互闘,由阿扁做總統開始的十年來,不斷闘爭,種下的人禍,趁這次天災,爆發出來的巨大災禍,去捐出半分錢。


陳水扁許下給南臺灣的撥款,馬英九不敢撤回,臺灣南部實是另一種水浸,城鄉得到了撥款,用不完的都得用盡,做成過度開發,多過實際需要,人民普偏不像大陸般窮困,是藍綠兩黨互闘,爭取選票種下的因果,到今天如此田地,還不懂急災民之急,婉拒大陸派來同聲同氣的人員,和大型起重直升機赴臺,卻招來說英語的美國軍隊,實在令人握腕嘆息!


再者香港政府,已經準備慷香港人之概,捐款五千萬大元予臺灣,這已包括了我的稅款,並將會透過駐港的中華旅行社轉交,能否落到災民身上呢?更不希望成為國民黨的選戰經費。至於災後重建的捐款,看清楚是甚麼用途,才決定捐罷。


我倒有一個妄想,就是趁此次人禍天災,催生一位超黨派,為臺灣人民謀福祉的政治家,帶領臺灣,走出現在藍綠對立的困局。



港式的學校抗毒工程

由於政府事前忽略,一貫莫不關心,再而疏于打擊,令到毒販入侵校園,攪到K仔、搖頭丸、氯氨酮,在校園泛濫,政府未能防犯于未燃,已經痛失先機,唯有事後補救、挽救、拯救,那怕是藥石亂投,起碼到時有得交代,說是已經做咗功夫,把責任推卸給他人。


由曾特首做大隊長,律政司司長做副隊長,企圖用大埔區的中學做試點,推行校本驗毒計劃,若然有效的話,就在全港中學推行,為了亡羊,而去補牢。先有教會大當家出面提出異議,再有人之患公會的大頭目提出各校各法,連私隱專員都出來趁熱鬧,話恐怕抵觸還未成年的學生人權。


坊間各界,在教育局還未推出實際細節前,就 hypothesize 假說、假設、假定一番,老師說會損害教師和學生的互信,社工就趁機重提要求增加人手,學生就恐怕損害他們的權利 etc. etc. 各個階層,不同層面,都先是向自身的利益著想,替自己爭取、索取、掠取利益,有誰為濫藥的受害者或頻臨受害者著想呢?


既然有一間國際學校,已經自行推行校本驗毒,行之有效。政府何不組織考察團,讓各界實地參觀,現場視察,與過來人討論,聽聽他們的經驗呢?因為這也是個妄想,國際學校收費昂貴,他們是私立經營,他們的學校組織不同,每個家長都需要購買學校的 debenture,成為辦學團體的一份子。國際學校的師生比例,是非本港一般學校可及的,教學方式和設施,是不能夠與之比較的,教學的理念,是不能雙題并論的,若廣為公開,祇會暴露政府辦教育之不濟。


照現今嚴峻情況,早做好過遲做,做好過唔做,唯有摸著石子過河,總好過在岸邊不動,繼續指指點點。


李麗珊的垃圾論

好了,發表了一些意見,提出了兩個妄想,有一堆垃圾,又兩堆垃圾,第三堆垃圾是我”嗜悲“,至於我有幾”垃圾”,以後有機會再說。


我倒想提出,香港第一位奧運金牌的唯一得主,”風之后“李麗珊,在十三年前一九九六年,也是八月份,她在美國亞特蘭大主辦的一屆奧運會,在滑浪風帆項目奪冠。李麗珊在奪獎後激動地向記者說:『香港運動員唔係垃圾(香港運動員不是垃圾)』,成為傳頌一時的名句。事緣李麗珊在一九九零年代一次代表香港參加歐洲滑浪風帆錦標賽時,本來大會想讓出多一點非歐洲人士席位予不同人士參加,但後來報到者超過限額60人;引來一些歐洲參賽者對一眾香港代表的微言,直指香港運動員是垃圾,為何還要搶奪參賽資格,直至此次奪獎才一吐烏氣。


被人稱為垃圾,當然不好受,但祇有自己沒有承認是垃圾,自己又真正努力過,並請看看以下的一段:


『正生會以 “生命意義輔導治療法”作為主要的工作手法,期望當一個人在人生、道德、倫理、思想、信念取向及情緒行為上出偏差、失控(如毒品,行為問題)時,可透過生活教育,進行全面矯治,讓他們從根源解開捆綁。』


正生書院的一班學生,是否值得我們支持,不用細說了罷,請給他們一個機會!



2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你的第一個想法真是"忘想",
要中國人化除黨派成見亙相合作?
it is mission impossible!!!!!!!

中國人至另搞內訌,自相殘殺,
從來都很難團結一致的,
否則當年蘿白頭都唔可以長驅直進啦!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同意你所講的。 不過講是這樣講,但中國一旦有甚麼事,我的心中還是不能放下,還是忐忑不安,心神受到影響,心有戚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