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Monday, July 06, 2009

平凡人一個

平凡人一個



雜說四~~韓愈
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故雖有名馬,祇辱於奴隸人之手,駢死於槽櫪之間,不以千里稱也。馬之千里者,一食或盡粟一石。食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是馬也,雖有千里之能,食不飽,力不足,才美不外見,且欲與常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盡其材,鳴之而不能通其意,執策而臨之曰:「天下無馬。」嗚呼!其真無馬邪?其真不知馬也!


上文:『執策而臨之曰:「天下無馬。」嗚呼!其真無馬邪?其真不知馬也!』,除了可理解為懷才不遇,也可以理解成,由于一般人未能夠明白天才,因此他們便慘被當成白癡看待。請先讀讀以下兩則【明報專訊】。


【明報專訊】中七資優生麥卓恆,小學時智商130,中英文科卻總是不及格,「來來去去上堂罰企的是我,放學留堂的又是我」,這全皆因他有讀寫障礙。至初中,麥卓恆跟同樣有讀寫障礙的同學董立竣,參加了家校學習障礙學生支援計劃,成績有所改善,今年高級程度會考中二人分別得1B2C及2A1B的優異成績。

兩名讀寫障礙生有望升讀大學,為他們的中學提供支援計劃的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系主任曾潔雯,形容是「歷史性時刻」。

有望讀大學 「歷史性時刻」
香港特殊學習障礙協會主席顏姜惠蓮表示,本港讀寫障礙生欠支援,本年度1400名學習障礙生會員中,約九成是讀寫障礙,但過去3年來無人能升讀大學;但外國的研究顯示外國的學習障礙生升讀大學比率達九成。

麥卓恆和董立竣2003年參加家校學習障礙學生支援計劃。董立竣說,自己很幸運,因為有很多學生沒有如此支援,「如果不是進了間有支援的學校,可能中三已輟學了」。他續說,當時課後有語文保底班,一個老師對一、兩個學生;而麥卓恆則稱,校長、老師、心理醫生、家長和學生會一起開會討論學生的學習情況。

團體指撥款欠監管 學障生未全受惠
政府於08/09年度推行「中學學習支援津貼」,撥款學校支援學障學生。但香港特殊學習障礙協會質疑,政府對撥款缺乏監管,未能保障學障學生受惠,亦未協助學校發展中學學障的教學方法。教育局發言人回應時表示,「學校需要每年就支援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的成效向教育局提交評估,亦需要就相關財務資料管有獨立的帳戶」,並指教育局有就學校如何運用資源及支援學障學生提供建議,現正進一步加強透明度及學校與家長的溝通。

倡延長考時 設錄音讀卷服務
另外,考評局亦於03年開始接受讀寫障礙學生申請公開試,例如董立竣會考及高考便申請把試題的字體放大,考試中小休5分鐘,及延長作答時間。但曾潔雯表示,現時措施仍未足夠,希望能為學生提供錄音讀卷服務,因為很多讀寫障礙生雖然讀字慢,但聽題目沒問題,希望考評局能為讀寫障礙生提供平等機會參與公開試。



【明報專訊】今年高考有兩名讀寫障礙生獲不俗成績,但另一邊廂,李敏英的小兒子智商雖超過140,但高考成績不理想,未能升讀本地大學。李敏英說﹕「兒子97年已評估為讀寫障礙生,但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有任何支援。」

讀寫障礙可能是家族遺傳,李敏英可謂來自「讀寫障礙家族」,兩名兒子有讀寫障礙,丈夫、母親、哥哥、姐姐、姐姐的兒子、妹妹和自己雖未接受過專業評估,但相信亦有讀寫障礙。李的大兒子22歲,智商超過120,但會考1分,未能於演藝學院修讀音樂劇,現於台灣讀大學先修班。

小兒子21歲,智商逾140,但用了9年讀中學,考過兩次會考,第一次2分,第二次13分;現已被台灣國立中央大學太空科學系取錄。她自己,用7年讀5間中學,中五畢業,會考只有2分。她說,他丈夫是司機,但連自己地址也不懂寫。

曾向考評局申調適
有兩名資優兒,李敏英只有慨嘆。「資優? 知了便憂。」她說﹕「我走的恍如一條山路,但前面完全無路可走,路都是自己走出來的,因為無前人走過。」她說,03年沒有人向考評局申請調適,04年有一個,是她的大兒子,05年有一個,是她的小兒子,但二人最終考得不好。

說著,她不禁傷心落淚。她說,如果港府為讀寫障礙生提供支援,兒子便不用離開香港讀書;相反,台灣已立法在大、中、小學為讀寫障礙生提供支援,大兒子在台灣考英文試,亦有錄音讀卷。兩個兒子即將遠洋讀書,增加了財政壓力。「對兒子有大學讀,既開心,亦心酸。」



幸而及早發覺,擁有高智商的麥同學和董同學,有機會繼續讀書,並考獲良好成績,有機會升讀大學。不用提返古時,因為沒有明白天才,而慘被當成白癡,就算戰後到二三十年前的香港,政府及社會上欠缺識見,財力上也沒有資源,根本就未能及早界定『讀寫障外』的孩子,作出適當學前評估,並給予適當的輔助,而慘被列為遲鈍兒童,埋沒了天才!


【維基百科】智力商數,簡稱智商,是通過一系列標準測試測量人在其年齡段的認知能力(「智力」)的得分。由法國的比奈(Alfred Binet,1857年-1911年) 和他的學生所發明,他根據這套測驗的結果,將一般人的平均智商定為100,而正常人的智商,根據這套測驗,大多在85到115之間。


那麼各位 阿哥 阿姐們,想要智商高人一等呢?還是。。。。。。!
我絕不貪心,我慶幸自己,只是平凡人一個 An Average Joe!



後記:
根據 educoach.com.hk 何謂讀寫障礙?
讀寫障礙(dyslexia)的孩子,很多時被誤解為不勤力,功課永遠是錯漏百出。其實讀寫障礙是源於對文字解碼能力(decoding) 的不足,亦是指左腦的邏輯思維比較弱。除了認讀和書寫方面的困難,兒童亦常伴有記憶、專注、感覺肌能障礙或執筆寫字的困難。


文字只是一種有共識的符號,記得在蛇竇的閑談,有位外籍的同事,舉了個例子:當一個孩子看到一本沒有打開的書,無論怎樣放來看,打直放來看,由背面來看,都是一本還未打開的書。 但英文字母的小楷,個"b"字字母來說,反轉就是個"d"字母,放下來就是"p",再反轉就是"q",不同的擺放方向,同樣一個物件,卻成為四個不同字母呢,仲有"u"和"n"也是其中好例子。


在中文裡雖然有類同,能想起的只有"日"和"曰","目"字"和皿"字,
"上"字和"下"字,"人"字和"入"字。不過就產生另一類的問題,如直寫
"米“、”田“、”共"一起,就是個"糞"字,也可以分成三個字來看,亦可當成“米”字和“異”字兩個字。打直來讀“一合酥”,可以讀成:“一人一口酥”,如此例子,若是書寫中文字,在直讀中文時,更隨處可見,利用印冊技術,方可以減少混淆。


以上是否也是文字解碼能力,認讀和書寫方面的困難,是『讀寫障外』呢?


伸延閱覽:
何謂讀寫障礙? tungwahcsd.org
雜說四~~韓愈 谷歌搜尋
Intelligence quotient(IQ) 智商 維基百科
智商測試 谷歌搜尋
Average Joe Average Jane 維基百科
滙豐支援讀寫障礙學生 hsbc.com
學障生獲支援高考奪佳績 新浪網新聞
學障生獲支援高考奪佳績智商130 中英文經常不及格 Yahoo 新聞
母嘆港欠支援兩子赴台讀書 Yahoo 新聞




6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天才與白痴只是一線之差!

不要說資優資差,
政府對一般教育方向都未搞得掂,
何來有能力解決這些更偏遠的問題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天才與白癡是有很大分別的,祇是界定天才與白癡的方法,弄成天才與白癡只是一線之差。
香港的教育是為考試而讀書,資優學生的比資差的學生,容易考的好成績。The Impaired should be given the chance to demonstrate themselves in various espects.

新鮮人 said...

大智若愚,
有時IQ200又如何?
開心和智慧不是正比的,
有時愚笨的人過得更開心!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諾貝爾獎 Nobel Prize 得獎者“納殊”教授 John Nash,就是兄臺所提到的表表者。

納殊很早就成名了,可惜早年受到精神病困擾,他的智力無人懷疑,智商很高罷,但有病時的智商是高還是低呢?他患病時是快樂的呢?還是痛苦的呢?

到後來納殊教授康復,於1994並親自到瑞典領取諾貝爾獎,2003納殊教授曾到香港,並在香港大學HKU,設有助談和學生們見面。

再想引用原文結尾:那麼各位 阿哥 阿姐們,想要智商高人一等呢?還是。。。。。。!
我絕不貪心,我慶幸自己,只是平凡人一個 An Average Joe!

還有我都有篇 舊文 提過 納殊教授傳奇的故事,有關經過有人寫成書,而 A Beautiful Mind (film) 根據 A Beautiful Mind (book)也被拍成電影。


維基百科:
John Forbes Nash, Jr.

約翰·福布斯·納許

新鮮人 said...

快不快樂是要看自己如何看人生,
人家的故事可做參考,
但人人故事不同,
參不參透看個別的人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做個平凡人 an average JOE 比較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