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Facebook 新增面書 心空海嶽 by the inner space 歡迎光臨 Welcome in

「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June 11, 2009

It was like .... magic 像著了魔!

It was like .... magic 像著了魔!



在東岸巴爾的摩市生活的 Annie,在西岸西雅圖市生活的 Sam,時間上有三小時時差的分隔,地理上分隔幾千公里,乘搭飛機包括由出機場要一小時,飛行五個多小時,落機後又要花一小時前往,總共七個多小時,他們之前從沒有正式面對面會見過,在這第一次會面的地點,紐約市的帝國大廈頂樓瞭望臺遇上了,就互雙緊盯著對方,同時雙方手拉著手,十指緊扣著,認定他她就是今後,兩雙廝守終身的伴侶。


以上就是電影『緣分的天空 Sleepless in Seattle』最後十五分鐘的故事情節。



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Starring:
Tom Hanks Sam Baldwin 阿森是一位劃則師,是一位鰥夫,單獨撫養照顧兒子。
Meg Ryan Annie Reed 安妮是一位雜誌記者兼作家,有位深愛著她的未婚夫。

Directed by:Nora Ephron

Written by:Jeff Arch Nora Ephron David S. Ward



故事:
生活在芝加哥的阿森夫婦有一個兒子,阿森有份穩定的劃則師工作,一切都很美滿,但阿森嫂突然患病去世,情深的阿森,為免觸景傷情,便和仔仔移居,多雲多雨,陰天多過晴天,潮濕的西雅圖市。

新的工作,新的生活,新的環境,未能讓阿森忘記阿森嫂,他依然苦悶,思念亡妻,每晚都不能入眠,這都看在仔仔眼裡,很為父親擔心。

在聖誕節前夕,仔仔打了個電話入電臺的『烽煙 phone-in』節目,向一位自詡為家庭心理學家的主持人,請教如何幫助父親,這個主持人要求和阿森對話,阿森道盡他懷念亡妻的深情,電臺的電波傳到整個美國,收聽到的人無數。

剛巧安妮在車上駕車去華盛頓,見未婚夫的父母,她剛剛帶未婚夫回到父母家中,和家人一起聚餐完畢,並宣布了兩人已經定婚,當安妮駕駛著車,聽到阿森情深道來,他怎麼懷念著妻子,安妮竟然滴下了眼淚。

這位住在西雅圖,每晚都不能入眠的阿森,Sleepless in Seattle 頓成全美國女士們的寵兒,信件紛紛寄到電臺轉交給阿森。安妮工作的雜誌社,也想以他為題,寫一篇介紹的文章。雜誌社主編,還瞞著安妮,寄出了那一封,本來安妮希望約到阿森在情人節日,在紐約市帝國大廈瞭望臺見面,但最後拋了入廢紙箱的信。

安妮最後卻準備,親身飛一轉去西雅圖訪問阿森,當她抵達西雅圖機場,阿森剛巧送別朋友,兩人在機場內,四目交投,但因為不認識,兩人就再失散在人海中。 安妮依據地址去尋訪阿森,但阿森父子兩人,又剛乘小艇外出,安妮駕車沿海岸追蹤,但沒有勇氣上前認識。第二天兩人祇隔著馬路說了聲:"Hello",就沒有了下文。結果沒有做訪問,安妮就空手而回到巴爾的摩。


仔仔收到冒認安妮寄來的信,就代父親回覆了信,約實在二月十四日情人節日,在紐約市帝國大廈頂樓的瞭望臺相見。之後阿森知道後,當然十分不快,並責罵了仔仔。


仔仔卻不肯罷休,得一位小女同學的幫忙,替仔仔訂了飛機票,在情人節當日早上,飛了去紐約市,並坐的士去到曼克頓的帝國大廈,登上頂樓的瞭望臺,等候安妮的出現。


阿森在西雅圖發覺仔仔失蹤了,就四處找尋,卒之得悉,仔仔原來飛了去紐約市,就急忙追趕飛去紐約市。


阿森乘搭飛機包括由出機場需一小時,飛行五個多小時,落機後又要花一小時前往,總共七個多小時,加三個小時時差,趕到帝國大廈,找到了仔仔後,那就離開了。


而安妮在得知雜誌社主編冒她的名,發出信件也很生氣,決定不會赴約。情人節晚上約了未婚夫飯聚,但安妮坦白,告訴了未婚夫,她的心告訴她,他不是真命天子。就在那一刻,安妮見到帝國大廈,亮起了心型的燈飾,心血來潮的安妮,就撇下未婚夫,跑了去帝國大廈,央求守衛讓她上去瞭望臺。


當安妮上到瞭望臺層,已經空無一人,但發現了一個兒童背囊,原來這是仔仔遺留下來的,阿森和仔仔也剛巧在返回瞭望臺上,搜尋背囊。


在西岸西雅圖市生活的阿森,時間上有三小時時差的分隔,地理上分隔幾千公里,在東岸巴爾的摩市生活的 安妮,之前從沒有正式面對面會見過,在這第一次會面的地點,紐約市的帝國大廈頂樓瞭望臺遇上了,就互雙緊盯著對方,這時才由仔仔介紹兩人認識,之後雙方手拉著手,十指緊扣著離開,認定他她就是今後,兩雙廝守終身的伴侶。『It was like .... magic 像著了魔!』



我見:
是一個非常中產的故事,男女主角都是一份不錯的職業,收入穩定有餘,閑來才有閑暇去發展一段,虛無縹緲,似有似無,由天空上電波結下的緣份。若果兩人都是朝不保夕,餐搵餐食餐餐清的貧苦大眾,試問那還有時間心情,去攪咁多嘢呢?


男女主角全片沒有對手戲,就祇有最尾尾的一場,相遇的結局戲,之前在機場相遇,Annie 祇在 Sam 的面前經過,在路邊隔著車水馬龍的馬路 Say "Hello" 的一場沒有同時出現,祇是用剪接兩個鏡頭,交代了便算。這個安排,在一般愛情片,我還是第一次見過,以後的也想不起,有沒有人學習。


故事指出一般眾多單身的男生女生們,都是等待著「真愛」,但在等候時,若有一位好使好用的好人 好人祇是騎牛搵馬的人選,安妮其實等待著「真愛」的來臨,但可惜隻好馬,遲遲沒有出現,經過多年後,就時不與我,年華漸漸老去,也因為長時間「習慣」了隻牛牛,便答應和隻牛牛結婚,但當「真愛」一出現,隻「習慣」了的牛牛,就可以捨棄了!


在我的舊文『啊 。。。習慣了!My Fair Lady 窈窕淑女』,就是談論過,是習慣了還是真的愛上了呢?在 Sleepless in Seattle 電影開始不久,Annie 在家中聚餐後,母親送上懷舊婚紗時,就指出怎樣分辨真愛:『It was like .... magic 像著了魔! 』


(本文原本在五月中,剛剛登出 “啊 。。。習慣了!”後,就寫好當是續篇,可惜臨時有些其他的文,有時間性的,必須先登出,那就愈推愈遲,到今天才登出,變成好像好沒厘頭,不過我一向我行我素,哈哈哈,就算了罷。)


後記:
留意到,電影中借用了 An Affair to Remember (港譯:金玉盟),雙約在帝國大廈相會的情節,最終卒之讓我我追尋到這部電影,看過之後,兩位男女主角,願意為了「真愛」,捨棄虛榮和奢侈,但又遭逢不幸,因誤會而分開,不勝唏噓!金玉盟的故事比阿 Sam 和 Anne 這故事,更加蕩氣迴腸。(詳情請參閱我的舊文 金玉盟 An Affair to Remember


維基百科上有這樣的記載:The film was inspired by An Affair to Remember (港譯:金玉盟)and used both its theme song and clips from the film in critical scenes. The climactic meeting at the top of the Empire State Building is a reference to a reunion between Cary Grant and Deborah Kerr in "An Affair to Remember" that fails to happen because the Kerr character is struck by a car while en route to Empire State Building.


後後記:
講起「騎牛搵馬」,男生好,女生好,都是等候著『It was like .... magic 像著了魔! 』一刻的來臨,在未來之前,那就暫時騎著隻,好使好用的牛,等待隻好馬出現,可惜隻好馬,遲遲沒有出現,經過多年後,就時不與我,年紀漸漸老去,也因為長時間「習慣」了隻牛牛,便答應和隻牛牛結婚。


但我記得還有一句話:「騎牛搵馬得隻豬!」從那裡聽來的,就忘記了。有不幸的男生女生,等不到隻好馬出現,當決定和隻牛牛結婚前,就連隻牛牛,都突然捨他她而去,隻牛牛搵到他她的真愛。落得斯人獨憔緒,急急和隻豬成婚,因為驚連隻豬都會失去了,遂成為「騎牛搵馬得隻豬也!」



後後後記:
緣份的天空 Sleepless in Seattle 電影一開時,就是唱出『Casablanca 北非諜影』的主題曲:"As Time Go By!" 肯定也是對這一部經典愛情片致敬。


因為喜歡『金玉盟』這電影,我最終飛埋去紐約市朝『勝』,上到 Empire State Building 頂樓瞭望臺,從下午等到黃昏,再等到整個曼克頓亮起了燈,看埋夜景,才下樓吃晚餐。祇可惜冇銀,尚未去尋訪『金玉盟』 隻遊船到過的小山城, 正在積極儲蓄中!



伸延閱覽:
電影 Sleepless in Seattle 維基百科
電影 An Affair to Remember 維基百科
電影 國內譯:西雅圖夜未眠 港譯:緣分的天空 維基百科
Empire State Building 維基百科
帝國大廈 維基百科



我的舊文:
Nora Ephron passed away
啊 。。。習慣了!My Fair Lady 窈窕淑女
Casablanca 北非諜影 (寫在情人節的前夕夜)
An Affair to Remember 金玉盟 (寫在情人節終結時)
狄波拉 嘉兒 Deborah Kerr




18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一時又響往那種蕩氣迴場嘅愛情,
一時又話愛情係"交易"、"習慣",
你係咪有"情感處理分裂症"呀?
=____="

不過理論和實踐係兩回事呀!

the inner space said...

都話 新鮮兄 每當我我在畫龍,你就幫我點睛。
蕩氣廻腸的愛情祇有在電影和小說中才有才發生的。現實的世界裡,是沒有這種愛情的,男女交往至到結婚,基本上就是一種交易 trade,互惠 mutual benefit,分手離婚就是這種交易再沒有互惠的誘因。

新鮮人 said...

咁又點可以一概而論呢?

微豆 Haricot said...

>> ... 男女交往至到結婚,基本上就是一種交易 trade,互惠 mutual benefit,分手離婚就是這種交易再沒有互惠的誘因。

Oh Space !! You are so skeptical abt marriage and relationship!!

:( + :) => 唔知好嬲定好笑

Anyway, despite the high divorce rate these days, there ARE true lovers out there, and they are not just a figment of imagination found in Hollywood movies and Harlequin Romance stories !!!

imak said...

space... totally agreed with you! love is love... marriage is more than love i would say, well... i think getting mutual benefit is the side effect or it depends how rich the husband/wife is, ie. richard and isabella (does she love richard? who knows?)

新鮮人 said...

imak,
我估你搞錯了,
space指的不單是婚姻制度,
而是指所以"愛"都是"交易"喎!

space所想的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愛情祇有在小說電影詩詞文學中存在,是 figment ,是虛無縹緲的,是 imaginative 的,人可以享受其中,但之後就要抽離,不要和現實生活混為一談。

the inner space said...

Hari 兄:True Lovers are extremely rare probably the two/couple are just one out of millions --> the lucky ones, and who knows it is true or just based on trade and mutual benefit, and the secret agenda underneath?

the inner space said...

AK 姐:從女性朋友得知,戀愛可以談,但到談婚論嫁時,就不是你最愛的男性,要選擇嫁給一個最願意為你花錢的,而且又花得起的男性,美其言就是最愛你的一個,這就是婚姻。

the inner space said...

另 AK 姐:容許我插話,新鮮兄我覺得由 IMAK 來說 love 和 marriage,是最適合不過,她同意我做說的,並以過來人去展析更深的層次,比我這個從沒戀愛過的小子,更具說服力!
坊間有:霍震霆 和 朱玲玲,李家誠 和 徐子淇,Richard 和 Isabella etc etc,還有徐子淇 生了兩個都是女的,她的壓力之大。。。。
記得當年寫過打油詩,但 E+ 忘記了儲在那一篇文內。

Agnes艾麗絲謝 said...

看電影而朝聖.我自己本身也很想去巴黎鐵塔,因為王菲(王靖雯)那首”巴黎塔尖”囉!

緣份的天空的確令人心動,最好笑是父親教訓兒子不要胡亂結識女人:"你有看過孽緣(Fatal Attraction) 嗎?"兒子反駁:"你根本不讓我看那電影!" 妙絕.

新鮮人 said...

space,
你好似曲解了她的意思喎!

ak結了婚,
但她不代表我的意見,
亦不可以說她一定比我了解得多,
各人見聞不同而已,
最重要是曾經"親身經歷"過愛情!

the inner space said...

Agnes,你真是看得精細,你提起我就記得,那一段戲。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我都無企圖去解析IMAK所說,我祇是話她是已婚女性,最有資格說出對 love 和 marriage 的看法。
至于你說要”親身經歷”,這就絕不同意,無需要去經歷索K,去吸海洛因,去吃白粉,我都知道是“掂”不得。

新鮮人 said...

你的論點很矛盾,
一方面說結了婚的人最有資格談論愛情和婚姻,
另一方面又是不需要親身經歷都會清楚,
那結不結婚跟資格又有什麼關係呢?

不能同意你將婚姻、愛情和索k吸毒相比!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那會矛盾呢?一方面是說人地,另一方面是說自己。
有些人(但不是所有的人),是要經歷過至明白 Love 和 Marriage,而我就不用去親身經歷過程,都已經參透了,所謂愛情,就如吸毒索K,有百害而無一利。
婚姻呢?就有大害而利甚小甚少,權衡利害,秤過之後,揀邊樣呢?

新鮮人 said...

算吧啦!

the inner space said...

I rest the ca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