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aturday, March 15, 2008

還有下文

還有下文


好嘞! 故仔就講完、聽完嘞!以上是原裝的版本


我不是想講甚麼大道理,人應不應該求死,也不是想講 Timeline,要發生的總會發生。 而是,原來還有下文。基于不同人等,擁有不同背景,不同經歷的人,可以有不同的想法。


有人覺得應該是這樣的:

男的說: 幸好我們下了車﹐否則我倆亦死于非命!

女的說: 若我們不要下車﹐巴士早就通過了﹐全車人都可以避過一劫!


又有反對性別歧視的人話,要這樣才對:

其中一個說: 幸好我們下了車﹐否則我倆亦死于非命!

另外一個說: 若我們不要下車﹐巴士早就通過了﹐全車人都可以避過一劫!


再有人改了兩人的對話成:

女的說: 幸好我們下了車﹐否則我倆亦死于非命!

男的說: 這有甚麼分別呢?我們不是一起到來求死的嗎?

咁兩個就為了這問題吵起架來,再沒有一起去自殺了。


各位你又有甚麼『奇問妙答』可以提供呢?



我的舊文:
一個故事















10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如果再為什麼男女性別等等爭議下去,
就完全喪失這個故事背後的意義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噢! 新鮮兄 明白了!
不過只有你肯話畀我聽!
多謝你呀!

xiao zhu said...

the inenr space said...

哦!

新鮮人 said...

你一早就明吧,
唔係就唔會寫這篇文章啦!
係未?

the inner space said...

我只是覺得幾過癮咋!之前我都有話鐘意研究timeline理論。
還未想得透徹,你畀啲意見,你又想到啲乜呢!

但今次不是講timeline,只是想問大家有乜『奇問妙答』!

請不論賜教!

新鮮人 said...

一個字: 緣!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關『緣』乜事!

我最冇考慮就是『緣』,
點會同『緣』拉上關係?

願聞其詳!

新鮮人 said...

落唔落?
幾時落?
上唔上?
上邊班?
跌唔跌?
幾時跌?
死唔死?
邊個死?
點樣死?
死幾多?

這不緣是什麼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緣』是 包含了 起因 選擇 結果,三個階段!你講的是『選擇』 Choice!
不過你可能將 緣 和 命運 混為一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