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une 19, 2015

誰玩大了

誰玩大了



週四的早上讀報,香港《文匯報》提起《環球時報》社評:“環時:港反對派撒嬌耍賴「玩大了」”


【環球時報】香港立法会 17日开始审议,有关 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方案的决议案,决定性的投票有可能今天或明天举行。昨天的立法会里充斥了激烈的辩论,立法会外建制派和泛民派的支持者们强硬对峙,整体氛围是撕裂的,妥协难觅踪迹。

香港处在真正的十字路口上,但泛民派和他们的一些支持者似乎并未领会这个路口的含义。一些人可能仅仅为了 “出口气”,或者为了小团体的面子和短期利益而支持否决政改方案,顾不上深思这样做的严重后果,无心了解一旦错过了本次政改窗口,将不仅仅是机会的失去,它的连带损失、包括社会信心的损失将难以估量。

香港反对派的责任意识看上去大大低于西方社会里的反对派,他们给自己设定一个很高的目标,然后就使劲闹,用尽所有手段,甚至借助非法行动所能产生的能量,完全不考虑为避免香港动荡而应在某个节点上妥协。他们似乎没有这样的意识:对整个香港负责。

在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政治团体在议会里激烈争斗,一旦社会上出现影响到社会甚至国家利益的严重骚动,议会反对派会非常谨慎,而且多数时候会与执政党一起谴责破坏性抗议活动。而在香港,立法会中的极端反对派同街头政治积极分子成了 “一伙人”,这让人担心,少数议员是不是街头民粹主义的代表?

其实我们相信,即使在香港 “闹事” 的人,也大多不希望香港真的乱。但他们的行为的确很出格,“占中” 一度搞得香港面目全非。一些泛民议员发誓要否决政改方案,要让不接受他们意见的香港 “什么都搞不成”。这不仅 “挺狠的”,而且动机和行为像是有些矛盾。

之所以为数不少的人敢这样 “折腾” 香港,大概是因为他们相信中央政府不会任由香港乱,他们拒绝承担的那部分责任也有香港其他力量和中央帮着承担。他们可以举着民主的大旗纵情表演,可以撒娇、耍赖,到头来国家总会花费资源和力量帮他们擦屁股。

如果香港因为政改危机真的经济凋敝,乱象丛生,社会治理完全失控,反对派的多数人恐怕不会愿意。问题是他们觉得自己站在楼顶往下跳时,国家一定会苦口婆心阻拦他们,或者在楼底下摆好准备接住他们的充气垫子。

香港反对派这么激烈,已经不像是民主制度下的反对派,倒是有点像是 “革命运动” 的鼓吹者。国家对香港潜在的“兜底承诺”可能让他们觉得即使那样干,香港也会安全。

然而现在的事实是,如果反对派执意否决政改方案,政改就将在较长时间内停滞,反对派再接着闹,香港的动荡有可能 “变假成真”。一些年轻人现在觉得 “挺刺激” 的示威场景会成为香港非常疼痛的伤口,一些亲人和同学为政见不同反目如今被当笑话传,今后也可能成为香港社会极其痛苦的记忆。

政治往往是不能重来的单程票,明显是重大进步的一人一票因为香港反对派觉得 “不过瘾” 就随手扔掉了,就是为了让中央 “尴尬” 一下,这样的游戏实在是玩大了。如果整个香港社会需要陪着一起吃一茬苦,才能让未来反对派的态度严肃起来,那这将是这座城市的莫大悲哀。

泛民议员和他们的支持者们大概还有最后一天时间清理自己的思绪。他们早晚会知道,由于他们的不冷静,香港这座美丽的城市正站在严峻的十字路口上。他们怎么做很可能将深刻影响香港未来很多年的命运。如果他们能在最后的这些小时里明白这一点,而不是在许多年后回首时恍然大悟,那么这将是香港的造化。



辯論進入第二天,大部份泛民議員都發了言,到約中午過後十二時半許,尚未發言的建制派議員有廿多位,卻再沒有議員準備多發言,這不是已經十分的吊詭嗎? 須知建制派廿多人未發言,其中包括 譚耀宗、葉國謙 及 田北辰 等 重量級人物。


於是,投票表決在 林鄭月娥、袁國強、譚志源 政改三人組,先後作出總結發言完畢後,主席 曾鈺成 宣布議案付諸表決:


出席: 37 讚成 8 vs 28 反對


【明報專訊】經過多番辯論,政改方案最後在 8票支持、28票反對下遭到否決。在席議員只有 37人。

大部分建制派議員在臨表決前離開了議事廳,沒有投票。反對的 28票,除了 27名泛民議員之外,還有醫學界議員梁家騮一票。



有 33名建制派議員臨表決前,集體離開了議事廳,結果剩下 37位議員包括主席 曾鈺成 。。。。。。是玩甚麽把戲呢?





【文匯網訊】香港文匯網綜合報道,政改方案在立法會表決前,經民聯林健鋒突然要求休會 15分鐘,在建議遭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以規程問題拒絕後,大批建制派議員突然離場。

建制派議員在政改表決後見記者,解釋他們集體離場的原因,是希望可以為劉皇發爭取一點時間,希望他可以趕到投票。

林健鋒表示,發叔在過去幾天身體不適,但他一路關心政改方案在立法會表決的事情,雖他身體不舒服,但都想回去立法會投票,所以想藉離場,在人數不足下製造多 15分鐘,「等埋佢」,不過溝通出現問題,令場內人數足夠投票,令大部分建制派議員沒有投票。

政改方案在 8票支持,28票反對下遭否決。備受矚目的香港政制發展「五步曲」至此戛然中止。



等 劉皇發 出現,這個是 excuse,但真正的 verdict 是只得 8票讚成,卻是不爭的事實。33位建制派議員集體 walked out,沒有投票讚成票,支持政府提交的政改議案。林鄭月娥、袁國強、譚志源 政改三人組,頭絨絨地離開立法會。





建制派沒有投票,這個 “華麗轉身” 轉軚方式,是北京還是西環授意的呢??? 起義轉軚的竟是建制派 。。。。。。conspiracy theory 陰謀喲! 陰謀喲!8位仁兄仁姐巧合都是不會參加陰謀之輩,和可供一旦陰謀被揭穿,可作為不存在陰謀的人版,所以刻意被飛甩!



細看被撇下的名單是: 林大輝、陳婉嫻、陳健波 加上 自由黨 田北俊、鐘國斌、方剛、易志明、張宇人 等 5人。這 8位議員與其說是溝通出了問題,有 7位議員不被編入自己友才是潛台辭,故此未有及早知會一起行動。


究竟是誰玩大了!!!




後記:

回家途中又讀新聞,有 蔡子強 刻意狂抽水的文章:
不怕狼一般對手 只怕豬一般隊友


【明報專訊】斷估不到,政改投票最後爆出驚天結果,但答案卻不是如傳說般泛民有人轉軚,而是,支持方案的只有 8名建制派議員,其餘建制派則集體離場,據報導,他們是希望立法會因法定人數不足,而暫停會議 15分鐘,待身體不適的劉皇發能夠趕及到會議廳投票,但卻發生了「蝦碌」事件。

這是一個極嚴重的政治錯誤,一個聲稱取得多數民意支持的政改方案,結果在立法會正式會議紀錄裡,卻只得 8票支持,這樣的結果會旋即在世界各地媒體廣泛報導,向全世界傳遞出極為不利的信息,試問北京顏面何存呢?

筆者是在與同事吃午飯時,知道這個震撼性結果,全張枱所有人頓時七嘴八舌的熱烈討論,筆者謹把討論內容供諸同好:
這些建制派議員一定不懂得踢波,唔知道甚麼是「包越衛」!!

建制派留守現場的,除了林大輝、陳婉嫻、陳健波之外,就只有自由黨 5票,原來自由黨才是北京最堅貞的盟友,田北俊全國政協委員身份被北京「搣柴」,實在錯怪好人,有負朋友。所以將來建制派黨團召集人一職,應認真考慮田少。

以後,政改三人組應該用這個例子來游說泛民接受政改方案,因為,誰知道提名委員會將來不會一樣的「蝦碌」。

傳媒這幾天,不斷「捉鬼」,不斷問泛民每位議員會否轉軚,唯獨是沒有走去問建制派議員。結果泛民 27票一票不缺,還多了醫學界梁家騮一票。從中可見,傳媒缺乏新聞敏感度,又或者,如果他們用同樣的力度去關注建制派,今次的尷尬場面或許可以改寫。

大家一直都苦思背後「無形之手」,如何挖走泛民 5票,卻沒有想過另一隻「無形之手」卻更神通廣大,可以挖走建制共 33票。

有參與開賭波人士立即關心,究竟有沒有境外賭博機構,為今次政改投票結果「開盤」,今次結果會否「大小通殺」,肥了莊家呢?

對於那些熱烈支持政改方案通過的建制派選民,今次事件會否觸發一場張曉明口中「票債票償」的行動呢?

繼「六一八雨災」之後,史上另一「六一八慘案」。

#以上只代表新亞教職員飯堂 6月 18日中午某一圍枱顧客的觀點,並不代表本人立場,謹此聲明。



33位建制派議員借辭要等劉皇發出現,集體離開議事廳,希望能夠拖延 15分鐘,云云。結果被撇甩的 8人,與其說是溝通出了問題,有 7位議員不被視為自己友,這才是值得思考的潛台辭。





故此,帶頭大哥一早未有計算在內及早知會,怕的是會走漏風聲,因此未有未曾也未能作出配合一起行動,行出立法會議事廳。


這又的確是事實, 自由黨 田北俊 後來都說就算是早知道,自由黨都不會率眾離開議事廳,因為投票才是重中之重。





附加: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今日(六月十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修改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提出的議案的總結發言全文


主席:

在昨天和今天10多小時的議員發言中,支持通過議案的議員有理有據地為推進香港的民主發展作了清晰的表述。他們的發言,充分反映了多數市民對普選行政長官的訴求,和議員應有的那份實事求是、理性務實的從政態度。我在此感謝他們在過去20個月的政改討論中付出的努力,和對政改諮詢專責小組的工作的肯定。

另一方面,我亦留意到多位泛民議員在他們的發言當中,依然圍繞幾個議題去作出批評,包括中央的權力、真假普選、專責小組沒有反映香港人的意願等。他們這些批評,在過去20個月專責小組三人都在不同場合,包括昨日的開場發言都解釋過,所以我無意再詳細覆述,只是想扼要提出兩點,作為我對這二十個月政改工作的體會。

政改討論基礎
首先,在處理政制發展這個重大的議題時,如果諮詢要有成效,討論要有建設性,先決條件是大家必須要有共同的憲制和法律基礎,即《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相關解釋和決定。但很可惜,泛民議員由政改討論開始一直到今天,都漠視《基本法》下中央在特區的政制發展中的角色,無視在《基本法》第四十五條中,已經清楚寫明香港特區的普選行政長官制度,是涉及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泛民議員到今天仍然為了爭取他們所稱的「真普選」,堅持各種企圖削弱甚至剝奪提名委員會權力的方案,包括在這兩日的發言中仍然堅持的「公民提名」,又或者堅拒中央在特區政制發展上的話語權。正如我在諮詢期間多番重申,在特區推動民主發展,如果偏離了「一國兩制」的方針政策,無視憲制的要求,任何討論將欠缺最根本的基礎,結果就是難有寸進,一事無成。

針對泛民議員重啟「五步曲」的要求,我想指出,現實是我們已經有《基本法》清晰的條文,有經過深思熟慮而制定的《8‧31決定》,倘若泛民議員依然無視這些對香港政制發展有約束力的憲制性文件,依然繼續去以各種手段脅迫中央和特區政府去接受不合《基本法》和《8‧31決定》的普選方案,恐怕香港市民普選行政長官的願望將無法實現,普選立法會全體議員的目標更加是遙遙無期。

專責小組的工作
第二,有泛民議員批評專責小組沒有盡力做好工作,對推動民主發展沒有承擔,沒有如實向中央反映香港人的意見。有些議員用上侮辱性、貶低性的言詞,肆意無理向我們三個人作出人身攻擊,我絕對不能接受,這亦不是在本會會議上議事論政應有的態度,更加無助建立理性的溝通,以及改善行政立法關係。主席,作為專責小組的組長,回望過去二十個月,即使專責小組的工作並非十全十美,即使我們三人的表現並非無懈可擊,但好像李卓人議員昨天所說的一樣,我可以「昂首地」說,這二十個月以來,律政司司長、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和我,一直克盡己職、依法辦事、努力在社會上尋求共識。為落實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我們一直不辭勞苦,諮詢香港社會各界就行政長官普選辦法的意見,讓行政長官如實向中央作出報告,並嚴格按照《基本法》及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相關解釋和決定,向立法會提出行政長官普選方案。整個過程都公開透明,受立法會議員和香港市民的監察。我們深信提出的方案是合憲、合法、合情、合理的,是在現時香港的實際情況下最好的方案,亦得到四成多至六成香港市民的支持。對於這20個月的工作,我們問心無愧。方案能否通過,現在就在各位擁有憲制權力的議員手中。如果最後由於泛民議員的堅持,令全港五百萬名合資格選民喪失在二○一七年普選行政長官的機會,我相信很多市民和我們專責小組三個人一樣,都會因為選舉權被白白剝奪而感到十分可惜及沮喪。責任誰屬,我相信市民心中有數;對於三人小組的評價,我確信公道自在人心。

昨天有報章從上面的記者席,拍攝到我寫下「『太上心』,要保重身體!」的字條。事實上,在過去 20個月,很多身邊的同事、好朋友、甚至市民,和在座的一些立法會議員,都對我說過這兩句話,我很感謝他們的關心。可能他們太了解我的性格,所以希望我在努力工作之餘,不要影響到自己的健康。所以到了這個最後關鍵時刻,我昨天很自然把這兩句話寫下來,提醒自己,在政改這件艱巨的工作上,即使最後結果未必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

重建溝通互信
主席,在今日表決後,本屆特區政府就政改的工作將告一段落,政改諮詢專責小組亦隨即解散。經過 20個月的高度政治化和兩極化的爭論,很多市民或者已覺得厭倦,認為需要讓社會稍作喘息。

在座的各位議員、現時在立法會外集會的市民、每一位香港市民,或許你們對政改一事都有不同的立場,但今日表決之後,無論結果如何,社會或許需要時間冷靜一下、反思一下。反省過去 20個月在香港發生的事,思考香港未來的方向。在今日之後,我們應該放下分歧、重新出發。香港是我們的家,我們仍需繼續走下去;經濟發展問題,社會民生問題,仍需社會各界同心協力處理。

這 20個月處理政改工作,令我更堅信社會各界在處理各項社會議題、應對各種不同挑戰的時候,都應採取理性務實、互諒互讓的態度,加強溝通,建立互信,共同處理問題。我相信,只有透過不同方式、渠道、組合的溝通,才能夠有效減少誤解、增強互信;只有溝通,我們才有更大空間,放下個人利益,以香港整體及長遠利益和福祉為依歸,一起解決問題。

我曾經說過,處理今次政改是我三十五年公務生涯中最艱難的工作。在過去 20個月一直支持我咬緊牙關繼續走下去的,除了不時收到的鼓勵說話之外,還有三樣的個人信念:第一,是確信政改方案是現時特區政府能提出的最好方案,亦是最符合國家和香港整體利益和福祉的方案,值得向香港人推介;第二,我熱愛香港這個我生於斯、長於斯,稱為家的地方,竭力對香港的民主發展出一分力;第三,是我時刻都懷着方案能夠獲得通過的盼望,即使方案最終被否決,過去 20個月的工作都可以撒下種子,為未來的政改討論打下基礎。無論今天成功與否,我覺得我都可以對自己、對香港人作一個交代。

此時此刻,我因為政改方案將會被否決而感到痛心、失望。我無法預知香港的民主發展甚麼時間可以重新上路,但我深信只要我們堅決維護「一國兩制」的方針政策,堅守包括法治的香港核心價值,保持對香港那份信念、熱愛和盼望,香港仍然是會有更美好的明天。

主席,我謹此陳辭



林鄭不斷提出 20個月處理政改, reminding 辛勞 20個月無功都有勞,市民應該要認同她的努力吧。沒有刻意去數過有幾多次 “20個月” 出現,不過我們市民是必會記得清清楚楚,由有商有量僭建成有根有據,再變成一錘定音,之後還有不言而喻,跟著就是 有票真喺唔要? 。。。。。。最後則是 2017 一定要得,潛台詞辭根本冇商冇量!


and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資深大律師今日(六月十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特區政府提出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議案的總結發言全文


主席:

部分議員發言時提及一些法律問題,我希望就三方面作扼要回應。

全國人大常委會權力
第一方面涉及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權力。二00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決定,當中確定在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實行普選前的適當時候,行政長官須就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修改問題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報告,由全國人大常委會「確定」。

何俊仁議員昨日在發言時認為全國人大常委會只有權「確定」是否可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但無權力規範如何修改。何議員因此質疑《8‧31決定》的相關內容是否有法律效力。

我們不認同何議員的質疑。《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條明確訂明,二00七年以後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修改須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在「五步曲」的程序中,全國人大常委會負責第二步和第五步。換言之,全國人大常委會不單可以在「五步曲」中的第二步確定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可否作修改,亦可在「五步曲」最後的第五步決定是否批准修改方案。

因此,綜觀「五步曲」和整個憲制及法律安排,二00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中「確定」一詞,不應被過度狹窄地演繹,其正確的詮釋和理解包含了全國人大常委會有權列出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時須依?的方向或條件。

香港大學法律系陳弘毅教授亦曾經在公開場合解述相同看法。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於去年九月一日在香港解釋《8‧31決定》時,亦有以下的解說:

「按照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及其有關解釋的規定,中央對行政長官產生辦法修改的決定權,由全國人大常委會行使。將來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行政長官產生辦法修正案,要經立法會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屆時全國人大常委會只能作出批准或不批准的決定,而不能對修正案草案作出修改。因此,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如何修改以落實普選,全國人大常委會只能在作決定階段予以行使,這是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必須對普選辦法核心問題作出規定的重要原因。」

換言之,全國人大常委會在政改「五步曲」的第二步不單可確定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是否可作修改,亦可同時就相關核心問題作決定,從而令特區政府在「五步曲」第三步中提出的修正案在獲立法會通過、行政長官同意後,更有機會得到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批准,令「五步曲」可以更順利地完成。

司法獨立
第二方面是司法獨立問題。黃毓民議員發言時,引述有學生會會長指司法獨立受到「蠶食」,更指《基本法》已失效。

雖然今日我們是就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修改進行辯論,但作為律政司司長,我必須毫無含糊地指出,上述言論完全無法律和事實基礎。《基本法》是香港特區的憲制性文件,無論個別人士持任何政治意見,仍須遵從和尊重《基本法》。此外,香港特區司法獨立得到充分尊重,外國的獨立評估機構,以至國際商界,均對香港特區的司法獨立有極高評價。

立法會與行政長官普選
第三是立法會和行政長官落實普選的先後次序。胡志偉議員發言時提出建議,指可考慮先落實立法會議員普選產生,不必一定先進行行政長官普選。

胡議員的建議違反全國人大常委會二00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的決定和去年作出的《8‧31決定》。原因是在該兩個決定中,全國人大常委會明確指出,在行政長官由普選產生後,才可落實立法會全體議員由普選產生。

主席,我謹此陳辭



袁司長 不斷重提 二00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的「五步曲」。須知 97年回歸前訂定的《基本法》本來只有「三步曲」,結果香港人硬食了多「兩步曲」。


二00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僭建了多「兩步曲」,由「三步曲」變成為「五步曲」。埋下在今次政改,最具爭議性的 2014年 人大《8‧31》三度大閘,先篩選後普選的絕對安全機制。香港沒有憲法法庭,最多只有司法覆核,香港人啃得落與唔啃得落,但無處申訴。




伸延閱覽:
環時社评:香港站在严峻的十字路口上 人民日報網
28反對8票贊成 政改方案否決 明報新聞網
建制派離場為等發叔 文匯報網
蔡子強:不怕狼一般對手 只怕豬一般隊友 明報新聞網
6.18 林鄭月娥 總結發言 gov.hk
6.18 袁國強 總結發言 gov.hk





我的舊文:
轉軚
鬼唔知阿媽聽喺女人咩!



《For your attention 懇請垂注》
Recently,Blogger spam filter has become overly sensitive, your comment may automatically relocate into the spam locker temporarily,awaiting for my discretion. I shall visit the spam locker frequently to unlock your comment,please remain patient.
若閣下的留言突然消失,此乃博格的自動過濾系統過份敏感,留言被掃入廢言儲物箱,需要 嗜悲 審查後作出裁決。愚弟定必每天巡邏多次,儘早釋放返回留言板,謝謝你的耐性。





2 comments:

imak said...

一定係因為土地問題, 所以發叔先會黎遲左!

the inner space said...

照梁振英思維今次一定又是托發叔
為發展局在新界找可供建公屋和私人發展土地
劉皇發說他當時是由九龍塘大宅出發
但遇上塞車照梁振英思維 一定是外國勢力介入
派出特工故意製造人為塞車 而一哥從天眼 CCTV 看到
派出便衣為發叔改道開路 一連串交通燈開綠放行
解放軍特工則反其道阻塞外國勢力特工在改道路上再製造塞車
可惜還是遲了到 做成不可逆轉的 8票讚成 33票出走 蝦簏
將外國勢力 delay 發叔座駕的鐵一般證據
在適當合適時機拿出證據證明外國勢力勾結民主派


不過無論怎麼樣都不及 葉劉 在電台痛哭搶鏡
比她自己當年負責的 23條因為 田大少 需要擱置
還是掃把頭年代硬淨的 葉劉 都沒有一滴眼淚
上次喺 田大少 轉軚 今次又是 田大少 率領留下投票
包底讓立法會 quorum 不致 below 36 最低法定人數
遭政協搣柴的 田大少 甘啱甘橋 鑊鑊 都有佢份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