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June 14, 2015

民調:黃金交叉

民調:黃金交叉



上週四發生出現了 中大、港大 及 理大 合作進行滾動民調:「黃金交叉」(Now TV news),即是反對人大 8.31框框的政改,超越了讃成人大 8.31框框的政改:43% vs 41.7%,而中策組政改民調則沒出現「黃金交叉」。


突然出遊的特首 梁振英 遠在北美訪問中途,發表講話:


【明報專訊】三間大學民調最新結果顯示,反對政改者比支持多,行政長官梁振英回應指參考民調結果,要考慮多個因素。

梁振英認為,不同民調機構的問題不同,得到的結果及民調趨勢都是不相同。另外,他又說要留意有關民調機構的負責人,有否強烈政治傾向、其專業程度及往績。



特首 梁振英 身在北美會不會缺席呢? 政改表決議案定於 6月 17~19日,在立法會進行辯論,每位議員只准 15分鐘,之後就投票表決,快刀斬亂麻避免夜長夢多。


建制派為了安全計,聽聞將辯論時間拖延延長,希望表決時間在早上在上午,避免一旦立法會表決通過政改,外面聚集過多放工後而來的群眾,可能做出激烈舉措。而民主派則曾希望儘早表決,最佳時段將會是放工後的工餘時段,讓聚集在立法會外的群眾較多參與。


在這表決前的前夕,大公報社評有:反對派三毒箭齊發用心險惡


【大公社評】在二〇一七特首普選方案即將付諸表決的關鍵時刻,反對派繼炮製反普選民意 “反超前” 的假民調、以及捏造中央三億元 “買票” 的假新聞之後,昨日再祭出第三招:盜用公務員名義在報上刊登反對政改的假廣告。如此假民調、假新聞、假廣告三 “假” 齊發,反對派為阻撓方案通過,已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

反對派在此關鍵時刻接連射出三支毒箭,絕非偶然和巧合,而是早有部署和預謀,目的在於兩方面:一是向二十七名“捆綁反對”的反對派議員中的“泛民”施加壓力,不許他們稍有猶疑或謀求 “鬆綁”,“泛民” 一旦 “轉身”,馬上就會被套上 “收了中央三億元” 的帽子;二是進一步把局面搞亂,動搖人心。製造反普選的假民意,為 “捆綁” 投否決票撐腰打氣。兩種用心,都是極其卑鄙和惡毒的。

針對 “蘋果日報” 一手炮製的 “中央三億元買一票” 假新聞,“中聯辦” 主任張曉明、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及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等,昨日都對謠言作出了有力的澄清和回擊。其中,張曉明主任指出:謠言聳人聽聞、荒唐可笑,目的是恐嚇 “泛民” 議員和抹黑中央,手段極為卑鄙;張曉明更強調,中央是真心誠意希望普選成功,也真心誠意期望 “泛民” 當中有人能夠投支持票讓方案通過,“中央目前也的確有豐厚的財政儲備”,但錢只會用在該用的地方,也就是説,中央絕不會 “花錢買票”,有關報道絕對是造謠。

事實是,“花錢買票” 之類的政治醜劇和惡行,依法辦事、講原則的中央從來不屑一顧,相反,“蘋果日報” 黎智英和他的後台老闆美國 “亞洲民主基金會”,正是個中的 “斲輪老手”,迴歸以來不説,就是此次依法普選的激烈鬥爭中,“肥佬黎” 後台老闆 “大水喉” 開足了馬力,公民黨、民主黨、工黨、社民連 。。。。。。,還有 “香港良心”、“民主教父”、“政治主教”,這個一百萬、那個三百萬,為反對政改、阻撓普選花錢買的 “票” 還買得少嗎?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此之謂也!

同樣,昨日出現在一些報章上的所謂 “一羣香港公務員就政改方案表決的公開信” 廣告,是反對派看準時機射出的第三支毒箭,不僅內容同樣虛假,而且用心更為陰險,企圖把十八萬公務員全都拖到反政改的髒水之中,也可謂惡毒至極矣。

然而,只要稍為熟悉本港公務員制度和運作,只要稍為了解相關 “公務員條例” 及公僕操守行為準則指引,就不難一眼看穿:有關廣告,不僅不可能、不會出自公務員之手,而且,字裏行間、行文用語,特別是充斥全文的反對中央、鼓吹 “自決” 的政治味道,廣告明顯是一些激進本土分裂團伙的 “傑作”,那裏有半點公務員的影子和味道?

廣告 “滿紙荒唐言”,如提到 “雨傘運動已偃旗息鼓”,叫港人要認真審視 “我城” 的將來。

顯而易見,如此一篇充滿偏激立場的 “政治宣言”,是激進反對派盜用 “一羣公務員” 名義炮製的假公開信和假廣告,本港公務員隊伍一向遵行 “政治中立” 守則,不偏不倚,盡職盡責,不可能發表此種公然反中央、反政府、反普選的政治言論,所謂“一羣”也不知何所指、什麼人?本港言論自由,但盜名偽造 “公開信” 廣告,有關部門必須嚴加追究,維護守法公僕形象和聲譽。



所謂三支毒箭: “一羣公務員公開信” 、“反超前”、和 “買票” 。


首先讀讀有一位曰:全國港澳研究會成員、法學博士宋小莊先生,針對 “一羣香港公務員” 在香港各大報章刊登全版公開信,大公報 發表了文章:學者指反政改廣告失實


【大公網】昨日有人署名 “一羣香港公務員” 在香港各大報章刊登全版公開信,要求立法會議員否決政改方案。公務員事務局迴應説,政治中立是公務員必須恪守的基本信念之一,並必須確保所發表的意見,無損他們以專業、不偏不倚的態度,有效地執行公務。

全國港澳研究會成員、法學博士宋小莊指出,公務員在政府打工,由公帑 “出糧”,不能公開反對政府推出的政策和措施。他又批評有關廣告內容失實,政府可追究責任。

這份在香港各大報章刊登的廣告,署名只得 “一羣香港公務員”,並無真實姓名,僅附帶模糊不清、真假難辨的 “一千二百張職員證圖片”。該信呼籲立法會議員、公務員及全港市民爭取真普選,否決假普選。信中竟指,中方宣佈 “中英聯合聲明” 無效的做法,“不只幾近流氓,也昭示了北京對香港實行真普選承諾,完全是虛妄。”若接受了北京的政改方案,“只會令原形畢露的統治者,利用假普選機制,竊取民意”。

信中又聲稱,香港公務員隊伍數十年來累積下來的卓越聲譽,在主權移交之後的社會紛爭中,被完全削弱,特區政府 “行事日益乖張,港英時期留下來的公平公正精神,蕩然無存”。發起公開信的 “公務員要真普選” 發言人石先生聲稱,他們爭取的是包括被選權在內的基本人權,不應因為公務員要保持中立,就剝奪表達意見的權利,否則就是騎劫 16萬公務員作政治籌碼。

公務員事務局迴應説,政治中立是公務員必須恪守的基本信念之一,並必須確保所發表的意見,無損他們以專業、不偏不倚的態度,有效地執行公務。

不能公開反對政府政策
全國港澳研究會成員、法學博士宋小莊接受《大公報》查詢時表示,公務員在政府打工,由公帑 “出糧”,不能公開反對政府推出的政策和措施。他又指出,從來不存在廣告所指的中方宣佈《中英聯合聲明》無效,而且普選是指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權,以及沒有不合理限制的被選權,特區政府的政改方案是符合有關要求,甚至允許持外國籍永久性居民投票,絕非所謂 “假普選”,故廣告內容是失實,政府可追究責任。



學者宋博士的論點來來去去都是:「公務員在政府打工,由公帑 “出糧”,不能公開反對政府推出的政策和措施。又說廣告內容失實政府可追究責任。」讀完整篇有沒有指出 “失實” 在那一處,一味說食公帑出公帑糧,就不能表達意見,云云。


公務員們的公開信(在下面有附加):「回歸日久行事日益乖張,殖民地殘留的公平公正(fair play) 精神已然煙消雲散。」遠的有 立法會內 張宇人 和 吳亮星 作為小組主席,是如何格硬通過議案的,若閣下沒有忘記(忘記了可以 Google 便知)。又立法會 “工務小組” 否決了 “蓮塘口岸” 的撥款,政府就跳過小組直接去,人數有優勢的 “財委會” 急急通過,破壞了立法會的既定立法程序。


還有,最破壞香港賴以生存的 Fair Play 公平營商環境,當然莫過於首選著名的 HKTV 的發牌事件,梁振英 以不希望惡性競爭(潛台詞:害怕亞洲電視會倒下來不想亞洲電視員工失業為由),拒絕了 HKTV 的發牌申請,其他前因詳情不在此多說。但卻是不夠一年,如今把 亞洲電視 牌照只按既定時間明年便不獲續牌 。。。。。種種的邏輯 矛盾 反覆,不贅矣!


若一旦得到了 虛假民意授權 偽全港認受性,公務員們所憂慮的:行事日益乖張,殖民地殘留的公平公正(fair play) 精神已然煙消雲散,雖不全中但也不會遠矣!


至於究竟這位學者是乜水?嗜悲 真的孤陋寡聞,文中有介紹說是:全國港澳研究會成員、法學博士宋小莊,但又真的不知道宋博士的來歷,雷鼎鳴 鐘庭耀 王偉雄 張五常 時常都有讀他們文章。連 廣州的 王則柯(中山大學嶺南學院),嗜悲 都略有所聞。


直至 6月 13日《維基百科》都沒有 宋小莊 的生平記錄。法學博士學位是由國內的學府,是東歐俄國的大學,還是歐美的野雞大學,or 更可能是歐美的著名學府 頒發的,we don't know yet 未可也無從窺考!


不過卻找到了頗多此公在《大公報》上寫的文字,看來是《大公報》的特約寫手。宋博士小莊先生 其中一篇文章,是評論 香港大學 鐘庭耀博士所作的民調,與本文有直接關連。


宋小庄:“钟记民调” 是学术还是骗术?
宋小莊:“鍾記民調” 是學術還是騙術?



【大公網】4月 22日特區政府公佈 2017行政長官第二輪公眾諮詢報告及有關政改方案後,不少民調都顯示支持政改方案的市民在五成至六成之間,反對的佔三成半左右,不願意表態的大約一成。然而,鍾庭耀主導的三間大學的民調機構卻得出支持政改方案的市民有遞減之勢。有朋友問,這是什麼緣故呢?

電話分類潛藏政治資訊
民調是一種社會調查的工具,工具本身是科學的,是客觀存在,無所謂真假,但運用這種工具的人各有不同,得出來的結果就不同。就像嶽武穆所言,“運用之妙,在乎一心。” 其心正,則可以謂之學術,結果就比較準確。即使有這樣那樣的限制或誤差,也具有參考價值。這是香港基本法第 34條規定的學術自由,也是第 139條要保護的學術自由。

其心在正邪之間,則可以謂之魔術,結果就有表象和實像之區別,有障眼之法,但這種民調並無害人之心,其議題無關痛癢,無損社會民意,聊備娛樂而已。這也不是香港法律禁止的。其心邪,則可謂之騙術,目的是弄假成真,變真為假,是非不分,黑白顛倒。這不但不是相關法律保護的,而且是需要特區政府進行調查、監督,有無損及公共道德,有無污學術之名,有無違法之嫌,如有則需要譴責或制裁。

筆者對“鍾記民調”是否屬於騙術,未作調查,不敢妄言。這需要政府有關部門去調查。但邪魔民調之騙術,通常並不高明,可略道一二。

《周易·繫辭上》雲:“方以類聚,物以羣分。” 民調可否操控,主要就是對被採訪人的分類。舉辦過多年民調的機構通常都積累了大量的數據,包括被採訪電話持有人的政治取態,經過電腦程序,就很容易按政治傾向歸類。以香港為例,大致可分為親中、中間和泛民三個類別。有的民調還會問,被採訪人自己認為屬於哪一列。即使沒有這樣的提問,從涉及政治的民調議題,也可以看得出被採訪人的政治傾向。這樣不歸類的電話庫可以稱為大庫,經過歸類的電話庫可以稱為小庫。不論是大庫還是小庫,都是一大堆電話號碼,外人都不會想到那是一連串的政治密碼,也想不到隨意取樣的號碼,潛藏?重要的整體性的政治資訊。

大庫的電話號碼不分類,民調的結果就比較準確。小庫電話號碼有分類,就會有不同程度的偏差。按親中、中間、泛民羣體分類,就可以分為三個小庫。只有民調機構的負責人才知道各種小庫的分類,並稱之為商業祕密,但一般工作人員並不知道,更不用説按最低工資取酬的採訪員了。這樣,民調機構負責人向採訪員提供的電話數據就是經操控的了。

香港有政界人士捐資數十萬,委託民調機構作五次隨機取樣滾動民調,他要的是真實的、公正的反映市民對政改方案的態度。但被委託人的民調,既可以得出公正的結果,也可以得出不公正的結果。既可能得出符合實際情況的結果,也可能得出不符合實際情況的結果。符合實際情況的公正結果只有一個,有參考價值,不符合實際情況的不公正的結果可能很多,全憑民調主持人的一念之差。民調結果可以平穩,也可以遞增,還可以遞減,可謂有求必應,比黃大仙還靈。

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對政改民調而言,要得出平穩的效果,可以分成明顯支持、一般支持和明顯反對三種,憑民調機構負責人的政治目的而定。同一個題目,假如分別從親中、中間和泛民的小電話庫中抽樣進行民調,只要分開做五次,就可以得出平穩的明顯支持、一般支持和明顯反對三種。如果要取得堅決反對的民調結果,只要有激進青年的電話庫,也就可以做到了。

假如要分五次得出支持遞減的效果,也不難做到。第一次民調是從親中電話庫中取樣,第二次從親中、中間各半電話庫中取樣、第三次從中間電話庫中取樣、第四次是從中間、“泛民” 各半電話庫中取樣、第五次從 “泛民” 電話庫中取樣,就會有支持遞減的結果。假如要分五次得出支持遞增的結果,就可以先從中間電話庫中取樣,最後一次採用親中的電話庫,中間三次採用不同的比例配搭,也就可以了。

如要分五次得出反對遞減的結果,或者反對遞增的結果,道理都是一樣的。民調機構根據不同的電話庫,就完全可以控制結果。不管樣本是一千個,還是五千個,都可以自如操控。如果是這樣的民調,不要也罷,捐資人的錢可能倒入太平洋,丟到爪哇國去了。

民調電話訪問可以操控
民調的議題也是可以操控的。在政改議題方面,可以從不同的角度舉出三例:第一例問的是希望還是不希望實現行政長官普選;第二例問的是支持還是不支持政府提出的行政長官普選方案;第三例問的是政府方案能夠還是不能夠實現行政長官普選。上述三個題目,表面上的意思都差不多,但同時問,就會得出不同的結果。但如果單獨問,就會有偏差,即使從大庫中取樣,第1道題目所得結果將會偏大,第二道題目所得結果偏小,第三道題目的結果在兩者之間。

為何如此呢?第一道題是表達對民主的意願,是感性的表示,很多人認為民主是個好東西,結果就偏大。第二道題是表示對“袋住先”的看法,也是感性的表示,但對象已經不是行政長官普選了,而是香港反對派媒體對“袋住先”的負面看法,結果就偏低。第3道題是提出對政改方案符合香港實際情況的評價,需要理性思維,結果就偏向中間。

當然,民調的電話訪問雖然可以操控,但時間卻不能操控,在不同時間發生的政治事件對民調有不同的影響,有重大的利好因素和不利因素,都會影響民調的結果,這樣結果就有出入。但一間民調機構的民調結果是否可信,關鍵在於電話庫的隨機性,不可操控性;議題的正當性,沒有誘導性。

(作者為資深評論員法學博士)



梁振英政府中策組的民調不斷說,有六成市民支持 人大 8.31 框框下的政改,其他建制派如:民建聯,廣東社總(會董會主席是 陳永琪),幫港出聲(白頭佬 周融)。。。。。。etc etc 都說他們所做的民調,有超過五成甚至高達六成,也有更加優越的超過六成的支持率。


就拿其中 香港廣東社團總會 委 託香港研究協會 所做的民調,在 文匯報 上找到的一篇報導:


【香港文匯報訊】香港立法會下周三審議表決特首普選方案。香港廣東社團總會昨日公布最新的民調結果顯示, 63.6%受訪市民支持立法會通過普選方案,但過半市民對通過政改沒有信心,另過半市民預期否決政改將對社會造成負面影響,三分之一市民期望特區政府重點游說反對派議員。全國政協常委、廣東社團總會主席陳永棋強調,民調顯示港人希望「一人一票」選特首,促請反對派拿出良心「華麗轉身」,向政改說「Yes」。

香港廣東社團總會委託香港研究協會於上月 24日至 28日訪問了 1,203名市民,了解香港社會對特首普選方案的主流意向,並於昨日公布調查結果,發現有 63.6%受訪市民認為立法會應通過特首普選方案,認為應否決的只有 29.6%,表示很難說及無意見的各有 4.1%及 2.7%。不過,50.5%市民坦言對立法會通過方案沒有信心,有信心的只得 26.4%,很難說及無意見的各有 20.9及 2.2%。

57%表明對否決者「票債票償」
調查指出,34%受訪市民認為特區政府應主力游說反對派,增加立法會通過方案機會;表明香港市民應是主力游說的對象者也佔32.5%;認為要游說中央政府的有 19.6%。假如特首普選方案不獲通過,51.6%受訪市民認為會對社會造成負面影響,表示有正面影響的只有 18.9%,表示沒有影響、很難說、無意見的分別有 15.9%、12.6%及 1.0%。

對於反對派執意否決政改方案,調查發現,假如方案不獲通過,57.4%受訪市民表明下次選舉不會投票給否決方案的立法會議員,表示會投票的只有 23.5%,未決定及無意見的分別有 13.1%及 6.0%。

特區政府官員早前落區宣傳政改,遭受反對派暴力阻撓,調查發現,59.1%受訪者表明不支持狙擊政府官員的行為,表示支持的只有 25.7%,表示無所謂及無意見的分別只有 8.8%及 6.4%。

陳永棋:失落普選持續內耗
陳永棋強調,是次政改調查問題中肯直接,可信性高,顯示大部分港人希望立法會通過特首普選方案,促請立法會正視民意,勇於承擔,向政改說「Yes」,「現在政改方案獲通過的機會很低,只有一線生機,但希望在人間。我希望『泛民』不要『死牛一面頸』,拿出良心『華麗轉身』,投票通過政改方案,為香港做一件真正好事,回頭是岸。」

他強調說:「若香港今次失落普選的機會,社會持續內耗,香港前途將受到很大打擊。香港曾經是輝煌的經濟城市,不僅是亞洲四小龍,更是國際經濟典範,但香港今天失去發展路向。我們以香港為家,不希望看到香港內耗不斷,希望『泛民』排除萬難支持政改。」

若立法會否決政改方案,中央會否懲罰香港人?他強調,這是不可能及不必要的,「中央只會支持香港,不會懲罰香港。兩地同胞是一家人,特首普選方案正是維護『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我諗都無諗過中央會懲罰香港。中央永遠都會站在香港身邊。港人必須認清『一國兩制』,鼓動『港獨』則另作別論,但大多數港人是『愛國愛港』的。」

簡松年:中央履行基本法推普選
廣東社團總會副主席簡松年則表示,中央及特區政府推動特首普選,是履行香港基本法的憲制性責任,確保香港最終達致普選行政長官,因此,全國人大常委會於 2007年提出普選時間表,特區政府並於早前提交特首普選方案,強調「中央不會懲罰香港,只會感到可惜」。

廣東社團總會將於 15日公布第二階段政改民調結果。



宋博士小莊先生 指控 港大鐘庭耀博士 的民調不是學術是騙術,同樣也可能出在其他的民調,就以 香港廣東社團總會 委託 香港研究協會 所做的民調,宋博士小莊先生曾否作出深入調查呢?or 因為是愛國團體做民調,就可以免查得到 exemption 豁免呢?


顧此,提議在可能的範圍內,宋博士小莊先生要多做一些調查其他民調,測試如何杜絕指控 港大鐘庭耀博士 的民調的騙術,絕對沒有可能同樣發生在 香港研究協會 所做的民調,和其他建制派所做的民調。之後再發表文章比較兩個或者更多個民調,逐一說明並加以解釋,才可以總結出令人信服所指責的 “鍾記民調” 屬騙術,而建制派的民調具有高度可信性,可供參考。


至於最後一箭長毛的 “買票” ,梁振英 已經開口要 梁國雄 去廉政公署報案,而長毛則說不當他是一回事。不過,梁振英 既然出口術,廉記 又怎不會 心領神會,就算 長毛 不上廉記,廉記 應該會找上門,因此既然不久的將來會進入 廉記 調查程序,再多談也屬無謂矣!


距離表決不夠一週,政府政改三人組,親建制的知名人士,前港英到香港特區的高官如 孫公 馬時亨 梁錦松 李國章 任志剛 等等,前特首董建華老懵懂還有梁愛詩婆婆,黨報親黨報的評論電視宣傳,還請來宗教領袖聖公會的管浩鳴牧師和鄺廣傑大主教發表談話,鋪天蓋海的呼籲和宣傳處處都在,想唔聽不看都不由己,轟炸得令人窒息 。。。。。 但各位可有驚覺 黃仁龍 和 李國能 兩位前高官,還有兩位民望很高的前法官 叫 列顯倫 和 包致金,為甚麽都還未還沒有出來說半句撐政改呢???所以 嗜悲 唯有又再寫多篇。


再加上天天由朝到晚播的 “傾咗好耐終於等到嘞 。。。。。。一人一票選特首。。。。。2017 一定要得!” 廣告,實在是噪音令人煩厭,所以不再轉載下面!


嗜悲 懶理乜嘢「黃金交叉」,之後再「白金交叉」,再再「黑金交叉」逆轉再逆轉。卑微願望是:接受現實 原地踏步 不要政改 啫!!!



附加:



一群香港公務員就政改方案表決的公開信全文:

2015年 6月 17日,香港特區立法會即將就 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方法表決。這次表決將是 1980年代香港正式啟動全面民主化進程以來最具代表性的里程碑。我們身為香港公務員的一份子,鄭重呼籲立法會議員們認清自己的歷史責任,投下必定載入史冊的反對票。

雨傘運動偃旗息鼓,數十個日夜的風餐露宿,如今在車水馬龍下被碾碎得不留一點痕跡。如果說它有什麼意義的話,就是逼迫香港人睜開眼睛,認真審視我城的現在,以及將來:香港人是從此認命,接受香港將逐漸歸化為華南地區一個普通沿海城市的冷酷現實,從此向一國一制加速靠攏?還是不屈不撓,面對來自政權的瘋狂打壓、抹黑,毅然走上不知何時得見曙光的民主路途?

問題的答案因人而異,而社會的撕裂也毫無停止的跡象。公務員作為管治香港的核心力量,幾十年來累積下來的卓越聲譽已經在社會不斷燃起的紛爭中慢慢被削弱。遠東第一公務員隊伍的美譽,已然是昨日黃花。我們和任何市民一樣,都毫不希望眼前的亂象繼續下去,我們和大眾一起,都衷心希望社會安定繁榮,歌舞昇平。

然而我們非常清楚,良好的願望並不總會實現,除非香港人徹底改弦更張,甘心將獨立思考、言論自由、法治精神等看似理所當然的原則棄如敝屣,否則社會的紛爭仍會持續,光怪陸離的事件、面目猙獰的團體依然會大行其道。接受了是次政改方案,只會令原形畢露的統治者利用假普選機制竊取的偽民意授權。

縱觀香港人爭取普選的荊棘旅途,中央政府一直扮演的角色,就是採取一切方法,阻撓,拖延香港民主化的進程。英國外交部檔案記載,一九五八年,周恩來曾經警告到訪的英國代表不要妄圖在香港推行民主化,否則將揮軍南下,踏平港島。這份唯我獨尊的氣焰,今日的香港人看來,可有一點熟悉的感覺?

從法律角度看,中英聯合聲明是一份有法律約束力的合約,當中列明中國與英國在香港主權移交的問題上雙方必須履行的責任。公然宣佈 “聯合聲明無效”,無疑是向國際社會宣布,中方已單方面撕毀當天在陽光下簽訂對港人的承諾。如此作法,不只幾近流氓,亦昭示了北京對香港實行真普選承諾的虛妄。

特區政府隨著回歸日久,行事日益乖張,殖民地殘留的公平公正(fair play) 精神已然煙消雲散。學警公開支持雨傘運動,瞬間被辭退。警官房外掛滿藍絲帶,卻是言論自由。教育局局長三令五申,不可將政治帶入校園,轉眼振振有詞,要求校長必須支持政改方案。如此例子,不勝枚舉。特區政府的存在,生動地演繹了何謂 “所有動物一律平等,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政改方案有多荒謬、接受了 “袋住先” 有何後果,毋庸繼續多言。盛勢凌人的中央政府高談民主進步,閉目塞聽的特區高官大講改善優化,最荒腔走板的諷刺劇,也不過如此。

我們不認為否決政改方案就可以解決香港面對的問題,我們只是認為,通過了目前的政改方案,更會令這個璀璨都市,光輝到此。

致全體立法會議員,公務員同事以及香港市民:我要真普選,否決假普選。

一群香港公務員







伸延閱覽:
三間大學的政改滾動民調出現「黃金交叉」 Now 新聞台
回應三間大學的政改滾動民調出現「黃金交叉」 梁振英:要留意負責人政治傾向及往績 明報新聞網
大公社評:反對派三毒箭齊發用心險惡 大公網
學者指反政改廣告失實(繁體版) 大公網
“鍾記民調”是學術還是騙術?(簡體版) 大公網
“钟记民调”是学术还是骗术? 大公網
廣東社總民調:64%民意支持立會通過方案 文匯報網






我的舊文:
接受現實 原地踏步 (認命者言 前篇)
認命者言 (上)
認命者言 (中)




《For your attention 懇請垂注》
Recently,Blogger spam filter has become overly sensitive, your comment may automatically relocate into the spam locker temporarily,awaiting for my discretion. I shall visit the spam locker frequently to unlock your comment,please remain patient.
若閣下的留言突然消失,此乃博格的自動過濾系統過份敏感,留言被掃入廢言儲物箱,需要 嗜悲 審查後作出裁決。愚弟定必每天巡邏多次,儘早釋放返回留言板,謝謝你的耐性。

2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其實簡單幾句就講哂,
民意分裂,
社會對抗,
兩敗俱傷,
全部係豬,
香港玩完。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繁榮穩定
為了否定 ”英國人做得到,中國人做不到!“
共產黨絕不會也不能讓香港 衰落
共產黨除了政治上會夾得更加緊力求穩定
同時也要放水養活香港保持繁榮
共產黨只識得用金錢來購買人心
麻醉人心 減低對民主的喝求

所以香港冇咁快玩完
沒有政改可以減慢香港中國化
不過就更加劇向 “金錢” 低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