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Monday, October 11, 2010

是幫他還是害他呢?

是幫他還是害他呢?




週五新聞報導: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


諾貝爾委員會去年頒個“和平獎”給 巴諾 胡辛 奧巴馬,受到質疑!
今年頒了個“和平獎”給“中國維權異見份子~~~劉曉波”。


有乜值得高興呢?有咩值得驕傲呢?有何值得開心呢?


身為中國人我的心情祇有”悲哀“!


【明報專訊】中國被囚異見人士劉曉波獲選為今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因他長期在中國以和平方式爭取人權。

挪威諾貝爾獎委員會表示,劉曉波長期以非暴力方式,在中國爭取基本人權,所以頒發和平獎給他。而諾貝爾委員會一直相信,人權與和平是有密切關係的。

頒獎儀式將於12月10日,在挪威的奧斯陸舉行,劉曉波將獲150萬美元的獎金。

54歲劉曉波是因為發起和散播名為「08憲章」的文件而入獄,其中內容主張大刀闊斧推動政治改革,包括放寬集會自由、表達自由與宗教自由。他在2008年12月8日被捕,次年被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判囚11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

中國正尋求在國際事務上扮演更重大角色,和平獎若頒給中國異見人士,勢必引起北京不滿,因為這將使世界聚焦在這個亞洲經濟強國的人權問題。內地入門網站近日紛紛抽起諾貝爾獎的專題報道。



以中國現況,對仍被囚禁在獄中的 劉曉波 是幫他還是害他呢?



後記:
十月九日週六的《明報社評》標題:
和平非暴力抗爭20年 劉曉波獲獎實至名歸

【明報社評】仍在囚的內地異見人士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是對他20年來堅持和平非暴力抗爭的肯定;是對所有爭取中國民主自由運動人士的肯定;亦清楚告訴國人,透過和平非暴力抗爭來建立一個更民主、更自由、更尊重人權的中國,是會得到世人的認同。這對中國社會發展具有重要積極意義。我們呼籲北京盡快釋放所有良心犯,不再以言入罪。

劉曉波是近年中國民主運動的象徵人物,六四事件後一度被關押,90年代兩度入獄,其間堅持呼籲平反六四、保障人權,多次撰文批評中共獨裁。後來,他更發起《零八憲章》簽署運動,提出「取消一黨壟斷執政特權」,要求推動民主改革,三權分立,落實言論自由等。去年聖誕日,劉曉波被內地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入獄11年。

劉曉波被判刑時曾發表《我的自辯》,當中提及他的抗爭理念。他說:

「20年裏,我所表達的中國政治改革的觀點,一直是漸進、和平、有序、可控。我也一貫反對一步到位的激進改革,更反對暴力革命。

「言論自由早已成為多數國人的共識,文字獄卻是千夫所指 。。。。只有從制度上根絕文字獄,憲法所規定的言論自由權利才能落實到每一位國民身上。」


以和平、漸進式改革來推動中國前進,是劉曉波的信念;落實言論自由,是他的理想。劉曉波不是光說,而是身體力行。六四事件後的20年來,他一直堅持拿起筆桿,犯顏進諫,其決心與毅力,令人欽佩。這次獲頒諾貝爾和平獎,是對他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的肯定。對此,劉曉波受之無愧。

中國民主運動,劉曉波並非孤身上路。儘管當局以「牢獄囚禁」來鎮懾異見人士,對於爭取基本國民權益的維權人士也絕不手軟,但隨著內地不公義事情一波接一波的出現,我們看到了一批又一批維權人士勇於挺身而出,捍衛憲法賦予國人的權利。今次劉曉波獲得和平獎,是對這人的肯定與鼓勵。在此,我們再次呼籲內地應盡快釋放所有良心犯,不再以言入罪。

其實,民主、人權與自由的概念不是西方獨有的東西。溫家寶總理上月底接受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專訪時,也談到中國人民「對民主自由的訴求不可抵擋」。

溫家寶說,他有信心未來的中國領導人會比前任更佳,「長江後浪推前浪,人民和人民的力量,將決定國家和歷史的未來」。他說「言論自由在任何國家都是不可或缺的」,已被寫入中國憲法,「只有在人民的監督和批評下,政府才會做得更好,才是真正的人民公僕」。

除了溫總之外,內地學者早已指出中國必須走上政治改革之路。最近清華大學社會學系發表了《走向社會重建之路》報告,指出中國當今社會矛盾的根源,就是因為權力、市場和社會三種力量均呈現失衡。

「權力」與「資本」疊加成為「權力市場經濟」,形成壟斷性既得利益集團。要制衡權力失衡,必須發展有效的社會監督機制,例如「建立公民參與機制,推動『公民社會』建設」。

溫家寶的言論、清華學者的報告,以及劉曉波的精神,一脈相承。中國領導人應該知道,民主自由對推動中國社會進步,可以發揮積極作用。民主自由不單是世界潮流、人心所向,更是防止中國貪污腐化繼續蔓延的重要手段。

經濟上中國真的崛起了。我們盼望內地能在自由人權等領域,也能盡快改革出成績來。我們深信只有如此,中國經濟方能持久發展下去,否則當局只會等同把自己桎梏於火山口之上,故此希望中共在狠批諾貝爾獎委員會決定的同時,也能看到劉曉波倡議的改革,其實亦有利於紓緩內地眾多的社會矛盾。



實至名歸又怎麽樣?以中國現況,對仍被囚禁在獄中的 劉曉波 是幫他還是害他呢?



後後記:蔡子強~劉曉波獲獎的枝節與大義
【明報專訊】正當大家為劉曉波奪得諾貝爾和平獎而感到歡欣鼓舞時,近日卻從媒體中看到一連串讓人搖頭嘆息的新聞。

首先,是流亡海外的中國老牌民運人士魏京生,聲言其他人都比劉曉波更有資格獲頒這個諾貝爾和平獎。

另外,亦有多名海外中國民運人士,聯署公開信,反對劉獲獎。

此外,自己的電郵信箱亦陸續收到,指控劉為「騙子」、「貴族犯人」等的電郵,稍不留神,你還以為是發自中共中宣部,但其實,看清楚,那是發自一些海外中國民運人士。

縱然這只是少數人的行為,這些都是讓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酸風醋雨比口誅筆伐 更具殺傷力
中國政府已經對劉曉波獲獎口誅筆伐,甚至傳召挪威駐華大使抗議及表達不滿,取消與正在中國訪問的挪威漁業部長會面,取消該國歌劇團的演出。但這些壓力,都不比魏京生的苛刻評語,以及那些海外民主人士的酸風醋雨,殺傷力那麼大,更傷透很多中國同胞的心。我想中國政府會比起任何人,更加樂於見到這類出自民運人士口中的冷嘲熱諷。

究竟有沒有中國人比劉曉波更值得拿到諾貝爾和平獎?我認為那只是枝節問題。

那麼什麼是大義?我認為大義是,在中國已經「大國崛起」的今天,國際社會仍然沒有忘記,有一群人士依舊被關押在中國的黑獄裏。

我記得有位民運人士寫過這樣的一首獄中詩:
我怕孤獨,但連自己的影子也難得一見;
我怕黑暗,卻只能在鐵窗後面仰望藍天;
我只靠夢生活,
但夢中卻永遠只是飄著染血的鞭子;
而我全部的罪名,
卻只是對自由的渴望……

不錯,這群人的所有罪名,就只是對自由、對一個民主中國的渴望。

獎項的意義不在於個人崇拜
很多人為劉曉波獲獎歡呼喝彩,並不是要搞個人崇拜,也不是說他較胡佳、陳光誠、高智晟等更應獲獎,更加不是要以此抹煞了魏京生和其他民運人士的努力和貢獻,而是以此彰顯,無論中國的國力有幾強大,奧運和太空人有幾讓人目眩,人民幣如何花花綠綠,都成不了國王的新衣,讓人忘卻專制、打壓人權下的醜惡。

在上周五公布獎項的那一刻,劉霞已經說過:「這個獎不單是給曉波的,也是給所有在中國堅持民主、自由、和平的人,所有朋友和所有現在仍在獄中的良心犯的獎。」而劉霞亦引述,當周日她與劉曉波在獄中相聚時,劉曉波亦激動地說:「這個獎是獻給六四亡靈的!」

我想,他們兩夫婦沒有打算把這個獎壟斷。

就是因為有中國人獲得這個獎,讓世人更加記起:
~在中國的黑獄之中,有呼籲調查汶川大地震學校豆腐渣工程的黃琦、譚作人,有為愛滋病人奔走的胡佳;
~在下落不明人士當中,有作為基督徒卻願意為被打壓的法輪功請命的高智晟;
~在被政府嚴密監視人士之中,有揭露地方政府假執行計劃生育之名、行貪污之實的陳光誠;
~在極度艱難和困厄之中,還有更多為了公義、民主、人權而奮鬥的人士 。。。。。。。
這就是今年這個獎的最大意義。

有時,看到個別流亡海外的大陸民運人士,為了爭奪「民主之父」之類的頭銜,為了爭奪更多的資源、撥款,而不惜貶低別人,以至互相惡言相向,實在感到十分痛心。

「為政治而活」vs.「依賴政治而活」
前一陣子,《亞洲週刊》訪問了在國內已經參與民間保釣運動近15年的童增,結尾童增如此寄語,說如今他特別反對把愛國變成一種職業,這會扭曲它本來的意義。

已故德國宗師級社會學家韋伯(Max Weber),也曾在其著名演講《政治作為一種志業》中提到,世上有兩類人,一種是「為政治而活」,另一種是「依賴政治而活」。

或許流亡海外,處境的而且確十分艱辛,但請也不要忘記民運的初衷:那就是為了公義、民主、人權等願景而活,而不是反過來把民運成了一種生計。



魏京生果然真的恨得牙癢癢!聲言:『其他人都比劉曉波,更有資格獲頒這個諾貝爾和平獎。』


蔡子強說得好:『魏京生的苛刻評語,以及那些海外民主人士的酸風醋雨 。。。。。。。更傷透很多中國同胞的心。』


西方塞了個“諾貝爾獎“和約千萬元人民幣的獎金給一個在獄中的劉曉波,就把中國裡裡外外的中國人分化了,就讓中國人在國際社會獻醜了,就將中國人的不團結表面化了,真的是親者痛仇者快。。。。。!


於我來說,仍然是這一句:『身為中國人我的心情祇有”悲哀“!』



後後後記:
2013年的 6月 9日是星期日 Sunday,內的法院沒有休假,劉曉波的小舅 劉暉 被北京懷柔區法院一審,判決詐騙罪名成立,判監 11年,剝奪政治權利兩年,罰款 1萬元人民幣。


【明報專訊】「我(劉霞)還有 7年陪曉波,弟弟卻被這樣弄了 11年。」昨日劉曉波之妻劉霞,在得知判決結果後情緒激動,邊哭邊稱是當局,對劉曉波獲獎的報復,「這是迫害!」

劉霞昨表示,2010年劉曉波得獎後,她曾被傳訊,其間當局曾威脅,一定會找她家人麻煩。她又說,這次判決是「完全、完全的非法判決、私案」。劉霞說,從當局身上,看到了一種仇恨,「這是多殘忍的事啊,把家人折磨成這樣給你看」。

劉曉波得獎 曾遭威脅「找家人麻煩」
昨日宣判從 9時開始,不足 10分鐘結束。但法庭一早就戒備森嚴,大批公安劃出警戒線,也有公安手持攝錄機拍攝在場記者。美國與歐盟 10名使領館代表到場希望旁聽,但被告知旁聽人員已額滿。代表律師莫少平透露,庭內僅 6人旁聽,包括劉霞、劉暉的妻子等家人。

宣判時劉霞遵守法庭紀律,但庭審後情緒激動。劉暉則在離開法庭的時候,對主審法官說,「法官你這麼來判決,你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法官並無回應。劉暉即將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在二審前劉霞不能探望劉暉。

劉暉:法官你對得起良心嗎?
庭審後,莫少平與劉霞小聚聊天。莫表示,劉霞最近身體不好,有不少病,而且受軟禁和監控的狀况沒任何改變。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劉霞表示,自己目前只能靠大量閱讀,來逃避生活現實。採訪期間,本報記者曾委託莫少平詢問劉霞,是否方便說說自己近况,但劉霞拒絕與記者通話。

2010年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其妻劉霞被當局軟禁,與外界聯繫被切斷,行動也被完全限制,所住大院門外有多名便衣人員把守。昨日是劉霞被軟禁後第二次獲准公開露面,前一次是 4月 23日劉暉案開庭之時。



劉曉波 得到諾貝爾和平獎,頒獎還未領獎就開始再被關進監獄,實至名歸又怎麽樣?以中國現況,對仍被囚禁在獄中的 劉曉波 是幫他還是害他呢?兩年來 劉霞 一直軟禁在家中,劉暉 被犯經濟罪案判刑。


頒獎給 劉曉波 的諾貝爾委員會,就是要中國自己不斷自我醜化,去年不同的委員會頒了個文學獎,給莫言與中國修好,目的已達他們在遠方嘆紅酒,劉曉波劉霞劉暉在獄中嘆牢獄之苦!





伸延閱覽:
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專輯) 明報網頁
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 雅虎新聞網
諾貝爾獎 官方網站
零八憲章(Charter 08) 官方網站
劉曉波獲獎實至名歸(明報社評) 雅虎新聞網
蔡子強﹕劉曉波獲獎的枝節與大義 雅虎新聞網
劉霞哭訴:這是迫害 新浪新聞網



22 comments:

嘿嘿 said...

实至名归!诺贝尔和平奖就是专给这些人的嘛!

其实,刘晓波的言论和文章,可以和法轮功媲美,没啥不同的,就是不可理喻!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對劉曉波由六四開始,我不懷疑他是想中國有民主、有人權、有進步的社會。

不過今次他的得獎,祇是西方勢力的一步棋,他祇是做了棋子,過河了的爛頭卒。實際上,對他沒有好處,沒有益處,也幫不到忙!

對於香港報章報導,有人說為他獲獎,值得高興,值得驕傲,值得開心,我不敢苟同!

我靜候清晨讀讀“明報社評”有何見解!

exile said...

Whether he is a pawn to the west or not, in my opinion, I think it is nice to see his efforts being recognised. He as an individual deserves the prize.

CNN poll shows that 70% of Americans are happy for him. Of course it is a fair game for some Chinese people to be suspicious of the evil west, good intention or not.

嘿嘿 said...

西方人民,尤其是美國大部份人民,始終不明白東方与其他發展中國家的政府結構(包括社會與經濟),她們都是非常脆弱的,是經不起風雨波動的。西方民主只適合他們那種久經考驗、并已經成熟的發展國家。

中國僅有61年的成長歲月,和美國西歐比起來還是個小孩子小學生,就像一有什麽Sars禽流感,先中病毒先死的就會是她們這些小孩,所以預防針和加護防範措施是必要的,這怪不得中國政府等。

美国大多数的老百姓,对外国的看法不够深入,因为都是听政府和媒体的宣传(哦,對不起!他們自認他們的不算是宣傳,是(“刻意”)報導!宣傳只適用在說中國的報導!),而变成单纯和不透彻,即所谓不了解。

西歐人可能會比較清楚,因為他們較懂得美國的政策,看得出美國想做世界警察的野心。

做美國人是幸福的,因為他們有強大的祖國為他們做了一切,包括強佔資源,(用文明熟練的手段)把世界最好的都括為己有,不需老百姓瞎操心。所以他們都會永遠高唱:

跟著政府走,萬眾一條心,
吃穿玩住行,永遠不吃虧。
我們要保護資源,
(注:別誤會,不是壟斷!)
我們要團結緊,
高舉民主藍旗,勝利向前進!

呵呵~ 當年中國人只好也保護自己唱:
跟著毛主席,萬眾一條心,
全國同胞們,奮勇向前進。
我們是抗戰的隊伍,
我們要團結緊,
高舉革命紅旗,勝利向前進!

抗日戰爭時 是唱:
槍口對外,齊步前進,
不傷老百姓,不打自己人!
我們是鐵的隊伍,
我們是鐵的心,
維護中華民族,永做自由人!

哈哈哈~~~~~ 僅為交流!

嘿嘿 said...

還有,美國政府也不怕外來的干預和破壞,他們也有超足的防範措施,對於這個,他們的設備總是比他人最先進、最人權、最環保、最正確!!!

哈哈哈~~~

exile said...

But oh, America didn't give him the Nobel Prize! Norway did.

People weren't happy when Pres. Obama won the Prize last year either. Time for Nobel committee to close the business down la!

跟著政府走,萬眾一條心,
吃穿玩住行,永遠不吃虧。
我們要保護資源,
(注:別誤會,不是壟斷!)
我們要團結緊,
高舉民主藍旗,勝利向前進!

I actually like this song, haha...some Americans are dumb, that's why they blindly follow the government. May be Republicans and Tea Party should use this song for our mid-term election. I bet they will win more support.

Thanks for sharing. Points well taken.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美帝的國歌 "The Star-Spangled Banner" 歌詞是

O! say can you see by the dawn's early light,
What so proudly we hailed at the twilight's last gleaming,
Whose broad stripes and bright stars through the perilous fight,
O'er the ramparts we watched, were so gallantly streaming.
And the rockets' red glare, the bombs bursting in air,
Gave proof through the night that our flag was still there;
O! say does that star-spangled banner yet wave,
O'er the land of the free and the home of the brave?

The Inner Space said...

Mdm Exile, the civilians in america or domestic americans are mostly kind heart people.

I wouldn't doubt the CNN poll "shows that 70% of Americans are happy for Liu Xiao Bo" and the sincerity of the americans who had casted their votes with CNN.

However, I would like these Americans to think deeper, what they did/ have done, is it beneficial to LIU or harmful for LIU in reality given the present political climate in CHINA.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 and Mdm Exile,
中國對政治犯,有一招叫做”保外就醫", 類似西方的“假釋”。

西方國家今次大鑼大鼓頒了個諾貝爾和平獎給劉曉波,經此一役,中國自然認為提早釋放劉曉波,是對西方屈服屈膝的姿態,實際上對劉曉波是幫了他?還是害了他呢?

the inner space said...

今屆 2010 Nobel Peace Prize 的評審委員會成員有:

Thorbjørn Jagland b. 1950.
Chair of the Nobel Committee.
Secretary-general Council of Europe.
President of the Storting. 2005-2009. Prime Minister 1996-1997. Foreign Minister 2000-2001. Member of the Storting 1993-2009.
Member of the Committee since 2009, appointed for the period 2009-2014.

Kaci Kullmann Five b. 1951
Deputy chair of the Nobel Committee.
Self employed Advisor Public Affairs. Chairman of the Young Conservatives, 1977-79. Member of the Storting, 1981-97. Cabinet Minister for Trade, Shipping and European Affairs, 1989-90. Chairman of the Conservative Party, 1991-94.
Member of the Committee since 2003, reappointed for the period 2009-2014.

Sissel Marie Rønbeck b. 1950
Chairman Social Democratic Youth (AUF) 1975-1977. Member of the Storting 1977-1993. Cabinet Minister 1979-81, 1986-89 and 1996-97.
Member of the Committee since 1994, reappointed for the period 2006-2011.

Inger-Marie Ytterhorn b. 1941
Senior political adviser to the Progress Party's parliamentary group. Member of the Storting, 1989-93. Member of the Election Law Ad hoc committee 1998-2001.
Member of the Committee since 2000, reappointed for the period 2006-2011.

Ågot Valle b. 1945
Member of the Storting 1997-2009. President of the Odelsting 2001-2005.
Member of the Committee since 2009, appointed for the period 2009-2014.

是一男(主席)四女 組成的委員會。諾貝爾和平獎是由娜威頒發的,不是由瑞典頒發的。

官方網頁 Official Site:Nobel Peace Prize

官方網頁 Official Site:Nobel Peace Prize committee

嘿嘿 said...

说好听就让他离去,珍重再见,默默祝福你!

既然思想意见不合,不如离去。也得坐满刑才走吧。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保外就醫”也是很好的折衷办法。就看双方交换的条件。真的很政治味道!!!

呵呵呵~~~ 这是双赢吗???

The Inner Space said...

嘿嘿兄:已經有前科,王丹,魏京生,等等,都利用保外就醫,送了出國去。

一出來後,聲音就弱了 。。。。漸漸影子都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王丹還有些團體在紀念日子,邀請他出席發言。魏京生最近見他出現公眾活動,肥得像肥豬一樣,跟在後面。

還有前合肥大學教授方勵之,在六四後被困美國大使館一年,才秘密送了出國,先到英國再轉到美國,也是沒有了聲音。

王丹還比較括達,方勵之是位學者,而魏京生當見到劉曉波獲獎,必定恨得牙癢癢,不知有沒有報章訪問了魏京生呢?在搜尋中!

新鮮人 said...

西方的"民主"未必能原原本本的照樣搬過來,
但回看中國的近代史,
我們可能發現,
由西學東進的"科技涉取"到五四運動"民主引進",
我們都可以看到當權者都不熱衷於推行民主、民權,
無論是清政府、民初時期的國民政府到如今的共產社會主義政權,
所有當權者都只集中如何控制人民思想和方便管理,
人們時常說西方的民主之路未必適合中國人,
但只要看看近百年的國家歷史,
我們可以發覺"民主、民權"曾來都未有任何明顯的改進,
國家當權者只着意"餵飽"你,
其餘的自由、民主卻没有丁點的進展,
這不是把西方民主方式照板煮碗問題,
而是當權者根本没有意慾要把權力下放﹐
更不想中央權力受到任何威脅,
今天我們可能會看到地方政府對中央政策有口服心違的狀況,
但只限於各個政治派系的鬥爭,
內裏絶對没有任何老百姓參多其中,
這樣況略同民初的軍閥割據,
分別只在於鬥爭的只是派系鬥爭而不是兵力割據。
回過頭說,
只要細心看看歷史,
民主、民權這些概念從來都不存在中國人的思想裏便,
就如今天不少華人還是嚷着西方民主之路不合中國一樣,
但他們對民主應該如何發展卻提不出半點意見,
有的只是說先搞經濟,
但有誰說經濟和民主同時推行是相沖的呢?

嘿嘿 said...

新鲜人,
觉得中国人比较爱挑战政府,尤其是继辛亥革命之后,后来新中国成立后,挑战的势力就包括蒋介石的台湾政权和潜伏在大陆的反对势力,他们随时随地都不放弃推翻新中国。

在这个情况下,中国不得不采取严厉措施来捍卫自己的政权。在实行这些措施时,你不能怪中国政府,就像你不能怪美国政府(在你进入他国门时)把你脱光光来检查一样。

其二,给美国压力的是外国人,外国势力;不像中国,要推翻政府和政府捣蛋的是中国人。中国人不一样,一给他们自由,他们就先想实现自己的是“理想”,而没想过顾全大局。像现在崛起的时刻,为什么不专注发展经济与民生,却要来搞到政治不稳定。

经济和民主可以并行,关键是要在和平时代。为什么不先搞好经济与民生先,再来搞好政治体系。因为,若没有为稳定的政治,经济和民生根本不能发展得顺利,更何须谈进步呢?!到头来什么也不成。,甚至会一塌糊涂吧!?

干脆就让政府去安心地做,向美国人民一样,就如一家人似的,别去烦爸爸妈妈,爸爸妈妈才会安心赚钱回来养儿子。

你说是吗?

exile said...

Sigh....

Sigh....

Sigh....

I don't know what to say!

In America, we believe politicians are working for us. In China, the Chinese people are working for the government.

Thank you for sharing. I learn a lot from you guys.

新鮮人 said...

嘿嘿,
我不同意你的說法.

挑戰政府的特徵不在於辛亥命之後,
中國各朝換代不是在挑戰舊有政權嗎?
之所以有分別就在於封皇權時代人民要的只是温飽,
但到十九世紀未,
西方民主思潮漸進,
亦有不少中國人到外洋留學,
中國明白了人不是動物,
不只是飽了就可以,
而人權、自由是每一個人天生的,
不是由皇權施予的,
而且領導一個國家亦不應是由一個姓、一族人去攏斷的,
國家裏每一個人都應該有權發表意見的,
國家的領袖亦應該由全國人家選擇的,
並不是由父傳子 (如朝鮮今天)或由一小撮人亙相爭持的,
因為這樣才可以令國家發展向大家共同希望的方向,
而不是一小撮人自我控制和弄權!

另外,
你說:"继辛亥革命之后,后来新中国成立后,挑战的势力就包括蒋介石的台湾政权和潜伏在大陆的反对势力,他们随时随地都不放弃推翻新中国",
這樣你嘅基本立場就是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為正統,
視孫中山先生成立的國民政府為叛黨,
這已有黨派成見了,
要知民國初年中華民國為正統,
當時是以共產勢力為"反对势力",
我們可以說是中共想倒亂國家嗎?
只是後來成王敗寇,
所以才有以中共為正統的說法吧!

但論政治必需要中立清醒,
不必要以黨派、正統而論,
一個政府是否"正統"理應著眼她是否能代表大部份人民的意願,
國民黨政府在20-30's年代之所以被人民捨棄就是因為她不能代表人民的意願,
大量財富集中在少數財閥手中,
加上水災連年又未能加以安撫,
造成大量農民飢不飽食,
所以才會讓共產政黨以農民革命蓆捲全國,
我們要知道20's年代,
很多共產黨黨員是含有強烈的民主民權思想的,
可是這些人材到了後來被弄權者一一剷除,
而中共亦漸漸發展成為一個没有民主理念的政體了,
這是一個良好的開始但以慘敗的收場,
民主之苗都中國內地亦隨之而消失了!
所以我才說民主、民權没有在中國人心中正真正植下種子。

還有,
你說:"要推翻政府和政府捣蛋的是中国人。中国人不一样,一给他们自由,他们就先想实现自己的是“理想”",
一個真正自由民主的政府是不要被人推翻的,
亦不會有人想推翻,
只有一個不民主的政權才會有人想推翻的,
你指的外國勢力之所以對內地政府鞏固有影響,
就是她不是一個民主政體,
有很多不公平不民主的問題,
而人民的聲音又得不到回應,
所以才有人發出改革的聲音,
要知道現在國內的所謂"異見份子",
他們提出的不是要推翻國家,
只是提出少少改革思維就被人打人反動了,
他們只是為人民發聲,
但就連這樣少少的要求也不被接納,
這是一個真正能代表人民意願的政權不應該有的情操嗎?

再者,
你說"专注发展经济与民生,却要来搞到政治不稳定",
我們要的不是來個翻天倒海的大改革,
而是要一個逐步又明顯的民主進程,
我們不要見到地方官員弄權、貪污、謀私但人民卻投訴無門,
我們不要見到派系爭權但又没有半點選擇自己代表當接班人的機會,
經濟、民主不是矛盾的,
有的只是當權者的自圓其說,
以為只有自己才有能把國家搞好,
而卻認為愚民政策方為上法,
可悲!

the inner space said...

首先多謝各位兄姊不嫌棄我長長的文字,於讀完後,還耐心寫出你的回應!

我讀完幾位的意見,分別祇是在於先經後政,還是先政後經,先後的順序上意見思想不同。

新鮮兄指出:西方的"民主"未必能原原本本的照樣搬過來。和 經濟和民主同時推行未必是相沖的。

而嘿嘿兄來自星加坡,星加坡經過李光耀吳作棟和李顯龍三位的實驗,證明了李資政當初,開始的先經後政,確實可行。嘿嘿兄以星加坡經驗指出,提出先讓政治穩定經濟發展人民溫飽,才是政治改革的先決條件。

Mdm Exile asked:"Politicians are working for the people or the people are working for the government?"
政府為人民服務,還是人民為政府服務?

不過,我想指出中國之大,是星加坡面積人口的幾多倍呢?中國地大人口也多,除了漢族還有不少少數民族,和星加坡祇是四百多萬人口,三個主要族群,需要考慮的就更多更複雜更繁瑣了。

政制改革有“遁序漸進”,也有“震動療法”。

1989年末,當時的東德帕林市,有著名的帕林圍牆,分隔了帕林市為東帕林和西帕林。東帕林的東德,得到老大哥蘇聯默許,讓帕林圍牆倒下,跟著的是蘇聯的屏障國,華沙公約國家紛紛脫離蘇聯控制,這是著名的“蘇東波事件”。

這個思潮影響了中歐各國,捷克分裂成為兩個國家,不屬華沙集團的南斯拉夫,也分裂成幾個國家,還打了幾場慘烈的內戰,薩拉熱窩的圍城,同源的種族互雙屠殺,種族清洗,先後發生,至今還未完全平息。

至於蘇聯這個“聯”也跟著瓦解了,立陶宛,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白俄羅斯,烏克蘭,格魯吉亞,阿塞拜疆,中亞的哈塞克斯坦,吉爾吉斯坦等等宣布獨立,最後祇留下俄羅斯。

以上的事例,大家有目共睹,中國的政治改革,不可重韜覆轍。中國決不能分裂,一鬆之下,一發不可收拾。身為中國人,決不能容忍中國分裂成三十多個國家,自治區的少數民族自立為國,一箭到位的“震動療法”是行不通的。

那麽祇有“遁序漸進”之法矣,也就是兩位兄台所要爭論的“先經後政”,“先政後經”,還是“政經改革同時進行“。

新鮮兄說:“愚民政策”不可取,但給予未達水平的人民太多自由民主,也是禍亂的根源。

小弟愚見,認為中國人民素質,知識水平,教育水準,對政治的認知,普偏的大多數還未達標,具有應有政治分析能力的人民,祇屬極少數。

細看泰國、菲律賓、印尼,巴基斯坦,等等國家,縱有民主之貌的普選,實在權力卻落入政棍的手上,完全沒能發揮民主政治的功效,比中國的有中國特色的民主專政還要差劣,人民比中國的還要苦。

末了,寫的太長,扯得太遠,小弟想說的,暫時到此為止。

歡迎各位 more brain storming 繼續發表意見!

嘿嘿 said...

新鲜人,

哈哈哈~很高心我们又能心平气和地交流与探讨这些论点,谢谢空空兄提供论场和许多正确的论点!

辛亥革命是不成功的革命,我不敢说它是失败的,因为它有启发中国继往开来的(共产)革命,他是中国革命的先锋之一,我们尊重孙中山先生的革命精神和努力!是伟大的革命!

可是,政权一到了蒋介石的手中,就成了独裁,家天下的现代皇朝,事实证明蒋介石把政权传位给儿子蒋经国,不是吗!(而毛泽东却没有!因为中共不允许这么做,包括邓小平也没有!)

当中共领导解放战争胜利了,把守了整个大陆,难道这还不算是名真言顺吗!?蒋介石领导的“中华民国”也并以不代表孙氏理想的继承,很多国民党人士包括孙夫人宋庆龄也不在其政权核心,那后期与台湾时期的“中华民国”更不能代表孙中山先生成立的民国政府,不能吧?!(我本来没说到设个,现在是你给我论点证实这说法!)

解放后,蒋介石派特务潜伏和颠覆大陆,难道不算是乱政?难道中共为主导的新中国不可以为了捍卫政权而把他们定位“恐怖份子”(当时没这同意词汇)?这不叫挑衅政权?这不叫想推翻新中国政府?再说如果不是美国从中作梗,中共早就解放全中国了,结果留下一个把,让美国能玩弄与发挥阻挠中国崛起的一张卡。

新中国如你不喜欢用《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以定为正统,那么是不是可以用民主的说法来定位?比如《少数服从多数》,这该很合理吧!

在一个动乱或充满异议的状况,民主还是先以少数服从多数为准则,就以美国总统选举为例,(少数的只好暂时忽略,不被考虑!)。当年,小布什只凭几千票取胜戈尔时,如果戈尔和戈尔的拥护者不遵照这少数服从多数为准则,岂不是(像台湾一样)引起族群分裂的大乱了么。

你去看看读读刘晓波的文字和言论,难道那是属于建设想的批评吗?那是扭曲事实与彻底的否定政府!根本不客观!再说,起草异端宪法,发动签名运动,挑战执政者,那是民主咩?我想没几个发展中国家能容忍这动作吧!?

像建设性的批评和提议,肯定政府接受的,比如简繁体,贪污事件,贪腐坏官员的举报,不是有吗!虽然还没做的很透彻,但是有行动。

我倒很同意空空兄的论点,给100分!政制改革有“遁序漸進”,也有“震動療法”!

中国不能走错像前苏联那样的改革,那是连现苏联也感到极懊悔的事!


Anonymous said...

SBB:

I am re-reading this article and the discussions that follow.

I guess as a political activist / dissident in the PRC, 刘晓波 has willingly committed his life to martyrdom. So the question "是幫他還是害他呢?" is really irrelevant at a personal level.

At a political level, 刘晓波 supporters were hoping that the Nobel Prize publicity would help his release from jail. But as we have learnt since then, PRC has not bent to international pressure.

Haricot

the inner space said...

dear HBB,in HK there is big debate about freedom of press and freedom of speech,as Ming Pao 明報 employed a malaysian chinese to be shadow chief editor and put aside a local HK chinese senior journalist!


While an outspoken phone-in radio talk show host was dismissed without death verdict she was even prohibited from going back to her office to collect person belongings and say farewell to her team!

Last but not least HKTV was not granted a free TV license by CY leung govt claiming that was the 3rd party survey advisory and research study's recommendation. Then this italian advisory and research institute the 華裔 CEO came out to voiced that was not their recommendation,don't put the blame on them, and a month later she was requested to resign on her out accord !

Yes 劉曉波 may be a 殉道者!!! but in HK many more seemingly followed .......

Anonymous said...

SBB:

Here in Canada, freedom of press and freedom of speech are not necessarily one and the same thing. An employee of an organization (including those in the news media) may not speak freely against his/her employer's position or policy.

On the other hand, the same employee may speak out as a citzen on issues that do not concern his/her employer.

Haricot

the inner space said...

HBB, in HK the RTHK produces a lot of radio and TV programs criticizing the govt and the major officials the workers are called civil servants and enjoying similar benefits. They said it was the same in UK who has the famous BBC!

The late patriot master Mr. 徐四民 once spoken that RTHK 政治諷刺性節目《頭條新聞》 陰陽怪氣!

Certainly the govt provides huge budget to the media entities, does canada have any govt funded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