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April 15, 2014

搭飛機 苦與樂

搭飛機 苦與樂



嗜悲 自問搭飛機的次數不算多,若與有關行業業者比較相差很遠,但與一般愛旅行,和偶然到外地公幹的朋友們相比,嗜悲 約有十二年多,都算是 Frequent Flyer!(嗜悲註:已經轉工不用飛了!)


當然飛得多,就可憑著累積的飛行哩數,可以取得免費機票,或是用哩數升級到上一個 Level 的客艙,因為整年來說,會飛去不同地區,未能集中坐同一的航空公司,所以到一定時段就要檢討一吓。


下一次應坐那一航空公司,希望儲夠哩數換到免費機票,提供短程旅遊機會。也因為了哩數過期有 forfeiture 條款,甚至有兩次因為到期日近,而出到了去美加的免費長途機票,但這都不是意想不到的收穫,並今次想寫的內容。


坐飛機 4小時以上的幸苦得很,到澳紐要飛八至十多小時,去歐洲例如倫敦、法蘭克福、 巴黎 都要十小時以上。在未有穿越俄國的北極航線前,是要繞路巴林杜拜要飛多幾個小時。不過自從 俄國的路線開通後,航機便可以遲些起飛早點到達。


不過,如飛歐洲通常會在清晨抵達,若不提早一天飛,因為時差加上飛航時間關係,入到市區剛好是 office hour 上班時間,偶然還會直接先返 office 添,等到中午或甚至延後到收工,才 check in 酒店或 service apartment 服務式公寓 (去北美也有些班機類同不贅了)。


去美加的來回乘飛機路線分別很大,去時由西向東飛航,因為地球的天文現象,都利用在北半球的 jet stream 乘坐氣流的順風車。





回程就多用 Polar Route 由美加經北極俄國中國,飛返香港。




利用接近 Polar Route 經 俄國 由倫敦返香港




不過,搭飛機最難頂的經驗, 嗜悲 遇到過 。。。。。。on QF!


首選:
是次搭澳航到澳洲雪梨公幹,臨急 CX 國泰航機無機位,澳航則沒有商務艙,嗜悲 唯有要屈在經濟艙狹小空間八個多小時。更要命的是鄰座是位愛心爆棚的澳洲阿姨,她見 嗜悲 單身出門,和空姐們溝通不足,更是不懂說英語的樣子,她給予 嗜悲 無微不至的照顧,但總算有靜下來的時候。


但這才是最最最 。。。。最更加要命的時候:澳洲阿姨可能防有體臭,塗了大量廉價 cheap 牌香水,OMG 我的天呀!八個多小時的 torture,嗜悲 問空中服務員要了條濕毛巾蓋著鼻子,還要說謊 嗜悲 鼻子敏感容易乾燥,因為不想要落澳洲阿姨的面!



但也有最享受的經驗,嗜悲 encounted 。。。。。。。at CX!


首選:
這次由東京飛返香港,這次不是搭日航,咁巧合是搭國泰,被 upgraded 到頭等艙,只恨時間太短,只得三個多至四小時的享受,啲空姐都選年輕漂亮啲吧。


因為頭等艙的服務週全,連個晚餐都大啲而多選擇,兼且又分開來上菜,又有餐前的飲品小吃,開胃菜餐湯主菜多款,餐後的甜品和美酒,三個多小時還是很趕似的,吃完個晚餐已經差不多要降落,服務員收拾好,便已經要 buckle up 準備降落,沒有太多時間享受頭等艙的音影娛樂,只可以短暫把椅背放下來,試一試睡頭等客艙的滋味。


追加 。。。。。。。


最冇癮的經驗,話過之後絕對不再搭 。。。。。。。 TG!


首選:
事源在 新加坡 公幹中,突然曼谷分行爆大鑊,老闆拉埋 嗜悲 漏夜趕飛過去 Bangkok,果次真的是 Bend Cock 囉!


因為冇嗮機位,要由 Singapore subsidiary 的某董事出馬,卒之撲倒 泰航 TG 一個頭等艙一個經濟艙位子,唔使問阿貴一定是老闆坐頭等喇,嗜悲 屈坐經濟艙的衰位。


好吧! 短短個多兩個小時航程啫,when the seat belt sign went off 嗜悲 上前找老闆(女的),點知畀件高佬民裝 “蝕驕”,從後邊執起衫領把 嗜悲 成個人抽起,差點令 嗜悲 窒息斷氣!


嗜悲 女老闆知道後,當然用她的美國人身份,為 嗜悲 討回公道,經過解釋,據聞是有位皇家成員還是官員,剛巧坐在頭等艙云云,所以保安特別嚴密(點解唔包嗮成架飛機呀!?)。


雖然事後有信來給 嗜悲 和我老闆,道歉兼夾送 coupons(唔知老闆有冇用到),果次是 嗜悲 唯一一次搭泰航的了。


其他航空公司的 best and worsts encounter(s),有機會下次再談!!!





伸延閱覽:
Seat Guru official site


我的舊文:
搭飛機 選飛機







8 comments:

l.minor said...

真係坐飛機的樂與惱

新鮮人 said...

我是一般平民,
無論飛歐洲,美國,以至東南亞,
都只坐過你說那種很"衰"的經濟倉,
沒有機會坐過商務或頭等,
很可憐。

the inner space said...

Minor 兄:謝謝回應。

給您想提起了,下一篇再寫:搭飛機,一於 rock and roll !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這都是有工作需要時,有公司付費才得到 “升級”啫。

自費去旅遊探親,都是以安全為先低價為準,衰衰的坐經濟艙咋。

攞你命三千 said...

不如另文講下lounge?
你frequent flyer身份應該可以入到好多lounge~

the inner space said...

三千兄:對!乘搭商務客艙會被邀請到貴賓廳,不過愚弟脱離驛馬生涯,都已經超過十年矣!


若談當年有關 lounges 設施的資料,恐怕已經過時。只能談一些惨痛遭遇和瘀事倒也可以的,請給愚弟時間挖掘腦海記憶深處,寫成後有機會登出來,博兄姊們一笑吧!


想當年的 red carpet club 如今經已改名,canadian airlines merged with air canada 不過 maple leaf lounge 仍在 。。。。。。當年去得最多還是 cx 的 marcopolo club, 至于近年愚弟参加了 priority pass,入到啲 lounges 經已在新加坡的遊記談過了,兄台有暇可以點撃 熟食中心之旅blog 文 一讀。

攞你命三千 said...

已經去得好多喇, 小弟咁耐以來入過兩次lounge咁大把

the inner space said...

三千兄:雖然搭 business class 可以去 lounge 休息和吃點 snacks,不過上到飛機個 business class meal 都好豐富,點都唔會差過坐 ”大艙“,所以就算去 lounge 都是坐坐,不會多吃要留肚子。

另外個 lounge 離開登機閘口有多遠,也是要考慮之列。愚弟試過找到個 lounge 只剩下 15分鐘,就要行反方向,20分鐘多趕去登記閘口,最後決定是不入去了。

若要利用 lounge 的設施,需要早些多預時間出到機場,起碼有一個鐘頭的利用才合化算,這是一個 trade off!

當年因為有 marco polo 的 卡,就算搭 CX 的經濟艙,都可以入 lounge 休息吃 snacks,還有大量飲品選擇,所以去得最密。

如今改用 priority pass 就更加方便了,乘搭任何航空公司都可以用,因此 cheapie sPace 用到盡添,有機會談深入些。

多謝 三千兄 留言請多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