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Wednesday, July 24, 2013

續用食物幫助回憶

續用食物幫助回憶



嗜悲 年幼有幾年到外婆家寄宿,假日尤其是暑假,上午跟着外婆手牽手去街市買餸菜,小孩子的 嗜悲 逢人都叫早晨,路過燒臘店的一位刀手叔叔,若湊巧沒有客人做買賣時,就賞 小嗜悲 一片豬脷,或是一件砂籬篤的燒豬肉,給 小嗜悲 拿在手裡慢慢品嚐。


小嗜悲 視此一片鹹鹹的燒肉為天下美食,怎會一口就吃下肚子,當然喰完又喰,囵完又再囵,等到見燒豬肉無嗮味才捨得吞下,或索性唔覺意掉了,這是兒時的美味回憶!


前些時某假日路過一間燒味店,在玻璃後面見到刀手掛起幾闕,剛剛燒好的燒肉,有燒腩骨,燒腩仔,不同部位。嗜悲 頭愕愕在外面看着,刀手大哥就隔窗喊問有乜幫襯?喊話好靚的燒腩骨播 168呅斤,嫌貴就買燒腩仔喇,平啲 138呅斤啫,但 嗜悲 沒有回應。


嗜悲 臨想轉頭就走,適時一位女工捧着一盤燒肉出來,啊! 嗜悲 問這些是甚麽部位,答曰:不見天 。。。。。。怎麼沒有砂籬篤呢?不過,仔細看看也不差,肉檯前的刀手,已經不耐煩叫喊出來,燒肉 108呅一斤好抵食嘅。


但又仍然不忘繼續推銷貴價的燒腩骨,說不見天怎能和燒腩骨比呢?連燒腩仔都好食過不見天,講到啲不見天不堪可吃,須知買飯盒的火肉飯燒肉飯叉肉飯叉雞飯,都是給不見天或是砂籬篤部位,有幾可用貴價的燒腩骨來配飯盒呢?


見圖:不見天 燒肉


嗜悲 懶理他,指着一闕不見天說要一片約 2CM 厚度的,還戲謔刀手切不切到這麽薄,要考考他的刀功,刀手大哥當然不甘示弱,切了一片比 2CM 薄,約是 1.5CM 厚的不見天,上磅一秤曰:12両多啲,要八十五元問我要不要?


嗜悲 望望片不見天,那有 12両咁足秤呢?8両多一點最多是 10両吧!不過,買過燒肉的都知道,燒臘檯的刀手包呃秤,臨尾必定搭舊大豬骨湊足斤両,於是嗌道 ”好我要“。刀手問要不要斬?


嗜悲 答曰:幫我斬一刀成兩片就成!Before 刀手轉手交給女工做包裝前,刀手在砧板隨便斬了幾件豬骨頭搭尾,嗜悲說不用送介辣,也不用送豬骨嘞,刀手和女工兩個即時齊齊嗌出,豬骨好好食呀!又可以用來煲豬骨粥。


嗜悲 企硬一定不要豬骨頭啋你都傻,弄得刀手唯有說送件豬脷喇,唯懼怕 嗜悲 是政府的臥底,出來放蛇找他的麻煩。嗜悲 見有件豬脷就說不用包裝嘞,即時接到手上,像兒時跟外婆到街市買餸菜,一路行回家一路又喰又囵件豬脷,享受它的鹹鮮味,又是回憶起兒時往事!


買了回家的“不見天”,因為 嗜悲 喝着燒肉佬,聲言不要豬骨,所以沒有搭兩舊豬骨蹬夠秤,被呃了幾両秤的燒肉,就如圖下用近鏡拍攝:





論賣相論肉的 texture 質地,當然不及燒腩骨,甚至燒腩仔好吃,但起碼是無骨的燒肉,沒有給錢買一半肉一半骨,到吃時又要小心吃,恐怕斬燒肉骨時有細小 tiny 碎骨付在豬肉上,不幸吃時吞下喉嚨,啃在喉頭氣管道不是講笑!(但這不代表 嗜悲 不愛吃腩骨和腩仔,只是這一刻不想吃啫!)


當天的晚餐就是空口吃了兩大片的不見天,很有兒時鹹鹹的鹹鮮味道,不過真的很油膩,剛巧家中還有一包未吃完的”超芳醇“,多啃了兩片”超芳醇“後,又剛剛好解去喉頭的油膩感,不用煮飯嘞。(超芳醇夾油質的食物又是幾合適,嗜悲 多用來夾罐頭魚柳,加一些 黑胡椒粒 更加好味。)


講起吃燒臘,嗜悲 真的如頗多香港人愛吃,所以舊時在小學時作文:我的志願,嗜悲 想學人做刀手,但唔喺黑社會個啲,而是燒味店鋪個啲刀手,斬叉燒,斬油雞,斬燒肉,斬燒鵝,幾盞鬼,鐘意邊件就邊件,唔好意思跌左落砧板底!


哈哈哈!之後又有得食嘞,但 嗜悲 卻不嗜酒,玉冰燒不是我杯中之飲。





補充:
登文後有網友來郵,不見天是豬的那一個部位呢?

嗜悲 自己記得是前腿內側的一條肉。在上網查證:不見天,就是與前腿連接的“胳肢窩”的一块肉。




記憶回憶外婆:
人有相似
在一個無眠的晚上
阿婆拉孫
家常蝦仁豆腐
節瓜粉絲蝦米
番薯乾
麥芽糖



我的舊文:
用食物幫助回憶
我的志願
美食~回憶
Ratatouille (2007) 港譯: 五星級大鼠
超芳醇方飽




8 comments:

chiseenjai said...

現在流行懷念!

在下係面書都有LIKE "80s xxxx"不同朋友post 80年代產物,如cassette, 電子遊戲,等!

見到這篇又令我懷念,小時跟娘親去街市,買$5义燒就咁吔!

依家買燒肉,$100都買唔到兩條骨!-_-***

Ebenezer said...

你又令我想起我老豆,我細個時佢最鐘意買包燒味返屋企加餸,當然最緊要有生力啤啦^^

l.minor said...

燒肉我一般,我覺得有點肥,接受唔到

the inner space said...

慈善兄:最惱怒的是兩條骨差啲要成二百元,還要搭豬骨頭,顯然唔夠秤呃都出面!


懷舊想當年是吹水的好題目,5元有叉燒的交易,已經成絕影,E+恐怕 10元都沒有,起碼 20元開始的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陪老豆嘆燒味飲啤酒,要等晞晞賢侄大啲,至可以陪你嚕!

the inner space said...

Minor 兄:燒腩骨和燒腩仔是肥肉夾瘦肉,是比較好吃但肥膩啃喉。所以,我近年已經改吃砂籬篤,今次買到的不見天,都是極少肥肉。

而且我一向沒有吃脆皮習慣,我吃時先去皮和肥肉,只吃瘦肉的鹹鮮味感覺良好,再用超芳醇解解膩就成了!

Haricot 微豆 said...

SBB:

以前先父最喜歡去中環楚記買燒味,我讀中學時常往庸記吃三宝飯,現在加京懷舊,口水直流!!

the inner space said...

HBB,鏞記還在可以隨時返來吃三寶飯。

近日與家父都有閒話家常談起,他有提過楚記的燒臘很出名,原本是在興隆街近皇后大道中一面的大排檔,如今入了鋪。

講開,家父又說在興隆街另一面街口,有三檔大排檔很有名,現在都不見了。 德輔道中電車路,面向興隆街有間“特別酒家”,他們做的乾炒牛河,在當年也很出名。

如今的興隆街連兩邊幾條街道,經已被 中環中心 佔據,更慘被切斷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