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uesday, August 14, 2012

是否真實故事?

是否真實故事?



因為我寫了篇網誌,師兄電郵了一個故事給我 。。。。


【電郵】一位中國留學生的故事
歐洲某些國家的公共交通系統的售票處是自助的,也就是你想到哪個地方,根據目的地自行買票,沒有檢票員,甚至連隨機性的抽查都非常少。

一位中國留學生發現了這個管理上的漏洞,或者說以他的思維方式看來是漏洞。他很樂意不用買票而坐車到處溜躂,在留學的幾年期間,他一共因逃票被抓了三次。

他畢業後,試圖在當地尋找工作。他向許多跨國大公司投了自己的資料,因為他知道這些公司都在積極地開發亞太市場,可都被拒絕了,一次次的失敗,使他憤怒。

他認為一定是這些公司有種族歧視的傾向,排斥中國人。最後一次,他衝進了人力資源部經理的辦公室,要求經理對於不予錄用他給出一個合理的理由。

下面的一段對話很令人玩味。

「先生,我們並不是歧視你,相反,我們很重視你。因為我們公司一直在開發中國市場,我們需要一些優秀的本土人才來協助我們完成這個工作,所以你一來求職的 時候,我們對你的教育背景和學術水平很感興趣,老實說,從工作能力上,你就是我們所要找的人。」

「那為什麼不收天下英才為貴公司所用?」

「因為我們查了你的信用記錄,發現你有三次乘公車逃票被處罰的記錄。」

「我不否認這個。但為了這點小事,你們就放棄了一個多次在學報上發表過論文的人才?」

「小事?我們並不認為這是小事。我們注意到,第一次逃票是在你來我們國家後的第一個星期,檢查人員相信了你的解釋,因為你說自己還不熟悉自助售票系統,只是給你補了票。但在這之後,你又兩次逃票。」

「那時剛好我口袋中沒有零錢。」

「不、不,先生。我不同意你這種解釋,你在懷疑我的智商。我相信在被查獲前,你可能有數百次逃票的經歷。」

「那也罪不至死吧?幹嗎那麼認真?以後改還不行?」

「不、不,先生。此事證明了兩點:


一、你不尊重規則,不僅如此,你擅於發現規則中的漏洞並惡意使用;

二、你不值得信任,而我們公司的許多工作的進行是必須依靠信任進行的,因為如果你負責了某個地區的市場開發,公司將賦予你許多職權。為了節約成本,我們沒有辦法設置複雜的監督機構,正如我們的公共交通系統一樣。所以我們沒有辦法僱傭你,可以確切地說,在這個國家甚至整個歐盟,你可能找不到僱傭你的公司,因為沒人會冒這個險的。」

這位仁兄在心中暗罵多聲「打倒帝國主義」之後,決定回國發展。由於有著海歸派的金字招牌,他成為某個大學的副教授,並有望於最近被提升為教授。



因為來源是電郵,我沒有跟進出自何處,不過覺得基於國情不同,因此這位留學生,在回國後被捧為海歸派,並且可以扶搖直上,一點也不奇怪!


國人一向有潛在基因,『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沒有這些小技巧,是沒法生存的,七十年代香港成立了廉政公署,而國內正是文化大革命後期,到了八十年代香港經已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在中國鄧伯伯提倡改革開放,全國百廢待興。


麥齊光 當年買屋,照他所說是二十多年前,即是約八十年代,廉政公署是一九七四年成立的,不過政府為了安撫公務員,釋出了租屋津貼,卻被聰明的麥氏和曾氏,找到了其中條文破綻,互相合作鑽空子,把業權經過POA授權書,得到租金津貼,由政府代為供樓。可惜 麥氏 一早卻不承認,而是想利用謊言掩蓋,最後傳媒示出文件證據,最後辭職收場。


新任替補 麥齊光 任發展局局長的 陳茂波,陳氏夫婦的投資物業,涉嫌間成劏房賺取更高租金回報,並且把出售單位的價值分為搬遷補償和樓宇買賣金額,巧取減低繳付稅務安排,但是註冊公司利用多層海外註冊公司控股,最終控制權難於查證。陳茂波 先是否認其事,被傳媒踢爆講大話,就選擇午夜發出聲明,需要承認終須要認,陳氏又趁神九航天員訪港前的一刻,再出來說板間房不是劏房,第二天的報章版面,盡都被神九航天員霸佔了,陳茂波的《劏房門》沒得上頭版。


梁振英 在上任前一刻,爆出山頂豪宅兩單位涉嫌僭建六大項,梁振英 照例出來否認,到傳媒憑政府按高空照片,踢爆僭建物是購入後才出現,鬧出測量師的專業是有差別美談,想利用謊言來冚謊言,出現誠信危機,在辯無可辯下,照樣先宣誓成為特首,一直採用拖字訣,說在適當時候會回應,可惜久久都未有適當時候,哈哈哈!


正如我常拿出來跟朋友在 happy hours 時段吹水,中外國情不同,外國(包括香港)的交通指示牌,只會寫“No U-Turn” 不准掉頭,但國內的交通指示牌寫著“可以掉頭”,雖然都只是傳說,但這等小故事,充分表達了國情不同,再者我也不知道是否真的!


麥齊光 退休後,再出來當官,結果拖累了好友 曾景文,還有兩人的妻子共四人,麥齊光矢口否認是違法的,沒有騙取租金津貼。如今廉署和律政司,卻正式落案起訴,留待法庭定奪吧!


陳茂波 和 梁振英 兩人,利用時間利用拖字訣,而且有消息傳出中央認為兩人“罪不至死”,故此兩人希望利用時間換取空間。還有,陳茂波 掌管發展局,轄下的一個部門就是專門處理屋宇劏房和僭建的事宜,有沒有秉公辦理,急市民所急趕快處理,局外人亦很難判斷。


上文故事中寫出外國公司在聘用時的審核,留學生利用“罪不至死”來抗辯,得到的回應是:


一、你不尊重規則,不僅如此,你擅於發現規則中的漏洞並惡意使用;

二、你不值得信任,而我們公司的許多工作的進行是必須依靠信任進行的,因為如果你負責了某個地區的市場開發,公司將賦予你許多職權。為了節約成本,我們沒有辦法設置複雜的監督機構,正如我們的公共交通系統一樣。所以我們沒有辦法僱傭你,可以確切地說,在這個國家甚至整個歐盟,你可能找不到僱傭你的公司,因為沒人會冒這個險的。



Anyway,我都不知道是否真實故事,到此為止,謝謝你的閱讀!


後記:

網友 苦瓜 bittermelon 在《信報》撰文:為甚麼要當會計師?

其中點出了當會計師應有的良好品格至關重要性

【苦瓜兄】要成為會計師,各會計專業團體均要求申請人具備良好的品格,而且會計師都要嚴格遵守所屬團體的行為準則。

不單如此,各團體均有一套懲處機制,例如香港會計師公會,倘若有會計師德行有虧,即使所犯之事與會計工作無關,輕則受到公開譴責,重則停牌兼罰款。

「香港會計師」其實是一個金漆招牌,由前輩高賢辛苦建立,到了現在由我們來維持。換一個角度看,這個金漆招牌就是一個「層層疊(Jenga)」,每一塊木條就代表著我們一員。當其中一塊因利誘而被抽出,層層疊未必一定會倒塌,但當愈來愈多的木塊被抽走,整個層層疊就變得岌岌可危。



如今 陳茂波 就《劏房門》及《避稅門》事件,陳氏被傳媒踢爆利用謊話冚謊話。照 苦瓜兄之文章,現時的證據經已符合:『會計師德行有虧,即使所犯之事與會計工作無關,輕則受到公開譴責,重則停牌兼罰款。』


香港會計師公會的《德行小組》,竟然未見有任何行動,陳茂波 是否不屬《香港會計師公會》,還是早在當官時,就退會不再是註冊會計師呢?所以《香港會計師公會》遲遲未能採取行動,予以譴責停牌兼罰款 or 《香港會計師工會》欺善怕惡?



網友好文:
為甚麼要當會計師? 苦中作樂




我的舊文:
想像 麥齊光 心情



4 comments:

laulong said...

若故事是真的,東西文化真的不同。中國,或者說古代都是用人惟才,不拘小節,甚至道德有點虧都可以,跟西方真不同啊!

the inner space said...

劉朗兄:可見就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也就是很多人討論的所謂:《中國模式》!

Haricot 微豆 said...

I would rather live in a country where drivers would stop at a red traffic-light instead of ignoring it and running me over.

the inner space said...

Dear HBB welcome back from the Greece Islands, and thank you for visiting my blog!

Indeed, there are big conceptual difference(s),about observing traffic signal(s) by drivers within these two cou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