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May 04, 2012

五月三日的流會

五月三日的流會



今天又是五四,九十三年前的 1919年5月4日在北京、發生以青年學生為主的學生運動,以及包括廣大群眾、市民、工商人士等中下階層廣泛參與的一次示威遊行、請願、罷課、罷工、暴力對抗政府等多形式的愛國運動,是中華民族的醒覺,「外爭主權,內除國賊。」


言歸正轉,嗜悲曾經寫過:『我當年不支持公民黨和社民連,以辭職補選來攪公投,卻不代表我同意放棄,日後一旦有立法會議席出缺,將安排擁有最大餘額名單的候選人填補這些空缺,屆時無須舉行補選。』


經去年 林公公 還未升職至 政務司司長前,以舊身份: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蠻幹推消,未經諮詢就遞上立法會,企圖以佔多數的建制派議員,強行立法不果。逼於無奈,最後抽起,不敢強行立法。


林公公唯有向全港市民作出諮詢,經約一年後的今月,把修訂後的“出缺替補機制”,交給其繼任者: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 譚志源,再推上立法會議程,企圖利用立法會優勢,再次立法。


【有線新聞】立法會原定早上復會,審議替補機制草案,但因為出席議員人數不足而流會。建制派議員譴責泛民全體缺席,導致流會;但建制派亦有十名議員缺席。

會議開始時只有十多人出席,大部分為民建聯議員,還有工聯會黃國健和潘珮璆,表明在審議階段離場抗議的泛民無一出席,陳偉業隨即要求點算人數。

大會開始鳴鐘,建制派議員陸逐返回會議廳。但十分鐘後仍不足法定人數三十人,主席曾鈺成亦不禁打電話;而黃毓民和陳偉業一直站在會議廳外。十五分鐘過去,最終連同主席,只有二十七人出席,主席宣布休會。

三十七名建制派議員中有十人缺席。其中陳茂波到電台做節目;詹培忠稱一早預料流會;梁家騮指醫院有事;林大輝表示司機因西鐵事故遲接載他;工聯會王國興則指被困西鐵一小時多;劉皇發亦稱因交通擠塞遲到;而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表示太疲勞。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對流會表示失望。
有新聞片段收看(一) 有新聞片段收看(二)


五月三日在立法會中,擁有 37 對 23,絕對優勢的建制派議員們,竟然今次不能齊心,力挺特區政府立法,最後只得 27名建制派議員列席,終於被只屬少數 27為泛民議員,而且一直正在內訌中的泛民議員,互相攻奸中的泛民主派議員,暫時摒棄分歧,再一次齊心一起缺席立法會會議,把這個剝奪市民權利的不公平“出缺替補機制”法例,暫時拖延多一個星期,容後再續。


【星島日報】 立法會早上繼續審議,議員出缺安排的修訂條例草案,但由於出席議員人數不足一半而流會。原定今早辯論的議席出缺安排條例草案,押後至下星期三。

立法會秘書處表示,9時15分立會內有27名議員,較30名法定人數仍欠3人,而導致流會。

缺席的建制派包括霍震霆、王國興、陳茂波、林大輝、梁家騮、石禮謙、詹培忠、謝偉俊、葉劉淑儀,作為行政會議成員的劉皇發,都無出席。而提出過千項修訂的人民力量黃毓民和陳偉業,在會議開始時只站會議廳門外,而沒開會。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對流會感失望。曾鈺成表示,議員有不同理由,故意或無意缺席會議,他相信社會及公眾不願見到流會,而流會亦不應發生。

曾鈺成表示,只欠3位議員就夠法定人數開會,流會責任在於不出席議員身上。他呼籲不同黨派議員平心靜氣,任何事情有不同政見和立場,應通過議事堂辯論及參與投票來解決。

曾鈺成表示,會與所有議員及秘書處研究,如何避免影響立法會餘下的職責,至於尚未處理的會議議程,會留待下星期的大會繼續進行。他表示,若要加開特別會議,會有難度,因需要有14天的通知期,只在很特別情況下才考慮豁免通知期。

曾鈺成表示,立會尚有多個會期,剩下的草案的有多大的迫切性,應由政府考慮哪一條優先,還是決定撤回。

政制及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對立法會流會表示失望,他指出,沒有出席的議員要負上責任。

譚志源表示,流會的責任一定在沒有出席會議的眾多名議員身上,他指無論什麼黨派,都應該知道今早9時要到議事堂開會,如果對任何事情有不同政見、不同立場,亦應通過在議事堂的辯論,參與投票,來決定事情通過或是不通過,所以他對立法會昨日用了較長時間才可以進行二讀的表決,以及今早流會都表示非常失望。

對於流會,工黨議員何秀蘭指出,流會責任在於建制派議員,泛民會繼續用和平、非暴力方法阻止惡法通過。這是唯一可以用的方法,並重申反對這條法案。

人民力量黃毓民表示,原本預算最少要開會15日,他和陳偉業每人輪流講15分鐘,但不幸今早一開會已經流會。據他所知,有7至8個建制派議員沒有出席,相信即使早上不流會,下午都會流會。由於已經通過二讀,下星期三應繼續開會,因責任已在立法會,不是政府,他會繼續馬拉松式發言。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劉江華則指責,流會責任在於泛民。市民選他們入議會,是希望他們堅守崗位,開會審議法例,這兩天如繼續流會,是辜負市民期望。如果情況再惡化,有可能每星期都流會,所有法案都上不到台,包括架構重組,新政府成立等,這是最壞情況。他建議下星期應召開緊急議事規則小組商討。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則反駁,流會不是一兩人能做成,建制派在議會佔絕大多數,只要他們盡責,就不會流會,但他們不盡責,反而怪責泛民。因為泛民早已預告反對二讀後,會抗議離場。今次顯然是建制派都不認為草案對市民很重要,所以他們沒有準時回來,是他們疏忽不能怪責他人。

吳靄儀建議,遞補機制明顯無逼切性,政府大可撤回,改為先提交較逼切的草案給立法會審議。



建制派齊齊發惡,卻絕口不敢提自己人不夠齊心,並諉過於一直反對立法,及早已明確聲明杯葛開會的泛民主派。又要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不准弱勢政黨利用拉布戰術表態反對,拖延多數派強行立法。其實拉布戰術,在外國民主議會常見,是要保障讓弱勢可以發聲,特區建制派議員其實是政治不成熟。


當然也有陰謀論說是建制派,有秩序的遲到缺席,讓看似泛民得逞,其實還有後著!我等凡夫俗子蟻民,當然看不出底細,唯有擔定凳子,看戲吧!反正,只要甘順民,應該可以在香港,過埋下半世呱!




補記:
民主黨的已故黨鞭 司徒華先生,因為不支持五區公投,和公民黨社民連交惡。及後民主黨又支持政改方案,聯同特區政府,成功爭取區議會成為功能組別,得到五個新的超級區議會立法會議席。


民主黨寧願與其他泛民主派割席,被形容為建制派成功分裂泛民主派的功績。這真是親者痛仇者快,並令到一向支持泛民的香港市民不禁搖頭惋惜,也成功分化了泛民主派的支持者。


希望今次可以成為契機,再令到各泛民主派及及其支持者,能再團結一起,在九月的立法會新一屆選舉中,可以接受鄭宇碩為首作出的協調,不要再自己人打自己人,而讓建制派再次值着鷸蚌相爭,而可以漁人得利!



後記:週五 2012-05-04
拉布策略建制束手特首留港北京關切/文﹕李先知
【明報專訊】 人民力量黃毓民和陳偉業策動的逾千項修訂拉布策略,政治威力相當巨大,昨日終令立法會不夠法定人數流會,餘下會期買少見少,現屆政府幾條重要法案和候任政府的架構改動議案都蒙上不明朗陰影。建制派對拉布束手無策,只能被動捱打,這情況已引起北京當局高度關注,而特首曾蔭權也即時宣布取消本月外訪日本的計劃,留港處理這場政治危機。

建制派有37名議員,扣除一人當主席仍有36名,泛民只有23名議員,在表決數人頭時,建制派佔絕對優勢,而且議員提案有許多限制,例如若涉及政府政策或公共開支,需要得到主席批准,並要經分組點票通過。在這許多限制下,人民力量設計的拉布仍能發揮作用,主要在於利用了提案數目不受限制的空間,提出逾千項純技術性的修訂,目的不在於讓提案通過,而是利用每個提案都有發言時段及響鈴提醒表決時間,逾千項提案全數被否決就要消耗3至4天的時間,建制派議員若要護航,就必須湊夠30人留在議會內,確保會議不流會,然後逐項否決提案,泛民則只需有一至二人留守發言,這場體力消耗戰是泛民佔絕對上風。

拉布策略令政府和建制派議員頭痛不已,還在於它出現的時間在今屆會期末段,距離改選只有幾個月,但積壓的法案有多條,若7月休會前不能完成,就會因為換屆而失效,來屆要重新開始,如果在今年初或去年出現,政治壓力會小得多。最關鍵的一點是,建制派如果建議修改議事規則,限制提案數目,由於是議員提案,需要分組點票,在直選組別泛民人數佔多,不可能獲得通過,政府想幫手也難,因為立法會議事規則的修訂是立法機關的權力,行政機關很難插手。換言之,建制派雖然總人數佔多,但若沒有一定數量泛民議員配合,是無法修改議事規則阻止人民力量策動攻擊的。

在政治計算方面,人民力量也陷於不敗之地,它的主要支持者是較激進的泛民選民,這些人可能只佔選民總數一成,但在多議席單票的選舉制度下,已足夠令人民力量每區取得一個議席,人民力量用拉布使議會癱瘓,政府可能被迫放棄一些不受激進泛民歡迎的法案,就算多數選民不喜歡,只會令人民力量在選舉中拿到更多選票。

說得誇張一點,人民力量的拉布戰略,在現行的畸形政治制度下是無懈可擊的,西方民主社會不會經常出現這類有破壞無建設的極端措施,是因為策動者會被主流選民懲罰,但香港的政治制度非但不會懲罰激進行徑,反而有獎勵,這是建制派束手無策的根本原因,除了不眠不休地打體力消耗戰,根本沒有其他方法。

可是,現時已是換屆前夕,隨着梁振英當選特首,多數建制派議員支持的唐英年落選,建制派正在進行一次痛苦的洗牌再組合,夕陽特首曾蔭權及其官員的政治影響力正迅速減弱,但候任特首及其班子在現屆立法會內卻又毫無角色,在這個政治空窗期內,誰能緊密維繫37名建制派議員去打連場的體力消耗戰呢?北京當局已經看到,曾班子必須悉力以赴,梁班子和中聯辦也要幕後發功,為建制派議員提供足夠的政治動力,挺到會期結束。



後後記:5月11日晚上立法會再人數不足宣佈流會(新聞片段
【有線電視】立法會原定晚上繼續審議替補機制草案,但法定人數不足而要流會,是繼上星期四後第二次流會。除泛民議員沒有出席,有九名建制派議員都缺席,會議於下星期三繼續。

完成內委會和財委會後,立法會晚上復會,兩日內第二十二次鳴鐘,一直未夠法定人數三十人,黃毓民和陳偉業則在會議廳的門口徘徊,連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都親自請陳偉業返回會議廳。

響鐘十五分鐘,最終連同主席,只有二十八人出席。一早預告晚上是流會高峰期,三十七名建制派議員中有九人缺席,譚志源對流會感到可惜。

候任特首辦主管羅范椒芬亦有到立法會,指是來黎慰問議員。上星期四,同樣因為法定人數不足而要流會。

黃毓民表示,如果選民不同意他們的做法,可藉選票懲罰他們(包含新聞片段)



另外 李怡 發表了文章:拉布戰慘烈主流泛民不能袖手旁觀
【李怡】立法會拉布戰之慘烈有如絕食。絕食以飢餓作抗爭,拉布則以疲累作對抗,說白了都是自殘手段,尤其拉布輪流發言的只是三個人。

《基本法》26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這是香港人最基本的政治權利。替補機制雖經過一再修訂,但仍然是剝奪了香港人部份的被選舉權,也剝奪了議員以辭職再參選這種訴諸市民去表達意見的權利,而這種訴諸民意的方式是文明國家有先例的。因此,維護市民權利的議員,不管政府已作怎樣的讓步和修訂,牽涉到市民基本權利的事,必須寸步不讓。

立法會前天開始,為審議替補機制展開了壯烈的拉布戰。余若薇提出的休會待續議案被建制派否決,政府為防流會而對建制派作總動員、連被稱為「議會大懶蟲」的幾個建制派也乖乖去開會,人們會問:究竟是甚麼了不得的法案,必須在這個立法會所餘時間不多、兼有許多重要民生議案待通過的情形下,要讓這個無逼切性的議案硬闖立法會?更何況有議員早就揚言會以拉布伺候?

這問題實際上已有悲慘的答案:不就是中聯辦的無形之手的操控嗎?「公投」是中共的大忌,儘管是「變相」。這一屆政府出現的「公投」必須在這一屆把它收拾掉。這是中共的命令,政府和建制派不敢不從。於是一向缺席率高的建制派都要來開會了。

不以人廢言,不以人廢事,這是從政議政的基本道德。過去泛民除了在議會發聲、投反對票棄權票之外,只有發動遊行這一招。在現有的憲政規則之下,有人提出五區變相公投這一招,若當時泛民能全體以赴,會造成多大壓力?但主流泛民為了怕失去「道德高地」而拒絕參與。

政改接受中共招安,作出不恰當的妥協,也是為了保住地位。特首選舉,明明中聯辦全力明撐梁振英,泛民卻不願對着幹集體挺唐英年,只為了一黨之私不想影響對九月立會選情。現在,人民力量想出按議事規則癱瘓立法會通過惡法這一絕招,泛民眾人竟忍心看着黃陳梁三人疲累不堪地硬挺着發言拉布,而沒有一個人參與施加援手嗎?

在立法會扭曲的組成下,在中聯辦幕後操縱建制派意向的擺佈下,拉布是唯一能阻止損害市民權利的惡法通過的絕招。它可力阻剝奪市民參選權的惡法,可力阻網絡23條,也可力阻不諮詢民意擴大政府架構、準備引進大批紅背景人士的新特首改組方案。這幾乎是守護我們權利的最後王牌。

縱使我們不同意黃陳梁三議員過去的某些行為,卻不能不為他們的拉布喝采,不能不為他們的不眠不休感動。以三人之力,螳臂當車力抗中聯辦、政府、建制派聯成一氣的怪獸。

強權正溫水煮蛙地步步侵蝕香港自由法治和市民權利,拉布戰是在體制內合法對抗強權的最後手段,有良心的主流泛民不要袖手啊。



後後後記:六月一日經過否決了一千多條修訂,立法會繼續進行三讀的程序。

替補草案千多項修訂全數否決
【有線新聞】《替補機制草案》的千多項修訂終於全數表決,進入最後三讀審議階段。今次「拉布」,打破立法會審議草案時間最長的紀錄。

會議上,人民力量的黃毓民動議表決最後一條議案,其他建制派議員一同站起來。最後以1票贊成、32票反對,與其他千多項修訂一樣被否決。

議案隨即進入三讀階段,建制派議員發言,要求發動「拉布」的人民力量向市民道歉。

雖然未知《替補機制草案》何時最後表決,但已經打破草案在大會審議時間最長的紀錄。由五月初恢復二讀辯論起計,單是委員會審議階段,已使用逾一百小時,當中超過一半時間、即五十五小時多,用於一千三百多項修訂的逐項。

表決上,經歷三次大會、共八個工作天。而主席因為在席議員人數不足,曾經鳴鐘五十八次,其中一次在鳴鐘後,因人數仍不足而須流會。(看片


拉布戰揭露出建制派的議員,尤其是功能組別的議員,出席立法會的會議出席率偏低,發言率嚴重的不足,只是在投票表決時做橡皮圖章。


替補機制條例三讀通過
【有線新聞】備受爭議的《替補機制條例草案》,晚上終於在立法會三讀通過。建制派議員眼見不多泛民議員在場,隨即取消發言,並且通過三讀表決,整個過程不足一小時。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譚志源形容,是戲劇性的發展。

立法會晚上八時復會,兩次因出席議員不足而鳴鐘點算人數,建制派議員隨後陸續回來。在第二次響鐘完畢時,多位建制派議員突然取消發言。

由於再無議員發言,主席曾鈺成立即三讀表決,不記名下最終通過。

有建制派議員批評泛民不出席,欲製造流會,決定取消發言。而譚志源指發展具戲劇性,他其後逐一介紹這五周有份參與的政府官員,又指不希望再見到「拉布」,以及運用《替補機制條例》的機會。

根據新通過的法例,立法會任何議席出現空缺,會繼續由補選填補。倘若議員自願辭職,他在隨後的六個月內都不可參與立法會的補選,而此項限制不適用於換屆選舉。 (看片


泛民依然杯葛,剩下建制派議員在會議廳,竟然又發生不夠人數,差點變成流會,最後響鐘湊夠人數,在不記名投票情況下,三讀通過了議案,


這條剝奪市民參選權和被選權的“出缺安排”在橡皮圖章護送成為事實。



伸延閱覽:
立會審議替補機制會議流會 有線新聞網
遞補機制審議流會官員相互責難 雅虎新聞網
遞補機制草案二讀議員拉布 有線新聞網
5月11日晚上立法會再人數不足宣佈流會 有線新聞網
李怡:拉布戰慘烈 香港雜評
黃毓民指選民可藉選票懲罰他們 有線新聞網
替補草案千多項修訂全數否決 有線新聞網
替補機制條例三讀通過 有線新聞網


我的舊文:
Legco Resign at WILL
你知道嗎?
打爛沙盤問到篤!
內耗頻繁







2 comments:

Haricot 微豆 said...

>> .... 其實拉布戰術,在外國民主議會常見,是要保障讓弱勢可以發聲

You are right. Here in Canada, filibuster does happen from time to time.

Ref: 冗長辯論(英文:Filibuster,又稱冗長演說或拉布):

http://zh.wikipedia.org/zh-hk/%E5%86%97%E9%95%B7%E8%BE%AF%E8%AB%96

the inner space said...

Most Ignorant citizens of HK see Filibuster 冗長辯論 as 浪費公帑,民間開始撕裂,有利建制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