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Monday, June 29, 2015

聖公會牧師也來論貓貓

聖公會牧師也來論貓貓



正當 “政改” 在 6月 17日週三提交 立法會,本來預計於 18 或 19 日將進行表決的前夕,作為宗教領袖的 聖公會 兩位重要重量級人物,開了金口 。。。。。。!!!


聖公會港澳教區教省秘書長 管浩鳴 在某電台節目中 談論中港﹕貓乖毋須困籠 。。。。。。


圖片來源:雷霆881 在這晴朗的一天出發


【明報專訊】身兼團結香港基金顧問的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昨日在電台節目以「主人與貓」論中港關係。

說很多人都跟他說貓會抓爛家俬,但他在與貓相處時,發現「牠很乖,我便給牠很大的空間,毋須關牠在籠中」。他認為《基本法》原冀用 50年時間拉近內地與香港,但回歸至今雙方似乎愈見南轅北轍,認為港人若想有另一個 50年一國兩制,需要表現得令中央政府放心一點。

早前 2500多名基督徒聯署「反對假普選堅拒政治謊言」,發起聯署之一的牧師劉志雄認為,港人反對政改方案是基於對是非黑白的執著。他說《聖經》指出人是按神的形象被創造,討論政改時,人不應被矮化、不應需要搖尾乞憐才能得到自由和空間。

劉志雄﹕普選應得人不應被矮化
劉認為普選是中央對港人的莊嚴承諾,港人只是要求應得的普選,雙方不存在「主人與貓」的關係。他指目前聯署人數已增至 2700多人,發起人會在立法會表決政改方案前,將聯署交予立法會議員,表達參與聯署基督徒的立場和看法。

管﹕中央放心 才再有 50年不變
管浩鳴昨日接受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訪問,說不少人擔心 2017年香港情况,但他反而擔心 2047年的下一代,「為什麼?因為老實說一句,我們始終要面對《基本法》的規定,50年不變,但 50年之後如何?」

管指出,港人以往對中國內地有不少不太習慣的地方,原冀用 50年時間看有否辦法令雙方在政治環境、經濟方面拉近,但至今「見到的似乎是愈來愈南轅北轍」。

稱抗爭得惡果 港人需反省
他說對此感擔心,認為港人若想有「另一個 50年」,便需要表現得令中央政府放心一點。

管指內地與香港分開已久,未必互相理解,若港人感到與內地有差距,「那我們可怎樣表現得文明點、理性點去做?」他認為港人在政改問題上用了太激烈的方法表達意見,造成現在的結果,需要反省。

陳祖為﹕不信 2047後變一國一制
對於管浩鳴擔心中央在 2047年會對香港恢復「一國一制」,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覺得這是極端的想法。陳指出,本港的經濟和法治等模式都與內地不同,不相信 2047年香港會轉用內地體制。他回應管牧師的港人反省論,指香港和中央都要反思,雙方在一國兩制上的表現是否都有地方過了火位。



原來這位 管浩鳴牧師 除了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還有一個錦上添花的身份,身兼 董建華 牽頭設立的 團結香港基金會(英文:Our Hong Kong Foundation)顧問。


基金會的主旨:透過集結各地精英,為特區政府、公共服務機構及市民提供公共政策分析及建議。基金會將每星期舉行會議,希望研究如何令香港回復和諧,以及維持北京與香港的良好關係。


圖片來源:Google 圖片搜尋


各位養慣貓貓的 愛貓人士,應當知道貓兒的習性,貓兒要磨爪因為是會不停不斷生長,又因為被養在家中沒有樹木可供磨爪,於是木製的家俬就是最近似的代用品,變成習慣抓木家俬,甚至昂貴的真皮梳發。


愛貓人士遇到這樣事情,懂得購買一個 “貓抓” 的柱形代用品,給貓兒用來磨爪兼做做運動,是使用一個疏導的方法來應付貓兒抓木家俬,而不是用一個圍堵的方式,用籠子關著貓兒在籠裡的 圍堵式 “死方法”。


況且,將 中港的關係 = 主人與貓關係,管浩鳴牧師 說教 implies WHAT??? 教港人如同貓兒在討吃時,纏著主人兩腿之間,不斷斯磨纏繞斯磨纏繞,咪咪地叫去乞求嗎?!


記起聖公會的 鄺廣傑主教榮休後,接手的是 鄺保羅主教,但這位 鄺主教 the second 曾經在 2014年 71遊行後發表了意見。當天遊行後,因有團體實驗試演 “佔中” 坐在遮打道上,逾 500人被捕並送往黃竹坑警校長達十多小時,有被羈留人仕投訴缺乏食水和食物,又指警方不讓上廁所。聖公會大主教 鄺主教 the second 於講道時發表了鑄名的:「不如叫佢帶埋菲傭去囉!」


之後,主教被各界批評得體無完膚,鄺主教 the second 開始閉嘴,所有對外發言皆交由 秘書長 管浩鳴牧師代行,才有今次 管浩鳴牧師:論 主人與貓!!!


此外,聖公會這還不夠撐政改,連退休多年的榮休大主教,《新華社》也趁時機,訪問了前基本法起草委員,聖公會港澳教區的 鄺廣傑榮休大主教。(回歸前叫教區之後才改叫教省)


讓各位先讀讀《新華社》訪問 鄺廣傑主教的新聞稿:


簡體版

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邝广杰 香港社会要相互尊重共同承担


【新华网香港】 “大家坐在一起,有共同目标和承担,为香港做基本法,希望做到最好。”

香港圣公会荣休大主教邝广杰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讲述了当年担任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的难忘往事。

成立于 1985年的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由 59人组成,代表宗教界的邝广杰是 23名香港委员中的一员。回想起第一次与内地委员碰面,邝广杰说,内地委员都是有学识、有水平的专业人士,非等闲之辈,而且个个谦恭有礼,虚心聆听香港草委的想法,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对于当时基本法起草委员之间以及草委和香港各界之间的互动,邝广杰仍记忆犹新。他告诉记者,当时草委是分成若干个专题小组开会的,与他同组的有刘皇发、觉光法师等人。

邝广杰参与了两个组别的会议,包括居民权利与义务组和文化教育宗教组,其中一个议题是界定什么人是“香港永久性居民”。最后小组根据中英联合声明,让移民海外的港人也能保留香港永久性居民的身份,可见基本法对港人的宽松。

除了参加起草委员会会议,当时香港草委还要到香港各区收集各界人士的意见和解答问题,而起草委员会特别重视聆听香港各界意见的环节。

“我们不觉得我们是最后有意见的人,我们是中间人,问了香港人再反映给中央。”邝广杰说,他们完全是为了服务港人,做好基本法。

访问进行期间,邝广杰将一本基本法放在手边。他笑言,是因为怕被记者抽问,以前基本法的内容全都在脑子里,但现在年纪大了,记不了那么多。

转眼过去 20多年,年近八旬的邝广杰认为,自基本法 1990年颁布以来,中央政府帮助基本法在港落实不遗余力。

“中央已经尽力避免,不去干预香港事务,给香港很大自由度。高度自治相当成功,这也是香港人多年来的一种愿望。”

他说,作为基本法草委的这段独特经历,帮助他加深对国家的认识和了解,也更深刻体会中央对香港的重视和宽容。在经济发展方面,中央政府一直给予香港大量支持,维持社会安定繁荣;就宗教而言,港人的信仰自由和权利也没有减少。

基本法保障了香港回归祖国后港人生活方式不变,但港人往往把焦点放在 “一国两制”中的 “两制” 之上,忽略了 “一国” 的重要性。

邝广杰说,大家很多时候讲 “两制”、讲权利,少提义务、少提 “一国”,但这不代表 “一国” 不存在。“基本法很宽松,香港自由度很高。因为自由度高就被人强调了 ‘两制’,不记得 ‘一国’,以为 ‘两制’ 可以凌驾于 ‘一国’。”

谈到现在围绕香港政制发展的争论,邝广杰认为,争论是源于现今社会跟过去的处事方法不同。以起草委员会为例,大家来自不同界别,各有不同意见,但可以互相接纳,尽量配合各方利益,因为大家抱持同一目标,就是为香港好。

反之,现在的人一开始就摆明界限,“你是黑的,我是白的”,难以正常地进行讨论。虽然当年起草委员在香港各区搜集意见时也会遇上有人示威,但示威者行为的激进程度跟现在的无法可比。

圣经中有一段话,劝人 “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作为一位基督教会领袖,邝广杰对此深有感触。他慨叹,香港现在一些人欠缺聆听别人的耐性,人与人之间没有了彼此尊重。现在不仅是说祖国的好话会被骂,而且是说什么都会被骂。

谈及现今香港一些年轻人热衷于激烈的街头运动,如 “占中” 参与者以年轻人为主,对此邝广杰指出,这关系到整体教育问题,中国历史科在香港不被列为中学必修科让人感到很可惜。

“我想社会上要加强归属感,加强人对人尊重,加强对人性的重视,这些都是要做的。” 他表示,推行国民教育同样重要,在学校增加中国历史教育,有助年轻人知道自己是龙的传人,从而增强他们对国家、民族的归属感。

对于香港社会的未来发展,邝广杰表示,相信大家都希望向前走,希望看见前路。“我们大家都要尽力,为每个人,为我们的社会,为人类的幸福尽力。希望大家能互相容忍,互相合作,互相扶持,共同建设我们的未来。”



榮休大主教起碼不是說 主人與貓 的不對等,尊卑分別高下立見的定位,鄺主教 the first 話:互相尊重。雙方都算是平等對等些,不過以上的稿子還是很鱔 。。。。。。。。因此不欲作多談,各位各自理解各自修為吧!!!


歷史記載 大禹 的父親 鯀 治水,鯀 用障水法,不斷在岸邊設置河堤,也即是用圍堵的方法阻止洪水泛出,但河堤越建越高水也越淹越高,破堤圍而出淹末大地。治水責任傳到 大禹,他改用疏導的方法,用水向低處流的自然物理現象疏通河流。先把洪水導入早準備妥的集水區,再把平地的積水經人造河引導入其他江河,然後再引導入海洋,結果成功治理水患!!!


貓貓會抓爛木家俬,就須關在籠子裡面,這會是一個好方法嗎?!



後記:

6.18 投票 “甩轆” 事故 讚成 8 vs 28 反對,大比數被 泛民 否決後,張曉明 與 梁振英 更捲入 “WhatsApp” 門醜聞,被指是放料給《東方日報》的幕後黑手,透露 曾鈺成 在立法會政改辯論時,與 建制派 議員們 “WhatsApp” 暗通消息,制定策略儘早結束發言,提早投票表決時間。


消息人士指出要 張主任 和 梁特首 這高級別,才有膽色作出如此這般計策鋪排,先轉移 “甩轆” 的責任其實是立法會主席,是 曾鈺成 不允許延遲 15分鐘表決,讓 曾鈺成 來揹大黑鑊。


更挑撥 泛民 出來齊齊倒曾提不信任動議,借泛民之手一石二鳥,順便換調立法會主席人選,找一個更強硬更偏頗的來當主席,完成 “三權分立” 中的 二權 立法權 和 執法權 相互合作。


雖然,立法會內會投票否決了對 主席 曾鈺成 的不信任動議,關於 曾鈺成 的黑材料陸逐有來。又有人爆料說 曾鈺成 涉嫌歧視黑人,云云。


【明報專訊】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被指在上年 11月 3日出席一私人活動時,就佔領事件發出涉嫌種族歧視的言論。

Hong Kong Free Press (HKFP) 早前收到一段曾鈺成在佔領期間出席港大一個私人活動時發言的秘密錄音。

曾鈺成的發言提到,「上星期五我同我嘅同學食飯,其中一個係醫生,佢教我點樣將佔領者趕離街道。佢話係重慶大廈入面有好多非洲黑人,只需要將佢地帶去夏慤道,話比佢地聽可以隨意瞓任何嘅帳幕,仲會每日有 3餐免費供應 。。。。。」

報道指當曾鈺成發表這番言論時,聽眾全部沉默,他隨即表示那是一個「笑話」。

曾鈺成回應 HKFP 查詢是否會道歉時指,該番言論完全「沒有歧視成份」,並強調在該場合是不應錄音的。

負責組織香港首個黑人歷史月 (Black History Month) 的 Akin Jeje 則認為,有關言論並不幽默,曾鈺成應立即道歉。



有誰能掌握得到這些資料呢?今次借黑人反歧視之手倒曾,上一次未得逞再來第二次,似乎有鋪排有策略一連串黑材料,一步一步借他人之手誓要攀倒 曾鈺成,換一個有利 三權合作 的立法會主席。


其實 曾鈺成 也有反擊,但比較含蓄沒有畫出腸好讓自己有彎轉,只在自己的專欄寫了個 希臘神話:難逃劫數


【鈺成其事】背叛是希臘神話裡常見的主題。不論背叛目的是甚麼,背叛者都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伊阿宋 (Jason) 是希臘神話裡一個英雄。為要從叔父珀利阿斯 (Pelias) 取得王位,伊阿宋按叔父的要求去尋找金羊毛。金羊毛的主人是科爾喀斯 (Colchis) 的國王埃厄提斯 (Aeetes)。

伊阿宋和他的隊伍經歷了重重艱難險阻,終於來到黑海岸上的科爾喀斯。埃厄提斯的女兒美狄亞 (Medea) 愛上了伊阿宋,竟然背叛了自己的父親,把攻破守護金羊毛的秘密向伊阿宋洩露了,讓他成功盜取金羊毛。美狄亞為了協助伊阿宋攔阻父親艦隊的追截,更殺了自己的親弟弟,將他的屍首撕碎,扔入大海。

美狄亞因她的背叛行為受到懲罰。她給伊阿宋生了兩個孩子,但伊阿宋見異思遷,拋棄了她,另娶科林斯 (Corinth) 的公主格勞斯 (Glauce)。美狄亞殺死了自己的兩個孩子,跑到雅典。

背叛和懲罰的故事繼續發生。美狄亞到了雅典,再嫁給當地國王埃勾斯 (Aegeus),生了一個兒子。後來,埃勾斯失散了多年的兒子提修斯 (Theseus) 回到雅典和父親相認,美狄亞被迫帶著兒子逃走了。

提修斯是希臘神話裡另一個著名英雄。由於雅典曾經被克里特島 (Crete) 國王米諾斯 (Minos) 打敗,被迫每年向克里特島進貢七對童男童女,送給關在迷宮裡的牛頭人身怪物米諾陶諾斯 (Minotaurus) 當食物。提修斯自願充當其中一個童男,到克里特島去殺死怪物。

歷史彷彿重演:米諾斯的女兒阿里阿德湼 (Ariadne) 愛上了提修斯,背叛了自己的父親,協助提修斯找到牛頭怪,把牠殺了,並且順利逃出迷宮。阿里阿德湼同樣因背叛受到懲罰:她隨提修斯離開了克里特島,但在途中提修斯已拋棄了她,她羞憤交集,自縊身亡。

提修斯殺死了牛頭怪,成為雅典的英雄。但他背叛了阿里阿德湼,也要遭到懲罰。他和父親原本約定,如果他成功殺死了怪物,回航時便會在船上掛起白帆。但因為阿里阿德湼的事,他竟然忘記把白帆掛起。父親在岸上看見他的船回來,沒有白帆,以為經已事敗,悲痛之下蹈海身亡。(Aegeus 葬身的大海就叫做 Aegean Sea,現音譯「愛琴海」。)

不論在甚麼社會,人們都痛恨背叛者。



照 公民黨的 梁家傑 解讀 曾鈺成 專欄,猜測背叛者是梁振英張曉明。


【明報專訊】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昨天的報章專欄提到希臘神話中的背叛者,公民黨黨魁梁家傑估計,這背叛者不是指建制派 WhatsApp 內容的放料者,而是更高位的人,他推測是特首梁振英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

梁家傑今早接受港台訪,他認為曾鈺成的希臘神話是有所指的,可能是建制陣營中有些人真是要為甩轆及之後亂局負責,葉國謙和譚耀宗不可能自把自為「等埋發叔」,背叛者可能是在高位的人,他推測是梁振英和張曉明,認為若非他們背後發功,很難有這種甩轆,因為政改這麼重要的大事,很難會有這麼荒唐的結果,亦無議員願意「孭咁重飛」、「孭呢隻鑊」。

不過,他強調這都是「靠估」,只有曾鈺成自己交代,否則無從知道真相。



上文指 梁振英 和 張曉明 才是 “甩轆” 事件,在幕後發號司令不當致使投票甩轆,但卻盡快洩漏了 建制派 與 曾主席 暗中通訊,想利用 Whatsapp 門醜聞,企圖把責任推了給曾鈺成。


雙方互片仍角力中, 張主任 和 梁特首 政改投票之後,說香港將只談利民生拼經濟,梁振英 約見了 公民黨後:梁家傑: 指會面無助改善行政立法關係


【有線新聞】行政長官梁振英再次約見泛民不同黨派議員,首先應邀會晤的公民黨,會後形容會面無謂、無聊,無助改善行政立法關係。

公民黨四名議員下午,應邀到特首辦與梁振英會面,雙方上一次會面已經是年半前,二零一三年年底討論施政報告諮詢。經歷佔領行動和政改表決,再次會面只有半小時,公民黨更形容是「無謂、無聊」。

特首辦對會面內容不作評論,至於其他泛民政黨,民主黨表示特首辦正安排本月中會面,工黨、公共專業聯盟、民協都指未收到邀請。 (看片)



看片中有份去見特首的 梁家傑 毛孟靜、郭榮鏗 和 郭家麒 事後出來見記者,形容是「無謂、無聊!」,毛孟靜 更指遞交給 梁振英 信封內有蒐集得來市民說話,被 梁振英 隨手掉在茶几上,毛孟靜 說這是十分無禮貌。


這個這些這種會面場合只是做做 “騷” ,泛民不要寄望過高,掟信封只是 梁振英 擺擺官威啫,毛姑姑切勿上心!!!


看來 圍堵堵塞法 仍然高於 引導疏導法,香港仍然是水浸眼眉燃眉之急!




伸延閱覽:
管浩鳴論中港 貓乖毋須困籠 明報新聞網
邝广杰:香港社会要相互尊重共同承担
團結香港基金會 Our Hong Kong Foundation 維基百科
曾鈺成涉種族歧視 指非洲黑人可趕走佔中者 明報新聞網
公民黨見特首「無謂、無聊!」 有線新聞
難逃劫數 曾鈺成博客
背叛者是梁振英張曉明 明報新聞網




我的舊文:
貓論
黃河千年
向心力 離心力



《For your attention 懇請垂注》
Recently,Blogger spam filter has become overly sensitive, your comment may automatically relocate into the spam locker temporarily,awaiting for my discretion. I shall visit the spam locker frequently to unlock your comment,please remain patient.
若閣下的留言突然消失,此乃博格的自動過濾系統過份敏感,留言被掃入廢言儲物箱,需要 嗜悲 審查後作出裁決。愚弟定必每天巡邏多次,儘早釋放返回留言板,謝謝你的耐性。



24 comments:

新鮮人 said...

大禹治水法的確是一個很的想法,
只恨中共不信這套,
他們只行法家治國,
不過此法不同彼法,
此法為人治以刑之法,
人者 當權者也,
刑者 嚴刑控制,
意思係 當權者以自的想法為依歸(所謂治國以法)
然後以嚴刑控制人民是也,
疏導之說不會出現,
一切由上而下,
人民想什麼基本唔重要。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疏導的方法有效但要多費時間
看來要快要準才是如今的政策
把一切萌芽期 早就加以摧毀
有殺錯冇放過 用推土機殺幼苗

新鮮人 said...

這樣統治下的國家不會真正進步,
極其量只算是一個養豬場,
有得食有得住,
其餘免問。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中國 13億多人口 美國 3億多人口
是美國的 4倍唷 就按或然率
出現的天才中國都應該被美國多吧
就算是得出只得一半或然率
再減去有天才 卻沒有被發現 反當作癡呆

拿 I-phone 作例 是美國人設計
中國人工廠造複製品 運回美國再回消中國
複製品的出廠價 和經過美國再賣回中國的零售價

沒有良好教育制度一早分辨出天才來培養
創意多被其他的意識形態撳制
中國人寧願安分守己保平安

近年出了個叫 馬雲 兄台認為是中共揀中的嗎???
為了尋找天才反而在解放初期
出現了一班魔術師
被當作奇人可以隔空取物
週圍表演兄台可還記得的嗎?

新鮮人 said...

要談論中國天才論,
我不會只看中共統治這麼短的時間,
要看就應該回看中國歷史中的教育方式和思想模式,
當然還有統治方法和社會風氣,
我們看看中國出到科學家,
但創作藝術方面卻無能與西方相比,
這都是中國的思想模式有別於西方,
中國不鼓勵個人創意,
不鼓勵獨立思想,
不鼓勵發問,
學習只要單向接受,
大家要尊重長輩和權力,
著重團體思想,
個人一惺都要向大眾思想讓路,
這樣的氣氛風氣下怎會有天才出現,
們只怕自己與別不同,
那敢特出自己專出,
人再多又有何出?

至於你說那些異人,
一係騙錢的神棍,
一係俾國利出的笨蛋,
和真正的天才良才完全沾不上邊。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見您咁灰說中國內地養豬場
想起若出個天才的救世主便可改變
但國內的環境現況有找又怎能找出真正的救世主
如今只有自命救世主之流的領導層
搵天才卻摸出了一批魔術師神話棍啫

新鮮人 said...

天才不能救中國,
再叻的都是人治,
只要法治才是王道。

看看毛,鄧之流,
各有所長所短,
對國家有一定的影響,
但真能令中國走入民主康莊大道嗎?

就算真能出現千年一遇的神人,
一人之力能改數千年的奴性思想嗎?
能改變社會,政治積習多年的風潮嗎?
就算他能一力頂天,
他死後又如何,
中國人貪財,自私自利等等這些基因骨子裏是改不了,
很快很快一切又會打回原狀。

不要求天才,
自求多福吧。

the inner space said...

哈哈哈 兄台博覽
又知道 毛鄧 之長短
愚弟對此認知自問不及

人治 ?法治 ?
不景法治都是要靠人來守法
人的因素不能抹殺

不過 “法” 這樣東西若可以隨便改動
立法的原意是為了執政團體開方便之門

而且法律的解釋權
若未能做到絕對獨立
決不能存在利益衝突的話
上面管治階層不斷猛說依法守法
或玩弄法律條文 在玩嘢
法治只是人治合法化合理化的工具而爾

所以 愚弟的舊文 我的政治 101.1
就一開始便說:政治是人類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新鮮人 said...

所以真正的法治應當三權分立,
行政,立法,施法亙相制衡,
亙相獨立卻又合作,
否則就會變成當權的的“工具” 了。

小弟未有完全了解毛,鄧全部功過,
只是略知一二,
不過人人都知他們對中國近代社會有很大的影響吧!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 兄台對於 毛鄧 認知定必比我高幾十倍唷!

至於:“法律” 成為當權者的 “工具”
有位叫 石永泰 英文名 Paul Shieh 的人物
在 2015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發表了一篇演辭

兄台若未曾讀讀過的話 在下面做了個連結 LINKs:

原文(英語的) and 中文譯本(藏在我的舊文中)

新鮮人 said...

我懶,
有空才翻看,
謝過。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 石永泰 英文名 Paul Shieh 的 speech 演辭
定必能令 兄台 感到同在香港受教育的 袁國強 英文名 rimsky yuen
何以是如此厚顏 可以天天都說 依法守法

新鮮人 said...

再略回看你的舊文,
個人覺得如今大家對法改原則太咬文嚼字了,
大家講的是"法",
西方式的邏輯法則,
但大陸講的是"治",
中共式的人為治理,
兩者的法是完全不同的,
中共要為一切能把國家平穩控制的稱之為"法,
這是為何香港法律畀為何不能和中共就政改對不上嘴的原因,
簡言之,
香港法畀是以西式公平自由原則為本,
中共卻以平穩目的去推行所謂"施捨性有限制民主",
兩者永無相合的機會,
因為原則上的背道而馳。
至於袁生係乜,
根本無需推論,
他在其位,
只能盡力做好打手之責就好了,
有誰說在香港土生土長的人不可以變成中共的走狗呢?
有必要化時間去研究他點解會咁嗎?
浪費時間也無補於事呀。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噢鼠!!!!!新鮮兄:
不是看我的舊文是藏在我的舊文中石永泰的演辭喲!!!

若兄台想讀英文原文可以遁
http://www.hkba.org/whatsnew/misc/OLY%20Speech%202015%20(E)%20web.pdf
閱讀!!!”

新鮮人 said...

花了點時間去閱讀中文翻譯,
我英文麻麻地,
相信大意相同吧。

其實文中是有系統的說出了他對西方式法治定義的看法,
以至法治和法律人仕在政改中應當扮演的角色,
他的看法和我的有不謀而合之處,
尤其是中共對"法治"的錯誤濫用以至所謂民主人仕對公民抗命的看法,
他說的當然比我想的有系統和條理清晰很多,
讀後讓我對西式法治有更清楚的理解。

他說的我都很贊成,
但如今現在中共不受這套,
中國很大很亂,
人民的確很難控制,
有不少中國人的水平不高,
太自由會有問題,
這可從國內以至國外不斷發光怪陸離中見證,
所以這套我自己覺得在內地還未是可行的時候,
要一步步慢慢走,
不過中共未必想走這條路,
在他們心目中維持共產黨統治高於一切什麼民主發展,
且在中共環境下長大這一代黨員能真心 理解 石永泰 說那套嗎?
打個比喻,
早幾年在內地火紅的小審陽有聽過吧?
他是那什麼笑匠大師的高徒,
專門以說書逗笑之類的來取悅大家的,
本人花了不少時間去看過的影像演出,
當中是有些逗笑,
但也只能輕輕一笑,
相反內地觀眾卻拍案叫絕,
這令我察覺到大家有著很大的文化思想差異,
有些東西認識是一件事,
了解和接受又是一件事,
對於西方式民主和法治,
中國土地上是沾上邊的,
那些帶著假髮的法官在中共統治者眼中,
只是一個笑話,
不會是聆聽的對象。

至於香港是否適合或者中共是否會讓香港行西方式民主法治呢?
我想隨著香港愈來愈內地化,
我們只會與真正的民主法治愈走愈遠,
最後成為中國其中一個普通城市吧了。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 小瀋陽 未聽過 他的師傅是 大瀋陽 or 瀋陽
都未聽過 不過兄台既然提起就 google 了一趟
才知道他不是 大瀋陽 or 瀋陽 的徒弟
原來他的師傅叫 趙半山
何故不改藝名
趙無山 趙毫山 趙微山 or
趙一山 表示青出於藍


內的的幽默要知道來龍去脈和有的背景
才會明白和意會他是笑誰笑甚麽事件
所以很多國人愛看 讓子彈飛
又愛看 非誠勿擾 小弟愚魯
總是笑不出 看了四份一
便放棄了!!!


花了兄台點時間去閱讀中文翻譯的石永泰演辭
反少了時間去看小瀋陽的幽默 實在過意不去!!!


多謝兄台的常來指導不勝感激

嗜悲 頓首 Orz

新鮮人 said...

我的意思就是和你一樣,
不能領略到內地人的幽默,
這都是因為我們和內地人的成長背大有不同所致,
故要內地官員明白,接受西方民主法治一樣困難 ,
所以才內今日中港對峙的局面。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 建制派 土共 成日都話
上面有人睇實香港的報章社評評論論壇
知道香港人想甚麽要甚麽
卻不明白為何想甚麽要甚麽
結果又是 尋釁滋事 阻差辦公
真的諷刺唷!!!

新鮮人 said...

唔諷刺,
佢地真的不明白我們的思維,
正如我們不明白他們一樣,
這個鴻溝恐怕再過五十年都改不了。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
諷刺是 建制派 土共 和 中央
夾嗮嘴形 但實質是誤導中央
讓諸公以為真的看明讀明嘛!

新鮮人 said...

中共班人唔係豬,
佢地精過鬼,
點會俾人誤導丫,
佢地係唔明白我地點解唔可以為國犧牲自由,
並不是不明白我們想點。

相反,
我們一樣不明白為何有人可以生活在一個豪毫無自由,
一切思想言論受到嚴厲監控的地方。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新鮮兄:班建制派和土共
就是一味誤導中央諸公
讓他們以為自己下的結論是
已經看明白讀明白了香港人所想
卻原來是他們 NEVER
put their feet in others' shoes
只是以自己的既定立場定位!!!


呢幾日 民建聯 由 李慧瓊 率領
譚耀宗 曾鈺成 。。。。。Tree根 蔣麗雲 一起上京
由唔咪喺得淡笑
主要上京負荊請罪 政改甩轆 沒投票
民建聯有沒有為香港人講真話呢
組黨以來回歸以來都只是
做舉手投票機器
去年的黨慶聽說張曉明一幅書法籌1380萬
總籌款 6000萬

就拿《明報》的一篇報導:
葉國謙﹕民主是一場金權遊戲
2014年08月04日

【明報專訊】多名泛民立法會議員被指收受了壹傳媒集團老闆黎智英的秘密獻金,數額由數十萬元至過百萬元不等。金主黎智英直認不諱,還理直氣壯地反問捐錢推動民主「有咩錯」?

而被指收受秘密獻金的泛民議員則義正辭嚴說「不接受有附帶條件的捐款」,又或者反過來指控「這是抹黑」、「這是白色恐怖」。

是的,捐錢推動民主當然沒有錯,但如果在捐款過程中,有超越法律或相關規定的操作,就不能以一句推動民主「有咩錯」來推得一乾二淨。民主,其實是一場金權遊戲,當這場遊戲超越了法律,便成為黑金政治。這次「捐獻門」事件是否涉及黑金政治,有待廉政公署調查。

愈民主金權政治愈嚴重
「民主」是一個很高尚的理念,但實際操作起來卻並非如此。在民主制度下,選舉宣傳需要錢、示威遊行需要錢、政治動員需要錢、建立地區網絡需要錢,樣樣都要錢。說白了,民主選舉其實是一場資源的比併,誰的資源多,誰的勝算便較高。所以說,民主是一場金權遊戲,愈民主的地方,金權政治的情况愈嚴重。

美國這個民主大國的金權政治,隨着美國最高法院今年 4月放寬捐款上限之後,出現走火入魔的趨勢,民主化後的台灣也出現類似情况。香港現正發展民主,也不得不面對民主是一場金權遊戲的殘酷事實,不論泛民政黨或建制派政黨甚至個別人士都需要籌募經費、接受捐款,這些均屬正常行為,但必須遵守遊戲規則,不能踰越法律界線。

今次「捐獻門」事件被踢爆之後,被指收受秘密獻金的泛民人士回應事件時,反指「民建聯都收大陸錢喇!」又說,民建聯的黨慶晚會籌得6000多萬元更應值得關注,云云。民建聯從不諱言接受外界捐款,至於接受了誰的捐款,在香港目前沒有《政黨法》的情况下,民建聯和其他泛民政黨一樣,沒有公開捐款來源的必要,况且民建聯的籌款晚會都是公開的,在拍賣活動中的每幅字畫、每支名酒甚至每首金曲都明碼實價,都有買家名字,有單有據,沒有黑箱作業。
<<<<<

今年比較收斂沒有高調報導
兄台可知如何可以攞到民建聯
蛇齋餅糉 和 海鮮美食團 啲 “飛” 呢???

新鮮人 said...

老實講,
在什麼制度下都係錢作怪,
民主又好,
極權又好,
有人的地方就有貪婪,
有人的地方就黑金,白金。。。。。
無分別。

民主制度說是個理想,
公產思想何妨不是個烏托邦呢?
再高的理想只要有人出現就很易俾有心人扭曲取利,
可能是金錢,
也可以是權力,
各人自私謀一己,一黨腑至一群人的利益而已。
中共是這類型,
但那些日日把民主掛在口邊的政棍又不是嗎?
還有一些雖有心為民主出力,
但做事邟於偏激,
以為自己立於民主高地就可以不理別人想法,
自私自利任意忘為之輩,
不單不能為民主開路,
反而會讓對手口實,
有開倒車之嫌。

至於你們常常說中共被建制派誤導,
我不能認同,
香港那群人只是yesman,

the inner space (from my tablet) said...

以民主為名其實是派錢黨
民粹主義用錢交換執政權
民主之花已開花開到糜爛
新鮮兄要有個天才降世來
想出一個新的主義來救世
但救世主未出妖孽卻橫行



另外
土共和建制派那咁出聲講真話

兄台說:
Yesmen or Yeswomen

和愚弟寫的:
沒有為香港人講真話呢
回歸以來都只是
做舉手投票機器

雖不一樣亦相差無幾矣
不會 mutual exclusive
沒有衝突 也不排他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