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Sunday, June 26, 2011

你知道嗎?

你知道嗎?




香港的代議政制中,唯一立法機構 Legco 立法會,將會創出全世界新猶
『落選遞補制』!


【星島日報】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昨日(六月十八日)就立法會議員出缺後的替補安排,進行公聽會,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林瑞麟反駁,日前大律師公會稱替補機制不符合《基本法》的說法,強調替補機制經過小心研究及諮詢律政司意見,又指去年五名議員辭職補選的投票率偏低,已清晰顯示民意。然而,多個出席公聽會的團體均認為替補機制扭曲民意,並不符合比例代表制原則,亦不滿並未就替補機制進行公眾諮詢。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林公公的『立法會議席出缺替補安排』由二0一二年十月開始的第五屆立法會起,如果在地方選區或新增的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有議席出缺時,將安排擁有最大餘額的名單的候選人填補這些空缺,屆時無須舉行補選。


香港的”HKBA 大律師公會“在不及九天內,發出了三個新聞稿 Press Release,指出:『立法會議席出缺替補安排』,有違《基本法》、《人權法》及《公民和權利國際公約》。新機制將剝奪了香港市民,日後立法會出現空缺議席時的投票權及被選權。


不過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林公公代表的特區政府,並沒有理會 。。。。。特區政府仍是一貫的作風,強調律政司已謹慎和全面考慮建議,認為建議符合《基本法》第二十六條和第六十八條,以及《人權法案》第21(b)條。


【明報專訊】很久沒有看到泛民議員團結一致面對記者鏡頭的場面。自從政改方案一役,民主黨和公民黨形同陌路,社民連對民主黨更是喊打喊殺。昨天,民主黨、公民黨、社民連,以及多名泛民獨立議員,放下了政改以來的歧見和心病,集體行動(退出一法案委員會),聯合會見記者解釋行動因由。是誰令泛民陣營的內部鴻溝消失、重現團結局面?答案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林瑞麟。

林瑞麟正在努力完成一項艱巨的政治任務。他在5月17日突然拋出一個立法會議員出缺替補機制,講明是為了杜絕「五區公投」,令議員無法通過辭職觸發補選,讓選民就辭職背後的政治議題投票。在沒有任何公眾諮詢下,他要求立法會在7月休會前完成三讀程序,讓新法例趕及在今年11月區議會選舉前生效。

公民黨和社民連是贊成五區公投的,理所當然會反對林瑞麟的建議。民主黨是不支持五區公投的,但也覺得政府封殺補選不對,因為剝奪了選民藉投票表達意見的權利。而且,政府在設計替補機制上犯了嚴重錯誤,指海外民主國家有類似機制。


但其實海外的例子是使用比例代表制選舉時,某一名單中當選的議員若出缺(可能是辭職,也可能是生病、死亡或下獄),便由大選時同一參選名單中的另一人接替,以維持議會內議席分配符合大選時選民給不同名單的票數比例。政制局將這安排扭曲了。

建議由任何一張名單中餘票較高的人當選,這樣便可能造成公民黨議員出缺、由民建聯候選人補上的古怪結果。近日多名政治學者聯署,指出政府立論的謬誤,為泛民團結反對提案奠定理論基礎。

其實,就算在建制派議員之間,對政府提案也有保留,他們贊成用自動替補機制,阻止議員藉辭職引發補選,但如何自動替補?部分建制派議員雖認同由同一名單的人替補會較小爭議,但擔心明星級議員帶徒弟參選,當選後不久便辭職,讓愛徒頂替議席,扭曲選舉結果。

較多建制派議員認為,如果出缺是自然因素所致,例如死亡,舉行補選是較適合的安排。政制局卻擔憂,若不同出缺原因有不同填補安排,司法覆核敗訴風險很大。建制派議員對此存疑,表示要找法律專家研究一下。

可是,按照政府的立法時間表,已經沒有時間讓建制派議員慢慢研究了,每當議員提出修訂建議,政制局就顯得很不耐煩,建制和泛民議員都看到,林局長已不準備作任何讓步,總之要在7月中把法案通過。建制派感到無奈,明知政府立法建議有缺陷,將來會引發問題,但杜絕五區公投相信是來自北京的最高指示,林瑞麟為此背水一戰,不支持他怕北京會怪罪。

泛民主派的感覺,就像回到了2003年初,集體向政府要求就23條立法用白紙草案正式諮詢公眾,遭政府以時間不足為由拒絕,泛民議員被迫走到街頭,發動民眾反對,結果出現了50萬人7.1上街的奇蹟。今天,泛民議員再度集體出走,以反對剝奪選舉權號召民眾在7.1上街。

今年7.1遊行的人數會否因此顯著增加,還有待觀察,但可以肯定的是,泛民之間的鴻溝縮小了,團結合作再度變為可能,這對於今年底的區議會選舉和特首選委會選舉,以及明年的特首選舉和立法會改選,都有不容忽視的影響。林瑞麟就像變魔術一樣,治癒了泛民的政治分裂症。



特區政府急急要在本年度立法會休會之前,讓這個『立法會議席出缺替補安排』得以通過,相信很多香港市民忙於日常生活,一時間沒有留意到,這個切身權利的問題。


首先林瑞麟代表的香港政府,在這 critical 尖銳的議題上,竟然摒棄程序,不向廣大市民作出諮詢(通常三至六個月),其次就是林瑞麟將在五區公投補選時的投票率低,演繹成這就是民意支持這個沒有補選的『安排』。


特區政府不遲不早,先不向廣大市民作出諮詢,繼而想以快刀快槍通過,是特區政府心中有鬼的思維,試圖在五月提出七月中就通過,在不夠三個月,在廣大市民不經不覺中,造成既成事實,又害怕出現田北俊翻版,個別建制派議員突然倒戈。若是光明正大,維護選民權利,又何須這樣傖卒成章呢?


各位須知當年公社兩黨,利用補選變相五區公投,建制派其實蠢蠢欲動,卻被命令不要出來競選,避免被解讀成支持攪”公投“,懼怕此例一開,就引發更多的公投,衝擊特區政府的施政,故此五位辭職的議員實在是沒有競爭下出選,因此亦全部當然當選。


試問在這情況下“投票率低“就是代表選民已清晰顯示民意,支持這個『立法會議席出缺替補安排』,這個說法是何等的”指鹿為馬“?相信若趙高尚未投胎,都要從墓穴跳出來,為林瑞麟的”青出於藍勝於藍“,而鼓掌、再鼓掌、三鼓掌!


我當年不支持公民黨和社民連,以辭職補選來攪公投,卻不代表我同意放棄,日後一旦有立法會議席出缺,將安排擁有最大餘額名單的候選人填補這些空缺,屆時無須舉行補選。今次林瑞麟“替補安排”的快刀手法,比當年的葉劉淑儀硬銷”23條“手法,更加可惡!


後記:寫完文後登文前見到這篇730的新聞報
【730.com】政府提出以替補機制填補立法會議席,泛民主派批評政府「票數霸權」,獲保皇黨足夠票數便強行倉卒立法,形容「仲衰過23條」,12名泛民決定退出法案審議委員會,以示拒絕與政府同流合污,並呼籲市民「七一」上街,重演03年迫使政府擱置為《基本法》23條立法的力量。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林瑞麟批評泛民辜負市民的期望,建制派則對政府一刀切立法有保留,正研究提出修訂,豁免重病或死亡而出缺的議席續以補選方式填補。

政府提出的《2011年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為趕及在下月13日表決,立法會上周成立的法案審議委員會,本周一起一連5天召開密集會議,泛民昨在會上再次發炮,批評政府倉卒立法,公民黨吳靄儀發現政府提交的英文文件,以「the first unelected candidate」來描述首名落選候選人,她指英文「只有 elected 或 not elected,冇 unelected」,揶揄政府「居然發明新用字」,顯示政府為匆匆立法而急就章。

建制派與泛民在會上亦針鋒相對,民建聯劉江華暗諷泛民「撩交嗌,不務正業」,公民黨梁家傑則反駁說,「邊個正業,邊個不務正業,自有公論。」

吳靄儀其後提出動議,要求當局收回草案以展開公眾諮詢,但建制派全力為政府護航,動議最終以13票反對、9票贊成及1票棄權而被否決,泛民議員隨即集體離場抗議,12名泛民議員並宣布退出法案審議委員會,以示拒絕與政府同流合污,淪為剝奪選民選舉權的工具。

籲七一上街重演擱置23條歷史
民主黨主席何俊仁批評,政府逃避公開諮詢,以粗暴手法硬闖關,是破壞憲制及不理是非對錯。公民起動何秀蘭形容,政府現時做法是但求夠票,「(處理)衰過23條!」梁家傑亦批評政府「大石砸死蟹」,並直斥政府「票數霸權」,他呼籲市民「七一」上街,「七一要出嚟,令(03年)擱置23條嘅歷史,喺七一可以重演。」

公民黨余若薇表明,泛民不會對草案提出修訂,「呢個係程序公義,根本唔應該提修訂。」人民力量黃毓民則考慮提出修訂,強調「唔可以乜都唔做束手待斃」,揚言「可以提一千零一個修訂,打拉布癱瘓你(政府)。」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林瑞麟認為,泛民中途離場,與去年辭職發動變相公投,同樣辜負市民的期望,他重申民意已清楚表達支持,強調有必要堵塞漏洞,確保以後的立法會運作暢順。法案委員會主席譚耀宗對泛民集體退出委員會的做法表示遺憾,但相信不會影響法案審議工作。工聯會黃國健指尊重議員表達意見的權利,但認為泛民演出「大龍鳳」有政治目的,目的是為催谷「七一」遊行人數。

葉劉:林公公實力比我強
因處理23條落台的前保安局長葉劉淑儀認為,政府今次處理替補方案的力度,「大過我推23條」,「政府絕對想體現行政主導,或者林公公(林瑞麟)實力比我強。」

另外,由於草案一刀切規定議員因死亡或重病請辭亦無豁免,建制派質疑可能會「殺錯良民」,故建制派或會提出修訂,自由黨主席劉健儀說,由於政府擔心若引入豁免,可能會遭法律挑戰,故需考慮法律意見,而自由黨亦會研究有關法律問題,不排除再與政府磋商。



這個惡法何只殺錯良民,議席出缺的方式很多,議員和家屬若有交通意外殘疾收到恐嚇都足以構成請辭,以後怎能保證議員和他她們的家屬人身安全?(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細讀:沈旭暉:落敗遞補制






附加:
HKBA 香港大律師公會 Press Release
2011.06.25 Reply to the Government's Written Response dated 24th June 2011 on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Amendment) Bill 2011 (PDF) - Chinese/English HKBA 官方網頁
2011.06.21 Press Release on the Government's Proposals regarding Replacement Arrangements in the event of a Vacancy (PDF) - Chinese/English HKBA 官方網頁
2011.06.17 HKBA's Submission on the Proposed Replacement Arrangement in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Amendment) Bill 2011 English only HKBA 官方網頁

特區政府 的 Press Relase
遞補機制符合《基本法》及《人權法案》Chinese/English HKGov 官方網頁



伸延閱覽:
投票率偏低已清晰顯示民意 雅虎新聞網
林瑞麟背水一戰~李先知 明 Blog
轟替補機制 拒同流合污 730.com
沈旭暉:落敗遞補制 雅虎新聞網



我的舊文:
Legco Resign at WILL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