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Thursday, March 08, 2012

再來過一次童年?

再來過一次童年?



請先聽聽:童年(click here) 北京天使合唱團版


池塘邊的榕樹上 知了在聲聲叫著夏天 
操場邊的鞦韆上 只有蝴蝶停在上面 
黑板上老師的粉筆 還在拼命嘰嘰喳喳寫個不停
等待著下課 等待著放學 等待遊戲的童年

福利社裏面什麼都有 就是口袋裏沒有半毛錢
諸葛四郎和魔鬼黨 到底誰搶到那支寶劍
隔壁班的那個男(女)孩 怎麼還沒經過我的窗前
嘴裏的零食 手裏的漫畫 心裏初戀的童年

總是要等到睡覺前 才知道功課只作了一點點
總是要等到考試以後 才知道該唸的書都沒有唸
一寸光陰一寸金 老師說過寸金難買寸光陰
一天又一天 一年又一年 迷迷糊糊的童年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 太陽總下到山的那一邊
沒有人能夠告訴我 山裏面有沒有住著神仙
多少的日子裏 總是一個人面對著天空發呆
就這麼好奇 就這麼幻想 這麼孤單的童年

陽光下蜻蜓飛過來 一片片綠油油的稻田
水彩蠟筆和萬花筒 畫不出天邊那一條彩虹
什麼時候才能像高年級的同學有張成熟與長大的臉
盼望著假期 盼望著明天 盼望長大的童年
一天又一天 一年又一年 盼望長大的童年



有人話童年是無憂無慮的快樂年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童年,沒有一個人的童年盡是相同的罷!


若神仙話給我多一個機會,讓我可以重過我的童年時代,我會先問問,是同樣的一個童年,冥冥中自有主宰,怎樣去求變都是一樣,即是重覆去經過經歷多一次。


還是可以從新來,過新的一次,過一個不一樣的童年呢?後者可能改變會改變將來(即現在的我),將現在的我變得完全不同了!


你們的答案會是:YES or NO 呢?


我就可以立刻肯定堅定說“不” no no no thanks!首先現今的我,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我滿足現狀,上天對我不錯,我並無奢求!


其二,我的童年是毫不精彩,我不是老師的“好學生”,也不是頑劣的“壞學生”。我長得並不可愛,沒有老師記得我的名字,他們都是用”這一位同學“來叫我,例如:這一位同學不要談話! or 這一位同學出來擦黑板(其實是白板用可抹去的水筆書寫) or 這一位同學回答我的問題。etc etc。


我的童年很平淡的,沒有 puppy love,沒有頑皮,沒有高潮,沒有低潮,小學階段還可以考到前幾名,多學識字後,就好讀閒書,又不是有天份,可以臨急下載,去考好果啲無了期的試,所以不是高才生,中下的成績一般畢業,渾渾噩噩十多年,咁又過完了我的童年。


既然不想改變現在的我,而我的童年沒有甚麽值得回味,No no no Thanks!



註:本文早於 March 23,2011 完成,一直未有時機登出,昨天讀了 Laulong兄 和 Holly姐 的文章,故從“草稿欄”挖出刊登。



網友好文:
給我從頭一次17歲 過眼未雲煙
給我從頭一次17歲 Holly Cow Planet



伸延試聽:
北京天使合唱團的:其他好歌 一聽音樂網



我的舊文:
我的志願
Souvenir D'enfance 童年的回憶
書 N 書
童年
Tenacious 問題中年



6 comments:

laulong said...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形態和歷史,沒甚麼的,我只像一個街童,在遊樂場上玩了半天,打後的生命,不曾因為這些遊樂而豐滿富足。

the inner space said...

哈哈哈!劉朗兄,我自少小,心無大志!
可見我舊文:我的志願

Haricot 微豆 said...

I treasure the memory of my childhood in HK because I am now living in a very different environment !!

The Inner Space said...

HBB,reading between your lines I felt you only treasuring the memory of your childhood,but not wanting or having intention to LIVE thru your childhood again!

送你一首:Carpenters 的 Yesterday once more

Anonymous said...

Haha!
其實我嬰兒期已立志做奸人堅,不能成大志,無鬼用!好嬲!

Cow Cow

the inner space said...

Holly姐:我Google奸人堅,原來是一部TVB電視劇,英文名:Men Don't Cry。Holly姐當然不能成為奸人堅喇!



連結:
奸人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