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January 20, 2012

暗戰 暗箭

暗戰 暗箭



轉載一段:
唐英年作為建制中的商界代表,但他重用的人,卻是民主黨核心分子羅致光,撰文挺他的卻是陶傑、袁耀清、鄭經翰、劉銳紹、鍾庭耀、成名、蕭若元兒子蕭定一等「右派評論員」,為他助選的是《蘋果日報》前政治編輯、曾當梁家傑和陳方安生助選核心的陳慧兒,以及同為陳方安生助選拍檔的民主黨總幹事夏詠援,是「清一色的反共班子」。文章認為,這是美英勢力趁中國內外交困、對香港形勢日趨失控,利用唐英年當選去巧取豪奪,同時為民主派在 2017年後藉普選奪權鋪路。


以上是前天在 Email 收到傳來《明報》一篇文章:
《筆陣:左派奇文襲唐英年》文﹕李先知

全文
有中聯辦官員和中資機構高層人員參與的左派討論圈子中,近日廣泛流傳一篇相當奇特的文章,標題是〈愚民看特首選舉〉,內容是針對建制派特首參選人唐英年的,指他獲得外國勢力、商界財閥及民主派的支持,而這三股勢力的結合是為了抵制中共,所以要力阻代表土共的梁振英當上特首。傳閱文章所標示的作者是基本法委員會港方委員劉迺強,但劉迺強昨晚接受本報記者查詢時,否認是文章作者。

劉迺強昨晚回應查詢時,否認以唐英年勾結美英勢力的「財外聯盟」為主題,或以〈愚民看特首選舉〉為標題撰文,但他坦言沒有看過在網絡廣泛傳播、標示由他寫作的文章,「我沒必要去看」,並說不會評論自己沒發表的文章。至於是否被整蠱,劉說「不知道」。有說是「21世紀小組」的成員傳出這篇文章,劉表示對「21世紀小組」這組織「無乜印象」。

無論文章是否劉迺強撰寫,這篇在左派圈子中廣泛流傳、獲得一些具官方或半官方背景人士讚賞的文章,已經引起了建制陣營關注,其倒唐挺梁的鮮明立場,以及指控唐勾結英美外國勢力及民主派的陰謀論調子,充滿政治鬥爭色彩,看了令人不寒而慄。

文章的指控有什麼依據?唯一的依據就是,唐英年作為建制中的商界代表,但他重用的人,卻是民主黨核心分子羅致光,撰文挺他的卻是陶傑、袁耀清、鄭經翰、劉銳紹、鍾庭耀、成名、蕭若元兒子蕭定一等「右派評論員」,為他助選的是《蘋果日報》前政治編輯、曾當梁家傑和陳方安生助選核心的陳慧兒,以及同為陳方安生助選拍檔的民主黨總幹事夏詠援,是「清一色的反共班子」。文章認為,這是美英勢力趁中國內外交困、對香港形勢日趨失控,利用唐英年當選去巧取豪奪,同時為民主派在 2017年後藉普選奪權鋪路。

唐營中人不願意回應這篇文章,認為純屬陰謀推論,加上人身攻擊,根本不是擺事實講道理,沒有邏輯可言,據說這篇文章投稿給《中國評論》月刊的2月號,但人家不肯刊登,才會用小圈子傳閱方式散播,對這種文章沒有回應的需要。如果劉迺強否認是作者,變成匿名作品,就更加不值得回應。

唐英年陣營不回應這篇文章,道理相當充分。本欄點出這篇文章,主要是因為文章在左派圈子產生了一定影響,折射了一些本地左派人員的心理狀態,就是對長期為港英所用的工商界代表人物(如唐英年、田北俊、李鵬飛等),非常看不過眼,認為他們在中共與外國勢力的政治鬥爭中很容易站錯邊,本地左派更加憎恨泛民主派,認為是反中反華的敵對勢力,是美英帝國的過河卒,一旦建制商界與泛民握手合作,本地左派就認定自己被邊緣化,多年來為中共作出犧牲,到頭來變成一無所有。

有這種心態的左派人士,在香港社會中屬於極少數。不過,這一小撮人有時候會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知道其立論與圖謀,還是有點用的。


讀完之後“嗜悲”不寒而慄,猶有餘驚,更顫抖得沒話可說!

嗜悲 Space 加註:
因為以上是從電郵來的文章,不便加上“伸延閱覽”連結。


到了昨天同一新聞卻在《明報港聞版》再出現:
【明報專訊】政壇流傳一篇被指是基本法委員會港方委員劉迺強針對特首參選人唐英年的文章,指他「勾結英美外國勢力」和民主派,為的是「抵制中共」、力阻代表「土共」的梁振英當選。唐英年昨日回應時呼籲社會包容,否則會造成分化,影響社會和諧,又強調自己以「多元共融」的態度組成競選班子,「有不同背景的人幫我助選,我很高興」。

文章質疑助選班子「反共」
該篇題為〈愚民看特首選舉〉的文章,質疑唐英年作為建制中的商界代表,重用的卻是民主黨核心羅致光;為唐助選的是《蘋果日報》前政治編輯、曾為公民黨梁家傑和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助選的陳慧兒,以及前民主黨總幹事夏詠媛等「清一色反共班子」;撰文挺他的「喉舌」是陶傑、鄭經翰、劉銳紹、成名等「右派評論員」。文章認為,英美勢力是要趁中國「內外交困」、對香港形勢日趨失控,利用唐英年當選「巧取豪奪」,協助民主派在2017年特首普選中奪權,「將愛國愛港陣營進一步邊緣化」。劉迺強前晚已否認自己是該文章的作者。

唐:助選團背景不同 感高興
唐英年昨回應文章時說,香港是國際城市,應有國際視野,呼籲社會「包容」,「多元、共融和包容的社會,能容納不同人士為共同目標努力,我的團隊有不同背景的人幫我助選,我很高興」。

被問到是否不得左派支持,唐英年認為不應標籤任何界別人士,「若我們個別標籤一個群組,只會分化社會,這樣我們怎樣達到和諧社會呢?」

唐英年昨到訪大圍村村公所和六鄉村公所,先後與十數名選委會面。大埔鄉事委員會主席文春輝表示,會上討論有關大埔城市的規劃和問題,卻沒談及新界僭建。

梁:爭取提名沒困難
另一參選人梁振英昨出席新世紀論壇,被問到近日爭取選委提名時有否遇困難,梁回應指,「沒什麼主要困難,主要是時間問題」。

論壇召集人馬逢國表示,論壇的十多名選委中,「很多人比較認同梁先生的政綱」,他預料農曆新年後召開理事會,才正式決定投票意向。



隔了兩天嗜悲定過神來,再翻讀原來只屬小兒科,是嗜悲少見多怪啫!而且明報在第二天,第二篇報導都經已刻意淡化。


兩篇文章的報導手法略有不同,同一個題目議題,於同一報社內,都可以用兩種不同手法,分開兩日出街。因此我們看新聞讀新聞,真的要畀多些耐心,應該去多讀多看,否則容易被誤導了,自己也不自知!


世間上:人與人,族與族,城與城,邦與邦,國於國,集團與集團,為了自身利益,明就擺出朋友夥伴姿態,卻互相利用暗箭對敵攻奸,雖未有明戰,卻處處暗戰。以前有所謂:明槍易擋暗箭難防,依家各自雙方都有暗戰暗箭房,又設有心戰室 etc etc 諸如此類。


當今世界,千變萬化,媒體是否仍然中立,還是經已早有立場,作為蟻民若能夠從:不同報社、不同通訊社、不同來源,收集資料證據,小心過瀘,謹慎分析,去蕪存菁。 否則,小則慘被誤導,反成為中箭者。大則:被人挑撥煽動利用,成為棋子馬前卒矣!


利益申報:本人“嗜悲”沒資格選來屆特首,本人與所屬團體,也沒有支持梁唐任何一人。


伸延閱覽:
被指:勾結英美唐籲包容勿分化 雅虎新聞網



4 comments:

Ebenezer said...

嘩!好大嘅陰謀喎!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初看初讀時真的畀段文章嚇親! 不過,兩個積極備選的建制派 candidates/ contenders,背後都有心戰室。
至今,究竟是梁營的“直接抹黑”呢?還是唐營出招堪梁於“不君子行為”呢?天曉得!!!

Haricot 微豆 said...

Politic vs Policy:

When politicians start playing political games to grab power, the focus is shifted away from policy discussions, and the society will suffer.

the inner space said...

微豆兄:近些還有一劑“浸會大學”對梁唐兩人的民調風波。負責的教授提早在未完成整個民調,出了個 interim report,過幾日才低調,出個 final report。 咁呢個罕有的 interim report,究竟是唐營催谷民調 result 呢?還是梁營勘害對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