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港前到過一間精神科醫院。當時有位病人禮貌地問,一個以作為世上最悠久民主政體而自傲的國家,如何能夠將此地交給一個政治制度非常不同的國家,且既沒諮詢當地公民,又沒給予他們民主的前景,好讓他們捍衞自己的將來。一個隨行同事說,奇怪,香港提出最理智問題的人,竟在精神科醫院。」彭定康 金融時報

“During a visit to a mental hospital before I left Hong Kong, a patient politely asked me how a country that prided itself on being the oldest democracy in the world had come to be handing over his city to another country with a very different system of government, without either consulting the citizens or giving them the prospect of democracy to safeguard their future. Strange, said one of my aides, that the man with the sanest question in Hong Kong is in a mental hospital.”Chris Patten Financial Times

Non Chinese literate friends, please simply switch to English Version provided by LOUSY Google Translation

Please participate in the unregistered demography survey of visitors at the right hand side bar. You are: ?

敬請參與在右下方的不記名訪客分佈調查問卷,你是: ?

Friday, February 25, 2011

九流官員

九流官員









































香港真的無人材??? 若在星加坡,這畏首畏尾的九流財政司司長,連當一間公司的CEO都不配!今天研究部的同事們,在看財爺在立法會的解話會電視直播,除了媽聲四起之外,聽得最多的是議員們攞星加坡來比較香港的差劣和不足。


美國有 QEII 去趕印美元鈔票,而去年十月十四日“星加坡 MAS” 反其道而行,允許星加坡元加快升值,有甚麽玄機呢?當時只是記錄下來,今天有可用了。


【第一財經日報】新加坡金管局昨日宣布,允許新加坡元加快升值步伐以控制通貨膨脹。

全球“貨幣戰爭”硝煙四起,多數亞洲國家近期頻頻幹預匯市以防本幣升值,而昨日,新加坡金管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 MAS)意外宣布,允許新加坡元加快升值步伐以控制通貨膨脹。就在前一天(10月13日),俄羅斯中央銀行也宣布將擴大盧布彈性。

分析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雖然中國目前也面臨與新加坡類似的通脹局面,但由於中國資本賬戶尚未完全開放,對通貨膨脹、外匯進出和熱錢管理都抓得較緊,因此仍然堅持緩慢漸進升值的匯率決策。

升值以抗通脹
新加坡金管局本周四表示,將調整新元名義有效匯率逐步可波動範圍的斜度,並擴大可波動的範圍上下限,但將其波動範圍的軸心點維持不變。此舉將加深拓寬新加坡元的交易區間,並繼續“溫和而有秩序地升值”。

在新加坡金管局公布這一政策決定後,美元一度觸及歷史紀錄低點1.2886新元,之後小幅回升,尾盤時報1.2934新元。今年以來,新加坡元對美元的升值幅度已經高達8.4%,成為亞洲除日本外對美元升值幅度排名第三的國家。

瑞信南亞經濟部門主管羅伯特表示:“此舉表明新加坡更加擔心通脹上行風險,而不是經濟增長。”

根據新加坡金管局今天發表的報告,新加坡今年第二季度的通脹率在汽車、原油、食品和住宅的推動下超過了3%,7月至8月增至3.2%,預計到年底通脹率可能增加到4%。

10月13日,俄羅斯中央銀行為了更接近通膨目標而擴大盧布彈性,宣布將盧布對一籃子貨幣(美元加歐元)匯率的每日自由浮動區間從原來的3盧布擴大到4盧布。俄央行同時宣布取消盧布對一籃子貨幣匯率的極限區間限制。

意味深長
事實上,在全球“貨幣戰爭”愈演愈烈的背景下,新加坡和俄羅斯“反其道而行之”相繼擴大匯率波幅無疑意味深長。

上周末剛剛閉幕的IMF年會上,”貨幣戰爭”成為熱議焦點。美元貶值預期使新興市場國家的幣值被動升值,全球資產價格近期大幅飆升,而大宗商品價格飆升又帶來輸入型通脹。面對持續的通脹壓力,新興市場不得不采取緊縮政策,從而進一步加劇美元的跌勢。

為了控制通脹,新加坡金管局試圖利用匯率而非上調基準利率作為主要政策工具。



雖云利用匯率來抗通漲,不及循加息利用利率來阻止通貨澎漲,收效快速。星加坡在沒法再加息時,仍然利用匯率來阻擋通漲,起碼給予一種姿態 a deterrent method,好令一些奸商三思,想利用囤積居奇,推高價格,為禍市民,自私圖利。


我們的財政司猛話要抗通漲,卻提交不出辦法,要紓解民困,只有在財政預算派糖,卻對中產既不敢直接退稅,只識得把六千元入落去強積金,明益啲基金佬,冇端端多二百幾億元,就算唔去投資(有風險可賺可蝕嘛),都可以多收取管理費。


香港的通漲,大部份乃因為港元與美元掛鈎,人民幣兌美元升值,即港幣兌人民幣貶值,香港市民的衣食住行柴米油鹽醬醋茶,皆大大部份由國內供應,樣樣在農曆新年之後又貴了。


又去年末財爺的招數,令樓價不跌反升,鈎著美元香港沒法加息,連埋高地價政策一手二手中價樓宇缺乏供應,同時因QEII令熱錢流入,加上低息把樓價租金推高,把本港通漲加劇,變本加厲。


如今歐美各國泥足深嵌,香港特區政府坐擁五千九百幾億財政儲備,再加上六千億的外匯儲備,再再加上祖國豐厚實力和全力支持,要把港幣和美元脫鈎,正好及時!國際大鱷想炒作港元,都要看看中國的面口,再不趁此時機,再待何時呢?


曾蔭權曾俊華兩代財政司長,加上取代白頭任的陳德霖,都無膽量,無擔當,無決心,敢於把港幣脫鈎,拯救香港市民於水深火熱通漲旋渦之間!



後記:明報三月三日社評:請曾俊華考慮去留
【明報專訊】財政司長曾俊華就預算案紓困措施爭議,7日之內作180度轉變;為求救火,曾俊華徹底打倒昨日之我,破天荒式派錢,違背公共理財原則的要求。對曾俊華個人而言,威信掃地;對政府而言,不但威信受損,也顯示失去管治意志。

從政府整體管治出發,曾俊華應該以大局為重,考慮個人去留,讓政府重建有效管治。我們認為,今次預算案風暴是一場悲劇,特區政府 掛在口邊的所謂行政主導,只是一句空話;中央政府必須認清香港的現行制度缺陷,實事求是,解決特區政府有權無票的死結。

行政主導失效 「3個敗壞」後遺症嚴重
今次預算案的周折,性質十分嚴重,從最廣義而言,顯示政府行政失效,《基本法 》規定的「行政主導」,經此一役可謂蕩然無存,主因在體制缺陷,而主其事的官員曾俊華也有失誤。就狹義而言,曾俊華迄今的表現,對政府施政構成「3個敗壞」。

首先,敗壞了諮詢制度。曾俊華聲稱預算案的措施是聽取了各方意見的結果,事實上,曾俊華曾經出席論壇、會晤各個政黨和學者,更放下身段,落區到市民家中吃團年飯,親自感受普羅大衆的生活,他為了鼓勵市民發表意見,還把自己的鬍鬚拿出來開玩笑。

但是事態發展,證明曾俊華所謂聽取意見,實效成疑,因為他與幕僚閉門造車,炮製出來的注資強積金 措施,公布前受諮詢人士並未與聞,而注資不退稅,中產階層和年輕一代對此反彈最強烈。政府諮詢的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要拿揑民情,曾俊華經過諮詢後的預算案,無疑向市民宣示諮詢是假,官意是真。這是徹底地敗壞了諮詢制度。

其次,敗壞了官員、政府的威信。上周三,曾俊華發表預算案之後,面對民意強烈反彈,他出席電視台、電台等解釋預算案的場合,都極力辯護,雖然理據重複,未能說服市民,但是此階段,曾俊華堅持原則,就決策官員而言,仍然得到一定尊重。

但是,他180度轉變,打倒昨日之我之後,對一星期前所說紓困措施原則,包括不激化通脹、鼓勵市民儲蓄投資未來、幫助有需要的人等原則,完全拋諸腦後,修訂措施與這些原則南轅北轍,曾俊華對此連嘗試自圓其說也不做,這樣的表現,不但敗壞個人威信,整體政府和其他官員的威信也受到拖累。

試想想,曾俊華、政府和其他官員的說話,日後在市民心目中還有多少可信度。這是曾俊華敗壞了整體政府的威信。

第三,敗壞了公共理財原則,使信奉謹慎理財核心價值的人無所適從。曾俊華胡亂派錢,被指存在政治考慮,目的使泛民陣營發起的3月6日大遊行,不成氣候,為了這個政治考量,曾俊華罔顧公共理財原則,加碼約180億元,使全部紓困措施高達超過610億元.

連同他2007/08年度開始接任財政司長以來,經他派糖所耗用公帑,已經高達約1800億元,如此寶貴的公共資源耗費了,但是收到多少效益?貧富懸殊改善了嗎?曾俊華今年變本加厲,箇中或有特首曾蔭權 的因素,但是反映曾俊華未能堅持原則辦事,就主觀條件、客觀處境而言,說明他已不能適任財政司長之職。

一星期前,曾俊華為注資辯護,聲稱為市民長遠福祉設想,為市民考慮30年以上的生活安排,其高瞻遠矚,雖或有人認為是假大空,仍然使人有一絲感動,但是,昨日公布的修訂措施,則是只放眼3日後的大遊行,這種完全違背邏輯的做法,從一個極端擺向另一個極端,不合乎理性要求,由這種心理狀態的人執掌香港的財政大權,適當與否,值得斟酌。

預算案惹起反彈,連建制派議員也「不敢」支持,以政府在立法會 無票的現實,預算案需要調整和修訂,事屬必然,但是在退讓之時,曾俊華應該堅守核心理財理念,例如絕不胡亂派錢等。事實上,市民對注資強積金而不退稅,反彈最強烈,若曾俊華在注資退讓,例如6000元退稅注資各半,或是由政府代供強積金6000元等方案,應已情理兼顧;曾俊華現在的選擇,顯得過猶不及、藥石亂投,耗費了更多公帑,效果是只撲了火,卻未意圖解決問題。

例如,市民對注資強積金的反彈,很大程度基於強積金不公義的現實,主要在於基金管理人「食水深」,蠶食市民胼手胝足的血汗錢。如果政府真正為市民謀福祉,就應該善用這股民氣,宣布全面檢討強積金的管理和收費,包括盡早推行強積金半自由行等,讓強積金回歸為市民利益服務的原旨,但是政府不作此想,或許是懶得去做,只以大灑金錢化解危機,連可以得分的舉措也輕輕放過,這種心態和做法,顯示政府威信掃地之餘,連管治意志也失去了。

問責非針對曾俊華 旨在讓政府取信於民
曾蔭權政府還有約16個月任期,以近期政府予人感受到的「Hea」的整體氣氛,加上預算案風暴所暴露諮詢運作、決策程序和理財原則的制度性崩潰,我們認為,曾俊華應該考慮個人去留問題。

首先,他的威信嚴重受創,明年怎樣制訂預算案?

其次,曾俊華是問責官員,預算案出了如此大問題,整體社會被折騰了一個星期,難道就此罷了?曾俊華應該有所抉擇,使問責制 不致再次成為笑話。

第三,曾俊華已經成了曾蔭權政府的負資產,若引退,可以讓政府有較大空間重新展示管治意志,重建有效管治。

我們要求曾俊華就去留抉擇,並非針對個人,而是從預算案風暴之後,這個職位應該如何體現政治倫理,並讓政府如何能夠重新取信於民為考慮。




伸延閱覽:
貨幣戰硝煙四起 新加坡反其道而行 第一財經日報
香港特區基本法:聯繫匯率廢存沒有條文須經由人大政協人民銀行通過 別人的Blogspot網誌
明報社評預算案之一 雅虎新聞網
明報社評預算案之二 雅虎新聞網
明報社評預算案之三 雅虎新聞網
請曾俊華考慮去留 雅虎新聞網



7 comments:

Ebenezer said...

呢個財爺真係莫才!!

Haricot 微豆 said...

Space;

>> ... 把港幣脫鈎

My background is not finance, so my comments below might be out in the left field.

Given that HK is paying more for goods and food imported from mainland, why would Beijing want HKSAR to "unhook" the HK$ from US$?

the inner space said...

以便兄:財爺的老闆是甚麽料呢?我曾經在舊文談論過管理學。後來有位網友傳來:
Smart Boss + Smart Employee = Profit
Smart Boss + Dumb Employee = Production
Dumb Boss + Smart Employee = Promotion
Dumb Boss + Dumb Employee = Overtime

我就加上了:
Pretended smart boss + Pretended smart employees = HK SAR Government

the inner space said...

哎喲 hari 兄 我給你回覆不見了!

the inner space said...

那就再來一次吧!
哈哈哈!hari 兄是否有個陰謀論,香港遲遲不把港幣和美元脫鈎,是受到北京的阻撓?

依照基本法香港是享有一國兩制的保障,香港應該可以有自己的抉擇權力吧!hari 兄:否則真的是一國兩制的名存實亡爾!

中港貿易於中國與全球的貿易比例,尚屬少數字,中國會為區區小(少)數字,而甘冒這個破壞一國兩制承諾的惡名嗎?

今時今日以中國的全球全盤策略,靠香港創匯的需要,已經沒有了。香港的貢獻可算是 peanuts,若沒有了台灣因素,香港特區就是雞肋。

反而很多情況下,香港成為中國的包袱,因為要確保英國人能做到的,中國人會做得更好。中國是長期 subsidize 緊香港,保持繁榮景象。

這個情況由港英時代中國已經 subsidizing 香港,否則香港人要捱歐美的貴價貨,邊有港英時代的輝煌?東方之珠?不過當時收到的香港港幣可以用來購買外幣,還有作用。

回歸後香港在北京眼中,從香港賺到的,其實只是左袋和右袋啫,都不是由外國賺回來的外匯,於中國的經常帳,作用不大!

最後想一提的是:
Hari 兄港幣在中國國內,再不是像幾十年前,廣受到國內同胞的歡迎!

香港商人買國貨,現在要購買人民幣來找數,雖云是經由香港的銀行兌換,但兜兜轉轉,人民幣的來源,始終都是來自國內的銀行。

國內銀行收收埋的港幣,怎麼樣去放掉呢?有咩出路呢? 好了就來香港開分行,將港幣貸返出去罷,或不就是來香港購買物業,不過這是會構成惡性循環!

國內銀行 holding 港幣,長期有個 long position,而鈎著美元的港幣,是弱勢貨幣,人民幣對美元的中間價,前些時日日創新高,即是將港元換算回人民幣,賬面天天在蝕。

因此 hari 兄 認為 Given that HK is paying more for goods and food imported from mainland, why would Beijing want HKSAR to "unhook" the HK$ from US$? 香港遲遲不把港幣和美元脫鈎,是受到北京的阻撓?我想這是不成立的。

反而香港港幣與美元脫鈎,才能讓中國拋下大包袱。而最終廢除港幣,中港都用人民幣,才是大方向!

hari 兄以上只是我個人即時的意見,未曾經過深思熟慮,必有粗疏錯誤之處,懇請指正!

新鮮人 said...

都唔係今日先講,
綜觀哩兩條老曾所做 嘅嘢,
一句講哂,
無料廢柴兩條!

the inner space said...

新鮮兄:你說的萬二分同意!see 我們有很多共同的 wavelength 呀!

記得舊文提過大意是:有自知的守業老闆,雖不思進取,祗求不做就不錯,用的奴才使自己可以控制得到的。最怕是自以為有料的老闆,就會聘請一班自以為有能的奴才,除了好心做壞事之外,還以為眾人皆醉我獨醒,要做救世主!